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之田园帝师 > 第二百九十章 城郊偶遇,团子救人

第二百九十章 城郊偶遇,团子救人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的旨意还没发出,另一道圣旨先一步宣告天下。

  新帝年幼,经后宫太后与朝中诸位大臣商讨后决定,将皇位禅位于新皇外祖周太师,待新皇长大成人,再行继位。

  这门旨意一出,立时便得到了天下读书人的反对。

  皇家正统,怎可由外姓之人担之。

  不过还没等他们把反对的话说出来,就先一步被警告,被监禁,被打压。

  如此明目张胆之行径,让大多数人慌忙闭了嘴。

  倒是对于众多的平民百姓来说,无论哪个皇帝登基,又姓甚名谁,都没有填饱肚子来的重要。

  稍稍议论了两句,转过头就忘了。

  秦彻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明黄色圣旨,上面的字他还大多不认识,茫然抬头:“母后?”

  淑妃,也就是刚刚走马上任的太后弯腰拿起放在桌案一角的玉玺,递到儿子手里,“彻儿乖,把这个玉玺放在这个地方盖一下就行了。”

  秦彻愣愣接过比他拳头还要大的玉玺,看着母后手指落下的地方,抿了抿唇,伸手盖了上去。

  稳稳当当坐在一旁品茶的周太师双眼直勾勾地看到那方鲜红的大印落在圣旨上,猛地放下茶杯霍然起身,走到桌案前一把捞起圣旨,细细看过好几遍后终于忍不住仰天大笑了好几声,伸手拍了拍秦彻的脑袋,“好,好啊,真是朕的好乖孙。”

  看得出外祖很高兴,秦彻也一脸茫然地跟着笑了笑。

  短短一个月内接连登基了两位皇帝,负责登基大典的礼部官员这下彻底忙翻了天。

  礼部尚书陈淮这段时间里被连降两级,这次为了不掺和进周太师的登基大典里,更是直接称病告了假,同时也接收了陈老侯爷留下的一众爱宠。

  鸟都关在笼子里还好养,猫也不怎么用管,但两只金毛犬,却是要时常放出门去遛一遛的。

  这事之前都是府里的下人去做,陈淮在家里闲的发慌,索性自个接过了这个任务。

  还特意带着两只金毛犬去了城郊的庄子上。

  美其名曰城外地方大,撒欢也能撒个尽兴。

  陈三夫人:“······”

  马车行了一个时辰,便已经到了城郊。

  这一处地方风景颇为秀美,京城中不少官员都在这片或建或买了庄子。

  陈家的庄子位置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不过要说这片宅子中风景最好的,还是要属先先皇赐给燕明长公主的一处皇家园林位置最妙。

  陈淮一手牵着一只金毛犬慢悠悠走在路上,路过那处皇家园林的时候看过去一眼,随即愣了下。

  只见一直以来都紧闭着的黄金园林的大门,这会居然开了。

  难不成燕明长公主也趁着这个时间来城郊小住了?

  不过想想也并非没有可能。

  虽说燕明长公主因为当年下嫁之事,淡出了大家的视野。

  但那位到底也是中秦唯一的长公主,看不惯现在朝廷里的乌烟瘴气一团乱象,索性出来散散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想到这,陈淮朝着皇家园林的大门拱了拱手,这才转头离开。

  两只金毛犬的力道还是很大的,刚开始陈淮还能牵着他们走,到后来力气消减,就是两只金毛犬闷头拉着他走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城郊河岸边。

  现在河水刚刚开始解冻,河面上浮着一片片碎冰,河岸两边的垂柳还是光秃秃一片。

  陈淮被金毛犬带着沿着河岸慢吞吞往前走,边走边想着朝中之事,也不知道宫里那位掌印使大人,会把陛下带到那里去。

  难不成陛下真就准备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周太师那么个狼子野心之辈顺利登基。

  现在距离登基大典可就只剩下三天时间了啊!

  想着想着一不留神,他脚下一滑,右脚踏空,这才猛地回过神来。

  但回神也晚了,身下就是光看着就让他忍不住浑身冒寒气的河面,眼看着自己就要栽进去了。

  千钧一发之际,陈淮下意识先放开了牵着金毛钱的绳索。

  随后闭眼屏住呼吸。

  衣角已经浸入冰凉的水面,手腕突地一紧,紧接着天旋地转。

  “这位大叔,您还好吧?”

  陈淮猛地睁开眼。

  视线紧跟着落在自己那支还被握住的手腕上。

  随后视线又移到对方头顶,沉默片刻,“多谢小公子救了在下。”

  团子松开握住陈淮的手,“不客气,大叔您走路以后还是看着路比较好,河边到底危险了些。”

  陈淮:“·····是大叔不小心了,多谢小公子提醒。”

  “团子!”

  不远处又有声音传过来,团子回头朝对方挥了挥手,陈淮想着对方应该是这孩子的长辈,也跟着看过去。

  只不过,刚刚那道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熟悉啊。

  难不成这还是朝中哪位同僚家中的小公子?

  不过,这般出色的少年,不应该一直以来都默默无闻,他居然从没听说过。

  等到看到快走走过来的中年男人,陈淮这下心里所有的念头都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下意识双膝一软,就要往地上跪下去。

  成佑帝看到被团子救了的人是陈淮脚步也顿了顿,眼看着他就要朝自己跪下去,想也没想直接出口喊道:“陈淮!”

  陈淮下跪的动作猛地一顿,一个‘臣’字顿时堵在了嗓子眼。

  恰逢团子也正好紧跟着开口:“黄伯伯,您跟这位大叔认识?”

  陈淮:“······”

  皇伯伯,还是黄伯伯?

  “认识,”成佑帝走过来拍了拍陈淮的肩膀,偷偷给了他一个眼色,“我们两家是世交。”

  陈淮心领神会。

  轻咳一声,“是,是啊,在下跟你这位黄伯伯可是以兄弟相称的,是吧,黄兄?”

  成佑帝伸手拍了拍陈淮的后背,“陈淮在家中排行老三,你叫他陈三叔就行。”

  团子朝陈淮拱了拱手,“团子见过陈三叔。”

  陈淮虽然有些摸不清面前这少年跟陛下的关系,但见陛下对这位少年甚是亲近的模样,对方刚刚又救了自己免于落在水中,自然一千一万个乐意,当即从腰上把自己那块随身佩戴的玉佩扯了下来,“团子,既然你叫我一声陈三叔,这见面礼,你可一定要收着。”

  团子看着递到自己面前明显价值不菲的玉佩,有些犹豫。

  陈淮见状又加了一句:“你救了我,这也是谢礼。团子,您该不会嫌弃三叔把这块玉佩既当见面礼,又当谢礼了吧?”

  “不,不会。”团子忙不迭摇头,抿抿唇把玉佩接了过来,小心放到怀里,“多谢陈三叔。”

  三人在这边说话,两只金毛犬老老实实蹲在一旁,看看陈淮这位临时主人,又看看另外两位陌生人,尾巴一阵摇晃。

  团子忍不住转头看了好几眼,“陈三叔,这是您养的狗吗?”

  “是也不是,它们其实都是我爹养得,我这也算是临时帮忙照看。”见团子看着金毛犬两样放光的样子,陈淮挑挑眉,“很喜欢它们?”

  团子点点头,“我小时候也养了两条小狗,那时候它们刚出生被我姨姨抱回家,我们就喂它们羊奶,我还给它们取了名字。不过现在我长大了,它们也老了。”

  陈淮指指那两条金毛犬,“这个叫大金,这个叫二金,都是我爹取的,你那两条叫什么?”

  “一个叫芝麻,一个叫馒头。”

  陈淮:“······”

  成佑帝:“·······”

  这还有一个团子。

  都是吃的啊!

  “团子你要不要牵牵它们?”陈淮正准备把狗绳递给团子,余光看见成佑帝皱了皱眉,忙又加了一句,“放心,大金和二金脾性都很温和。”

  眼见团子牵着两条金毛犬溜远了,陈淮才朝成佑帝拱拱手行了一礼,“陛下。”

  成佑帝负手在后,目光依旧跟着不远处那一人两狗的身影,“今天就当没看见朕。”

  陈淮忙应了声是。

  紧接着便想到,燕明长公主名下的那处皇家园林,应该并非他所想的是长公主来小住了,住进去的,是陛下吧!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