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二百四十章 年礼

第二百四十章 年礼

  吃完早饭,商河又顺便熬了一锅待会要贴春联用的浆糊。

  浆糊等着放凉的时候,又去书房取了红纸开始裁剪,团子他们五个在一旁帮忙的帮忙,磨墨的磨墨,李孑歪在一旁的软榻上,端着一盘冻梨咯吱咯吱啃。

  汤圆套着一件红艳艳的外套窝在李孑脚边,抱着从院子的竹林处看来的竹子,喀嚓喀嚓。

  咯吱咯吱,喀嚓喀嚓,咯吱咯吱,喀嚓喀嚓······

  无限循环!

  在一旁忙碌的众人:“······”

  等到李孑一盘冻梨下了肚,大概是听不到有人附和自己了,汤圆啃竹子的动作顿了顿,歪歪头,又开始喀嚓喀嚓。

  另一边的大方桌案上,红纸已经被整整齐齐地裁好,混了些石墨的墨水也被全部磨好,只等着在裁好的红纸上泼墨挥毫,写对联了!

  众人对视一眼,齐齐扭头看向李孑。

  商河招招手,“官官快过来。”

  李孑靠坐在软榻上的姿势僵了僵,对上自己那五个弟子闪亮亮的目光,擦擦嘴一本正经道:“今天你们功课就是写春联。”她算了算要孑然居一共有几个门,“青青和阿诩一人写六幅,团子,明尘和宪儿一人写三幅。”

  一共二十一幅,妥妥的够用了。

  商河表情有些一言难尽,“官官,那你做什么?”

  “啊,我监督他们写。”

  五个被自家师傅压榨的小可怜:“······”

  师父有命,底子服其劳。

  还能怎么办,写吧!

  身边咔嚓咔嚓声停了,李孑转头看过去,对上汤圆茫然四顾的眼睛。

  她慢吞吞站起身,“你们先写着,我再给汤圆砍一根竹子来。”

  几人抓耳挠腮在想要写什么,闻声连头都没抬。

  李孑摸摸汤圆耳朵,空手走出去。

  院子里只有假山的旁边种了一丛竹子,李孑斜靠着假山石,看着原本该是一片竹丛的地方仅剩下的一根风中飘摇的细竹竿,抿抿唇。

  什么时候吃的?

  怎么吃这么快?

  她要不要把这一根也砍走?

  砍走假山这边就秃了!

  不能空手回去,做师傅的在徒弟面前要说话算话。

  天人交战十秒钟,李孑决定出门碰碰运气。

  她记得后山有一处竹林来着。

  书房内。

  几个人慢吞吞写好对联,洗了手分吃商河拿来的一盘冻梨。

  汤圆在书房软绵绵的地毯上滚打了好几圈。

  “先生呢?”

  众人啃梨的动作一顿。

  接着齐齐看向窗外的假山。

  人呢?

  就在这时,大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团子站起身,“我去开。”

  院门打开,是王三丫和王柱子姑侄俩。

  两人穿着一身簇新的棉布衣裳,手里拎着一个用纱布盖着的篮子。

  王三丫看见来开门的团子,“是团子啊,都长这么高了,我们来送些年礼。”

  商河也走了过来,看见门外的三丫和柱子也不意外。

  这方圆几里地,也就住着他们这两户人家。

  她早料到这姑侄俩会过来。

  当即热情地招呼道:“快进屋坐吧。”

  团子等两人进了院子又探头往外面看了看。

  商河:“团子你在找什么呢?”

  “姨姨不见了。”

  商河脚步一顿,也跟着回头,“知道去哪了吗?”

  “姨姨说要去砍竹子喂汤圆,我们都把对联写好了,她还没回来。”

  商河看了眼假山石旁边只剩下一根小竹苗的竹丛若有所思,“应该是去后山砍竹子去了。”

  “那我去找找。”团子说着已经迈出了门槛。

  商河点点头,这里也没什么好担心的,索性由他。

  回头对听得一头雾水的王家姑侄道:“走吧,咱们进去坐。”

  “团子,你要去找谁?”

  刚走了两步,院门外一道夹杂在风里的声音响起,“团子,你要去找谁?”

  商河和王家姑侄忍不住回头去看。

  就见大开的院门外不远,背景是未融化的雪,李孑一身红衣,两条手臂间各夹一捆绿油油的竹枝,袍角翻飞间溅起飞扬的雪粒子,步伐轻松大步走来。

  画面太美,众人有点不敢看。

  进了院门,李孑才察觉有外人在场,脚步一顿,随后若无其事地打了声招呼,走到廊下把竹枝往地上一扔,拍了拍手上的泥土,“都愣着干什么呢,进屋喝茶去。”

  众人如梦初醒。

  等商河带着王家姑侄进了屋,李孑忙打水洗了洗手,关上院门把团子拉过来,“团子,刚刚你什么都没看到。”

  团子:“······”

  这么欲盖弥彰真的好吗?

  他有点明白什么叫心累的感觉了。

  最高兴要数汤圆。

  看见廊下那一堆绿油油的竹子,顿时乐的在里面打滚不起来了。

  李孑硬着头皮进了待客厅。

  王三丫和王柱子刚起身准备告辞。

  李孑没有留人,把备好的回礼给了两人,让商河把人送出大门。

  人一走,她往椅子上一瘫,伸手捂了捂脸。

  她的形象!

  商河回来见她这副模样,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行了,快出去帮忙贴对联吧!我去准备中饭。”

  李孑只好站起身。

  写对联的事她推了,贴对联几个小的办不到,还是要她来。

  路过廊下,就看见在竹子堆里喀嚓喀嚓啃得不亦乐乎的汤圆,李孑走过去的时候,似是无疑地伸脚。

  毫无防备的汤圆咕噜噜滚了几圈。

  李孑目不斜视地走过去。

  不经意间瞄到李孑这个小动作的商河:“······”

  对联很快贴好,元青拿了盛浆糊的锅去刷,李孑跟去厨房趁商河不注意偷偷拿了几条刚炸好的小黄鱼,正往嘴里塞着呢,院门又被敲响了。

  “又有谁来了?”商河回头,正好抓到李孑正忙着擦嘴的动作,眼角忍不住抽了抽,“估计还是送年礼的。”

  “我过去看看。”李孑急忙往厨房门口走。

  “等等。”

  见李孑回头,商河指了指嘴角,“油没擦干净。”

  李孑:“······哦!”

  看着快步走出的背影,商河好笑地摇摇头。

  大门那边,明尘已经过去把大门打开。

  然而这次不是一两个人了,门口排了一个长长的队伍。

  还全都是拎着东西过来的。

  “明尘,在院门口愣着干什么,快把人请进······”

  一个‘来’字没来得及出口,李孑过来看见大门外边的景象愣了愣。

  院门口队伍的最前面站着的是一个身材很是强壮的大娘,后面跟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李孑看着那少年,只觉得眼熟,应该是学院里的学生。

  再看看后头差不多都是同样配置的队伍。

  她顿时明白这些人都是打哪来的了。

  都是学院的学生,和他们的长辈亲人。

  都是来送年礼的。

  她喉头动了动,刚准备开口。

  “李院长,这是我们的年礼。祝您新的一年,那个什么,万事如意,事事顺利。您忙,我们就先走了。”

  说着把乘着年礼的篮子往门口一方,两人躬了躬身,转头脚下生尘地走了。

  一句话都没来得及招呼的李孑:“······”

  前面两人一走,后头的人紧走了几步。

  “李院长,这是我家石榴园里的石榴,酸甜开胃,东西不贵重,还请您收下。”

  一筐石榴放在门槛上,“李院长您忙。”

  “李院长,这是······”

  “李院长······”

  ······

  李孑:“······”她压根插不上一句话。

  一个人走,另一个就紧着过来。

  手上提着抱着的东西往地上一放,拔腿就走。

  她能怎么办?

  她也想说句话啊!

  大门口渐渐堆成了小山。

  还在继续来人。

  这一现象持续到了将近午时。

  李孑看着远远离开的一道道身影,闭眼按了按有些微胀的眼睛。

  她看得远看得清,这些人有贫有富,有的是驾着家里的牛车马车过来的,更多的是单靠着两条腿走过来的。

  只为了送来这一份年节礼物。

  “客人呢,怎么没请······”

  商河做好饭擦着手过来,看见门口的小山,自动消音。

  “怎么这么多年礼?”

  明尘在一旁:“刚才来了好多人。”

  “都是过来送年礼的?”

  李孑点点头,“都是学院学子们的长辈亲人,放下东西就走了。”她朝商河笑笑,“咱们准备的回礼也没来得及回。”

  商河却见李孑有些泛了红的眼眶,忙招呼团子他们,“快,都动手,先把东西拿院子里。”

  光是搬就用了一刻钟,大门外的小山变成了院子里的小山。

  “先进屋吃饭。”

  用过饭后,大家又回院子里整理送来的年礼,权当消食。

  不耐放的吃食糕点放一块,炒好的坚果放旁边,晾晒好的山珍山货也放一边,还有水果,肉类。

  吃得整理好,还有用的。

  多是一些布料,有些是店里买的,但更多的却能看出来,这是人家亲手织的。

  加上其他的东西也被规整到一边。

  最后再把弄得上的挑出来,其他的放进库房里。

  商河对着一大堆肉面露难色。

  “这些肉,咱们就算吃一个月也吃不完啊?”

  “现制一些冰冻着吧,我记得冰窖不是还空着。明天再送去客栈点,那人多。回来的时候顺便捎回来点王大娘做的卤味。”

  商河:“······行吧,不过最后那句才是你的目的吧?”

  李孑但笑不语。

  把东西全都归置好,众人也都出了一身汗。

  歇息了一会又开始剁馅和面包饺子。

  李孑和团子他们各自被商河分给了一个小围裙,元青和林宪擀皮,其他人包。

  傍晚的时候,王柱子端了一碗煮好的饺子过来。

  他们这边的饺子还没有下锅,商河让团子他们几个把人给截住,愣是等煮好饺子,让人盛了一碗回去。

  放上几个炮仗,饺子上桌。

  醋蒜辣椒油等蘸料也调好,开吃。

  吃完了饺子,李孑把团子他们叫到面前来,从怀里掏出来几个早就准备好的红包,每人发了一个。

  商河收拾好厨房,回来也各发了一个红包,连李孑的都有。

  李孑匆匆回书房找出红纸又包了一个给商河。

  桌上摆了一桌的小零食,李孑和商河带着团子他们守岁。

  李孑抓了一把花生,看着团子他们玩闹,突然站起身。

  扔下花生匆匆打开门走了出去。

  团子朝点着灯笼的院子里看了一眼,“是卿卿,卿卿飞回来了!”

  当下也站起身跟着跑了出去。

  庭院里。

  李孑踮脚抱了抱卿卿的脖子,“谢谢你啊卿卿,大过年的也飞过来飞过去。”

  卿卿为了迁就李孑已经蹲下来了,还得垂着脖子,轻轻叫了几声,随即伸展开翅膀似是在退出李孑看信。

  李孑把信取下来。

  为了暗合今天节日,信封上印了一个大大的福字,添了几分喜庆。

  她把信封小心翼翼地拆开,避免弄坏那个福字,这才掏出信封接着头顶的灯笼光看起信来。

  团子跑出来,跟卿卿闹了会,又忙跑去厨房,找了肉过来喂它。

  李孑看完信回头看了眼他们两个友好投喂的画面,走去书房回信。

  一时弄不出来刻着福字的印章,李孑索性用现代工笔字的形式,用红颜料画了一个出来。

  把回信绑到卿卿翅膀底下,李孑看着它吃饱喝足才放它离开。

  巨大的海东青在孑然居的上空盘旋一周,往西飞去。

  李孑站在庭院里看着它飞走的方向,良久才收回目光。

  “西边?现在人是在西域吗?”

  回屋继续守岁,李孑有些心不在焉。

  (http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