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 > 第九百七十一章 要你有何用?

第九百七十一章 要你有何用?

  从此以后,这些东西的根据星际法则,都属于王永珠,即使首脑和联盟也不能拿走。

  勉强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相比较来说,王永珠是这次行动中损失最少的,其他的宿主,一般是获得积分后就兑换了各种技能或者道具。

  几乎没人像王永珠这般,放着几千的积分不用。

  因此在首脑清算的时候,大部分宿主所拥有的物品和技能,都直接被抹掉了。

  就算有宿主还留有积分的,那也都是少少的,也就勉强够保留一两样物品或者技能了。

  听小田田这么一说,王永珠似乎还真被安慰到了个鬼

  被扣的积分感情不是他赚的是吧

  不过,王永珠也知道,跟小田田这个智障系统说不清数,也清楚的知道,被抹掉的东西是要不回来了,结果已经注定了,说再说有什么用

  “你说的那个首脑还有什么联盟会议大概要什么时候能出最后的决定,对我们这些宿主,会做出什么什么样的处理”王永珠比较关心这个。

  小田田卡壳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地道“根据联盟过去的记录,涉及到这么多位面和时空,恐怕最少也要讨论一个星纪月。”

  “那我要等多久”王永珠陡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呃,这个因为位面不同,时间流速不一样,估计等结果出来,宿主你在这个位面的寿命差不多也要结束了。”小田田越发的心虚气短。

  “呵呵”王永珠什么都不想说了。

  也就是说,不管这见鬼的首脑联盟会议得出个啥结果,对自己也没啥影响了,反正出结果的时候,自己也该挂了。

  小田田听了这一声呵呵,没腿都想吓得要幻化出两条腿来软了,要是有实体,估计就噗通一下跪在王永珠面前了。

  “宿主大大,我也不想的啊可我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统,如今还是因为和宿主绑定在一起,不能强行脱离,才得以幸存下来。宿主大大,如今人家真的是生是你的统,死也是你的死统没了你,人家就要被首脑大大抓回去格式化,关小黑屋,灰飞烟灭了”

  “要你有何用”王永珠冷笑。

  “宿主大大,我能卖萌,能陪聊,能解闷,您就当我是个玩意,反正也不占地方,就让我在您老人家的脑海里,占据那么一丢丢角落,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打扰宿主大大的看在咱们这些日子的情分上,宿主大大,万水千山总是情,收留本统行不行”小田田也是心里苦哇,谁让他没赶上个好时候,当初的前辈们,那可是多么风光啊。

  厉害一点的,带过十好几届宿主,直接走上统生巅峰,进化成三级智脑。

  不过,它突然回过神来,这进化成三级智脑的前辈们,都被首脑大大直接格式化了

  这么一想,小田田,又庆幸起来。

  如此没有下限的系统,王永珠表示这辈子也就见过这么一个。

  能怎么样王永珠知道真想赶走小田田估计也是赶不走的,没听说么,这系统还有监督功能呢。

  只得跟小田田约法三章,不允许她没经过自己允许,就刺探自己脑海里的想法;不允许没经过自己允许,就跟上面首脑汇报自己的情况和跟其他系统泄露关于自己的情况;不允许没经过自己允许,就记录自己在这个位面的一切行为。

  同时,要保持跟其他系统的联系,多多其他宿主的情况,如果首脑那边有任何新的动向,要第一时间通知自己。

  小田田一一都答应了,一人一统达成了协议。

  关闭掉系统,王永珠尝尝的出了一口气,浑身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

  在之前,即使小田田说是两人平等,可她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有什么被束缚着,总归不能随心所欲。

  今天,那种束缚感终于消散了。

  深吸一口气,王永珠正准备检查一下储物箱,列一个清单,看自己到底还有些什么东西,心里也有个数。

  就听到外面传来张婆子的声音“闺女啊,开开门”

  王永珠忙整理了一下衣服,上前打开了门“娘,怎么了”

  张婆子走到屋子里,一眼就看到了那被王永珠一拳头给砸塌了一觉到炕,“我听吴嫂子说,听到你屋里有声音。咋滴啦看你脸色不好,是跟重锦闹别扭了还是今儿个拜师礼上受委屈了”

  张婆子因为一直在后院,虽然有仆妇去后院说自家闺女如何得他们家老爷喜欢,表现得如何好,收了多少好东西。

  可没亲眼看到,就是不放心。

  回家的路上,看闺女和女婿面上还好,加上又累了大半天,她也想着大家伙歇歇,晚上再问。

  没想到等她歇了一会醒来,就听吴婆子说,从闺女房里听到动静,好像是砸东西了,哪里还歇得住,急急忙忙就跑来了。

  王永珠看张婆子担心的样子,心中一暖,摇头笑道“没事,我就是手劲没收住。”

  “真没事你可别骗娘”张婆子还是有些不放心。

  “娘,真的没事你闺女这是高兴呢,来,娘,给你看看,你闺女今天收到的礼物。”王永珠一把将张婆子拉倒炕上坐好。

  才将今儿个收的那白玉镯子,还有杜太医给点紫檀木匣子,还有陈巡抚和朱浩然给的礼物都在炕上摆开,一一给张婆子介绍。

  张婆子眼睛都看直了,虽然她觉得这白玉的素净了些,不如黄金,金灿灿的看着就喜气。

  可听闺女说这一对白玉镯子,就值起码百两黄金,顿时连摸都不敢摸一下,生怕把镯子给摸秃了皮。

  那田黄石的小猫,张婆子也看不出好歹来,倒是那佛珠,放在炕上,花纹细腻,一股淡淡的香味经久不散。

  王永珠先前接过这佛珠的时候,也没细看,只觉得触手生凉,就放入匣子里了。

  此刻仔细看出,才发现,今儿算是发了,这佛珠居然是奇楠沉香,最好的沉香,她曾经看过书上是这么记载的质地稍软咀嚼之,苦麻中略带甘洌闻之,清之如蜜,香气持久握之,热气即散,又称冰沉。

  这佛珠,就这样放着,就能闻到一股清凉香甜的味道。

  这可是极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