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离天大圣 > 120 三宝秘录
  马上就要到地方了,表面冷静的叶楠实则掌心已经暗中冒汗。

  因为事发有些突然,叶牧另有他事被耽搁,因而此行他未能作陪。

  而叶楠自己缺乏单独面对大事的经验,今日之行又十分重要,心中难免有些慌乱。

  “就是前面了吧?”

  叶守诚是叶家的老辈人物,威望极高,虽有十几年不曾管事,但积威犹存。

  他侧首看了眼身旁的叶楠,眉头微皱,道:“叶楠,想什么哪?”

  “啊!”

  叶楠猛然回神,眼中的慌乱一闪而逝,强笑道:“没什么,前面不远,就是孙道友的居处。”

  叶守诚点了点头,道:“能够斩杀合欢双煞,这等人物在整个九圣盟之中也是不多,你能给乐儿找到他当做臂助,这是难得的机缘。”

  “是啊!”

  叶楠低头,小心翼翼道:“只不过这位道友的性子较为古怪,等下若是举止失措,四爷爷莫要生气。”

  “这有何值得生气的?”

  叶守诚有些古怪的看了叶楠一眼,道:“要说举止失措,我看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嘻嘻……”

  娇笑声在一旁响起,也让叶楠面上一黑。

  “叶凝雪,你跟着来干什么?不帮着你大哥打理家族的产业?”

  “哎!”

  叶凝雪眼眉一垂,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愿意来这荒郊野外,还不是前阵子做错了事,被罚的。”

  “你也是!”

  叶守诚是叶凝雪的亲爷爷,此即更是瞪了她一眼,道:“东西卖了就卖了,价钱也不算太低,何必偷偷摸摸的遮掩起来,现今倒好,以后休想再参与家族生意了!”

  “四爷爷,楠儿觉得这是好事。”

  叶楠在一旁轻笑:“舍了差事,凝雪才能一心修行,他日有所成就。”

  “哼!”

  对方虽然向着自己说话,但叶凝雪却不领情,当即冷哼一声。

  “她与你不同。”

  叶守诚摇了摇头:“凝雪心性活泼,不经打磨是难有沉稳之日的。”

  叶楠却恰恰相反,性子沉稳,虽天资不高,依旧早早学有所成。

  但两人的性子实则说不上谁好谁差。

  叶凝雪心性灵动,修习起法术来不会墨守成规,进度也是斐然。

  而叶楠不通世事,性子单纯,不知人心险恶,也缺乏临机应变之能。

  叶守诚现今已经明白,若想真正学有所成,证得那金丹大道。

  圆满通透的心性,至关重要!

  与出世入世之中打磨心性,做到不骄不躁、精诚如一,念头如钻石般璀璨通透堪比人间至宝,只有如此,才可有望大道。

  但修为易得,心性难练。

  不偏不倚,说起来简单,但真正做到,却是难上加难!

  也只有那些有着万年传承的宗门,才能根据各自心性的不同,给门下弟子安排磨炼。

  最终把顽石打磨成宝玉!

  “哎!”

  心中转念,叶守诚又是无奈叹气。

  这等事,教是教不来的,他也是直到最近几年才想明白,但肉身颓废、神魂暗淡的他,已经来不及做出改变。

  “到了!”

  叶楠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伴随着叶楠抖手,一道信符已经破开虚空,冲进前方山腹之中。

  半响过后,山腹处有洞门打开,一道白色的缎带,从洞府门口延伸到三人面前。

  “吱吱……吱吱……”

  一头妖猿笨拙的走在缎带之上,朝三人一引。

  “进去吧!”

  叶守诚整了整衣衫,迈步行到缎带之上。

  随着缎带收缩,三人被快速的拉到洞府门口。

  跟随着妖猿前行,片刻之后,三人行入一个明珠点缀的宽阔之地。

  “是你!”

  陡然见到孙恒,叶凝雪不禁一讶。

  叶楠心头一跳,问道:“你认识孙道友?”

  “有过一面之缘。”

  叶凝雪点了点头:“原来是道友杀了合欢双煞,也是,九圣盟的高手就那么几位,我竟然没有想到。”

  她当日对孙恒的手段,可是印象深刻,对他能够斩杀合欢双煞,倒是深信不疑。

  “天机阁一别,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

  孙恒伸手一引,道:“几位请坐。”

  “原来是道友买走了那灵火宝珠。”

  叶守诚轻笑点头:“如此看来,我们叶家果真与道友缘分不浅。”

  孙恒扫了眼一旁身躯下意识紧绷的叶楠,沉吟了一下,并未多言。

  他在等,等刚才对方传音灵符中提到的那件东西。

  叶楠没有让他失望,当即开口道:“孙道友,这次四爷爷来,就是专门为您送三宝秘录的。”

  叶守诚皱了皱眉,侧首看了眼叶楠一眼,似乎是责怪她说的如此匆忙。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以对方的实力,能答应加入叶家,怕也只会对那本秘录感兴趣了。

  当下伸手在袖笼里一套,把掌中一物送至孙恒面前。

  “道友,请品鉴!”

  这是一枚巴掌大小的玉简,其上清光闪动,细细看去,内里仿若有无穷文字在游走。

  孙恒接过玉简,分出一分心神沉于其中。

  霎时间,一位金丹宗师曾留下的上万言记载,当即涌入脑海。

  其间并无功法、神通传承,却有着许许多多对于金丹境界的描述。

  和进阶金丹的过程详解。

  诸多描述,让孙恒心中大有豁然开朗之感,甚至就连身上的气机,都隐隐有了些变化。

  “这只是一半!”

  片刻后,他沉吟着放下手中的玉简,道:“另外一半何时能给我?”

  “道友倒是直爽。”

  叶守诚微微一愣,心中难免有些不悦。

  这等事,历来都是要看主家对你做事满意程度,岂能强求的?

  他略微沉思后,道:“待到乐儿、婉儿成就道基之日,另一半就给道友,如何?”

  “三宝秘录来自他们的娘亲,道友得其馈赠,应当保他们平安才是。”

  乐儿、婉儿是叶楠过世大哥的孩子,而他们的娘亲却另有来历。

  实际上,叶家并没有出现过金丹宗师!

  这本三宝秘录,也是他们的娘亲赠与叶守诚的。

  这也是为何,叶守诚会在叶楠大哥失势,在转机出现之时,依旧愿意出手力保。

  “太久!”

  孙恒皱眉。

  据他当日所见,那两个孩子不过是七八岁年纪,而要想成就道基,怎么着也得一个甲子!

  “十年!”

  孙恒伸出一根手指,道:“把他们送到这里,十年之内,我可以保他们平安无恙。”

  闻听此言,对面三人都是面上变色。

  叶楠更是心惊胆颤。

  叶守诚之所以愿意前来,是因为她说孙恒已经答应加入叶家。

  但为了报答,需要给予事关成就金丹诀窍的三宝秘录。

  而孙恒之所以开门迎接,是因为她再传音灵符之中告知,四爷爷欲以秘录招揽他加入叶家!

  而现在……

  “道友,你应当知道金丹宗师留下来的东西是何等珍贵。”

  叶守诚声音一沉,道:“区区十年,乐儿他们甚至还没有长大,实在太短!”

  “十年时间已经不少。”

  孙恒摇头:“叶家现在就是一滩浑水,就算有着秘录,怕也没几个人愿意参与进来。”

  毕竟,这种东西够资格看的,往往背靠大宗门,因而也不会缺。

  而对其他人来说,观之犹如天书,不禁无益,反而可能会有害处。

  “爷爷,孙道友,不如这样!”

  叶凝雪美眸一转,道:“孙道友先挂个我们叶家客卿长老的头衔,十年之后,头衔不摘,但我们也不会再要求孙道友做什么,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