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主动出击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主动出击

  李孑在团子床前静静站了好一会。

  林宪站在她旁边。

  出了房间,林宪看向李孑。

  “先生,团子他为什么会这么累?”

  “坐,”李孑在窗下的椅子上坐下,指了指对面的座位,“因为他要吃比别人更多的苦,才能得到以后的甜。”

  看着林宪若有所思的模样,李孑对她说道:“好在还有你们这些小伙伴们陪着他。放心,他能挺过来的。”

  两人离开,原本躺在躺在船上正熟睡的团子睁开眼睛,偏头看向门口的方向,放在被子下面的拳头使劲握了握。

  **

  三年后。

  又是一年金秋。

  漠北军事学院送走了第十八批学员。

  经过这三年的学习,那些从战场上退下来再不能上战场的伤兵已经成功蜕变成了漠北军事学院的先生和教官。

  漠北军营中,漠北军的人数已经达到了六十万之多。

  现在任谁都不敢小看这一方势力。

  漠北城又往外扩建了一倍多,现如今已经分为内城和外城。

  中秦朝廷越发混乱,乱收税收重税,引得百姓们怨声载道。

  无数被赋税压得活不下去的百姓们自发往漠北迁移。

  不是没有人想要阻止这一现象,但想想漠北城里的那六十万漠北军,顿时怂了。

  漠北边境安同镇现在已有三十万漠北军压境,随着陈兵越来越多,漠北和北周的关系越发紧张。

  双方已然有了一触即发的势头。

  漠北军营帅帐内。

  李孑看向穿着一身小号战甲走进来的团子。

  三年时间,团子已经蜕去了小时候肥嘟嘟的可爱模样,成长为一个隽秀的小少年。

  因为常在军中历练,眉宇间更多了一份凛然之气。

  现在这么一身盔甲大步走进来,已经隐隐可以窥见日后的凛冽英武模样。

  这几年,李孑一直把团子放在身边亲自教导,几乎是亲眼看着他一步步扎扎实实得飞快成长起来,也从中获得了漠北军上上下下众将士的认同。

  团子朝李孑行了一个军营中下级面见上级的军中礼节,“秦越见过将军。”

  李孑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吧,找我什么事?”

  “我想跟您去战场。”

  李孑稍稍坐正了身子,对上团子看过来的目光,顿了片刻,点点头,“好。”

  “去跟宪儿道个别吧。”

  **

  李孑回了漠北学院。

  把一应事务处理妥当后,又去了校医馆一趟。

  正在院子里打理药铺的莫无念听见声音转头看过来,“姐姐?”

  “我来找长安要些伤药,她在吗?”

  莫无念摇摇头,“叶大夫和亓先生今天一早就结伴去芒山采药了,恐怕要傍晚才能回来。”

  李孑嗯了一声,“那我去看看莫符离吧,他今天怎么样了?”

  “看起来比昨天好点。”

  两人边说边走去小院正屋旁新盖的一排屋子里。

  两年前的一个春日里,莫无念驾着一辆简陋的小驴车,带着莫符离从宣城一路赶到了漠北。

  李孑当时有点难以想象,这么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子,是怎么一路小心照料着一个全然已经昏迷了的大人,千里迢迢赶来漠北的。

  当时莫符离已近油尽灯枯,全身的元力逸散到几近于无。

  叶长安同样对他束手无策,还是请了长老大夫出山,才把人从死亡边缘给拉了回来。

  但这两年过去,莫符离虽然还活着,但依旧没有转醒的迹象。

  两人就这么在漠北学院的医馆里住了下来。

  屋子被打扫的纤尘不染,里面摆设不多,便显得有些空旷。

  静静躺在床上的人在昏迷中被剃掉了那一脸的络腮胡,露出一张很是英俊的脸。

  莫无念去倒茶,李孑搬了把椅子坐在床前。

  “你这一觉睡得可真够久的,你家的无念都长成大姑娘了,要不是得天天照顾着你,指不定活得多潇洒呢。还有,你可是吃了我不少的珍贵药材,这笔账我都记着呢,你要是一直醒不了呢,我就找你家无念要。对了,我这回要出趟远门了,特意过来跟你说声告辞。希望我回来的时候,能看见醒着的你吧,到时候还有些问题要问你呢。”

  李孑说了一通,站起身把椅子放回原处,出门前又停住,“保重。”

  莫无念泡了茶进来,往屋子里一扫,哪还有李孑的身影。

  **

  九月初九。

  漠北军留下十万大军由年岁渐捞不宜长如跋涉的李怀老将军率领,和鹿鸣县县令顾延之掌控下的十万屯兵呈掎角之势,守护漠北一方平安。

  李孑和陈修则带着二十万大军,奔赴漠北边境安同镇,成功与安同镇的二十万大军会师。

  四十万大军修整磨合三天后,率先朝北周递交了战书,露出了獠牙。

  战事一触即发。

  北周军队匆忙抵挡,但在四十万漠北军的攻势下,短短五天时间,便丢失了三座城池。

  消息传回北周皇庭,朝野震动。

  正在焦头烂额地应付着大臣推迟立后时间的萧成玦当即宣布御驾亲征,不顾朝臣的反对,连发三道圣旨。

  着北境,东境,西境三支大军同时赶赴南境战场。

  阔别三年,李孑和萧成玦再次在战场上兵戎相见。

  漠北驻军。

  李孑朝准备朝她行礼的秦宣摆摆手,“团子怎么样了?”

  “手臂被划了一刀,现在已经包扎好,也喝了药,现在已经睡下了。”

  李孑听着放下准备打开帐篷的手,“那我就不进去了,好好守着他吧。”

  秦宣点点头,目送李孑离开。

  她现在对李孑佩服的五体投地。

  五天时间,指挥攻陷三座城池,被北周皇帝视为生平大敌。

  同为女子,她再也自傲不起来了。

  有了皇帝坐镇众军,又有三线大军前来驰援,本来有些低迷的北周大军顿时气势大振。

  漠北在取得了三连胜后,战局进入了胶着状态。

  李孑从团子的营帐外面回来,刚进中军大帐,就听见刺部来报。

  “周皇不在北周军营。”

  “那他会去哪?”

  帐中众人对视一眼,目光齐齐落在大帐正中央的沙盘和上方挂着的舆图上。

  他们会和北周僵持的原因还有一点便是因为现如今两军所出的地点。

  他们所在是一个两头宽中间窄的狭长山谷,两军各守一边,中间只有一条仅仅余一辆马车同行的山路。

  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样的易守难攻。

  但用人命去填,李孑是不愿的。

  正巧萧成玦也是同样的想法。

  战局便是这般僵持了下来。

  而萧成玦偏偏是这个时候离开了北周驻军,要说没有猫腻,帐中谁也不信。

  李孑细细看过山谷两边的地形,视线落在了两个方位上,“我想召集一部分刺部人员,去这两个地方找找。”

  她手指的地方,一个是山谷左边的连绵山脉,一个是山谷右边同时和西域中秦接壤的一处小镇。

  若她所料没错,萧成玦去这两个地方的可能性最大。

  陈修看着李孑手指的两个点,沉吟片刻道:“山脉地势严峻,行军难度很大,但这里到底是北周境内,对方在这方面比我们要有优势。而这个叫宁柳的小镇,若是萧成玦通过它先去往西域,再由预习便能顺利抵达中秦。他若是选择了这条路,目的很可能便是想让我们后院失火。”

  李孑听完他这一番分析点点头,又看向其他人,“诸位可还有想要补充的?”

  接下来这一战要是不想用人命去填,就只能另辟蹊径。

  显然,萧成玦也是这么想的。

  现在,就要看是谁先抢占先机了。

  何东站起身,朝李孑抱了抱拳,“末将曾在山林深处生活了不断的时间,愿带领一部分刺部人员,前往山谷左边的山脉。”

  李孑和陈修对视了一眼,点点头,“也好,那我们就兵分两路,你带人去山脉,我就带人去宁柳镇。若是发现有任何异常之处,即刻发讯给大军。”

  “事不宜迟,”李孑说着起身往外走,“先召集人手,用过午饭,即刻出发。”

  何东大声应是。

  午间用过饭,李孑接过林逸递过来的缰绳,刚准备翻身上马,余光瞥见急匆匆跑过来的团子,动作一顿。

  等人到了面前,她看了眼团子手臂上又开始渗出血迹的纱布,眉头一皱,“你怎么过来了?”

  团子站定后喘了口粗气,随即单膝跪地,“末将请求随行。”

  “不行,”李孑摇头,“你留在营中好好养伤。”

  “官将军,末将只是划了一刀,没有伤筋动骨,不碍事的。”

  李孑对上团子坚持的眼神,轻叹口气,“还不去牵马?”

  “遵命!”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