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该当何罪

第一百六十二章 该当何罪

  正在附近巡逻的黑甲宿卫军听到异动匆匆赶来。

  内城不比外城,能住进来的非富即贵,这一片地界住得又多是达官显贵,哪个敢轻忽。

  这一队宿卫军领头的是个黑脸汉子。

  等他领着下属匆匆赶至出事的小巷,饶是他自认算得上见多识广,也没能料到会看见这么一副诡异的画面。

  紧窄的小巷内,拉车的马被拴在一棵大树树干上,后头拉着的车厢破破烂烂,看那木头断裂的形状,不难猜出是疯狂奔跑的马匹载着车厢里的人,连番撞击出来的。

  光看那木头茬子,也能想见是多大的力道。

  嘶,估计骨头都断了吧!

  又见马车旁边的地上,横卧三人,脸埋在地上看不清面容。

  不过从其中那一胖一瘦的人身上穿着的锦衣华服来看,一眼可确定是两个富家公子。

  而能够在这条巷子了驾驶马车,还能有这般胖到让人不忍直视身形的,黑甲宿卫军一队队长成大佑顿时想起一个人来。

  户部左侍郎刘亨家的二公子,刘悱。

  这个认出来了,那另一个瘦得跟麻杆似的,不做他想,应该是工部尚书的小孙子,梁印。

  京城有名的浪荡纨绔子组合。

  成大佑每次提起这两个人都嗤之以鼻,但谁让这俩人一个有个好爹一个有个好祖父。

  至于剩下的那个下人打扮的,就一点都不重要了。

  看出三个人身踢还有起伏,代表还没嗝屁,他挥挥手让下属把人给扶起来,接着看向了这巷子里在他们过来之前唯一还站着的女子。

  视线落在对方怀里明显昏迷的小女孩身上,眼神顿时一变。

  电光石火间,成大佑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猜测。

  他刚准备开口问话。

  “这位大人,我要报官。”李孑声音冷冽,伸手往刚刚被搀起来的三个人身上一指,眉目肃然,“此三人,残杀老弱,强抢幼女。敢问按照中秦律例,此等恶行,该当何罪?”

  ······

  京兆府尹郭纯今天头疼得厉害。

  原因便是他刚接下来的这个案子。

  犯人青天白日,强闯民居,残害一位老人,强抢了人家孙女。

  按照中秦律例,这两件罪行判下来妥妥是打入大牢秋后问斩的下场。

  可两个犯人,一个是户部侍郎的儿子,一个工部尚书的孙子,两个家长的头衔个个比他大。

  虽说这俩天杀的干的事不可饶恕,但他要真的这么判了,那就是同时开罪了户部侍郎府和工部尚书府。

  到时候该担心身家性命的就是他自己了。

  想到这他忍不住抬眸,看向堂下站姿笔直的少女。

  犯人是被宿卫军给抬到大堂的,昏迷不醒形容凄惨,动手的就是这位。

  心下叹了一声,这年头路见不平拔刀相向的人,不多了。

  门外和后堂同时传来脚步声。

  李孑看了眼两边,默默后退一步。

  门外进来的是前去婆婆家中搜查证据返还回来的宿卫军一行,后堂出来的是请来看诊的大夫。

  郭纯先朝走出来的大夫招了招手,“人都诊治得如何?”

  “回大人,那小姑娘先是惊惧过度,又被暴力敲击后脖颈导致昏迷,段时间内还醒不过来。等醒来后,还需吃上几剂安神药。至于另外三人,”那大夫说到这里忍不住看了一眼李孑,“那位胖公子和车夫皆是被一脚踹到胸口,短暂闭气,后脑勺又撞到地面石板,两相夹击致使昏迷,估计再过不久便能醒来。至于那位瘦公子要严重一些,周身多处骨折,脾脏有出血迹象不算太重,只不过要想伤愈,起码要卧床最少半年。”

  “还,还有······”

  “吞吞吐吐作甚?”郭纯眉毛一皱,按住桌子下面还在抖的手,“还有什么伤势,说!”

  “······是。大人,那两位公子,今后,恐怕都不能人道了!”

  郭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大人。”

  郭纯揪着胡子的手一抖,拽掉了几根胡子。

  李孑拱手,低眉敛目:“这事民女可以解释。民女当时阻拦马车去路,那二人见我貌美,欲行不轨,民女出于自卫,不得已之下,只能废了他们。”

  郭纯:“······”

  这姑娘貌美是真的,那两人什么德行他也是了解的,只不过今天踢到铁板了!

  他还能说啥?

  心累摆摆手,“田大夫先去后堂歇着吧。”

  成大佑上前一步,“大人,卑职带下属去了命案现场。经查证,被害之人是叶苏氏,死因是被木头重击头部,导致头骨骨裂,失血过多而死。属下还带人寻访了左邻右舍,那位苏婆婆早年丧夫,靠着织布养活独子,之后独子成亲,在他妻子怀孕之时离家参军,后战死沙场,后儿媳在生子之时又死于难产,苏婆婆便独自抚养孙女长大,平日与人为善,也不曾与人结仇。此次遇害,应是为阻拦孙女被抢,被打杀致死。”

  堂内静默,堂中众人心头唏嘘。

  “大人,”李孑目光直视向郭纯,“不知杀害军中烈士之母,又强抢烈士之女,又该作何判处?”

  郭纯对上李孑过分锋利的目光,心头忍不住一跳,脱口而出道:“罪不容恕,自然是要重判。”

  “大人英明。”

  “来人,把犯人刘悱,梁印押去京兆府大牢,待人犯醒来,本官再行宣判。”

  “是。”

  待看到后堂被拖出来的三人,郭纯只觉得心头怦怦直跳。

  但现在,还是要稳住。

  等人一走,他就写一道折子递呈上去。

  这事他求谁谁都不管用,还得圣上给他撑腰。

  ······

  李孑抱着长安出来,就见成大佑候在外面,身旁停着一驾马车。

  “府尹大人吩咐在下送姑娘回去。”

  李孑道了谢,不做推辞,上了马车。

  行至半途,车帘外赶车的成大佑突然出声:“李姑娘,刘梁二人身份不凡,你今日此番作为,他们的家人可能会对你不利,务必多加小心。”

  “多谢成大人提醒,民女晓得。”

  车厢内,李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家中能养出来这等品性败坏的子弟,想来这两家人的人品也不如何。

  这两家人要是敢派人来报复,她就敢报复回去。

  反正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马车在宅子门口停下,李孑下了马车,再次跟成大佑道了声谢。

  对方欲言又止,她察觉后稍微一想便心知肚明。

  再加上之前在大堂上那京兆府尹的为难,那二人绝不是普通的富家子弟,很有可能家中长辈在朝廷中担任不小的官职,且职位比起京兆府尹来只高不低。

  这样的人家,肯定会去暗箱操作,瞒天过海把人给保出来。

  譬如用两个死刑犯来代替行刑,又或者直接捏造一个替罪羔羊出来。

  光是她自己,就能想出好几种办法。

  更不用提朝中那些做官的人精。

  只恨她当时没能想到这一层面上,直接把人灭杀了不是一了百了。

  随后直接行李一卷,远走高飞。

  但现在就算后悔也晚了,好在她还有补救的办法。

  **

  户部侍郎府。

  刘亨被丫鬟伺候着换下身上的朝服,“悱儿呢?”

  刘夫人坐在旁边罗汉床上抿了口茶,压了压鬓角的发丝,“那孩子天天跟梁家小子混在一起,见天的不着家,老爷怎么突然想起他来了?”

  刘亨皱皱眉,“悱儿也老大不小了,他虽非你亲生,但他也叫你一声母亲。他的亲事,你也上上心。”

  刘夫人嗤笑一声:“老爷莫不是跟我开玩笑?”

  “我哪里开玩笑了。今天大理寺卿刚送了我一张请帖,他家老三下个月成亲,我记得悱儿比人家还要大上一岁,我这儿媳妇都没影呢!”

  刘夫人把茶碗往桌上一搁,柳眉一竖,“就悱儿那身材,体重都不下三百斤了,你倒是跟我说说,谁家姑娘敢嫁?小时候我说敦促他减肥,你娘说人还小,多吃点胖胖的看着富态,现在好了,成天吃吃吃,吃成现在这副模样,更别说还被你娘给宠得不学无术,整天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模样,怎么,现在用起我来了?还成亲,晚了!”

  一拍桌子,刘夫人怒气冲冲出了卧房。

  刘亨气得一甩袖子,朝着门口喊道:“那是我老娘,百善孝为先,我又能如何?只说让你想看相看,不求门当户对,找个官职低些的也行啊!”

  刘夫人头也没回,只给他留下一个背影。

  给他更衣的小丫鬟面对主家两口子的争吵,腰弯得低低的。

  “老爷,老爷!”管家突然在门外喊道。

  刘亨满脸不耐烦地把丫鬟挥退出去,“什么事?”

  “宫里来人,让老爷您进宫一趟。”

  “我这刚回来,怎么又要进宫,传信的太监可有说什么事?”

  管家回道:“没有,不过来传信的是圣上身边宁寿公公的徒弟。”

  刘亨心里顿时打了个突。

  他这职位又不高,以往来传信的不过是一些三等太监之流,这次怎么会劳动宁寿公公的徒弟。

  那可是在二等太监里面也排在最前面的。

  “快快快,给我更衣!”

  又重新穿上官袍,刘亨揣着落不到实地的心,忙去了前厅,跟正候着的同安公公见礼,又不着痕迹地塞了一个荷包过去,“敢问同安公公,圣上可是因何事宣召?”

  同安把荷包利索往袖兜里一塞,面色冷淡地甩了甩手上拂尘,“回刘大人的话,这事杂家也不知情,还请刘大人赶紧随杂家面圣去吧,圣上可等着呢!”

  这番应对让刘亨不知怎的,心头又是忍不住一跳。

  但这会也只能强压下心头突生的那股慌乱,躬身道:“是是是,同安公公请。”

  一路紧赶慢赶到了宫门前,刘亨下来骄子,稍整了整身上的官袍,就见对面也有两顶轿子正朝这边匆匆赶过来,离得近些了,带看清对面第二顶轿子上面的徽记,手上被控制住又是一个哆嗦。

  待得对面轿中人下来,四目相对一刹那,惊愣之后就是面色一白。

  刘亨快步上前,到了梁邱面前躬身施礼:“下官见过梁尚书。”

  “尚书大人,也是被圣上宣召进宫吗?”

  “你也······”

  刘亨艰难地点点头。

  户部工部没什么关系,要说同时宣召,圣上也该是宣两部尚书来议事。

  可偏偏叫得是他这个左侍郎。

  要说他跟工部尚书服的关系,恐怕就只有他家那个混账儿子和梁尚书家的小公子梁印是发小了。

  但愿不是他想的那样!

  同安跟同去尚书府宣召的同顺打了声招呼,看向前面两位大人,扬声道:“两位大人,跟杂家进宫面圣吧?”

  刘亨和梁邱对视一眼,一前一后,迈开总感觉有千斤重的步子。

  这一刻,他只想着到御书房的距离能够远一点再远一点。

  但终点总会到的。

  “叩见皇上,五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头顶迟迟没有声音,刘亨手臂撑着地面,额头贴着御书房冰凉的地砖,一时间只觉得冷汗直流。

  “啪!”一本薄薄的奏折兜头扔过来,直直砸在刘亨后脑勺上。

  他被砸地全身一颤,呼吸猛地一停。

  跪他旁边的梁尚书也好不到哪去。

  成佑帝面色冷沉一片,“捡起来,看看你们教的好儿子,好孙儿!”

  刘亨颤颤巍巍地抬头,捡起落在脸侧的折子,抖着手打开,目光落在折子上还新鲜的墨字上,一目十行看完,“啪!”

  他重新拜伏在地,“微臣教子不严,微臣有罪,可臣只有悱儿一个儿子,求皇上赎罪啊!”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