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逆天皇妃:极品王爷宠上身 > 0269 松山道场1
  二宫道,“很想走自己走的路,却不知道她愿意随行?”

  “她会愿意,只是自己没有发现。”清澈打了。

  “那我能走到自己想走的路吗?”次郎道。

  “不知道。”清澈道。

  “什么是不知道?”次郎道。

  清澈道,“那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

  次郎道,“我不明白。”

  “你要的不仅仅是得到,更要懂得打理。”清澈道。

  次郎道,“这是什么?”

  二宫道,“就是你的料理。”

  次郎道,”我会努力跟你学料理,只要你肯教我。”

  二宫道,“我当然会教你。”

  清澈走过来道,“是,有二宫在这里,你就跟着好好的学。”

  “我都知道。”次郎道。

  二宫道,“那就不要让我们失望。”

  次郎道,“好,我是不会让你们失望。”

  清澈来到樱桃树下摘樱桃,“这么美的樱桃,应该扶桑人都喜欢。”

  “可不是每院落的樱桃都有这么红。”次郎道。

  清澈道,“看来在樱桃的种植上,你还是用很多心思。”

  次郎道,“是,看着这些樱桃树的成长,就像是看着希望一样,每一次沮丧的时候,都会来这里看着樱桃树,现在这些树在我的努力下,长出这么多樱桃出来,又大又甜,看到你们吃的开心,我也知道我的心思没有白费。”

  “放心你的心思是不会白费。”清澈道。

  次郎道,“那你们这么是要栽培我。”

  “你就没有发觉,我们已经都在栽培你。”清澈道。

  次郎道,“我虽然没有看出来,但是我也能感受到。”

  清澈道,“你能感受到,那就很好。”

  次郎道,“是,你说的一点也没有错。”

  “你们什么也不多说,我很想闭着眼睛,就这样睡过去,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二宫道。

  “你已经在教次郎。”清澈道。

  “是,毕竟他让我明白很多。”二宫道。

  “也不知道南宫谨在松山道场怎么样?”次郎道。

  清澈道,“现在他应该还在练忍术。”

  “已经很晚。”二宫道。

  “他就是这样,想要学会忍术,就要付出被常人难以忍受的努力。”清澈道。

  次郎道,“那不是很好。”

  清澈笑一下,“我只是怕他太累。”

  二宫道,“那是扶桑有名的道场,没有付出过努力,又怎么会得到认可?”

  “谁说不是。”清澈道。

  ………

  松山道场,只剩下南宫谨一个人在道场里面,他依旧挥汗如雨,看来他现在一点也不肯松懈,旁边却又一个美貌的女子看着他,就这样看着他。

  “你这样不累吗?”银姬问道。

  他道,“一点也不累。”

  “为什么要付出这么多的努力?”银姬问道。

  他道,“因为我想让师父看见我的进步。”

  “你已经有很大的进步。”银姬道。

  清澈道,“可是还远远不够。”

  “那怎样才是你想要?”银姬问道。

  南宫谨望着银姬道,“你真的很想知道?”

  “是我的确想知道。”银姬道。

  南宫谨道,“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可要为我保密。”

  “什么秘密?”银姬问道。

  “因为我想与你在一起。”南宫谨在银姬的耳旁说道,却感觉带自己的心有些难受,但是只有这个办法。

  银姬听到南宫谨的话,心在扑通扑通的跳跃,“你说的是真。”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南宫谨道。

  银姬道,“可是我却害怕你是在骗我,让我白白高兴一场,到头来什么也没有。”

  “我没有骗你。”南宫谨道。

  银姬道,“我可以教你。”

  南宫谨道,“你要想教我的话,那就教我。”

  银姬拿起剑来,一遍又一遍的比划,“看好吗?”

  “看到。”南宫谨道。

  银姬道,“就是这样要掌握力度。”

  南宫谨按照银姬刚才比划的模样,比划一遍说道,“是不是这样?”

  “就是这样。”银姬道。

  南宫谨道,“那我要多练习几遍,以免自己忘记。”

  “放心,你就不会忘记。”银姬说道。

  南宫谨道,“现在还早,你要觉得累的话,那就去睡。”

  “不,我要留在这里陪着你。”银姬道。

  “那就在这里。”南宫谨道,就到一旁练扶桑剑法。

  “想不到看着认真的南宫谨,她突然觉得,他与其他人有些不一样,很认真,她不知不觉也被吸引住。”银姬道。

  南宫谨认真的模样的确很迷人,可是却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心情确是难受,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难受,因为他很明白自己为何难受。

  静静地看着在道场的银姬一点也不觉得累,但是却闭上眼睛睡着,练好忍术的南宫谨走过来,将银姬扶起来,对她低声说道,“对不起。”可是他却很明白,为得到他想要,不得不去违心做这些事情。

  等银姬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榻上,“是谁送她回来。”

  “是南宫。”侍女解释道。

  银姬道,“是他。”

  “是,昨晚他很晚背着小姐回来。”侍女道。

  “我怎么?”银姬问道。

  “可能是在道场睡着。”侍女小声的解释道。

  “那是他被我回来,银姬道。

  侍女道,“已经说过。”

  “我要去找他。”银姬道。

  “还是等用过早膳去。”侍女道。

  “等我回来用早膳。”银姬道。

  侍女低头说道“是。”

  银姬去找南宫谨,来到他的房间,却看到收拾的整整齐齐,顿时明白他在哪,立马掉头就往道场跑去,看见一个男子,正在练忍术。

  “不这样很幸苦。”银姬道。

  南宫谨道,“是有些幸苦,但是我也要忍着。”

  银姬道,“你这又是何苦?”

  “我只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南宫谨道。

  “想做的事情?”银姬问道。

  南宫谨道,“学会忍术,成为一个上忍,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银姬道,“那你还有我。”

  “我知道你会帮我,可是我却只给自己两个月的时间。”南宫谨道。

  “为什么只有两个月,这也太短。”银姬道。

  南宫谨道,“是有些短,但是我一定要挺住。”

  银姬道,“这样,你真的能行。”

  “我相信自己一定能行,你做着,我就要练习忍术。”南宫谨道。

  “你就不能停下来。”银姬道。

  南宫谨道,“我来这松山道场的目的就是学会忍术,现在可能停下来。”

  银姬道,“可是这样你真的很累。”

  “我已经很好,还能休息。”南宫谨道。

  银姬道,“你这样要劳逸结合。”

  “我知道,可是我却不是旁人,他们付出努力就能得到收获,但是我已经因为自己的身份差一大截,我必须要努力。”南宫谨道。

  “我父亲是不会在意这些。”银姬道。

  南宫谨道,“可是我却在意,我一定不能让你受苦。”

  银姬道,“可是我觉得一点也不苦。”

  “你就不要再劝我。”南宫谨道。

  银姬道,我没有,我只是在跟你说真实。”

  “可是我已经听很多。”南宫谨道。

  “那就再听一次。”银姬道。

  “这一次你一定要听我,为松山道场。”南宫谨道。

  银姬听到南宫谨提到松山道场,变得有些安静起来,“那就用你的话,只是不要太幸苦。”

  “放心,这些我都有分寸。”南宫谨道。

  银姬道,“可是我就是会担忧。”

  南宫谨道,“那我这就去练习忍术。”

  “好,你就快点去。”银姬道。

  南宫谨这就去练习忍术,每一次的挥剑,都让你时刻保持高度集中,银姬就这样坐在一旁,一直到入夜。

  “让你等什么就。”南宫谨才走过来跟他说话。

  银姬却摇头道,“没有。”

  “这么晚,还是去休息。”南宫谨道。

  “你也去休息?”银姬问道。

  “不,我还有一会儿。”南宫谨道。

  “那我就坐在这里等你。”银姬道。

  “你已经等我很久。”南宫谨道。

  银姬道,“可是我一点也不觉得疲倦。”

  “别逞强,你再等下去,就会感冒。”南宫谨道。

  “我的身体这么好,怎么可能会生病。”银姬不相信道。

  南宫谨道,“你不好不相信,我说的这些都是为你好。”

  银姬道,“我知道,可是我就是现在这里陪你,你连这样的权利都要剥夺?”

  “你就不能清醒一点。”南宫谨道。

  银姬道,“我已经很清醒,我就是要在这里看着你。”

  “好,那等你睡着的时候,我就把你送回去。”南宫谨道。

  银姬道,“好,就像昨晚一样。”

  “是,就像昨晚一样。”南宫谨道。

  银姬道,“那我就在这里等你。”

  南宫谨道,“我也不说什么。”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的是什么?”银姬问道。

  南宫谨不明白道,“什么?”

  “下雨。”银姬道。

  “为什么是下雨,难到是想用这些雨,把我留在你身边?”南宫谨道。

  银姬道,“是,用这些雨,把你留在我身边。”

  “那不是很好。”南宫谨道。

  银姬听到南宫谨的话,抬头望着南宫谨道,“你说的可是真实?”

  “是,你不是想把我留在你身边。”南宫谨道。

  “我以为我说来,会被你无情的责骂,可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说。”银姬道。

  “你说的很好,我为什么要说你。”南宫谨道。

  银姬道,“因为你有时候,就是有些不讲道理。”

  “哪里?”南宫谨道。

  银姬道,“还说没有。”

  南宫谨道,“现在去很讲道理不是吗?”

  银姬听到下雨的声音,“想不到居然什么快就下雨,我只是听说,没有想到真的下雨。”

  “那你岂不是很开心。”南宫谨道。

  银姬道,“我是开心。”

  南宫谨道,”看来只能与你在这里说笑。”

  “能有机会跟你说笑,那我一定会很想珍惜。”银姬道。

  “你可是松山道场的大小姐。”南宫谨道。

  “那又怎样?”银姬道。

  南宫谨道,“你什么好,只要你肯努力,也会有更好的忍术。”

  “要真么好的武功有何用?”银姬道。

  “你不想要更高强的忍术?”南宫谨问道。

  “忍术与你相比,还是你更重要。”银姬道。

  南宫谨道,“听到你这句话我应该感动。”

  “那你现在感觉到自己感动吗?”银姬道。

  南宫谨道,“一点也不感动。”

  “为什么?”银姬道。

  “因为我知道自己不值得。”南宫谨道。

  银姬道,“我说你是值得,就是值得。”

  “那你爱上二宫的时候,也是这般豁出去?”南宫谨问道。

  银姬看着南宫谨道,“你说什么?”

  “二宫。”南宫谨道。

  银姬道,“怎么好端端的提起他来。”

  “不能在你的面前提起他?”南宫谨道。

  银姬道,“你与他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南宫谨道。

  银姬道,“我们都已经过去。”

  南宫谨道,“那我怎么看你们还恋恋不舍。”

  “你怎么看出来?”银姬有些慌张的问道。

  “就在那天我看出来。”南宫谨道。

  “你是不是想多?”银姬问道。

  南宫谨道,“没有买我已经很清醒。”

  银姬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

  “你也不用跟我解释。”南宫谨道。

  银姬道,“可是我怕你会乱想。”

  南宫谨道,“不会。”

  银姬道,“不会就好。”

  南宫谨道,“可是二宫看你的眼神,有些复杂。”

  “不是有清澈。”银姬道。

  南宫谨道,“是有清澈没错,可是二宫也不会因为清澈,而转移视线。”

  银姬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这是男子的直觉。”南宫谨道。

  银姬道,“也不知道你的直觉准吗?”

  “那要不要试一次?”南宫谨道。

  银姬道,“不用,看到他我会紧张。”

  南宫谨道,“那就听你的话。”

  “你看着雨有些微凉。”银姬道。

  南宫谨将自己的外套递给银姬道,“穿上。”

  银姬道,“你有时候让我觉得有些冰冷,有时候却让我感觉到温暖。”

  南宫谨道,“那你要记得温暖的时候。”

  银姬道,“我会记下,但是我想一定是温暖多过冰冷。”

  “那我就对你尽量温暖。”南宫谨道。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