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百万可能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新会长(第三更)

第三百九十八章 新会长(第三更)

  “回屋说。”

  张厚听到这句话警惕地看了眼四周。

  然后扭身走入楼内。

  空荡的走廊中只有两人,安静无比。

  确认没有其他耳目后,他才从衣兜里摸出一包烟。

  抽出一支,塞在了嘴上,“啪”的一声弹开打火机的金属盖。

  狠狠吸了一口,这才说:“八成是真的。”

  见身旁青年的微微发白的脸色,张厚叹了口气。

  他明白,自己这个弟弟甭看张嘴闭嘴都是打打杀杀。

  但实际上,这副草莽的模样很大程度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惧。

  “特理部已经公开发布了消息,那就基本不可能有错,不然若是这边刚宣布死了,那边再跳出来,那官方颜面何存?所以这事肯定是已经确定了,才出的公告。”

  “那你说,他死了,咱们接下来到底怎么办?”

  青年眉眼间满是遮盖不住的紧张,与之前的“嚣张”形成了绝佳的对比,“这好几天了,也没有人来联系咱们,你说这黑方……是不是真的已经废了?没了?或者说,特理司还会不会继续揪着往下查?总会长手里肯定有人员名单的啊。”

  “不要慌,”张厚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安抚住他,说,“所以我才能说现在的时间点很特殊,总会长死了,其他的领导层我完全一无所知。

  就连其他地区的会员,我都完全不清楚,咱们这一下子就两眼一抹黑,成了弃子。

  情况糟糕么?很糟,但又未必。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琢磨这事,或许,这也是个好事。”

  “好事?”

  “没错,就像你说的,总会长手里肯定有完整的会员名单。

  如果特理司获得了这份名单,那换位思考,肯定是先压住消息,按照名单把人抓了。

  而现在,是直接公开了总会长死亡的消息,你哥我这个所谓的分会长,却安然无恙。

  这说明什么?

  说明特理司没有拿到名单。

  或者是打斗中毁了,或许根本没带在他身上。”

  顿了顿,张厚继续说,“这样一来,我觉的,或许这件事可以成为永远的秘密。我们就当从来没有加入过这个组织,忘掉这些记忆,一切重新开始。”

  “这……能行么?”

  “为什么不行?不会有人知道我们曾经加入过。况且,我们本来也没有为这个组织做过什么事,”张厚说着,指尖香烟烟灰积的越来越长。

  他眯着眼睛,“当初加入本就是迫于无奈,黑方是什么?境外扶持的傀儡!

  这就是一艘贼船,上去容易下来难。

  好在我们加入的时间不算久,也没有做过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卖祖求荣的事。

  趁着这个机会,断个干净。

  这样……等以后哪天就算七司冲上门来,也有缓和的余地。”

  说着,这个中年人掐断香烟,用熏黄的手指戳了戳青年的胸口,语重心长道:“知道为什么平常我极少动用手里的修行者么?为什么从来不让你们手里沾血么?想想吧,不留后路,就真的没有后路了。”

  说完,张厚看了眼若有所思的弟弟,说:“行了,我上楼休息,你也去休息吧。”

  “我送你上去。”青年说。

  然后,两人便沿着楼梯上了楼,到了休息室。

  先安排青年进了房间,张厚这才选了隔壁的一间房。

  推开门,按开灯,房间雪亮。

  虽然用灵气逼出了酒精,但毕竟身体的疲乏还是有。

  看了眼时间,也不早了,张厚便脱掉外衣,准备睡觉。

  然而,就在他刚把外套折叠妥当,放在了床头桌上的时候。

  忽然,他只觉得大脑猛地晕眩了下。

  紧接着,房间中似乎有了轻微的响动。

  灯瞬间灭掉。

  房间陡然陷入浓郁的黑暗。

  张厚愣了下,猛地扭头,看向房门位置!

  便只见漆黑的房间中,房门不知何时已经敞开。

  在门口,一个神秘的黑影正静静站在那,俯视自己!

  “啊!”

  张厚下意识惊慌后退,看上去一副慌张模样,却是拉的手中凳子摩擦地板,发出尖锐的“吱呀”声,很刺耳。

  “张老板就不要耍这种小手段了,没用的。”

  门口那黑影仿佛看透了张厚的小动作,悠然道。

  张厚闻言面色一沉,脸上惊慌之色消散,瞪着眼睛,问:“你把我弟弟怎么了?”

  他的弟弟就住在隔壁,二品巅峰修为,更兼他的贴身保镖,相比于外人,他显然更信任自家人。

  按理说,都闹出这么大声音,弟弟早该赶到,如今却不见动静,很容易判断出,应该是出事了。

  “他?放心,没什么事,只是不太听话,所以让他先睡一会。”

  程林声音悠然,想了下,又贴心补了一句,“昏迷而已。”

  张厚闻言稍稍松了口气,却依旧不敢大意,猜测道:“你……找我?生意上的事?”

  说完,他便只听门口那身影嗤笑了一声:

  “生意?算是吧。”

  说着,穿着黑色卫衣,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程林缓缓走进屋来,伸手将一把椅子拉过来,挡在门口,然后自己施施然坐了上去。

  房间中光线晦暗,好在从窗外投进来些许星光,不至于完全看不清房间情况。

  张厚此刻已经冷静下来,感觉对方并无敌意,他擦了下额头汗水,便也想坐下,和对方谈谈。

  然而,就在他正打算落座的时候,却只听那黑影冷哼一声:“让你坐了么?”

  这声“哼”里混杂了一丝灵气。

  对于普通人的张厚而言,足以令他产生生理上的畏惧和紧张。

  看着这个中年人惶惑的模样,程林忽然又笑了起来,说:“开玩笑的,这里是你的地盘,想坐,自然可以,你说对吧?……张会长?”

  张厚本来便已摸不准这陌生人的来意,此刻,骤然听到对方吐出“张会长”这个称呼,饶是他定力非比寻常也不禁变色,“你……你是……”

  “你想问我是谁?我倒是还想问问张会长到底是什么意思?”程林故意做出一副狠厉模样,四品气息故意泄露出些许,增添气势。

  他的语气猛地冷酷起来,如同隆冬的风,灌入张厚的耳朵:

  “我之前不小心听到了你们两个的交谈,恩,果然不出我所料,前任总会长一死,底下的人就真的不安分了。

  还妄想脱离组织?

  说什么……让这一切成为永远的秘密?

  哈哈,张会长啊张会长,你说该让我怎么说你?

  天真?

  还是愚蠢?

  看你的模样也是个精明人,怎么净说些蠢话?”

  顿了顿,程林故意沉下脸来,语气再提了一个音调,“你莫非真以为……可以脱离开组织?你应该知晓,任何一个组织里,对待叛徒……都从不手软!”

  “噗通!”

  程林话音刚落,张厚终于抵挡不住心中恐惧,在四品修为压制下,他一个普通人几乎连呼吸都感觉困难,尤其听到程林这番话说出来,哪里还不明白?

  这分明就是组织找上门来了!

  这人说“前任总会长一死”,这透露出两个重要信息。

  第一,总会长的确已经死了,死的透透的,

  第二,已经有新人接替了黑方组织的最高领导。

  若是不出意外,很可能,便是面前这一位!

  想到这里,张厚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面露惶恐,颤声道:“不敢,不敢,这只是个误会……不知您是……”

  程林眼看自己的恐吓效果很不错,颇为欣慰。

  暗暗表扬了下自己的演技。

  他清咳一声,找了下“大反派”的感觉。

  往椅子上一靠,柔声细语地说:

  “我么……自然是新任会长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