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其实我在总统府的公告上已经解释过了,我知道你不信,特意过来,亲口跟你解释一遍。”

  “飞机失事真的是个意外,那天天气不太好,我本来就不赞成竟轩去的,但是,国际访问都是安排好时间的,是竟轩自己不想失信于人,坚持要冒着风险起飞。当时总统府很多人都在现场,都能为我作证!”

  “还有你说的救援令的问题,因为当时天气情况恶劣,确认飞机确实失联就费了不少时间,我真的是一接到消息,就马上派出精锐部队去救援了,绝对没有骗人!”

  孙劭一口气说完,还拍着胸脯表示自己绝对没有骗人。

  他本就长了一张忠厚老实的宅男脸,看起来有点木木的,光从面部表情来看,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洛晨曦轻哼了一声“是这样吗?”

  “是啊,真是这样!还有临琛侄儿那个案子,孙叔叔也给你说说。我知道临琛是个好孩子,他自己肯定是不会为了一点小钱动贪念的,但是,他没问题,你怎么知道,他的手下不会对经手的资金动歪脑子呢?”

  “临琛他是那个项目的最终负责人,手下出现了巨大的资金漏洞,他肯定要站出来负责啊?请他去协助调查没毛病吧?现在案子还没调查清楚,你不用心急,等检方提交了证据之后,到底是谁的责任,肯定能区分出来。我相信临琛肯定不会有经济问题,但是这个监管不力,多少也是要负点责任的。”

  孙劭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态度很好地向洛晨曦解释着。

  看起来,还真的挺像回事的。

  最后,他总结道“侄女儿,我知道,傅家出事之后,我成了继任总统,嫉妒我、见不得我好的人很多,这些人就是看不惯我,才会故意跑到你面前来编造谎言,就是为了挑拨我们两家。你怎么能不信孙叔叔,相信这些坏人呢?他们就是欺负你一个女孩子,没有父兄保护,才故意造谣想利用你的!”

  洛晨曦看在眼中,不由在心中冷笑。

  要不是她早就已经掌握了确切的证据,换了个耳根子软一点的普通女孩子,这时候听了这一番话,说不定就被孙劭骗过去了。

  毕竟堂堂总统阁下,被人开新闻发布会指着鼻子痛骂之后,竟然不生气,还专门上门,向一个小辈解释。

  这么平易近人的态度,多让人感动啊?

  也难怪孙劭打着如意算盘,以为可以息事宁人了。

  可惜,他碰到的是洛晨曦!

  孙劭本以为,洛晨曦听完,就算没有马上被他说服,至少也会有所触动,对自己先前认定的那些事产生动摇。

  可哪知道,他说完之后抬头一看,却发现洛晨曦依然淡定地坐在原位上,双手捧着她的马克杯,一边喝水,一边嗑着瓜子。

  就差没在脸上写上“吃瓜群众”四个大字了。。

  最骚的是,穆亦辰看她吐壳不方便,还时不时伸手到她嘴边去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