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因果报应,我该得的

第二百三十七章 因果报应,我该得的

  “给慕青歌一个女子分院先生的名额?”

  李孑面上和眼里都看不出什么来,这让慕易不由更加惴惴。

  “青鸾她,哎,”提起这个女儿,慕易痛心又无奈,“您也知道,她的腿不能行走了。上半年把自己折腾得形销骨立,直到下半年才好了些,让我给她在小院里盖了一间小佛堂,现在天天吃斋念佛,还不到双十的年纪,愣是过得跟老人一样。听说李院长你这女子分院要招女先生,我就想到青鸾她和她姐姐也是正经请了西席学过几年琴棋书画的,想着是不是也能给她找一份事情做。”

  “她现在这份模样,我跟青鸾她娘看一次就揪一次心!”

  提起慕青歌,方才那位精神矍铄神采奕奕的慕知州,顿时跟老了十多岁一般。

  李孑垂头沉默。

  屏住呼吸等了会,慕易勉强扯出来一抹笑容,“李院长,是老夫勉强您了,这是就当我······”

  李孑抬头看过来,打断了他的话:“慕大人可跟慕青歌说过这个打算?”

  慕易点点头,“上次过去看她提了一句,青歌她,只顾着念经,没有回应我。”

  所以,本人愿不愿意去还不知道。

  李孑叹了口气,“我去见见慕青歌吧!”

  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个老人,不再是高高的一州之长,而是一位为了儿女操心的父亲。

  她到底是动了恻隐之心。

  慕易大喜过望。

  “快要午时了,李院长不若去老夫府中吃顿便饭吧?”

  “不了,”李孑起身摇摇头,“我下午直接过去。”

  “那老夫就在家中恭候李院长了。”

  李孑步出州衙,在州衙大门外停了步子,回头望了一眼头顶的牌匾,转身离开。

  **

  “李院长,我们二小姐的院子就在这边。”

  小丫鬟看着李孑的目光满是小心的和恭谨。

  这位可是让他们老爷都以礼相待的主,更别提她们这些小丫鬟虽然在慕府后院,但也听门房和出门采购的姐姐大娘们说起过这位的大名和事迹。

  漠北学院的院长啊,自己何其有幸能为这位领路。

  这么一番经历够她在小姐妹中间吹嘘好一阵子了。

  两人停在一处紧闭的院门前。

  相比起府中的其他地方,这一片就显得分外清幽了。

  空气中甚至因为常常点香,多了一股淡淡的梵香味道。

  小丫鬟敲了敲院门,等了一会没人回应,便直接伸手把院门推开。

  回头朝李孑解释道:“自从二小姐开始礼佛以来,便遣散了身边的丫鬟婆子,只留下一个叫小莲的陪伴左右,要是奴婢们敲门没人回应,应该就是小莲姐姐不方便过来,奴婢们便可自行开门进去。”

  李孑下了台阶,看上面前的院子。

  院子依稀还能看出一些往昔的繁华景致,不过现在只剩下两棵掉光了叶子的书,地面上的落叶积了一层,看样子已经好几日没有清扫,风声一过,簌簌作响,更添了几分荒凉。

  “李院长,请这边走。”

  进了后院,就看见了西北角落里新盖的佛堂。

  李孑让小丫鬟止步,自己抬脚走了过去。

  到了佛堂门口,听见扮演的门扉之后响起的念经声,李孑顿住了脚步。

  这道声音早已没有初听时的绵软娇嫩,只剩下微微沙哑的无波无澜。

  听声闻人,李孑无声叹了口气。

  等到念经声止,李孑伸手推开了门。

  佛堂里仅有的两个人齐齐回头。

  李孑看向前方坐在轮椅上穿了一身素色青衣,满头青丝尽皆被一支木簪束起的慕青歌,启唇道:“慕二小姐,好久不见。”

  佛堂的门被打开,阳光跟着倾泻而入,佛堂里顿时明亮起来。

  慕青歌回头把手里点燃好的响递给小莲,看着她插在香炉里,袅袅烟气模糊了佛祖的眉眼。

  她深吸了一口空气中的梵香味道,这才再次回过头来,看向从门外走进来的人。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她想勾唇笑一笑,但长时间的面无表情,让她笑得看起来很是僵硬,“李姑·····不,该叫您李院长。”

  礼佛以来,她终于能心平气和地听父亲说起自己当初那个最讨厌的人。

  听的越多,她心头的戾气也控制不住地跟着慢慢消失。

  到最后只觉得当初那个傲慢偏执的自己有多么不可理喻和无聊透顶。

  但千金难买早明白。

  慕青歌很清楚,现在的她,和李孑之间,早已是一个巨大的鸿沟。

  此生都不可逾越的那种。

  所以,对于李孑会亲自过来见她,她很难不疑惑。

  这抹疑惑现在表现在了她脸上。

  李孑看向站在一旁有些惴惴的小莲,“你先出去,带上门。”

  “小,小姐。”小莲下意识地往慕青歌身边靠近了几步。

  “没事,你先出去吧。”慕青歌拍了拍小莲紧紧抓在轮椅扶手上的手,“我没事,你去看看给我给佛祖供的莲花果熟了没有?”

  “啪!”

  小莲出了佛堂带上门,明亮的光线也跟着消失。

  “李院长,您过来是想跟我说什么?”

  李孑扫了眼慕青歌手上正缓慢拨动的念珠,随后视线下移,落在了她腿上,更准确些是膝盖下方。

  慕青歌下意识地伸手挡了挡,嘴唇虽然有些苍白,但脸上还算平静。

  几百个日日夜夜,就算她不想看淡自己的腿,也不得不逼着自己看淡了。

  “慕青歌,你还记得朱青龙吗?”

  李孑这个时候问出来这个名字,对于慕青鸾来说不亚于一道清甜霹雳。

  她猛地抬头看向李孑,脖子甚至因为抬头的动作太猛,响起一道骨骼摩擦的声响。

  慕青歌顾不得脖颈处的剧痛,“你······”

  李孑收回看着轮椅的视线,目光落在慕青歌溢满震惊的眼底,“你用钱雇佣了朱青龙来对付我。”

  她看着慕青歌下意识地躲闪的目光,接着道:“我用朱青龙同样设计了你。”

  “你的腿,并非意外,是我授意朱青龙做的。”

  “一报还一报。”

  当初的她,便是如此想的。

  李孑本以为慕青歌会难以相信这个事实,会崩溃地大叫。

  现实是,没有。

  慕青歌在听见李孑说最后两句话的时候垂眸看向自己的腿。

  那里膝盖以下没有任何知觉。

  刚断的时候,她疼得死去活来。

  被告知腿再也不能行走的时候,她恨不得想要报复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

  凭什么只有她发生了这场意外!

  她浑浑噩噩过了好久好久,想自杀又提不起勇气。

  只好去克服生活中的种种不便,克服旁人看向自己的异样眼光。

  更是要克服自己忍不住想要厌恶自身的心。

  终于等到她想要把一切都寄托给佛祖,能够在这经书里得到心神的安宁时。

  有人跟她说。

  你的腿不是意外。

  仇人就在自己面前说,是我做的。

  慕青歌也以为自己会愤怒,会恨不得扑上去撕下仇人的那张让以前的她无比嫉妒的脸。

  但此刻的她发现。

  自己依旧很冷静。

  冷静到居然清晰地想起来了当初发生意外的那一瞬间。

  车轮碾压过小腿,耳边除了马匹的嘶鸣,母亲惊慌的叫喊,还有清晰的,小腿骨断裂的声响。

  她原以为自己忘了的。

  现在她知道了。

  那场事故不是意外。

  她让朱青龙去对付李孑,李孑反过来让她失去了双腿。

  佛家讲因果。

  这果然是一报还一报么?

  慕青歌忍不住转头去看高高在上的佛祖金身,那张含笑看着世人的脸,豁达慈悲又从容,公平对待每一个世人。

  她弯腰摸了摸自己已经有些萎缩的小腿。从恐惧它,到接受它,那段痛苦的日子快把她折磨疯。

  而现在,她摸到了上面这一辈子也无法消除的痕迹,清晰鲜明,烙印在指腹,一遍遍提醒着她。

  慕青歌听见自己冷静地开口,用有些嘶哑的嗓音道:“因果报应,我该得的。”

  “我不恨你了。”

  (http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