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信和画像,押送回府

第二百二十一章 信和画像,押送回府

  苏陵府。

  衙门。

  衙卫匆匆行至衙门后堂书房。

  “大人,有一封从江陵快马加鞭送来的急信。”

  庞杨从桌案后抬眸,揉了揉眉心,“谁送来的?”

  “署名一个李字。”

  庞杨眼前一亮,“拿过来。”

  衙卫上前,把信递上,又呈上一个圆纸筒,“大人,随信一起送来的还有这个纸筒,要打开吗?”

  庞杨边拆信边随口应了声:“打开吧!”

  衙卫应了声是,打开纸筒,从里面抽出一张卷起的纸张,小心摊开,目光往信纸上一落,顿时愣在原地。

  庞杨把信纸上的字看完,眉心中间的川字微微舒展了些,不过眼底的凝重不减反增。

  “居然姓傅。”他抬头,“画像呢?”

  衙卫猛的回过神,忙又呈上手里的画纸,“大人。”

  庞杨目光落在画像上,眼神中又多了一抹异色。

  他接过画纸看了好一会,伸手摸上去只摸到一层光滑的表面。

  但上面那张人的脸,却好似真人就在眼前一般。

  有这么一张画像,就算没有见过真人。他也敢保证,在见到画像中人的第一眼,把人给认出来。

  想到此,他沉声下令,“你先去把衙门中所有当差的全都叫来,这张画待会就挂在正堂之上,让他们所有人都记住这张脸。”

  等衙卫领命离开,庞杨站起身整了整身上的官府,拿起手边的配刀也走了出去。

  事关知州府,他还得去总督府一趟。

  就在庞杨联合顾淮在苏陵府布下天罗地网的时候,李孑已经辞别了江陵书院和苏昙,登上了返回漠北的马车。

  临近九月金秋,道路两旁的树上叶片开始在秋风中簌簌而落。

  官道上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马蹄声清脆,哒哒前行。

  前面的马车上,李孑把车夫赶到后面的马车上,自己坐在车厢前,手里把玩着一条马鞭,一派悠然自在。

  车厢打开一条缝。

  团子探出头,“姨姨!”

  “嗯?”

  “我也想学驾车!”

  李孑看了看官道附件前后都没有经过,干脆点点头,“出来吧!”

  她这话一出口,接着车厢里一连串又冒出两个小脑袋。

  “先生,我们也想学。”

  李孑:“······不行,一次教一个,其他人回里头背书。”

  ······

  **

  江陵城城东一处宅子里。

  青竹刚刚送走过来纸上的医婆,许念踏进房门。

  她把一干仆妇留在门外边,独自一人捏着一封信,走到许姝的床边。

  “姝儿,你爹来了信。”

  许念看着头埋在枕头里脸色苍白的许姝,想开口问前两天去拜访哪位苏公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为何明明是好好的出去,回来时模样那般狼狈,还受了伤?

  明明带去了两个丫鬟,为何只回来一个,那个蓝衣丫鬟去了哪里?

  但看着自己这个大侄女从回来之后就一脸绝望的模样,许念愣是忍住了心头的诸般疑虑。

  但她这会看得清清楚楚,自己说大哥来信时,姝儿身体轻轻颤了下。

  是在害怕?

  害怕什么?

  “姑母,您把信放下就好,我待会就起来看。”

  许念张张嘴,又闭上,把信放在床头的小几上,“我让厨房给你炖些补身体的汤羹来。”说完转身静悄悄走了。

  听见房门被关上的声音,许姝才从床上慢慢坐起来,转头看向小几。

  那里放着一个暗黄色的信封,在许姝眼里却不亚于洪水猛兽。

  她定定看了好一会,才伸手,颤悠悠地把信封拿起来,很慢很慢地打开,取出里面对折着的信纸,抿抿唇,看到了最上头两个字。

  “孽女!”

  青竹送医婆回来,恰好遇到前来送汤水的丫鬟,顺手接过来进了屋。

  片刻后,屋里传出一声碗碟摔碎的脆响。

  守在门外的丫鬟缩了缩脑袋,只恨不得自己这会耳朵聋了。

  屋内。

  青竹慌乱地抱着晕过去的许姝喊了好一阵,回过神来又忙起身跑出房门准备去把医婆给喊回来。

  刚出了大门,她就顿在了原地,看着前方高居马上的少年,屈膝行礼,“大,大少爷。”

  许镇翻身下马,“我姐姐呢?”

  “大少爷,”青竹这才想起来自己出来是准备干什么的,“小姐晕倒了,奴婢要去请医婆回来。”

  “不用了。”许镇挥手让随从把准备跑开的青竹抓回来,少年眉眼间一脸冷然,竟是半点不觉得意外,“姐姐应该是看完爹爹的信,一时承受不住才晕过去的。青竹,你去给我姐姐她收拾行李,半个时辰后,我们回苏陵府。”

  “可小姐她······”晕着呢!

  “晕着正好!”许镇说着眼角余光瞥见从门里迎出来的庶姑母,抬脚大步走过去,“姑母可安好?”

  许念伸手握住大侄子的手,“都好,镇儿你这是?”她看向门前那一队明显不像是府里家丁的人。

  “姑母,侄儿此来是接姐姐返家的。”

  许念联想到许姝身上的伤和这两日的反常,心头忍不住一慌,捏了捏手里的帕子,“镇儿,你姐姐从书院回来就受了伤,什么都不说,两天人就瘦了一圈,我这也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何事?”

  “姐姐她,”许镇皱了皱眉,“做了件错事,爹爹震怒,便派我来接姐姐回家。至于因为何事,姑母还是不要问了。”

  许念知趣闭口不谈,“那好吧,姑母带你去你姐姐那。”

  进了院子又到了房间里,两个小丫鬟正蹲地上收拾方才摔碎的碗盘,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汤汁的香气。

  许镇脸色又是一沉。

  等走到床边,许镇低头看向枕头上那张苍白的脸。

  他和许姝从小到大关系都很淡漠。

  许姝独占欲很强,怨恨因为他的出生,分走了父亲母亲的关爱。

  他从没有尝到过许姝递给她的一块零食。别人家里的姐姐关爱弟弟,这种感情他从没在许姝身上体会到过。

  但就算是如此,他也没有想到许姝会这样毁了自己。

  她能为一个外面的男人挡箭,却吝啬给自己一个笑脸。

  许念看着一旁脸色越来越沉的大侄子。

  她也是知道自己这个大侄子和大侄女的关系从小就不好。

  这会真有点担心许镇会一巴掌拍上去,忍不住柔声唤了声:“镇儿!”

  许镇深吸一口气,俯身把许姝抱起来,转身往门外走。

  到了门口脚步稍停,对跟过来的许念道:“姑母止步吧,侄儿此来匆忙,日后再来赔罪。”

  许念只好停下步子,目送着前方弟弟抱着昏迷的姐姐脚步匆匆地离开,良久轻叹一口气,朝身后的仆妇吩咐道:“把院子里里外外打扫一番,就关门上锁吧!”

  当初自己有多期待,现在就有多失落。

  许镇把许姝放上停在门口的马车上,随后锁死了车厢和窗户。

  接过随从递过来的缰绳,“原路返回。”

  许姝是被颠簸醒过来的。

  车厢里只放了一层薄被,马车行走在不甚平坦道路上,没走多远就颠得后背生疼。

  许姝揉着肩膀坐起身,脑袋空白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一个行走的马车车厢里。

  四周黑茫茫一片,她靠在窗边伸手去开窗,窗户却纹丝不动。

  再换另一边,也是打不开。

  最后是车厢门。

  眼看车厢门也被锁上,许姝终于慌了,砰砰砰拍起车厢壁。

  “外面有人吗?给我开门?有没有人?”

  “哒哒哒!”一阵马蹄声在窗外响起,许姝停下已经拍得通红的手,看向窗外,“谁在外面?”

  “姐姐,”许镇伸手揭开挡光的帘子,脸色平静地偏头看进来,“姐姐醒了,咱们现在是在回家的路上,是父亲让我接你回家的。”

  许姝抬头看向许镇面无表情的脸,听着他嘴里吐出来的话,本就惨白的脸上瞬间盛满惊恐之色,她没想到这一切来得会这么快。让她一点准备时间都没有。

  现下只能朝自己这个弟弟哀求道:“阿镇,你放姐姐离开好不好?”

  许镇眼中厌色一闪,“许姝,你要不把头往使劲车厢壁上撞一下?”

  “什,什么?”

  “撞晕了,好做梦!”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