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1550章 花臂少女42

第1550章 花臂少女42

  这个新年,是母女两个第一次单独过新年,三口之家少了一个成员,却变得格外温馨。

  之前林夕跑去市里买了两个红灯笼挂在阳台上,窗玻璃也被各种五彩缤纷的彩虹灯闪得恍如童话世界。

  石晓惠心疼钱,现在她的伤虽然好了,可是闺女死活不让她出去找工作,非说等彻底康复了再说。

  可能是大学的寄宿生活让闺女快速成长起来了吧,石晓惠总觉得现在的遥遥像是换了个人。

  什么都好,就是花起钱来流水似的让石晓惠有点心惊肉跳。

  比如这些一点用都没有的串灯和那两个大红灯笼,晚上点起来的确显得家里热热闹闹的,让人心情很好,可是这除了费钱费电之外好像没什么用处。

  她说不让遥遥买吧,人家还一套一套的,说什么就是想跟妈妈一起过个热闹的快乐年,第一年红红火火,有个美丽的开始,以后会越来越好,以后每年都要这样幸福。

  说得石晓惠心里有点酸,也就由着她去折腾了。不过闺女说的也的确有点道理,看着别人家都热热闹闹的,单单她们家黑咕隆咚难免看起来有些凄凉,一年就这一天,浪费点就浪费点吧。

  早饭简简单单,年夜饭则是母女两个商量了两天才定下的菜谱,两个人窝在厨房各种忙碌,客厅里电视机里在播报着与新年相关的新闻和一些坊间趣事,窗外则是噼噼啪啪不绝于耳的鞭炮声。

  吃过了饭,林夕给石晓惠沏上一壶茉莉花茶,龙井茶胚混合着淡淡的茉莉香氤氲在整个小客厅里,果然是“窨得茉莉无上味,列作人间第一香”啊。

  石晓惠很是喜欢这种茶,茉莉花茶具有安神助眠、解郁气、健脾理气、抗衰老、提高机体免疫力等功效,曾经是慈禧太后的最爱。

  适合女性非经期和更年期时饮用,是一种极好的茶,尤其适用于曾经长期心理极度压抑、夜不能寐的石晓惠。

  这个除夕之夜,外面不时照亮夜空的火树银花,电视里播放着一年一度的春晚,林夕抱着一袋子薯片枕在石晓惠的腿上,听她讲那些委托人小时候的事情。

  讲着讲着石晓惠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曾经她以为这样幸福的一家三口会一直到永远,可惜没想到半路上她的狗子却变身了。

  她低下头看着嘴里叼着块薯片却已经开始均匀呼吸的闺女,还好,她还在,闺女也还在。

  石晓惠擦干了眼泪,嗯,闺女说的对,这个除夕这些眼泪就留给她那失败的上半场球赛吧,下半场她跟闺女一起好好的踢。

  虽然家里只有两口人,可是她们照样还是包了饺子,开饭之前林夕拿给石晓惠一个红包,里面装了一百块钱,石晓惠讶然。

  “这是压岁钱啊,你今年一岁啦,以后我们每过一个快乐年,我就给你涨一百块压岁钱。”

  石晓惠拿手戳她额头:“还真是反了你了,居然给你老娘发压岁钱。”

  林夕眨眨眼,说道:“母上大人,这您就有所不知了,压岁钱其实是分两种的,给小孩子压岁钱是希望他们健康平安,快快长大,给父母压岁钱是希望她能健康长寿,越活越年轻。”

  过了十五林夕就要去上学了,临开学之前她给石晓惠买了一部跟自己同款的手机,帮着她在海啸也注册一个账号,又耐心教石晓惠怎么录制、上传视频和图片,这样自己没在家的时候石晓惠也不会那么无聊。

  石晓惠一再要求出去找工作减轻家里负担,也都被林夕以各种借口搪塞过去。

  其实林夕是想直接住在家里的,反正距离学校只有两站路,奈何校方有规定,大二之前必须住校,林夕也只好乖乖遵守规定,每个周末才能回来陪石晓惠。

  好在石晓惠也开始逐渐熟悉周围环境,每天早上广场舞,晚上快走族的开始了养老生涯,白天做做家务,然后是她崭新的手机网上冲浪时间,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紧锣密鼓,并不需要林夕担心她过得无聊。

  冯娇在开学前两天回了宿舍,非吵着要林夕去宿舍陪她,因为实在懒得看另外那几个人,尤其是翁素馨和庞晓璇。

  3012寝一直都是壁垒分明的两派,只是之前林夕和翁素馨不过是面和心不和,其他四人则是因为不跟这两个网红“同流合污”才被动形成另一派。

  而如今,嫉恶如仇又知恩图报的冯娇因为林夕的关系自然不肯施舍给翁素馨一丁点好脸色,善于用各种小手段笼络人心的翁素馨虽然名字带个素,可性格却绝对不是个吃素的,自然要以牙还牙,于是就造成了双方现在已经不时发生小型口角的地步,从前见面虚伪的互“嗨”变成如今货真价实的见面互“呸”。

  寝室里冯娇如今成了被彻底孤立的一个。

  司绵绵虽然有时候也跟她打个招呼说两句话,基本上都是背着另外三个人鬼鬼祟祟,冯娇挺讨厌这种感觉,总感觉自己跟司绵绵像是在背着人偷情,而且还是被人施舍的偷情。

  想说话就大大方方的说,又不想得罪那三个,又害怕得罪这两个,冯娇都替司绵绵累得慌。

  读个大学还要把自己给委屈成这样,将来进了职场就是个背锅侠,因为若是没有极高的双商,想左右逢源的人最常见的下场就是鸡飞蛋打两头都不落好。

  夹缝中求生存很难,但是司绵绵这种行为就是自己把自己塞到夹缝里去的赶脚。

  可是她偷偷跟冯娇说话,冯娇还不好意思不理她,因为人家司绵绵并没有得罪她啊。

  其实还不如像翁素馨和庞晓璇那样干脆直接指着她鼻子骂她是戚牧遥的舔狗,为了那个什么破养颜汤无耻无下限。

  连漪虽然不像翁素馨和庞晓璇那样冷嘲热讽,可是也总是苦口婆心劝她要近君子远小人。

  “对啊,我一直在这样做。”冯娇翻着白眼大声对连漪说道,她就是近戚牧遥这个君子,远着翁素馨这几个小人!

  亏她开始还觉得连漪文雅端正,品质高洁,把她当做整个寝室里最值得结交的对象,时间一长,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只不过是多了些心机,掩饰得比较好罢了。

  林夕还没进寝室就听见里面的争吵声。

  “你主子还没到呢,不用那么急着表忠心。”这是庞晓璇的声音。

  “晓璇,别这么说,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占了遥遥的书桌。”翁素馨语带诚恳的说:“冯娇,你别把晓璇的话放在心上,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有口无心的,好话也说不好听。”

  林夕推开门走了进去,笑吟吟看着翁素馨:“你都成带盐人了,那你给翻译一个好听的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