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联盟之佣兵系统 > 第八百三十章 Khan子哥哭了(第二更)

第八百三十章 Khan子哥哭了(第二更)

  双方选手阵容一方已经敲定,另一方的CN仅剩最后一手。

  时间一秒秒的流逝。

  就连娃娃和米勒都不怎么说话了,而是屏住呼吸,看着CN的最后一手到底会选什么。

  其实就亚索这个英雄来说,能够康特到他的真的不在少数。

  劫可以。

  六级之后的劫在爆发能力上是胜过亚索的。

  小鱼人也可以,与劫大致同理。

  然后在远古时期,都是用铁男或者安妮来康特亚索的,铁男或许兮夜不太会玩,但安妮却是他的招牌英雄。

  所以可供兮夜的选择非常多。

  众目睽睽之下,CN这边的五楼终于亮出了一手英雄。

  并且没有给观众们多少反映的时间,这英雄便直接敲定了下来。

  咕咚。

  娃娃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如果说最后这一手是给李牧选择的话,那哪怕蹦出来个提莫他都不会觉得意外。

  但这是给兮夜选啊。

  居然还能够看到黑科技。

  CN这边的最后一手英雄敲定的是德玛西亚之翼,奎因。

  “奎因啊……线上打亚索的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毕竟远程打近战,而且奎因的E技能也可以打断掉亚索的突进技能,的确很不错,但CN这边的阵容整体看上去后期能力是不是有点偏弱了?”

  米勒分析了一番后,突兀有些迟疑的说道。

  整体看下来,CN前期能力很猛,和韩国队这边不相上下。

  但后期就真的说不准了,卢锡安这是一个后期废柴的英雄,奎因更不用说,单带很强,打团拉稀,属于一碰就碎的那种。

  瑞文的话非常考究进场时机,简而言之,这后期的团战不是不能打,但容错率未免也太低了一些。

  反观韩国队这边的阵容,虽然说也是菜刀队,但阵容的整体性却明显感觉高出了CN一个档次,属于让人很心安的一套体系。

  其主要原因也是因为他们的体系中有着一个后期的大核,金克斯。

  在adc的位置上补充到金克斯,算得上是充分补强了韩国队的后期团战能力。

  但CN这边呢……

  卢锡安这个英雄前期毋庸置疑是要比金克斯猛的,而且猛的不是一点半点。

  25分钟之前,同等装备的卢锡安哪怕操作上有点失误,1v1也是吊打金克斯,团战的伤害能力也要强过金克斯。

  但过了25分钟这个时间点后,卢锡安的曲线就开始下滑。

  当双方adc都具备三件套的时候,就是金克斯团战能力碾压卢锡安的时候。

  “CN应该是压根没打算拖后期吧,毕竟最近他们对到的所有队伍中,几乎没有能坚持超过三十分钟的,所以他们才会这样选择吧,而且不可否认的是,奎因这个英雄游走能力不是亚索能比拟的,亚索在做出电刀之前,推线都不可能推的过奎因,只是不知道兮夜对这个英雄的熟练度把控到底有多高。”

  两个解说说话间,双方阵容已经进入到了最后读秒的阶段。

  “很不好打啊。”

  faker微微晃了晃脖颈。

  CN这边的阵容选择出来,连他们上中换线的念头都给直接断绝了。

  谁对线到这个鸟人都是地狱难度,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讲,亚索打鸟人终归是要比鳄鱼打鸟人稍微的好过那么一丢丢。

  当选手们进入到召唤师峡谷时,彼此的分路和前期战术意图也逐渐的显现了出来。

  娃娃和米勒看着CN这边的分路,突然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

  “诶这边……兮夜怎么去上路了啊?”

  “李队长来到了中路,用瑞文对线到了亚索?”

  这一分路状况让现场响起了阵阵哗然之声。

  “老李,你不敢对线鳄鱼,怕不是又要被那群人给带节奏咯。”

  uzi嘿嘿笑了笑说道。

  他被黑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各种各样的黑点,各种恶样的理由。

  所以看到李牧最近也加入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行列之内,那种臭味相投的感觉让uzi惺惺相惜,忍不住调侃。

  “随便怎么黑,历史也永远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而且你懂得,我并不是害怕对线鳄鱼,只是这样对线的话,我们赢的把握更多一些罢了。”

  李牧语气颇为轻松。

  两世为人,他的心理年龄本就不处于这个阶层。

  除却偶尔会有些恶趣味之外,李牧感觉自己还是属于很稳重的那种类型,又帅,又能给人安全感。

  emmm。

  瑞文打亚索,对线上自然是好打的。

  真到了双方真刀真枪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理论上瑞文也是占据一定优势。

  当然有个前提。

  那就是亚索没有兵线。

  没有兵线的亚索在面对到瑞文时战斗力减少百分之五十一点都不夸张。

  而且双方对拼纯看操作,亚索如果能够R到瑞文,并且用风墙抵挡住瑞文的大招,那优势就会向他这方倾斜。

  反之,瑞文也是一样。

  但在前期的对线上,瑞文操作不失误,的确可以压制住亚索。

  当然,CN这边的战术意图并不是想要压制住亚索,而是想要玩崩这个鳄鱼。

  Khan在看到与自己对线的是奎因这个英雄时,大脑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短路。

  然后是一片空白。

  “啥玩意?”

  好半天Khan才回过神来。

  然后突然有了一种砸电脑的冲动。

  “西八wdnmd。”

  Khan低吼了一句。

  鳄鱼面对到绝大多数上单的时候,都是处于食物链的上层或者顶层。

  有位移,有回复,爆发能力强还有控制。

  三个优秀条件同时出现在一个英雄的身上,无疑是让鳄鱼这个英雄的基础地位变得非常之高。

  但面对到奎因的时候,鳄鱼,就是食物链的最底端。

  1级直接被压出经验区在塔下挂机,小兵不过来,就什么都别想吃。

  就是如此的真实。

  除了几乎想要直接挂机的鳄鱼之外,安掌门是第二个头疼的。

  他这把在赛前的念头是想着围绕中下来打,反正上路也打不过,索性就不去了,让上路自生自灭吧。

  下路这把是他的首要目标,其次是中路,而且只要去下路,击杀对手的几率很高,毕竟牛头这种英雄二连到对手是最容易造成击杀的。

  其次是中路,中路配合亚索杀对面其实也有点机会,特别是在六级之后,按照他的预想,杀奎因简直不要条件单。

  结果现在部署注定要被打乱了。

  这把不去上路的话已经不是让自家上单自生自灭那么简单了……

  这种被打乱了计划的感觉,就很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