百书斋 > 超级玩家II > 第114章 毁灭一击

第114章 毁灭一击

  大家帮我想一想,还有些什么武功?我想找的时候,却老是想不起来。最后,再求月票!是,瞬间传来极是剧烈的痛楚,浑身一哆嗦,那流星锤上的尖刺没入左拳中,刺进骨头,震碎骨头,几乎将左拳彻底废掉!

  鲜血狂洒中,那流星锤也被许溪一招炮拳轰得倒飞而出,横飞之下顿时砸死两名骑兵!那战马出吁呖呖的呼声,如小山般轰然倒地,惊起漫天尘土!

  许溪哆嗦将左手缩回怀中,疼得嘴色都白了,整支左手几乎被砸成肉泥式的不明物体。

  骑兵的第一波弓箭攻击结束,又出惊天动地的呐喊声,将客栈四面墙都给拆毁掉。金香玉见自己的客栈竟被拆得跟废墟一般,立时怒冲冠,身形腾挪变化中,一把一把的柳叶镳洒出,将一排排的骑兵射下。

  只是此地到底不是土城,缺乏防御力,又没有环境的配合。周淮安等一票高手,竟也无处挥实力。

  骑兵们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化做旋风狂奔入客栈,战刀所指,将客栈柱头和横梁等纷纷斩短。嚎叫声中,客栈中其他伙计都已被斩下脑袋,更是被这些残暴的骑兵们拎住级狂笑着在客栈中肆虐!**你爹的,姑奶奶和你们拼了!”多年的老伙计就这样被杀了,金香玉悲愤交集,又是连连射杀几人,却被一根从天而降的柱子砸到半边身子,顿时喷出大口鲜血。

  一名骑兵狰狞的扬起战刀。呐喊一声,刀锋向下,眼见就要将金香玉斩杀。许溪却在这时杀到,强忍住左手的剧痛,只稍做包扎,就再一次投入这混乱地战事中。无声无息的使出炮拳,轰鸣一声击中战马!

  砰……

  骑兵连人带马,被盛怒之下全力一击的许溪一拳砸得飞出去,那战马更是当场就没了鼻息。

  许溪还来不及救出金香玉,背上就是一阵剧痛,被一刀斩中背部,扑面倒下。只是这一刀入肉不深,许溪回望去,赫然见这骑士额头上钉着柳叶镖。正是金香玉及时出手救了他。

  脸色白的许溪一脚把柱子踢飞,扶起金香玉正欲逃走。忽闻邱莫言一声焦急大喝:“低头!”

  背后两名骑兵正扬刀斩向二人,邱莫言来不及救援,提剑便是跃入半空一招剑气横扫。嗖的一声,两名骑士当场被无坚不摧的剑气拦腰斩杀。

  “**你爹地死太监!”金香玉扫眼便见那贾公公正在躲避房顶掉下来的木块和石块,疯似的挣开许溪的手,持剑跃去,哧哧声中与这贾公公战成一团。

  一根柱头从天降落,许溪翻身避开。顺势一脚飞踢,大喝:“老板娘!”

  金香玉闻声骤然避开,贾公公正避向天上掉下的石块,来不及避这一下。当场被击中胸膛,哇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金香玉趁机一剑刺入此人胸膛,拔剑大喊:“跟我来。走秘道!”

  客栈中的形势乱到极点,无数骑兵疯狂的持战刀肆虐。转眼就将客栈拆成半个废墟。屋顶的横梁和土块石块纷纷掉落下来,起初还可以勉强避上一避,到得后来,几乎处处都是坠物,每个人都被砸得吐血,脸色苍白。

  客栈在无比混乱地情况下,却有着令人骇然的一幕!

  蒙面女子从骑兵冲入客栈中起,便始终保持着悠然自饮自斟的姿势。第一波射出的箭,只在她挥手之间被隔空震成粉末。连粉末都被她挥去。似担心被人惊扰了喝酒的兴致。

  骑兵却是不认得她,冲进来之后照样提刀乱砍。不过。蒙面女子只是温柔而优雅如仙女,甚至连杀人都杀得极为有气质,只是点起水珠,弹指间便击杀数人。

  起初骑兵们还敢于向她动进攻,被连续杀了数人之后,见她还是巍然不动,悠闲自饮自斟,这番高手风度,使人凛然不敢再去招惹。客栈虽乱,惟有蒙面女子慢条斯理,悠闲如渡假,竟连一丝尘土都没能沾到她。

  这是真正独来独往,视众生于无物的绝世高手风范!

  许溪在奔向秘道之时,忍不住回望去,只见蒙面女子所处的屋顶整块掉落下来,沙尘伴随木块还有石块一并兜头砸下去!

  许溪就不信,要想不被尘土沾到,蒙面女子还能稳如磐石不为之所动!

  但是……

  蒙面女子若有所感,眼神望来,与许溪的眼神在半空交触。许溪能感觉到这其中包含的一丝笑意,不含杂质地笑意,只是一种纯粹的开怀之笑!

  还有一缕危险,巨大的危险味道!

  许溪不假思索脱口暴喝:“趴下!”连不高兴在内,所有人就地一滚蹲下身体!

  空中杂物以流星般的度掉下,此女不闻不问,大风袭下,激荡开她那神秘的面纱,半边脸映入许溪眼中!

  好美丽好精致的脸蛋,这张脸的一切,简直就是上天精心雕琢地杰作,没有一丝的瑕疵。许溪一瞬间甚至相信,无论喝过一百次一千次醉生梦死,都忘不了这张美到极致地脸。

  无论一千次一万次的死亡轮回,都抵消不了这张脸带来的美丽冲击!

  即便只是半边脸,也叫许溪几乎失魂落魄神魂颠倒。

  毫无瑕疵的脸上似笑非笑,又有一种使人淡定的气质,视天下于无物的凌绝气势!

  杂物接近蒙面女子快二米的时候,她动作优美之极的举杯轻饮,四周隐现一*空气涟漪……

  杂物哗啦啦的掉下,在接近那一道道波纹地刹那。$$顿时摇身一变成为极是恐怖地杀人利器。瞬间被弹出,以极快的度弹射向四面八方,快到无法捕捉,快到空气中处处都是那尖锐之极地呼啸声,甚至压制了所有的声音!

  许溪耳中其他的声音消失了,只听得到那撕碎一切地尖锐啸声。感觉到心跳加到一个极限。咚咚咚,几乎就要爆开。

  空气中处处都是恐怖的压力,前所未有的压力,血管突突跳动,鲜血都几乎快要从血管中迸出!

  无所不在的空气变成无所不在压力,好似变成混凝土,苦苦的挤压着他,令他窒息!

  许溪未感觉到,他的眼耳口鼻中。已是在压力下震得流出一丝鲜血。不高兴更是不堪,当场就被震得昏迷了过去。便是周淮安等,亦是脸色铁青,眼耳口鼻流下猩红血液。

  若不是许溪的内力实际基本达到s级,又是精纯得对生命力有好处的神照经,怕是也给压力震昏了。

  石块土块木块,甚至于灰尘,与此女的内力罩一触即反弹,感觉甚至像是过了光。

  方圆百公里内。处处都是响彻这惊破云宵地啸声。天地都为之色变,风云在急的交替变幻,连太阳都似怕了这威势,悄悄的躲进云层中……

  反弹出的一切,瞬间变成最恐怖的利器,以此女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反射。

  所到之处。摧毁一切,是真正的一切。将所有的一切。都摧毁为细细的,几乎看不见的粉末。

  客栈地屋顶没有了,四面墙没有了,就像一下子被变没了。一眨眼,齐齐将客栈彻底夷为平地。以此女为中心,烟尘滚滚铺天盖地的向四面飞腾弥漫,遮蔽到天空,遮蔽掉一切。

  一眨眼之间,所处的环境顿时大变。若非事前趴下。早就没命了。这令周淮安等人骇然欲绝,许溪却是一脸木然。暗想:“果然……”

  趁着沙尘弥漫,众人随金香玉钻入秘道。许溪在入秘道前,向那蒙面女深深看了一眼,苦笑不已!

  “督公驾到!”喊声中伴随一记惨叫声!

  蒙面女不为之所动,犹如雕塑。处处都是黄沙,只有她所处之位才是一片清爽!

  一条身影连滚带爬的摸过来,匍匐在地上向蒙面女叩头,惶恐万分:“属下有罪,不知……”

  “曹少卿,去做你的事,不必理我!”蒙面女冷冷轻道,在那曹少卿听来,却比那皇帝的圣旨还要有力。

  “是,属下遵命!”谁又能想象曹少卿连滚带爬的样子呢,这位好歹是2s级地高手呢!

  “你要的人,在那……”蒙面女甚至连伸手都不愿,点起水珠射向许溪他们逃走地方向:“你单独去,取了他们的脑袋再来见我!”

  “除了,西半球!”

  秘道中,金香玉向后比划一个噤声的手势!贴面倾听一会,掀开洞口木板,翻跃到地面!

  “出来,快!”

  秘道约长达三四百米,一出秘道,便是距离客栈废墟三四百米外。许溪与周淮安等跃出秘道,压低脚步声,向远处飞奔而去!

  不高兴的奔跑度不快,又带着孩子,更是慢下来。许溪索性抱过一个孩子,向他一点头:“快!”

  风声破空!

  伴之的是一记尖锐的冷啸暴喝:“哪里走!”

  哧哧剑气声凌厉飞射而来,许溪毫不犹豫的向前方沙丘斜坡一指:“下去!”随手间将孩子抛向周淮安,极快从沙丘斜面滚下去!

  一时间,许溪六人在松软的积沙上难以自控,纷纷滚落下去。滚动之处,那沙沙声不绝于耳,正好一波大风吹来,将风沙卷得四面八方都是,几乎使人伸手难见五指。

  嗖……沙!铺天盖地的沙砾在剑气狂震中飞入天空,再从天空洒将下来,竟似每一粒都含着无穷内力一般,击打在身上,颇为生疼。

  曹少卿英俊而又白面无须,没有太监那份应有地阴森。反倒显得有些威势霸气。极长地宝剑在他掌中,就如那匕,挥洒自如,每一剑挥砍而出,都带起那席卷一切的大风!

  在这片较为平坦地所在,曹少卿以极快度追赶上来。长剑狂舞之下,竟隐隐将众人拦截住。

  只是这漫天地黄沙弥漫飞舞,使人难以看清眼前事物。无论是周淮安还是其他人,都只得快挥舞宝剑护住自己,一边辩风向那曹少卿杀去!

  嗖嗖嗖,剑风大作!

  亦是在滚落斜坡的刹那,许溪与刁龟一般,钻入沙层下。虽是没有刁龟那样的自如,许溪却也勉强能做得到。藏身于沙下,默默感觉着脚步声。

  其他人的脚步声他自然是熟悉的,听了一会,渐渐辩出曹少卿的位置。当曹少卿愈来愈是接近他地位置,他默默等待着,就在这时,忽然身形暴起,带起无数沙砾,右掌闪电般挥出半弧。^^^^内力牵动沙砾一道隔空轰出:“汲龙三变!”

  沙砾在内力催动下化身无穷暗器飞射而去,升级后的汲龙变已有了一定隔空效果。许溪本以为必能有一定效果,但是……

  一倾一吐甚至还没有完成,这曹少卿就闪电一般挥掌隔空轰出,尖叫厉啸:“死去!”

  曹少卿到底是2s级高手,掌力一挥之下,那笼罩住的黄雾顿时消散部分。令他几乎一眼就看到许溪的模样。顿时大惊失色,忙乱中变招。掌力轰在许溪身旁,震得许溪半边身子都麻痹了。

  曹少卿怒视许溪一眼,要不是蒙面女有令,许溪那一下就是不死,也得重伤不起。抡圆了长得令人咋舌的宝剑,以那快过闪电的度,叮的一声斩向周淮安!

  他的剑极快,快到周淮安仓促之下都只能勉强抵挡的地步,宝剑当地一声被斩断。人已被震飞。口中喷出鲜血。

  不高兴俨然已惊呆住,抱住两个孩子不知所措。金香玉拖住受伤的右腿破口大骂:“操你爹的。还不快带着孩子去西边,去找卫所千户,说是我金香玉叫你去的!”

  一扬手间,一朵美丽的晶莹水晶花落入不高兴手中:“这是信物,快走!”最后一句,俨然是沙哑着嗓子在怒吼了。

  “走!”许溪向不高兴咆哮,眼下最重要的是送孩子入关送罪证入关,两都必须完成,否则就算人一个都没死,都算是任务失败。

  不高兴恨恨的跺脚:“好,那我走了,你们保重!”说完就带着孩子狂奔向西边城赶去!

  “想走,先问过本督公再说!”曹少卿仍旧是面无表情,眼中杀机迭现,扬剑一抖随手递送而出。

  哧……地面沙层滚滚,被那剑气掀动沙沙作响,俨然就是有一头地龙在沙中快奔腾。就在将要击向不高兴三人之时,邱莫言斜斜杀出,浑身衣物鼓荡不绝,凝重无比的将宝剑向下疾刺……

  嚓嚓两声脆响,就像胡萝卜脆断的声音。邱莫言脸色大变,身形仰后,狂喷鲜血,倒落地上,挣扎用剑支撑而起,又呕出一口鲜血,死死盯住曹少卿:“奸贼,你休想赶尽杀绝!”

  曹少卿冷冷一笑,是一种讥诮地笑,在他来看。许溪等人,就是再来几个也绝计不是他的对手。却还要故作侠义在此截住他,无非就是自寻死路罢了。

  他压低嗓音冷笑,冷笑声中风沙又起,仿似被他凛然杀气所摄:“周淮安,交出东西,本督公留你们全尸!”

  许溪喟然叹息:“为什么反派老喜欢说一些没意义的对白呢?”

  要是周淮安肯交,早就交了。现在还要问那么一句,简直就是不知所谓。许溪心中一动,莫非真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他目光投向周淮安:“淮安兄,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呀是呀,操你爹的周淮安,莫要让我们死得不明不白的!”金香玉大声嚷嚷,泼辣本色一表无遗。

  周淮安急促喘气,拎住宝剑,缓缓弯下腰去。摆出一个战斗动作,沉声道:“正是这奸贼与匈奴余孽勾结谋反地罪证,还有杨将军的兵符,以及……”

  “葵花宝典!”

  晴天霹雳,将许溪轰得脑袋嗡嗡作响。

  葵花宝典?怎么可能在此地出现。居然就在周淮安地身上吗?怨不得曹少卿突然要留下周淮安地活口了,镇北军的兵符与葵花宝典都是曹少卿志在必得的东西!

  身为太监。没有比葵花宝典更大的诱惑了,那简直就是天下第一高手的通行证。

  话音未落,周淮安身形一振,脚步连点,腾挪中已出现在曹少卿面前,宝剑嗖嗖与之交手!

  “我来了!”邱莫言气运丹田大喝一声,惊醒许溪,身子化为一道虹光扑向曹少卿。金香玉挥动短剑疾扑向前,三人顿将曹少卿给包围住。

  就在许溪回神的片刻之间。这片空地地上空就处处回荡着兵器交击声,连绵不断,简直就像那打铁的声音一样噼里啪啦地密集炸响。

  四人身形快变化,几令人难以捉摸。所到之处,阵阵狂沙乱飞,内力激荡让四面八方都隐隐传来波动,还有那内力碰撞出地啵啵暴烈声。

  空中的风本已渐停,此时在四人战团处竟波开一股又一股地风!

  砰!金香玉身形一滞,像风筝般摇摆不定的被震飞。口喷鲜血,倒在地上几乎难以起身。

  许溪心下凛然,使出无双术飞扑入战团之中,神照经灌入双手,炮拳呼啸在空气中一次又一次的爆炸。

  许溪很快现了无双术的另一个弱点,并不适合群战地弱点。各种各样的劲风,会使他格外的难以控制无双术的变向甚至于身形。所以。他当机立断!

  内力炸动空气微荡,许溪潜心催动浑身内力。看准机会,飞身而起,一招炮拳使了一半,便振入空中飞翼弹出……

  气劲飞卷,许溪就像那低空飞行的战斗机一样,极是诡异而不可思议的凌空回旋翻跟头。一转身便已出现在曹少卿后心,双掌画圆轰出,鲜血涌头狂吼震天:“汲龙三变!”

  汲龙三变!二吐二吸之力喷薄卷入曹少卿体内!

  第一吐夹杂的内力狂涌进曹少卿体内,就似将曹少卿五脏六腑都要催得动摇一样。内力大肆冲击。

  但是内力的差距是极为巨大的。曹少卿作为2s顶级高手,又怎会被这么一下就震伤。那巍然不动地浑厚内力反震。几将许溪震得呕血!

  不过是电光火石的刹那,许溪忽然冷静下来,想到神照经的精纯效果,暴喝一声!第一波吐出的内力竟有部分顺着反震之力回归,与那吸力一道回归!

  而这第一波的残余内力在许溪的控制下,与第二波汇合,形成更蜂拥雄厚的内力,狂涌入曹少卿体内,又是一吐一吸之力!

  曹少卿咦了一声,他浑然没想到,许溪地第二波内力攻击竟比第一波强上许多。竟震得他的体内隐隐生疼,内脏更有被拉扯到移位地错觉!

  曹少卿闷哼一声,狂啸如针刺入每个人耳中,瞬间魔音灌耳脸色苍白。他抡圆宝剑,剑锋出极是犀利的剑风,一道剑芒更是吞吐不定,横扫半圈!

  周淮安三人被扫中,当场被震飞!

  与此同时,左掌不可思议的向后探出,眼中杀机勃现,一掌击中许溪胸膛!

  许溪只觉一股强横内力涌入胸中,咳出大口鲜血,飞了出去!

  一招之下,竟无人还能站起来!

  曹少卿凛然霸气笼罩住这天地,仿佛天地之间就只有他一人,自有凌绝天下的气势!

  许溪不惊反喜,因为系统提示:“恭喜玩家西半球在战斗中自我提升,神照经晋为七级!”正是因为先前许溪实现对内力更精确的操纵,才使神照经获得提升。不过,许溪更是隐隐从先前的汲龙三变中察觉到,若是可以做到内力一波接一波,以每一次的反震之力,再叠加起来。那就是汲龙三变的真正升级路线!

  只有许溪与金香玉仍勉强有一战之力,周淮安与邱莫言之间有着那么短短的数米距离,互相凝望着对方,浑然忘却了眼前地死亡威胁。

  周淮安忽地闷哼一声,赫然是曹少卿扬剑平击中他。一记抽力将周淮安抽得如此破布袋一样飞入空中,再狠狠摔落地。胸膛处约一尺长的伤处流出粘稠鲜血,浸湿黄沙……

  “说!”曹少卿冷酷残忍地一脚踩住周淮安的脑袋,微微使力之下,周淮安脑袋受重压,鼻孔流出鲜血:“东西在哪!”

  周淮安痛极,眼中却布满不屈之色,倔强无比的吐出满嘴黄沙,:“你永远都别想知道东西地下落!”

  他每说一个字,就呕出一口鲜血。如此惨烈之极。几欲令许溪黯然落泪。

  “老娘跟你拼了!”金香玉睚眦欲裂,怒冲冠,一脸决然惨色,软绵绵的冲向前去!

  砰!曹少卿一脚将金香玉踢飞,冷眼扫向不屈的周淮安:“你说是不说!”脚已踩上周淮安的小腿!

  蚕豆大的汗珠布满周淮安满脸,决然怒吼:“绝计不说!”

  吼声中伴随一口鲜血喷洒,竟连吼声都似带着浓浓血性,带着一种使人动容的不屈精神。

  “好!本督公向来欣赏有骨气的人!”曹少卿眼中浮现一缕残忍,脚向一踩!喀嚓一声。周淮安小腿生生被踩断,他痛得几欲晕过去,面无血色!

  “淮安……”邱莫言感同身受,浑身一颤,痛苦大呼!

  曹少卿似乎察觉到一些有趣的东西,向邱莫言走过去,一剑抵住邱莫言喉咙。回望向周淮安狞笑:“还是不肯说吗?”

  金香玉怒极,却因受伤极重而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曹少卿折磨人,恨得不住磨牙欲噬人。

  周淮安眼中布满血丝,几乎滴出鲜血,双手青筋暴起,抓住一把沙砾,无限深情的凝视邱莫言:“莫言,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莫要说这些……呕!”邱莫言陡然脸色惨变,痛楚强加于身。使她那美丽地面孔都痛得几近扭曲。浑身抽搐不已。

  曹少卿狞笑从邱莫言的胳膊处拔出剑,凝血一滴滴落下!

  就在这时。沙砾中忽然闪电般暴出一条身影,此人挥刀极快斩动,口中呜呜不知在说些什么。刀法极快,快得难以想象,邪门得难以想象!

  刁龟终于出手了!

  就在曹少卿被逼退的刹那,沉寂下来的许溪终于动了,爆出最快的度直线扑到邱莫言身旁,将她抱起急窜逃开!

  然而,与影片中不一样的是!曹少卿连连被这刁龟砍伤几处之后,竟是狂呼一声,内力以他为中心向四面激荡,狂暴如飓风的内力将刁龟震飞。

  曹少卿掌中宝剑化做一道光芒,在金色的阳光下化做金黄色的剑光,从刁龟地胸膛掠过!

  噗!刁龟胸膛迸射一蓬绚烂血花,坠落地上,身子不住抽搐,距离金香玉只有数米远!金香玉惨然一笑:“想不到老娘到这地步了,还有人肯陪着我!”

  “不好!”扫眼见曹少卿解决刁龟,许溪骇然欲绝,这处是最关键之处,竟恰恰与影片完全不同。没了刁龟这奇兵,还有谁能抵挡曹少卿!

  为什么剧情最关键的地方改变了?许溪苦笑,本来若是无伤的话或许还可以周旋一二。不料,连刁龟都不如敌曹少卿,眼下这局面看起来,就是死路一条,绝对是死路。

  一股内力奔腾而至,像万斤巨石般集中许溪。许溪五脏六腑搅动翻腾不息,胸中气血滚滚,身不由己的喷出一口鲜血!与邱莫言一起摔在周淮安附近!

  “淮安!”邱莫言两眼黯淡无光,原本的英气已被那满身的血污所遮蔽住,她忘却外间一切,出神的凝望周淮安!艰难挣扎着向周淮安爬去!

  喀嚓两声脆响,伴着邱莫言地闷哼惨叫,小腿赫然已是被曹少卿生生踩断。

  但邱莫言却浑然不觉,毫不觉痛,世间万物仿佛与她再无半点关系。在她的眼里,只有周淮安。她只为周淮安地伤而痛,身痛心痛。

  “莫言!”周淮安咬破唇,用浑身的力气,一点一点的向前挪动,向邱莫言挪去!

  就是死,他们也要死在一起!

  两人腿都被曹少卿踩断。惟有依靠浑身地力量,双手的力量,抓住大漠,像蛇一样一点一点的磨向前!

  二人爬过之处,留下了两条猩红血迹,鲜艳得如此刺眼。

  许溪甚至被这两抹红色刺伤了眼睛,刺伤了心。他泪流满面,虽只是程序设定,可眼前一切是如此真实真切。谁能真的把这当做虚假,当做数据!

  反正许溪不能!

  他们挣扎着,用最后的力量向对方爬去,他们要的,仅仅是死在一起,要地是血肉相连!

  他们结识不久,却像是一辈子了。若不是有许溪地突然出现,原本应该可以更顺利的。但无论如何地波折,他们的心始终与对方紧紧偎依在一起!

  许溪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他这一刻确实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为之流泪,为之感动。

  使出最后的力量,趁曹少卿一个不留神,奋不顾身的跃过去把邱莫言推向周淮安!

  两支手,十指交扣,扣得是如此之紧密。没有人能挣脱这双手。就是死,他们也会在一起。就是在地狱,他们也会在一起。

  做完最后一次,许溪躺在大漠上轻轻地松了口气,松弛的躺着,这感觉真好!

  周淮安感激看了许溪一眼,互相深情凝望:“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吗?就是在地狱,我们也要一起去见阎王。我们不要喝孟婆汤,我们要永远记得对方!”

  只是世间永远都有不识趣的人。曹少卿作为太监。对这般爱情委实厌恶之极,冷冷讥笑:“好伟大的真情。太令人本督公感动了。不过,你们全部都要死!”

  “西兄弟!”周淮安凝视邱莫言,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最后时刻,只属于他们的时间:“我们宁愿死在你手上!”

  许溪狠狠咬牙,拣起地面的宝剑,向周淮安与邱莫言咬牙刺去!

  哧的一声,宝剑将二人没入二人胸膛,将二人串起来,宝剑是媒介,他们的鲜血在这时交融为一体。

  “莫言,我好开心……噗!”周淮安呕出鲜血,缓缓道出:“我好开心你选了我,生前我没能陪你,死后我要永远陪你……”

  邱莫言展眉一笑,璀璨美丽如新娘,偎依在他地怀中:“我也好开心,其实我早该告诉你,我心里只有你!”

  周淮安缓缓闭上眼睛,带着满足与快乐的笑,死亡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一种幸福了!

  “淮安的师傅在环州草庐,只盼你能将淮安的消息告知师傅他老人家!”邱莫言向许溪一招手,许溪勉强靠过去,她眼神复杂的凝望着许溪:“对不起,我喜欢他,就是死,也是欢喜的。”

  许溪浑身一震,无声凝望着她。她轻轻道:“能将我和淮安合葬吗?我和他活着各忙各的,没能在一起,死了,我想和他一起,直到永远。”

  许溪极为慎重地点头承诺:“一定!”

  邱莫言满意的闭上双眼,静静地偎依着周淮安,静静的死在她最爱的人的怀中……

  “合葬?我要把你们的骨灰洒到天南地北,教你们死了都不能在一起!”曹少卿满脸恶毒之色,狂笑不已。

  沙丘上一条曼妙的身姿悠然出现:“曹少卿,你得意忘形了!”

  赫然是蒙面女子,她几乎是脚不沾地的飘然而下!

  曹少卿骇然惊慌,回身拜倒:“属下拜见李姑娘!属下未能拿到东西,请李姑娘恕罪!”他对这李姑娘的害怕显然是在心底的。蒙面李姑娘毫不在乎他,只是飘到许溪面前,眼带惆怅扫过气绝地邱莫言与周淮安:“他们倒是死得其所,能与毕生所爱在一起,是他们地幸运。如此真情,教人感触极深,我便许了他们!”

  许溪苦笑,这蒙面李姑娘口气大到没边,简直就像是要李姑娘同意,这二人才可以死得似的。这岂止是口气大,简直就是自信霸气到了极点。

  “西半球,你可识得我?”李姑娘悠然轻摘下面纱,露出那绝世容颜,似笑非笑凝视许溪。

  许溪叹息:“不知我该叫你阿胜姑娘呢,还是该叫你李沧海李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