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二百二十章 文辩会,学院交流

第二百二十章 文辩会,学院交流

  “李姑娘,这就是书院的藏书楼。”

  三层的木质高楼,外观古朴,染满沧桑。

  苏痕伸手作引,“李姑娘,我带您进去。”

  他们这一行刚跨进门槛,坐在里面的一位藏书楼守门人顿时起身迎上来,先朝着被小景推过来的苏昙行了一个文士礼,“见过少院长。”

  “我今天不找书,带了一位友人来参观藏书楼,你自去忙吧!”

  那人闻言偏头看了眼李孑和团子他们这四个生面孔,眼底多了一抹惊讶,点点头退了回去。

  像是又想到什么,突然出声道:“少院长,今日藏书楼一层有一场文辩会,您可待朋友过去看看。”

  苏昙扭头看向李孑,“李姑娘意下如何?”

  “既然这么巧,自然不能错过。”

  李孑倒是蛮感兴趣的,她也想看看这江陵书院的学子到底是什么水平。

  藏书楼一楼有几个极为宽敞的大厅,往常的文辩会、文会,甚至是茶话会,都会在这里举办。

  他们过去的时候,紧闭的房门也没能隔开里头学子们愈发激烈的辩论发言声音。

  一行人候在门口,等着里面的声音告一段落,才伸手推开门。

  厅内,说得口干舌燥猛灌茶水中场休息的众多学子,听见大门吱嘎一声,纷纷扭头看过去。

  待看到最先进来的他们少院长,顿时整衣整冠,忙不迭站起身,“见过少院长。”

  正抱着茶壶牛饮的王学义慌忙间行了一礼,等到再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

  再看站在一旁的苏痕。

  一双牛眼瞪得前所未有的大。

  这是什么发展?

  难不成这么快就见长辈了?

  苏昙坐在轮椅上给众人回了一礼,“我只是带一位友人来旁听的,诸位继续便好。”说着就让小景把他推到了一处空位旁。

  李孑带着三小只走在他旁边,也跟着大大方方坐下。

  倒是苏痕,落后了一步,先关了厅门,才快步跟过来,规规矩矩地坐到了下首的座位上。

  这么一坐,在场的学子们边都看出来了。

  那位带着三个孩子的美貌女子居然真是的他们少院长的友人。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太阳这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李孑坐下后就扫了一眼桌上。

  文辩会中,书院只会提供纸笔和茶水。

  纸笔是用来记录学子们口中突然出现的奇言妙语,而茶水,自然是解渴用的。

  李孑指了指桌子上已经摆放好的笔墨纸砚等物,偏头朝苏昙问道:“苏公子,不介意我用用纸笔吧?”

  “自是不介意,李姑娘只管用便是。”

  “那我就不客气了,”李孑朝团子伸手过去,“团子,你的炭笔呢?”

  团子从翻开随身带着的小包往里面看了看,“姨姨你要几号的?”

  “一号和三号。”

  团子当即取出一粗一细两只炭笔递过来。

  李孑解开缠在笔尖上布条,双手各拿了一只。

  笔尖落于纸上,然后她的手动了。

  右手上稍细一些的那支快速的勾画出线条,轮廓,左手上较粗的那一支也跟着飞快地填入线条内。

  一时间这边只能听到笔尖落在纸上的唰唰响声。

  苏昙不由有些好奇地偏头看过去,入眼的是纸上一个已经能看清楚眉目的人脸画像,

  只不过黑白两色,用的还是他从没见过的笔,但上面那张人脸的轮廓却是无比的清晰。

  他忍不住放轻了呼吸,跟着看下去。

  只不过是一张照着人脸来画的人物素描,李孑画得飞快。

  前后不到半刻钟,手上就停了。

  这还没完。

  李孑抽了个方才绑着笔的小布条在那道画像上这里抹一下,那里擦一擦,等到收回手的时候,一直静静在一旁看着的苏昙和好奇凑过来的苏痕都差点倒吸一口气。

  这张脸实在是太过写实了。

  时下流行的水墨写意,其次便是工笔,上面的人物要么是浅浅勾勒,要么尽管是细描,但问都是平的,是纸或者绢上的。

  但他们眼前的这一副,好像把一个人的脸给印上去的一半。

  光影明灭间,无比清晰易于辨认的一张脸。

  “这是那个逃走的蛊术师。”

  刚刚见了人,简直不要太好认。

  李孑轻嗯了一声,又向团子要了一瓶她自制的固画液在刚刚画好的素描上刷了一层,放在一边等着干透。

  苏昙适时地递过去手边放着的湿布巾,趁着李孑擦手的时候不无好奇地问道:“敢问李姑娘,这是何种技法?您刚刚用的笔,又是如何制得?”

  “那个,叫素描,其实也不算什么技法,”毕竟她的素描也只是看着书自学的,“运用的是黑白光影,凸显出最真实的物象,只要仔细对着一件东西好好练一段时间,谁都会画。至于用的笔,芯子就是炭加了些黏土,外面绑的一层壳子。”

  这都算不上铅笔,因为她都没在这个时代见过石墨。

  “苏公子感兴趣?”

  苏痕看了眼自家堂兄,“我堂兄他最喜欢画画,李姑娘你这种画技连我都有些手痒想要试上一试,更别说他了。”

  苏昙点点头,“确实很感兴趣。”

  李孑想了想又拿笔写了一张制作炭笔的方法,递过去,“这炭笔有硬有软,各有不同的作用。有的适合勾勒线条,有的适合上阴影。你自己琢磨就行,最开始先别对着人,先把死物画好了,再去画人像。”

  苏昙看着递到面前的纸张,没有伸手去接,“李姑娘,这太贵重了。”

  别看李孑只用那炭笔画了这么一幅画,但苏昙从这只小小的笔中,看到了更多的可能。

  这就相当于一种全新的制笔方子,完全区别于毛笔的硬质笔。

  李孑收回手直接往桌子上一放,“不算贵重,我们漠北那里,几乎家家都有。”

  苏昙:“······”

  他最后还是收下了,不过回赠了一套藏书楼中珍藏的孤本。

  李孑笑眯眯地收下了。

  这么一会,厅中的众学子们也都休息好,开始了新一轮的辩论。

  李孑拍拍三小只,让他们好好听。

  自己也跟着津津有味地听起来。

  大概是因为有苏昙这个少院长在场,众人比起前半场要矜持一些。

  但到了最后,也都压根全忘了旁人,跟着自己的对手争得脸红脖子粗。

  嗓子哑了还在喊。

  这时候,就有充当裁判的学子在一旁伸手击一下缶。

  缶声响,之前无论辩论的多厉害,都得暂时停下,各自去冷静片刻。

  李孑听得有些意犹未尽。

  “贵书院的学子果然都是高才!”

  有时这种思想上的碰撞,比起一个人静思苦学,还要有效的多。

  你一个思想,我一个思想,在谁都说服不了谁的时候,就有可能生出来第三种思想。

  这是闭门造车永远得不到的。

  李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可以跟苏公子这位少院长商量商量。

  趁着这点空闲,她又从匆匆提笔写了一封信。

  这边笔刚刚放下,那边缶声一响,辩论又开始继续进行。

  直到厅外有人叫用饭,李孑才恍然已经到午时了,偏头一看,三小只在一旁捂着肚子,小脸可怜巴巴。

  厅内的文辩会主持叫了声结束,在一旁负责抄写妙言词句的学子把手上的纸张分发下去后,众学子便纷纷出门准备出去用饭。

  李孑拿好写完的信还有干透了的那张素描人物,看向苏昙:“看来我又要叨扰苏公子一顿午饭了。正好,看完贵书院这么一场文辩会,我有些想法想说与苏公子听一听。”

  回了小院,用过午饭,还是坐在廊下的竹桌旁。

  李孑看向苏昙:“不知苏公子可曾听说过漠北学院?”

  “这是自然。”苏昙点了点头,“这几年间,漠北学院声名鹊起,虽然才成立短短几年时间,但在这天下书院之中,堪称后起之秀。要不是江陵距离漠北路途遥远,在下也想前去一观了。不过李姑娘来自漠北,想来也是对这漠北学院知之甚详吧?”

  李孑没点头也没摇头,“今日的文辩会一观,可以看出,书院学生中的辩论交流,可以让双方都能在头脑的碰撞中进步。那不知苏少院长可想过,两个学院之间,其实也可以交流一番?”

  苏昙听得一愣,忍不住深思片刻。

  最后得出结论,此举的确可行。

  等他再抬眸看向李孑,眼神微凝,“敢问李姑娘是?”

  能说出这一番话出来,他如何还能想不到对方的身份,恐怕并非单单只是漠北人士。

  李孑放下茶杯,“李孑,漠北学院,院长。”

  书房门口。

  一脚踏出房门的苏痕手指忍不住一松,手上书卷滑落在地。

  整个人愣在当场。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