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我的小弟都很牛 > 436 拨云见日
  在一座低矮的山岭上,一堆小小的篝火在两块巨岩之间的夹缝之中燃烧着,篝火上还架着一只洗剥干净的兔子,坐在一旁的方牧野小心地在烤得香气四溢的肉上洒上盐和调料,让这只烤得金黄的肉兔变得更加美味。

  虽然此刻不方便沟通大世界,但好在方牧野晋入勋爵境后自身的空间系小世界也变大了不少,这方便了他在异世界探索的时候也能享受生活。

  方牧野在小世界里面存放了相当数量的盐等调味料,否则干吃烤肉恐怕到现在已经是味如嚼蜡了,唯一的遗憾就是空间里存放的美酒现在只剩下最后一瓶。

  “咕咕”,坐在方牧野身边的陆仁义从腹中发出低低的呜咽声,他已经口水长流地盯着篝火上的烤肉,眼馋得狠。

  方牧野呵呵一笑,只要这个陆仁义不是恶人,他倒也没嫌弃一路上如拖油瓶一般的陆仁义,方牧野转动了手中的天剑,说道:“再等一等,现在还没有完全烤好。”

  篝火上这只肥硕的兔子可不是一般的猎物,方牧野将它取名为冰箭兔,这种兔子在森林中相当少见,实力却极为强悍,能够闪电般地发出蕴含着可怕冰寒之力的冰箭,紫霄第一次遇到的时候就差点吃了大亏,用链蛇软剑都没能完全拦下冰箭兔的攻击,碎裂的冰箭溅射到她的身上,差点将她冻僵。

  不过冰箭兔的肉异常鲜美可口,并且蕴含着特殊的灵力,吃上一些能够迅速地恢复体力和精力,是方牧野这几日以来最喜欢吃的猎物。

  兔肉终于烤好了,方牧野将烤肉分割开每人一份,然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于是站了起来走出了石缝,这里是他们晚上的临时住宿地。

  “需要我帮忙吗?”紫霄问道。

  “没什么威胁,你看护着他就可以了。”方牧野说道。

  而陆仁义已经坐在后方开始啃着兔肉,听到方牧野这句话,连忙向方牧野投去一抹感激的目光。

  正如方牧野所预料的那样,在距离他所在的山顶不远的树林草丛中,多了数十对血红的亮点,并且在不住地游移逼近。

  方牧野冷冷一笑,反手举起了手中的天剑,天剑上还残有烧烤冰箭兔时染上的油脂,看起来少了几分冷冽之意,多了几分烟火气。

  这个世界限制诸多,因此方牧野必须要拿出自身最强的底牌,金色圣剑略逊一筹,这把传说中的天剑自然成了他的随身武器,时时刻刻带在身边不再放回小世界中。

  这些血红的亮点每一对都代表着一头夜行魔狼,一种在夜里活动喜欢群攻围杀猎物的凶兽,冰箭兔正是它们的天敌,其肉香对于夜行魔狼具有极强的诱惑力,隔着几里远也能被吸引过来。

  天剑一现,血煞之气顿时弥散于周围空间之中,一剑在手的方牧野目露杀机,冷厉的杀气仿佛将周围的空气全都冻结。

  那些在周围丛林中游弋的潜伏者有些畏怯了,它们虽然极为凶悍残暴,但绝对不是没有智力的蠢货,方牧野身上散发的煞气让它们明白这绝对不是轻易能够招惹的对象。

  不过夜行魔狼们在犹豫,方牧野却是没有迟疑,长剑一挺展开身形瞬间投入了下方的树林当中,一道青色的剑芒顿时划破了黑暗。

  魔狼的嘶嚎声和惨叫声骤然响成一片,方牧野的身形完全融入了黑暗之中,只有那致命的剑芒在树林间飞转,每到一处必然带起一片腥风血雨,那一对对猩红的亮点迅速地湮灭。

  夜行魔狼的数量不少,但是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屠戮,剩余的魔狼在攻击无果之后纷纷夹着尾巴四散逃窜。

  片刻之后,方牧野倒提着两具硕大的狼尸走出了树林,将其丢在了距离自己休息处不远的地方。

  有了这些魔狼的尸体,森林中大多数的凶兽都会绕路而行,这会让方牧野几人能够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

  石缝之中,陆仁义正在大嚼特嚼冰箭兔肉,因为这兔肉的另外一个用途已经用掉了。

  第二天清晨,太阳还未完全升起,山岭森林还笼罩在一层迷雾之中的时候,方牧野一行人悄然踏上了新的旅程。

  有日月作为参照自然能够分辨出方向,方牧野感知着苏甜甜的方位越来越近,他们一直都是向着太阳升起的东方前行,但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路程,也不清楚还要继续走多久,不过只要一息尚存就绝不放弃,只要能找回苏甜甜,踏遍这整个世界也在所不惜。

  坚持总会有收获,当方牧野又翻过了两重高耸的山脉,前方豁然开朗,一片开阔的冰原和一座雄伟险峻的雪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远远看去,这座雪山足有数千米高,南北纵横根本看不到头,数不清的陡峭山峰直刺天穹。

  方牧野顿时精神大振,对苏甜甜的感知也变得清晰起来,变化意味着转机出现的可能,这几日在森林中的厮杀已经让他感到有些厌倦,哪怕前方的雪域也同样需要他跋涉万里,也总比在不见天日的树林中苦苦寻觅来得好。

  而最为奇妙的是,看着远处白茫茫的大雪山,冥冥之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只要翻越前方的雪域,他就能找到苏甜甜。

  这个声音他很熟悉,因为在末世中他听过无数遍。

  雪域和森林环境孑然不同,一踏上雪地,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呼出的都是白茫茫的雾气,明明东升的旭日放射出灿烂的光芒,照在人的身上却带不来丝毫的温暖。

  方牧野与紫霄已经修炼至勋爵境的巅峰,几乎是是寒暑不侵,但陆仁义却不同,还是初级修炼者的他还没走出几公里便开始瑟瑟发抖。

  方牧野摇了摇头,随后在额间轻抚,一根紫色的羽毛出现在他的手中,方牧野又将羽毛给了陆仁义。

  陆仁义刚把紫羽握在掌中,便感觉一阵暖流贯通全身,再也没有一丝寒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