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逆天皇妃:极品王爷宠上身 > 0195 国宾馆4
  阿日善看着清澈,却也没有说话,清澈拉着阿日善并握住她的手道,“那改日我来看你。”

  “今日要不留下来用膳。”阿日善道。

  “那岂不是打扰到你们。”清澈道。

  阿日善道,“用不着这么客气。”

  “既然这么久没有见面,也熟络一下感情。”逍遥道。

  “既然王子有命令的话,我们怎么能不从?”清澈道。

  “我爹爹也正有此意,你们就这样走出去的话,我是会被,我爹爹说一通。”阿日善道。

  清澈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留下来多与你说话。”

  阿日善道,“你没在的这些日子,我真的很想你。”

  “那你当时为何要走,都是来北漠城,同路该有多好,我就不用担惊受怕。”清澈道。

  “这样可以考验你们的感情,看到你现在没事的模样,就知道王子对你可是真心。”阿日善道。

  “他对我真心,我当然知道,只是下一次可不能这样。”清澈道。

  “放心,不会有下一次。”阿日善道。

  “这下我悬着的心,总算是可以放下。”清澈道。

  “我带你们看看北漠城城主的院落,也就是我住的地方。”阿日善道。

  “你对这里很熟悉,就带我们到处看看。”清澈道。

  “那你们跟着我。”阿日善道。

  城主出现道,“阿日善不得无礼。”

  “爹爹,怎么过来?”阿日善道。

  “我是来看你把王子和使者照顾好没有。”城主道。

  “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当然要照顾好他们。”阿日善道。

  “不得无礼,这是王子。”城主再次强调道。

  逍遥道,“她与清澈是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

  “王子多有招待不周到的地方,请谅解。”城主道。

  逍遥道,“没事,清澈开心就好。”

  阿日善走过来拉着城主的手道,“爹爹,就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王子。”

  “你一定有礼,让我不至于在王子面前失礼数。”逍遥道。

  阿日善道,“爹爹,我知道,就放心。”

  城主见阿日善答应,就放心的去忙自己的事情,阿日善道,“我爹爹就是这样。”

  “看来城主很在意君臣之礼。”清澈道。

  “我爹爹就是这样,别在意这些,我带你们到处看。”阿日善道。

  清澈、南宫谨和逍遥,与阿日善来到院落,清澈才领略到一番北漠院落,会是怎样的一番风景,与南诏国的院落有些不一样,不同的水土,养就不同的桃花,就如北漠城主府中随处可见的桃花,却与南诏国的不一样,北漠的桃花,主干粗大,枝叶细而茂密。树枝上面还有朵朵桃花,繁花似锦,不像是沙漠景,“这桃园怎么样?”

  “很美,不像是人间俗物。”清澈道。

  “这里美的话,还有更美的地方。”阿日善道。

  “想不到城主的府中,既然有如此美景。”逍遥道。

  阿日善道,“那你们就跟我来看美景,一定会让你赞不决口。”

  他们跟着阿日善往前走在一条长廊处转弯,如果不是有着阿日善带她的话,她都不知道怎么走,想不到一个城主府中,就有五行八卦,转过弯,看到的风景完全不一样,很多胡杨,这些胡杨树行车一片遮阳伞,细细观察才会发现,地上有很多的石头,长出很多的花,生石花。

  为保护这些花,城主府的人,特意样不同颜色的石块,让人不至于踩踏那些生石花。

  “想不到城主府,还有这么精心的布置。”逍遥道。

  “有可能是我爹爹知道王子要来,才这么精心的布置一番,你们要觉得满意的话,就在这里住下。”阿日善道。

  “这么美的地方的确让人心动,但是我还是住国宾馆,真的有需要的时候来找你的话,你不会推脱?”清澈道。

  “听到你这么说来,也不枉为我精心的布置。”阿日善道。

  “能看到沙漠这么美的景,我真的很开心。”清澈道。

  “与王子住的宫殿比起来,恐怕不能相提并论。”阿日善道。

  逍遥道,“宫殿有着它的华丽,这里也有着独有的美。”

  清澈道,“我都有些饿。”

  “那我们去前厅用膳。”阿日善道。

  南宫谨道,“我有一个小小的提议,不知道可否答应?”

  阿日善看着南宫谨道,“不知道使者有何提议?”

  “我们能不能在那片葡萄架下用膳。”南宫谨道。

  阿日善看着南宫谨道,“就只有这个提议?”

  “是,难道城主不能答应?”南宫谨道。

  “那我这就让侍从去准备。”阿日善道,便先行走一步。

  “为什么?”清澈问道。

  南宫谨道,“难得来一次北漠,难道你就不想留下一些美好的记忆?”

  “可是在葡萄架下用膳,值得回忆?”清澈不懂道。

  逍遥道,“我明白,听说南诏国的夏日,会有些炎热,正好是葡萄成熟的时候,每到傍晚的时候,太阳落下山去,炎热也散去,会有清凉的风拂过,为散去热,南诏国的子民,会在葡萄藤下用膳,一直坐到深夜,才会去睡。”

  “想不到王子也会知道这些习性。”南宫谨道。

  逍遥道,“在南诏国住的那些日子,时常看到,也就铭记在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阿日善带着侍从过来,他们手中拿着桌子和菜肴,将桌子放在葡萄藤下,四周却有着冰块,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城主也过来,“那就用膳。”

  清澈坐在葡萄架下用膳,突然有些去想念南诏国,但是她还是强忍住那些思念之情,一口又一口吃着北漠的菜肴,她明明有些吃不下,却还要强行吃下去。

  她此刻心中有些怨气,南宫谨为何一定要在这里用膳,她真的吃不下才放下手中的筷子,她心中想着的都是南诏国的事情,只是站在逍遥的旁边,说这一些感谢的话,坐着马车回到国宾馆,逍遥却因为还有其他的事情,就先行一步。

  在国宾馆里面就只有清澈和南宫谨在,他正想回房间,却没有想到被清澈叫住,“站住,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不是想家?”南宫谨站在原地,回头望着清澈道。

  清澈却道,“没有,我是不会想南诏国。”

  “既然没有的话,为何要叫住我?”南宫谨道。

  “你想南诏国?”清澈问道。

  南宫谨道,“想,时时刻刻都想,我在南诏国长大,却因为一个女子来到这里。”

  “那你这是后悔?”清澈道。

  南宫谨道,“我当然后悔,看着她想回去,却又不能回去,痛苦的模样,我真的很想帮她,可是她却无情的拒绝我。”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放下。”清澈道。

  “我也曾经想过,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南宫谨道。

  “你又想说服我跟你回去。”清澈道。

  “我做着一切,可都是为你设想,只是你不领情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南宫谨道。

  清澈道,“你为什么说这样的话?”

  “那是因为我相信你,不会看不出来,城主有意想撮合自己的女儿和王子,而你在他眼中就像是多余的存在,也就想除去你。”南宫谨道。

  “阿日善并不想。”清澈道。

  “她是不想,可是她也有亲人,也有自己的王,你为何就不能清醒。”南宫谨道。

  “我已经很清醒,只是你不相信我。”清澈道。

  南宫谨道,“你还要我怎么样相信你,我做一切都是为你好。”

  “我们千里迢迢来到北漠,可是也不能就这么走。”清澈道。

  “那这件事情过几日再说。”南宫谨道。

  清澈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椅子上,拿起桌上的壶,正准备倒水的时候,门外传来声音,清澈走出去看,原来是漠王身边的人,正在与南宫王爷说话,她走过去,“想必这位就是清澈姑娘。”

  “不知所谓何时?”清澈问道。

  “漠王打算为二位设宴,就在明日,你们也好好准备。”漠王身边的近臣说道。

  “这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清澈道。

  “漠王的话,我已经带道,你们还有什么想知道?”近臣问道。

  南宫谨道,“这是漠王的好意,我们一定会准时到。”

  “那我就将原话告诉漠王。”近臣道,就带着自己一帮人走。

  “想不到来这么快。”南宫谨道。

  清澈说道,“这样不是很好。”

  “我是该庆幸自己现在还活着。”南宫谨道。

  “你是南诏国的王爷,也就不敢轻易地要你的性命,但是不要答应我一件事情。”清澈道。

  南宫谨道,“什么事?”

  “一定要活着走。”逍遥道。

  “怎么知道担心我的安慰?”南宫谨道。

  “不知道为何,越是唾手可得,就越是危险重重。”清澈道。

  “你知道就好,打算明日动手?”南宫谨道。

  清澈道,“明日成功的话,那就没有以后,可是明日没有拿到的话,那我还要在这北漠待上一段日子。”

  “你自己想明白就好。”南宫谨道。

  “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我就回房间。”清澈道。

  南宫谨望着逍遥道,“那你就去。”

  清澈回到房间,将门关上,自己坐在地上,看着周围的一切,她知道这都是她决绝,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她也要一步又一步的走过去。

  她很想快点就到明日,可是越是这样想的时候,却又过的很慢,她看到房间里面居然有一架琴,她用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弹着美妙的琴声,他一定听到她的琴音,她是这样想。正当她一曲弹完的时候,她就按耐不住走出房间,才发现他的房间空无一人,他的佩剑给跟着消失。

  清澈失望的走出房间,可是她的心却不能平静下来,一波接着一波,不停的在跳动,她走出房间问侍从道,“使者去哪?”

  “我只是看见使者手中拿着剑出去。”侍从道。

  清澈道,“怎么会这样?你可知道他去哪里?”

  侍从道,“你知道。”

  清澈却没有走出国宾馆,她只是坐在他的房间等着他,可是他怎么都没有回来,她就这样不知不觉的闭上眼,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

  她立马站起来,看着南宫谨,却看见他脸上上的血迹,以及手中,“发生什么事?”

  “很晚,怎么在这里?”南宫谨问道。

  清澈道,“这么晚你都没回来,我就返放心不下,在这里等你,没有想到等到你。”

  “看到我,就放心?”南宫谨道。

  “你这是干嘛去?”清澈站起来,问道。

  “有必要知道,你可是要与王子成亲的人,为什么对我的事情那么好奇。”

  清澈道,“我们都是南诏国,理因互帮互助。”

  “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你还是必要知道。”南宫谨却明确的拒绝。

  “你就一定要拒绝我?”清澈问道。

  南宫谨有些意外的看着清澈,“你以前可不是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心神不宁,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就寸步不能离。”清澈道。

  “你不走的话,那我走。”南宫谨道。

  “你站住。”清澈叫道。

  南宫谨站在原地看着清澈道,“还有什么事?”

  “你不说的话,那我就不问。”清澈道。

  南宫谨听到这些话,你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但是他当时确实难过的表情,却又不想让清澈看见,只好转过身,“那你就回自己房间。”

  清澈此刻没有片刻的犹豫,走出南宫谨的房间,没有回头,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她要去宫殿,不断的告诉自己她姓归海。那些话让清澈有足够的力量。走出他的房间。

  南宫谨将自己的剑放在桌上,想起明日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忙,就躺在榻上睡着。

  清澈还是没有睡着,走到南宫谨的房间,用手摸住桌上的剑,准备拿下来的时候,却怎么也拿不动,就像好像剑粘在桌子上一样,清澈忍不住地站起来,看见南宫谨就站在他的面前,清澈吓得立马放开手,有些尴尬道,“这是干嘛?”

  “你怎么会在这里,要是传出去,可怎么办?”南宫谨道。

  清澈生气的抬起自己的脚,又踏下去,明显就是生气的表情,“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就睡不着,那你也别睡。”

  “好,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南宫谨道。

  清澈听到南宫谨松口,就站起来道,“这是真的吗?”

  “现在你想知道?”南宫谨道。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