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戏精打脸日常 > 第672章 绿帽王爷

第672章 绿帽王爷

  最终林静娴还是没能因为这件事在叶秋手里拿到管家权,她知道三年的隔阂不是短时间能够去除的,只能安慰自己慢慢来。

  但是她也清楚的意识到,事情没有自己一开始想象的那么容易。

  待林静娴走后,叶秋从黄铜佛像的底座内取出一张纸条,看完之后立马销毁,又回了一张,上面只有四个字:林静娴回,太子买官。

  次日卯时三刻,叶恒准时准点的来到他的院子和他一起用膳,没一会儿,林静娴带着叶玲和叶茗也来了。

  叶恒好奇的看着龙凤胎,龙凤胎也好奇的看着他与叶秋这个父王。

  “给母妃请安。”叶恒乖乖的行礼。

  看着与叶秋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叶恒,再看看与叶秋没有半分相似的龙凤胎,林静娴一阵恍惚,甚至有些慌张。

  “起来吧。”她知道叶恒非常得叶秋的喜欢,所以并不敢多加为难。

  “谢母妃。”说完叶恒就退到叶秋的身边,不再言语。

  “去,你们去给你们父王请安。”林静娴轻轻的对龙凤胎说。

  龙凤胎年虽小,但怕守不住秘密,所以林静娴并没有对他们说他们真正的身世,故而龙凤胎对叶秋这个没什么印象的父王还是非常期待和濡慕的。

  “铃儿、茗儿,给父王请安。”两个小家伙虽然长得不像叶秋,但也遗传了林静娴的好样貌,年纪又小,看着格外可爱。

  叶秋本来对他们是心存怨气的,但是看着他们如此天真可爱的叫着他父王,又有些不忍心对他们下手。

  可是他们亲生父亲和林静娴对他造成的伤害着实让人无法原谅,他或许不会处置他们,但也希望他们将来能端正心态吧!

  “嗯,都是好孩子。”叶秋柔声道,可惜却没有一个好父亲与好母亲。

  “父王,你怎么都没有去看我和弟弟?”叶玲起身后看着叶秋脆生生的道。

  叶茗则非常自来熟的站到了叶秋身边,还笑嘻嘻的对着叶恒笑。

  叶恒看着他,明知道他们不是父王的亲生孩子,却没有说,而是回笑了一下,顿时叶茗更加高兴了。

  叶秋则耐心的回答叶玲的问题:“你们和你母妃身体一直不好,你们母妃怕你们见的人多了影响病情,所以并不让父王见你们。”

  林静娴听叶秋这么说顿时慌张起来,因为她现在也意识到自己的理由有些站不住脚了,就算铃儿和茗儿的身体再不好,但叶秋毕竟是他们“正大光明”的父王,哪有不能见的道理?

  也难怪叶秋对她越来越不满,或许是因为她不让他见两个孩子的原因?那么她能以茗儿和铃儿为借口拿回管家权吗?

  林静娴越想越是这个道理,而后心里就有了谋算,不过经过昨天的失败,她觉得还得慢慢来,免得叶秋对她越来越不喜。

  叶玲毕竟才三岁,还不是很懂叶秋的回答,只是迷迷糊糊的“哦”了一声,然后就欢欢喜喜的扑到了叶秋的大腿上。

  叶秋没想到她会这么亲近自己,还诧异的虚扶了一下,然而叶玲却是已经习惯了的,因为她寻常就是这么和林静娴玩耍的,在她想来,父王就和小羊哥哥的爹爹一样,也是会像小羊爹爹喜欢小羊一样喜欢自己的。

  至于叶茗则没有自己的双胞胎姐姐这样大胆,而是害羞的看着叶秋与叶恒。

  叶秋怜爱的摸了一下他的头,然后吩咐下人上菜。

  虽然看着两个孩子亲近叶秋林静娴微微有些不爽,但想着心里的谋算她好歹暂且忍下了。

  “王爷,臣妾给您布菜吧!”林静娴犹豫了一下放下骄傲道。

  “不用了。”叶秋的声音有些冷,“小路子来即可。”

  林静娴夹菜的筷子停在半空中,而后转了一个弯给叶恒夹了一个蟹黄包,笑的温柔慈祥:“那我给恒儿夹一个,多吃点。”

  “谢母妃。”叶恒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乖巧的道谢,但是盘中那个蟹黄包他却一直没动。

  林静娴觉得自己今天在下人面前丢尽了面子,于是与叶恒的笑容变得深了些:“怎么不吃?”

  叶恒看着她,觉得她的笑容有些奇怪,不过还是乖巧的回答:“回母妃,我不能吃蟹。”

  “是吗?”林静娴诧异的道,“为什么?”

  “是太医伯伯说的,说恒儿吃了蟹会生病的。”

  林静娴心中有了计较,她是知道的,有些人吃不了虾蟹这些水产品,一吃就浑身起疹子,有的甚至呼吸困难,甚至有好些人因为救治不及时而丢失性命,原来叶恒也是这样的吗?

  “这个是母妃的疏忽,不知道你不能吃这些,母妃再给你夹别的。”林静娴今天似乎非要在叶秋面前表演贤妻良母,对她看不上的叶恒都倍加殷勤。

  “谢母妃。”

  然而叶秋的眉头却越皱越深:“行了,我这里没有谢来谢去的规矩,自己吃自己的,这样磨蹭,得吃到什么时候去?”

  叶秋表面是在说叶恒,但林静娴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因此内心有些愤恨。

  没有了林静娴作妖,这顿早膳吃了很快,叶秋和叶恒就准备走。

  叶玲和叶茗急忙跑过去,拉着叶秋衣袍的下摆道:“父王,你和大哥哥去哪里?我们也要去。”

  面对两个天真的孩子,叶秋暂时还没这么狠的心,蹲下身道:“你们大哥哥要去上学,父王则要去赚钱,你们乖乖的待在家好不好?”

  “我们不能去吗?铃儿会很听话的。”小叶玲有些委屈的说。

  而叶茗则跳着说:“茗儿也要上学的,茗儿和大哥哥一起。”

  “不行。”叶秋直接拒绝他们,“父王要去的地方你们小孩子不能去,至于茗儿,你和你大哥哥上学的地方不一样,过两天父王再带你去你舅舅那里。”

  “我不,我就要和大哥哥一起。”听叶秋这么说,叶茗突然哭闹起来,也不拉着叶秋了,转而去抱着叶恒。

  “听话。”叶秋语气严肃了些,“这是你们母妃的决定,让你们母妃去给你们解释。”

  说完,在两个孩子期盼的泪光中,叶秋携叶恒远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