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八十八章 醒来

第八十八章 醒来

  南溟岛。

  被天下人穷极毕生之力依旧难以寻得的万药谷,就坐落在这处隐于重重迷雾后的小岛上。

  它不归属于大陆三国中任何一国的版图,但朝代更迭,它却始终保持着无人打扰的平静。

  只因为,南溟岛上万药谷,万药谷中长家人。

  而长家人,代表着这个世界医术的最巅峰。

  每一个长家人,都有同样一个享誉三国乃至天下的称号,神医。

  这世上没有人敢保证自己这辈子不会出现任何病痛,所以就算所有的长家人个个都没有武功,仍然无人敢去、愿去招惹。

  南溟岛外纷争不断,岛内却是永远处于静谧安然中。

  一望无际的蓝天上陡然响起一道清亮的啼鸣,谷中药圃里一个姿容秀雅的少年听见头顶上空的叫声,放下浇水的木瓢,抬头看去。

  只见空中一只庞大英武的海东青,从他刚刚侧头间看见的一个小黑点,火速放大,正正朝着自己这边的方向俯冲而下。到了近前时翅膀只轻轻一振,带起的狂风登时把一大片药草吹得齐齐贴地歪倒。

  少年见此情形眉头一皱,勉强弯腰护住自己身旁的小小一片。

  落在地上的海东青见少年不理它,探头过去用尖利的喙钳住少年的后背上的衣服,往自己这边拉了拉。

  “卿卿,快松开,我自己会走。”

  长生被海东青拉着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一脸无奈地开口。

  海东青眨了眨它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听话地松开鸟喙,人性化的后退了几爪,左侧翅膀微微张开,露出翅膀下方绑得牢固的细竹筒。

  长生走到它翅膀底下,熟门熟路地把竹筒解下来,取出里面的小纸条细细看过上面的字后,眼中划过一抹诧异。

  他伸手拍拍海东青的脑袋,“卿卿,你可知道惊澜到底出了何事,居然要用掉我们万药谷的最后一份人情来换一枚回元丹?”

  海东青立在原地勾了勾爪子,用它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定定看了长生几眼,以表达自己听不懂人话。

  被鄙视了啊!

  长生拍拍自己的额头失笑一声,“走吧,我带你去取药。”

  一人一海东青缓缓行至山谷内。

  清风拂过,岛上满是药香。

  ······

  李孑其实在晕倒后不到一个时辰就清醒了,可清醒了不代表她能动弹。

  元力透支的引发的后遗症在她身上体现地淋漓尽致,这会她全身无力到连一根小手指都提不起来。

  身体各处好像都不是她自己的,就只剩下脑子还能勉强转一转了。

  意识海里还有一道白光在滴溜溜打转,011的声音直接通过意识传达过来。

  【宿主,本系统对你这次不顾自己身体的极限,强行抽空体内元力导致落到这步田地的行为表示严厉批评。宿主你可知道,万一莫惊澜再晚些醒来,你身体就会受到永久性的损伤,不但不可能再突破中锻体术,相应的高级锻体术和终极锻体术都不会再发放。以你现在的潜力测评,这将会是你永久的遗憾。亲爱的宿主,本系统问你,你现在认识到自己这个行为的危险性了吗?】

  李孑听出011这一番话后面的气急败坏,她顿了顿,回道:“可你也说了,这只是万一!”

  011:【······】居然敢反驳它?

  011气得原地吐出一道白光,【本系统话里的意思宿主你听不明白吗?本系统的意思是让你以后不要在做这种冲动又危险,有极大可能损伤身体的事情。】

  李孑沉默了一会,就在011以为她终于想通了要对它妥协的时候。

  “就算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坚持之前的做法。”

  011:【······】感情它之前一番话全都白说了。

  气到想自爆!

  李孑等它转圈的速度慢下来,才诚恳的说道:“就算是有一线希望,我也不会放下莫惊澜不管,坚持下去侥幸没事也好,身体永久性损伤也罢,我的选择都不会有任何改变。011,如果你不能认同我,那咱们干脆一拍两散。”

  011安静了好一会。

  它听出了宿主话语里的坚决。宿主在很认真地警告它。

  一旦解除绑定,它是肯定要被召唤回去恢复出厂设置的。

  想到这里,011系统核心一阵发热,怂了!

  【宿主你现在要想站起来还得再躺十天半个月,好好休息吧!】扔下一句,011果断溜了!

  动也不能动地又躺了一会,意识渐渐疲倦,李孑再次沉沉睡了过去。

  时间临近傍晚,眼看李孑依旧没有醒转的迹象,商河强压着急切的心情做好一顿简单的晚饭。

  这下团子怎么叫都不愿意离开李孑床前了。

  无奈之下,商河只好把用饭的地方搬到了卧房。

  团子被抱上椅子,端着自己的小饭碗又看看床上的李孑:“姨姨一天都没有吃饭了,现在肚子肯定很饿。”

  商河忍不住偷偷瞅了眼莫惊澜,张嘴刚想问什么,就见对方突然站起身,说了句;“我出去一趟。”随即拉开椅子飞快走出房间。

  商河看着莫惊澜没入夜色的背影,心头微微一紧。

  莫惊澜走到白天来过的那处地方,就见一只海东青正勾着一支粗壮的树枝,收敛起翅膀静立着。

  走近后,他轻轻唤了一声:“卿卿,药带回来了吗?”

  海东青展开翅膀,原本绑着竹筒的地方,此刻正绑着一个玉质的药瓶。

  莫惊澜上前取下来,顺手拍了拍它的翅膀,“卿卿,这次谢谢你了。”

  海东青又把头伸过来蹭了蹭自家主人的脖子,无声表示亲昵。

  “快飞走吧!”莫惊澜抱住它的鸟头后退了一步,“你现在跟着我不安全。”

  察觉出主人又要赶自己走的意思,海东青冰蓝色的眼睛里划过一抹不舍,但见自家主人表情坚决,还是听话地轻轻振翅掠上高空,绕了莫惊澜盘旋了几圈后,才依依不舍地飞远了。

  莫惊澜把手里的药瓶小心放在怀里,转身下山。

  李孑迷迷糊糊中只感觉自己被掰开嘴,随后就有一个圆溜溜的东西滑进口中,转瞬又化掉。

  化掉的同时,一股极为浓郁的药香瞬间充斥了她所有的感官,经历了舌根处片刻的苦涩后,一股暖流顺着喉咙慢慢往下,所到之处顿时激起奇妙的的感觉,就像是顷刻间进入了暖融融的温泉,全身上下所有毛孔都张开,让她舒服地下意识想要呻吟出声。

  【滴,检测到不明药剂!】

  【滴,成分检测中······】

  【滴,成分检测完毕,药剂对症,请宿主主动吸收!】

  不用脑海中的011一遍遍提醒,已经亲身体会到刚刚吃下去的东西有多大好处的李孑已经自行运转起了中级锻体术里的元力运行心法,主动吸收着体内那一丝丝极为温暖的气息。

  本来已经枯竭暗淡的经脉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也跟着慢慢充盈起来,且比起之前,还多了几分莹润之感。

  体现在外在,就是在床边众人的眼中,她的脸色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苍白恢复到红润,再到最后的容光焕发。

  商河捂住嘴巴,提了一天的心这下才算是彻底回落下来。

  “吖,我刚看到姨姨手指动了动。”

  团子突然惊呼出声,瞬间把众人的注意力放到了李孑露出被子外面的左手上。

  李孑也不负众望地再次动了动手指。

  眼睫轻颤间睁开眼睛,就看见面前大大吓好几个人头,全都一脸殷切地看着自己。

  “咳,我没事了。”

  一天未进水进食的嗓子有些沙哑,见李孑皱了皱眉,商河忙转身去一旁桌上倒了杯清水,又挤开床边的莫惊澜把李孑扶起来,“官官,先别说话,喝口水。”

  李孑靠着商河的肩膀把一杯水喝光,抿了抿唇,“还有吃的么,我有点饿。”

  “有有有,”商河笑着侧过头去偷偷抹了两把泪,“一直在厨房温着呢,我这就去给你端过来。”

  商河去端饭过来的功夫,团子抱着床腿蹭啊蹭,终于成功爬到床上,直到跪坐着抱住了李孑的腰,才轻轻喊了一声:“姨姨,团子害怕!”

  怀里轻轻颤抖的小身板让李孑不由得心头一酸,她伸手把人揽住,轻轻在团子后脑勺拍了拍。

  团子一直强忍着的胆怯在李孑这一拍之下,终于再也忍不住爆发出来。

  边哭边喊道:“姨姨,团子以后听话,团子乖乖练功,乖乖读书,乖乖认字,乖乖吃饭,姨姨不能再让团子叫不醒了好不好?”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

  晚了一小时,抱歉抱歉!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