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四十九章 搬家

第四十九章 搬家

  莫惊澜从小巷内走出,轻拂衣摆,公子端方,风华无双。

  在他身后的巷尾角落里,慕三蜷缩在地上,整个人痛到怀疑人生。

  李孑顺着人流到了城隍庙前的斗花灯大会现场,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摩肩接踵,差点被挤扁的滋味。

  怀里的团子更是半点不敢放,生怕一撒手人就不见了。

  场地两边自然也有酒楼茶馆林立,但他们这算是来得晚的了,别说包厢,连大堂里靠窗的位置都是一个个人头你挤我我挤你。

  陈修护着李孑找到一处有些偏僻不太拥挤的地方停下,伸手又把团子接过去,“阿孑你先在此等等,唐钰他们应该也过来了,我去旁边酒楼找一找。”

  李孑被这么一番挤兴致已经败了三分,再加上现下能看到的就只有一个个后脑勺,都有点准备打退堂鼓了,听见陈修这么一说忙不迭地点头。

  稍顷,陈修空手回来,把李孑和商河带到临街一家酒楼的二层包厢。

  包厢是唐钰包下来的,慕枫和陆长缨也在。

  再加上陈修,她,团子和商河也空旷得很。

  尤其是临街的那扇窗户,可以把斗花灯大会的现场尽收眼底,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观赏位置了。

  虽然李孑和他们挺长时间没见了,但有陈修在中间做枢纽,这回再见面也没生疏。

  互相见礼之后,就一边品茗一边看下方的斗花灯了。

  每一盏花灯的展出,都会想起一道响亮的唱喝声。

  “城东许家,五彩走马灯一盏!”

  “城南刘府,嫦娥奔月灯一盏!”

  ······

  唱喝声之后,就是人群一阵高过一阵的惊叹声。

  伴随着一盏盏造型精致,设计精妙的花灯呈现出来,李孑也有种看花了眼的感觉。

  心里也不由佩服这些花灯设计者精巧构思,也下意识地反省了下、

  古人的智慧和创造力同样不容小觑啊!

  “知州府,七彩琉璃宫影灯一盏!”

  人群突然一静,随后轰然炸开。

  只见那巨大地折射着七彩光芒的半透明宫灯里,有一道婀娜身影,随着里面灯光的跳跃,变幻出翩翩起舞的姿势,端的是精妙绝伦。

  唐钰下意识地喃喃自语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商河站在他旁边不远,见他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难得开口解释道:“这是灯中灯,外层是七彩琉璃,内层是烧制成人形形状的透明琉璃,通过计算出灯光照在人形琉璃上的角度,可以让看到的人以为里面有人在舞动一般。这种灯中灯,非技艺精湛不可得,烧制难度很大。”

  唐钰听完忍不住打量了一眼商河,“多谢商姑娘解惑。”

  陈修本是坐在桌前静静品茗,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看了商河一眼,目光里多了一分探究。

  ······

  毋庸置疑,这场斗花灯大赛的冠军,非那盏七彩琉璃宫影灯莫属。

  等大赛结束,现场的人流散去得差不多了,她们这才准备起身离开。

  团子早在一刻钟前就已经撑不住,在包厢的小榻上睡了过去。

  李孑把他放到背上时,小家伙也只是稍微眯了眯眼,歪歪头又睡着了。

  他们走出包厢时,旁边的包厢门也正好开启,当先走出的是一个穿着粉红色齐胸襦裙外罩桃红色斗篷的少女,杏眼桃腮,娇媚可人。走动间头上珠翠作响,身后跟着一众丫鬟,通身既富且贵的气派。

  那少女本是漫不经心地朝她们这边瞥了一眼,视线落在陈修面上时却是微顿,随即脚步一拐,轻移莲步而来,走到陈修面前后微微一福,嘴角勾起的微笑弧度完美,“青歌见过陈大人,没想到陈大人也来看花灯了。”

  陈修微微颔首:“慕二小姐。”

  慕青歌喉间溢出一丝清脆的笑声来,“家中小弟一直以来都很仰慕陈大人,他今天有些不舒服没来,要是知道我正巧偶遇陈大人,恐怕要嫉妒我了。”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站在陈修身旁的李孑看着对面的少女,有点理解这几个字的意思了。

  这种明明双方都不熟悉,还能态度美好地聊天恭维,她自己恐怕一辈子都学不来了。

  而且对方也极有眼色,说了两句就礼貌告辞,并让他们这一行人先行。

  端的上谦让有度。

  走到要分开的路口,李孑刚准备跟陈修他们道声别,陈修先她一步开口:“刚刚那女子叫慕青歌,是慕青鸾同父异母的妹妹。之前慕知州来冀宁上任,我过府拜访的时候跟她见过一面。”

  “哦。”李孑愣愣点了点头。

  陈修:“······”

  算了!

  回到家之后,把团子放床上,李孑和商河简单洗漱一番,各自钻进被窝酣睡到天明。

  而在月华笼罩之下的芒山山脚,莫惊澜解决掉最后一个被他引到此地的人,看了眼身侧月光下翩跹起舞的饮光蝶,伸手一道冰寒元力透指而出,把几只饮光蝶冻成了冰霜,落在地上后又被他用脚捻了捻,彻底混为尘土。

  低低咳嗽一声后,身影慢悠悠消失在丛林里。

  ······

  第二天一早,蔡铭就带着三个帮忙搬东西的人赶着两辆马车过来了。

  李孑和商河正带着团子吃早饭,就让他们先把整理好的几个笨重物件先搬上马车运过去。

  早饭吃完,两人各自回房拿了自己的私人包裹,并一些零碎物件,还有书籍等放到马车上。团子牵着芝麻和馒头跟在两人后头跑前跑后。

  李孑再次检查了一番是否有遗漏之后,关上大门,上锁。

  三人最后看了一眼这处他们居住了一季的院子,随即驾着马车赶赴新家。

  到得新宅大门前,李孑走到大门旁边的覆着红绸的牌匾前,伸手捏住红绸一角,掀开。

  众人抬头就看到了,头顶那方原木色打磨光滑的牌匾上,上书‘孑然居’三个大字。

  李孑回头,对着众人笑道:“这就是新宅的名字了。”

  推开大门,入目就是一面镂空花纹的影壁,影壁一角栽了几根竹子。

  绕过影壁,就是一方占地不小的木台,因为不能破坏地势,这木台可以说是凭空架起来的。

  更有几处本就长有树木,李孑不欲砍伐,木台上就多出了几个错落有致直径一米左右的小花园,几棵树的树干就从中伸展了出来。

  木台也并不方正,呈现出一个大致的s形,两边做了保证安全的栏杆。在西南角和东北角,各有一座用碎石垒成的假山,不过现在只有石头。等天气回暖,李孑计划着在假山周围撒些花草种子。

  三亩多的小土坡,李孑设计出来的这个两进院落,建筑面积仅有不到三分之一,所以站在院子木台上观整个宅子,就显得很广阔了。

  相对于相对单调的第一进,第二进就丰富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