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 > 130 坑爹的辈分
  秦瑾瑜皱了皱眉,趁着周围人都没有注意自己,于是偷偷地踮起脚尖,悄悄地朝着苏寒和苏珩的方向移动而去。

  苏寒看着眼前来势汹汹的一队人马,神情冷厉。

  他反手从自己身边的一个侍卫的腰间抽出佩剑,遥遥指向对面。

  对面火光缭绕,这边昏暗不堪,苏寒的面色如被阴影腐蚀,斑斑驳驳的泪痕如蜿蜒扭曲的瘢痕,平日里说话如清风明月的男子此刻如厉鬼一般,森森可怖。

  在皇权至上的年代,有个很坑爹但却被诸多君王臣子都奉做真理的话: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换成人话就是皇帝要赏你也好,杀你也罢,都是恩赐,无论多悲伤多委屈多绝望,都得谢恩。

  如今这场面于理来说的确是苏寒占理,奈何羽皇不仅是皇帝还是他爹,从另一方面来说,羽皇派人前来,无论如何苏寒都该好生供着,否则便是大逆不道。

  苏寒一贯平和也听话,多年来都是羽皇说啥就是啥,当年就算看到亲娘被杀也不敢表现出什么,只是在暗地里偷偷谋划如何弄死羽皇,如今摆出这般阵势,显然是要宣战的预示。

  “大哥!大哥!”苏珩在一旁拉扯他,一贯冰凉的声音中带着浓烈的急切:“不可冲动!一旦惹怒陛下,多年筹谋全都白费,性命也可能不保!”

  羽皇就算再渣再混账也是个皇帝,皇权高高在上,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推翻的,先前自以为很牛叉结果却造反失败的二皇子苏蒙和九皇子苏栎就是很好的例子。

  前些年因权力争夺而死的三皇子四皇子更是血淋淋的教训。

  如今皇子公主死亡众多,要对付的敌人也少了许多,眼下他们主要的任务是打倒林皇后以及万氏家族,若是在这个时候出了岔子被羽皇给处置了,那真的是功亏一篑了。

  平日里苏寒最好说话,如今却跟个牛似的,死活拉不动。

  苏珩还要再劝,那边已冷冷地开口:“陛下听闻殿下府中出了点变故,故令末将前来巡察,康王殿这是何意啊?”

  带头的人乃是宫中一等行走侍卫,官品较高,然而他知道眼前这为康王殿下并不好惹,因此并不敢过于的放肆。

  带人强行闯入王府完全是因为羽皇下的命令太重,他无法违背,如今既然已经成功地进了康王府,他也不敢再向之前硬闯王府时那般嚣张。

  苏珩始终在苏寒旁边,然而苏寒此时却像是魔障了一般,不管苏珩说什么都不为所动。

  “本王今日倒要看看,谁敢上前一步,”他冷然道,面上一派肃杀之气:“谁敢私自往前冲,一律砍杀。”

  康王府的侍卫都是苏寒的手下,此刻自然都忠心耿耿地护在苏寒身边,一幅要打架的气势。

  苏寒没有拿剑的另一只手微微动了动,两边的围墙顶端忽然裂开许多小口,从中伸出数个全靠机关操控的箭弩,冰冷的瞄准羽皇所派来的人,蓄势待发。

  秦瑾瑜此刻已经靠的离苏寒很近了,苏珩苏寒依旧没有注意到她,由于她“康王女儿”的身份,侍卫们也不曾阻拦,她凝眉看着苏寒的动作,神色严肃。

  “大哥!!!”

  苏珩的声音近乎绝望。

  别人造反都靠军队,如今情况紧急他们也没法使用非常手段调兵,而且这也不是最佳的造反时机,若是苏寒非要一意孤行,只能是死路一条。

  苏寒不看他,对着自己的属下沉声下令:“诸位听我号令——”

  苏珩豁然抬手,准备给苏寒一个手刀,准备将他打昏。

  谁知苏寒速度更快,默不作声地按住了苏珩的手。

  有侍卫出列拉住苏珩,准备按照着苏寒的意思将他拉走。

  秦瑾瑜叹气。

  苏珩武功厉害归厉害,但苏寒到底年长他许多,靠武力镇压果然不行。

  苏珩被侍卫拉走却没动作,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苏寒,表情诡异,眼中泛出了点奇异的色泽。

  “给我——”

  苏寒刚要下令,秦瑾瑜忽然猛地扑上前去,对着苏珩一挥手,她的速度极快,旁人看不清,苏寒眼中的那一点色泽却浅浅地淡了。

  秦瑾瑜和苏珩一同长大,最为了解苏珩,刚才那一瞬间便明白苏珩已被逼到绝路,接下来只能使出控制人心的技能。

  这技能一旦使出,接下来几天苏珩都将丧失灵力,然而如今的环境这般的险恶,丧失了灵力相当于丧失了一个有力的自我保护屏障。

  秦瑾瑜并不愿意让苏珩处于危险当中。

  苏寒正处于暴走当中,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秦瑾瑜忽然扑来,他一懵,大脑还来不及反应,手中的长剑便被秦瑾瑜被生生撞掉。

  对面的人本来都坐好要硬着头皮打一场并很有可能被苏寒砍死的心理建设了,秦瑾瑜忽然来者一出,不仅懵逼并且齐齐感叹这姑娘真彪悍手法真利落,这一扑看似简单,没有点身手还真的很难完成。

  秦瑾瑜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一般死死地抱住苏寒的手臂,其用力程度令苏寒不禁皱眉。

  下一刻,他听见了秦瑾瑜凄厉的哭嚎声:“父王!这儿好吓人,女儿好害怕!”

  秦瑾瑜的叫声之凄惨,哭声之惨烈,让人一度怀疑那个发现亲娘埋在自家地底下的人不是苏寒而是她。

  真真是闻着伤心见着流泪。

  苏寒被秦瑾瑜的一连串动作搞懵,原本要发出的号令一时间也忘了,震惊地看向秦瑾瑜。

  苏寒也算是城府极深之辈,也没有懵逼太久便回过了神,然而被秦瑾瑜这么一惊吓,心底的那股想要直接和羽皇对着干的冲动想法倒是消散了不少。

  他铁青着一张脸,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

  之前他对苏珩和宋夫人态度不佳一是因为情绪失控,二是因为这两人都算是亲近之人,性子便没那么收敛。如今突然扑上来一个邻国派来合作的嫡公主,身份地位摆在那儿,而且秦瑾瑜和他又不熟,他也不好立马让人家滚蛋。

  康王身边的侍卫也懵逼,见苏寒暂时没反应,也不敢上前来拉这个“康王殿下唯一的女儿”。

  “呜呜呜呜呜父王!”秦瑾瑜嚎的超大声,惊得枝头飞鸟都吓得扑棱棱地飞走,如魔音穿耳难听欲裂:“女儿刚刚跌了一跤好像骨折了,身子十分难受动不了了,您能不能送我回屋嘤嘤嘤”

  秦瑾瑜哭的挺真实,半点儿没有京中贵女梨花带雨的模样,顺手还抹了把眼泪在苏寒的衣服上,令苏寒原本就难看的面色黑如锅底。

  苏珩隐隐地松了口气,走过来对兄长道:“大哥,既然侄女难受,你便先送她回屋吧,这儿有我。”

  秦瑾瑜:

  这坑爹的辈分!

  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