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李院长给温裴的说辞是,孩子们还小,并不希望他们过早地曝光在网络的面前,希望他们先好好学习,如果等孩子们长大成年,有了自主选择的能力,中凰依旧还有这样的计划,孤儿院不会阻挠孩子们的决定。

  温无闻和温裴提前走了,离开之前,温无闻还主动去跟郁知意要了联系方式,“你这小姑娘,深明大义,我看,比许多人都要强得多,温裴还得向你学习学习。”

  温无闻这么说,温裴也只是笑着站在旁边,一副虚心接受的样子。

  郁知意心里微囧,仍旧客气,“温先生您说笑了,温总有今天这般成就,还是我们需要学习的比较多。”

  温无闻朗声笑,“行了,今天也不耽误你们,小姑娘,以后,我一定还会找你。”

  郁知意只是客气的笑。

  温家父子也没有再多逗留,由李院长送出了孤儿院。

  出了孤儿院之后,温裴问,“爸,你很看起来,很欣赏郁知意。”

  温无闻笑了笑,“我活到这把年纪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这姑娘心思纯净,看着是个面善的。”

  “面善?”温裴失笑,“您什么时候以面相来看人了?”

  “呵呵呵,你啊,还不懂。”温无闻感叹一声,“人说相由心生,要是小可也能做到像她这样啊,我就放心多了。”

  说起小女儿,温无闻笑道,“这段时间小可在忙什么,成天早晚不见人。”

  温裴笑着摇了摇头,“那丫头还能做什么,指不定每天都去哪儿闹着玩了。”

  温无闻无奈摇头。

  *

  莫语和郁知意在孤儿院里陪着孩子们过完了生日,即将天黑的时候才离开。

  最后高远过来接两人回去。

  回去的车上,莫语问,“那位温先生怎么会跟你认识?”

  郁知意简单地跟莫语说了一下先前带着小朋友出去秋游的时候跟温无闻认识的经过。

  莫语不得不感叹一句,“人生处处是意外啊,我看温家父子都挺欣赏你的,假如不是因为霍二少的关系,可能中凰会不遗余力地挖你。”

  郁知意笑,“可我现在已经是新明的了。”

  莫语嘶了一口,“你不是新明的,我看你是新明的小霍总的。”

  郁知意一愣,并不否认,莫语感觉牙齿更酸了。

  郁知意先让高远送莫语回家了,她才回别墅。

  回到家的时候,霍纪寒已经回来,别墅内灯火明亮,她站在门外看了一会儿,心口处被一股温暖的力量所包裹,直到爱斯基在门口汪汪地叫了她一声,而后快速地跑过来。

  霍纪寒听到声音也出来,自然而然地走过来,牵住郁知意的手,“回来了?”

  即便站在初冬的夜晚,郁知意的心里,此刻却感到无比熨帖。

  重重地点了一个头,被霍纪寒握着手进门,“今天在孤儿院玩得挺开心,小朋友们又长大了一岁,时间过得真快。”

  霍纪寒笑了笑,看了一眼身边欢快碰跳的大狗,“爱斯基也长大一岁了。”

  “也是。”郁知意点头,挽着霍纪寒的胳膊进门,“改天我们应该为它庆祝一次。”

  霍纪寒表示同意,但是提出了一个要求,“不能比我的生日要丰盛。”

  郁知意失笑,进入室内,一阵饭菜的香味。

  烟火人间,三餐如是。

  她有霍纪寒,有他们的家,早已胜过世上的任何温暖。

  *

  郁知意第二天便回剧组拍摄了,在园林的场景戏份比较多,可能要拍摄到十二月份,而后先转战影视城,去拍摄一些古代街景之类的场景之后,才能转战去宫苑拍摄宫廷的戏份。

  她的戏份比较往后,去得也有些晚,一进入剧组,便觉察氛围有些奇怪。

  尚雪菲臭着一张脸坐在一张椅子上,周围的工作人员都不敢去惹她。

  郁知意刚一出现,尚雪菲便瞪过来一眼,像是看着仇人一样看她,而后不客气地冷笑了一声,又转头不看她了。

  郁知意:“……”

  她不知道尚雪菲怎么了,但在剧组与尚雪菲的交集和关系不好,也怠于理会对方,自顾自去找化妆师。

  还没有到化妆室,宁兮淼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过来,她的戏份已经拍完了,连妆都卸了,“今天少出现在尚雪菲的眼前,不然准被喷火。”

  郁知意意外,低声问宁兮淼,“发生了什么事?”

  宁兮淼冷笑了一声,“跟肖晗吵起来了。”

  郁知意意外,“肖晗?”

  宁兮淼瞥了郁知意一眼,“你这位同学,可真有脾气呢,敢去跟尚雪菲叫嚣,她今天带了一个小助理进组,被尚雪菲不冷不热地嘲讽了两声,然后两人就吵起来了,你也知道,尚雪菲这人,睚眦必报的,肖晗是你同学,你这同学还特别会引火,拿你来跟尚雪菲比,这火今天准喷到你身上,所以,离她远点。”

  郁知意听罢,皱了皱眉头,而后轻轻点头。

  她今天跟尚雪菲有戏要对,不可能离远。

  宁兮淼张口还想要说什么,最后却什么也没说,最后,却只说了一句“算了,总之你小心点,我先走了”便闭上嘴巴走了。

  郁知意也不知道她到底要说什么,但看她走得这么干净利落,便也没有叫住她。

  宁兮淼原本想跟郁知意说,肖晗这人,实在有些莫名其妙,并且她已经不止一次看见肖晗在背后有意无意说一些会让人误会郁知意的话,想说让郁知意小心一些这人。

  但转念一想,郁知意和肖晗是同学,指不定人家早就已经知道这位同学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而且,她虽然和郁知意有些交情,但也还不足以到跟郁知意谈论她同学是非的地步,因为便也不再说。

  郁知意在现场扫了一圈,没有看到肖晗。

  莫语说,“你先去化妆,我去看看吧。”

  郁知意只好点头,进去找造型师。

  *

  莫语最后是在剧场的一个后花园找到了肖晗,她坐在一个回廊下,手里拿着手机在打电话,莫语没有走过去,远远地就看到肖晗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多少难过,反而带着些甜蜜。

  她没有走上去,正想离开的时候,肖晗刚好挂断了电话。

  肖晗转眼便看到她了,叫了一声,“小语。”

  莫语停了脚步,转回身,“刚看你打电话,所以没有过来,打完了?”

  肖晗点了点头,“有什么事么?”

  莫语笑了笑,“我刚跟知意一起来剧组,听说你跟尚雪菲吵架了,怎么了?”

  说起这个,肖晗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小矛盾而已,都过去了。”

  莫语看了看四周,低声道,“尚雪菲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你还是尽量别跟她扛上了,不然指不定以后她怎么的你。”

  肖晗听到这里,有些不高兴,“她这么嚣张,还不都是因为背后有人给她撑腰,如果没有,我看她敢嚣张到哪里去,以为我害怕她?知意背后还是新明呢,一个尚雪菲算什么?”

  莫语听到这话,语气不快,“这话不能随便说的。”

  肖晗一愣,笑了一声,“我也就跟你说而已,我当然知道知意不会向她那样仗势欺人。”

  “你今天跟尚雪菲吵架,是不是拿知意跟她对比了?”莫语问。

  肖晗脸色一僵,“没有啊,她说知意不好,我情急之下就提了一句她的演技也比不上知意的一半而已,没什么特殊含义的吧。”

  莫语不知道怎么说她,“你这样,很容易把矛盾引到知意的身上,这圈子复杂得很,肖晗,你以前很会说话的。”莫语的声音严肃了几分,肖晗觉得,对方看起来不太像那个当初在宿舍嘻嘻哈哈,在她和谭晓吵架的时候不敢出声的莫小语,顿了顿,“抱歉,我情绪太激动了,我等下去跟知意道歉。”

  “算了。”莫语笑了笑,化解尴尬,“下次注意点就好了,虽然不能做缩头乌龟,但这圈子里,也别轻易得罪人。”

  肖晗干笑了一声,“其实,尚雪菲也不过是隆城地产的老总养着的情人,她能嚣张到几时。”

  “你知道得这么多?”莫语更加诧异了。

  肖晗笑了笑,“反正在这个圈子,知道的消息多一点也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好,你看你,我一说你一点也不惊讶,一看就知道,早就知道了,你就什么也不告诉我。”

  这似是而非开玩笑一般的话,也不知道是真的怪人还是假的。

  莫语深看了一眼肖晗,笑着提醒道,“不管怎么样,这圈子里别轻易得罪人,知道得再多,也只能埋在心里,说不得。”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没事。”

  莫语见她这么说,便也不再多问,离开了。

  莫语一离开,肖晗低头撇了撇嘴,不以为意。

  尚雪菲的嚣张,还不都是因为背后有人么,呵呵,她倒要看看,那位隆城地产的老总,能护她多久。

  她和郁知意的矛盾越明显,她就越高兴,尚雪菲在剧组针对郁知意,只要郁知意跟霍纪寒提一句,谁知道尚雪菲还能不能在剧组呆下去呢,比起郁知意,尚雪菲的靠山,简直就是一堆沙堆。

  她真是受够了被尚雪菲欺负的日子。

  知意啊知意,想当初尚雪菲跟我作对,是因为我是你朋友,我咔位不够,如今,便你来帮我解决掉这个眼中沙吧。

  而想起刚才的电话,肖晗的心里,划过一抹甜蜜。

  *

  毕竟是以长孙家为背景的戏份,大部分还是以长孙家的三个姐妹为主。

  随着女主被指婚给了当朝的六皇子,曾经默默无闻的人,也渐渐被大家关注了起来。

  而此时此刻,许多人也才知道,那位一直名不见经传的骁卫将军的女儿,不论是才情还是气度,并不比那位长孙家的大小姐弱,甚至还要更胜一筹。

  珠玉蒙尘,一旦尘土被拂开的那一日,必定会发出万丈光芒。

  当人们的视线被分散,原本属于长孙柔的目光渐渐被长孙轻漪所抓取,长孙家姐妹之间的矛盾,也渐渐显现了出来。

  今天的这场戏份,其中一场便是郁知意和尚雪菲以及黎欣的戏份。

  已经是初冬的天气了,幸好演员身上穿的都是古装,还能抵一抵风寒。

  今天的拍摄,是一场宴会的戏份,参演的演员很多。

  女主角长孙轻漪在宴会上弹的一曲琴,瞬间捕获了宴会上的人注意力,相比之下,剧中原本一直以多才多艺而闻名的长孙柔,即便依旧维持了自己的地位,还是心生不爽。

  宴会过半,大家都在纷纷议论长孙轻漪的才艺。

  而此刻的长孙轻漪,并不在人群的中心。

  过早的寄人篱下的生活,已经让她更明白这世态炎凉,比起热闹之处,她依旧更喜欢独自一人。

  无人之处,长孙柔在河边找到长孙轻漪,“轻漪妹妹今天真是万众瞩目,连我这个姐姐自叹不如了呢。”

  “大姐姐说笑了,在京城,论起才艺,几人能比得上姐姐,轻漪方才,只是献丑罢了。”长孙轻漪闻声站起来,微微一笑。

  她依旧很客气,习惯了韬光养晦,减少自己的存在感,知道长孙柔对自己的不喜,从未想过去占她的风光,以望自保。

  但她原本就默默无闻,这突然一出现在人前,参加京城小姐们的宴会,不管最后表演如何,必定都会引人注意,何况,身上还有一个未来的六皇子妃的标签呢。

  所以,对于长孙柔的出现,已经不意外,只是始终保持客气,对她也不见亲热,更无骄傲之心。

  “轻漪妹妹实在太谦虚了,如果说着就是献丑了,那其她小姐们的才艺算什么,岂非敝屣?”

  这是要祸水东引的意思了?

  长孙轻漪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其她人的才艺自然也是各有千秋,轻漪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姐妹两人,在湖边客气说话,你来我往,暗箭往来的时候。

  刁蛮的长孙家二小姐也找过来,她本就不服气长孙轻漪,向来脾气刁蛮,也没有要收敛的意思。

  直冲冲地走过来便大声道,“长孙轻漪,别以为你今天谈了一首曲子就能得意忘形。”

  长孙轻漪轻叹了一口气,“若姐姐,我想我并没有得意忘形,你误会了。”

  “哼。”长孙若抓住长孙轻漪的手腕,“这只手本来就是砍柴烧水的手,别以为会弹两首曲子,你就是大小姐了。”

  今天长孙若跳了一支舞,但显然,现在大家的关注点,仍旧是鲜少出门的长孙轻漪,比起长孙若稳稳的名声,长孙若的则落了下风。

  女主虽然是个韬光养晦的设定,但却不是逆来顺受。

  长孙若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挑衅欺负自己,就有些过分了。

  长孙柔轻轻一挣,声音也冷淡了几分,无端带了些压力,“若姐姐的脾气,也该收敛收敛了,否则叔父若是知道了,怕若姐姐要吃一番苦头。”

  长孙若被她的话震慑住,毕竟她别的不怕,却一向害怕严厉的父亲。

  “二妹,小心一些。”长孙柔赶紧拉住长孙若,试图将两人拉回来些,“这里是府外,二妹这样,平白让人看了我们家的笑话,尤其这是湖边,莫要争吵,否则不小心失足了,可怎么好。”

  按照剧本,到了此处,应该是长孙轻漪挣开长孙若的手,离开姐妹两人的是非之地。

  导演没有喊咔,显然这部分的表演没有什么问题。

  三人接着往下演。

  长孙轻漪轻轻挣开长孙若的手,不咸不淡地看了一下两人,“两位姐姐随意,我去别处看看。”

  说罢,她便要转身离开。

  湖边有台阶碎石,刚才长孙轻漪在湖边无聊地投食戏鱼,很是靠近湖水处。

  按照剧本,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长孙若被她这一刺激,气极之下拉住她的手,“你别以为拿父亲来压我就可以了,我告诉你,我才是长孙家的大小姐!”

  郁知意身上长长的戏服此刻正拖在地上。

  黎欣和郁知意演得投入,并没有看到,旁边的尚雪菲,不动声色地往前走了一步,踩住了郁知意拖在地上的裙尾。

  “从来没有人否认过若姐姐是长孙家的大小姐,你是叔父的女儿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轻漪只是想奉劝若姐姐一句,凡事留些余地,别让叔父在朝中难做。”

  长孙若不爽地哼了一声,对上郁知意平淡无波的眼眸,嚣张的气焰却显得幼稚而不足。

  终究不敢太过分,气呼呼地走开了。

  长孙轻漪看了一眼长孙若离开的背影,收回视线。

  长孙柔笑道,“还是轻漪妹妹有主意,能将二妹治得服服帖帖的。”

  这并不是剧中的台词,是尚雪菲突然加进来的,按说此刻郁知意应该回头对长孙若点了点头便离开才对。

  而导演并没有阻止两人擅自加入的台词。

  但对方接得这么自然而然,郁知意也很快就反应过来。

  “二妹本性不坏,只是可能从小被宠得脾气大了一些罢了,我也只是讲两句理罢了。”

  郁知意接下尚雪菲的这一句台词,便不得不转回身说话。

  尚雪菲笑了笑,“轻漪妹妹说得对。”

  插入了这么一句之后,依旧能回到正轨,郁知意还保持着戏中的状态,跟对方轻轻点头,“大姐姐请便,我先去别处看看。”

  尚雪菲笑着点头。

  郁知意欲要转身离开之时,还没有从尚雪菲一瞬间一闪而过的笑中回过神来,只觉得身下被什么轻轻扯住,她向前的脚步一个趔趄,重心失稳。

  尚雪菲惊呼一声,“小心!”

  虽是这么说着,她却往旁边闪开的同时,深处手去扶郁知意背后的手不知有意无意,却扯了一下郁知意的戏服,郁知意还没站稳脚跟,重心失衡,再加上脚下被绊了一下,穿着布鞋的脚底一滑,整个人便向冰冷的湖水中倒了去。

  随着一声“噗通”落水的声音,尚雪菲尖锐的声音响起,“知意!”

  在旁边拍摄的工作人员见此立刻跑过来,“知意!”

  郁知意并不会游泳,在水中扑腾了两下之后,立刻就有工作人员跳进了水中,将她拉住。

  尚雪菲站在岸边,声音着急,“快,快将人捞起来。”

  旁边的工作人员,还有刚才离开的黎欣,这会儿都跑过来看了。

  湖水虽然深,郁知意呛了两口水之后,便立刻被工作人员带上岸了,莫语看到郁知意落水的那一刻,早已大惊失色,立刻拿了毛毯过来将郁知意包起来。

  郁知意此刻状态并不好,整个人都湿透了,上岸了之后,咳嗽了几声,便被带着去了休息室。

  外面的人还在小声议论,“怎么会突然落水了。”

  尚雪菲语气自责,“都怪我,刚才没有拉住知意,不然她可能也不会摔到湖里去。”

  “这么猝不及防,也不能怪你啊。”有演员出声道。

  尚雪菲叹了一口气,“湖边有一些碎石头,我们的裙子都太长了,可能不小心,打滑了什么的,大家以后拍戏也小心一些。”

  “对对对,雪菲姐你说得对,我前天也自己踩到自己,摔了一个跟头。”

  “这裙子太长了!”

  “明明是你长得矮,怪裙子咯?”

  说到裙子的问题,大家的话题都散开了,黎欣在旁边看着,不动声色,深看了尚雪菲一眼。

  尚雪菲迎上她的视线,唇角勾起一抹傲慢的笑意。

  黎欣抿了抿唇,倒也没有说什么。

  她进入休息室的时候,郁知意已经缓了过来,此刻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头上的装饰都拿了下来,脸上的妆容被至今擦得七七八八了,只有一些残余,莫语正在给她吹头发。

  拍摄现场没有空调,身上一时还没有回暖,郁知意的身上包了一条毯子。

  “你怎么样?”黎欣走过去问郁知意。

  郁知意此刻脸色还有些苍白,轻轻摇了摇头,“还好。”

  她嘴唇发紫,显然还在冻着,黎欣想了想,站起来,说,“我那边有羽绒服,我去拿来给你,你这毯子不够保暖。”

  说着她也不顾郁知意说什么,去找了自己的长款羽绒服,回来交给郁知意,“我晚上有夜戏,怕结束了冷,带了一件羽绒服过来,还没穿过呢,你先保保暖。”

  莫语这会儿也不客气,替郁知意接过,披在身上,“谢谢你啊。”

  黎欣笑了笑,“没什么。”

  郁知意转回头看了一眼对方,“谢谢。”

  黎欣只是笑了笑。

  剧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工作暂时都停了下来。

  导演让一位女助理进来看郁知意,问她需不需要去医院。

  郁知意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没什么。”

  听到郁知意这么说,女助理再三确认了她没事才出去找了导演。

  郁知意确实觉得自己没事,虽然有点冷,但也正在慢慢休整着。

  只是浑身却涌起一阵疲惫,她很是后悔大学的时候没有选游泳课。

  黎欣在旁边看着,对郁知意说,“刚才尚雪菲在外面,说你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子才滑下去的,这会儿,话都被她说尽了。”

  莫语一听,就气了,“搞什么鬼,我们家知意还什么都没说呢,她一个没事人,嚷嚷什么。”

  郁知意倒没说什么,只是沉默。

  过了一会儿,身上渐渐回暖,她将身上黎欣的羽绒服脱下来,还给黎欣,“谢谢你的衣服,我好了。”

  黎欣看她脸色恢复了不少,只是依旧还有一些浅淡的青白,接过郁知意递过来的衣服,“你先拿着吧,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出去,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一声。”

  郁知意谢过,黎欣没有拿走羽绒服,走出去之前,替郁知意盖在了身上。

  尚雪菲早就在门外等着了,黎欣一出来,她就直接走过来,想要进入休息室。

  黎欣伸手将人拦住,“雪菲姐,知意在休息呢。”

  尚雪菲笑了笑,“我就进去看看她,毕竟是我动作慢了,没有将她拉住。”

  黎欣深看了一眼对方,倒也没再拦着尚雪菲,松手让她进去了。

  莫语正要和郁知意说什么,抬眼就看到尚雪菲门也不敲就进来了。

  尚雪菲的身上还穿着戏服,进门之后,就坐在了郁知意身边的单人椅上,“知意,你怎么样了,没事了吧?”

  郁知意闭了闭眼,刚才还觉得没什么,这时候却觉得腹部有些难受,她才想起来,生理期就是这两天,习惯性腹部不舒服,最近几天情绪不太稳定,她克制着没有吃已经一年多没有再碰的那些药。

  此刻看到尚雪菲,不耐烦的情绪,一点点地蔓延起来,说话也没那么客气了,“托你的福,现在还好。”

  她第一次对人说话这么犀利,尽管此刻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但听起来,依旧让人觉得不好惹。

  尚雪菲的脸,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你这话什么意思。”

  郁知意轻飘飘地瞥了一眼对方,没心情迂回,“我什么意思,你最清楚,是你勾住我的脚,导致我倒到湖里,尚小姐,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最清楚,这戏才刚刚开拍不久,我也不想做什么太难看的事,我只要你跟我道歉。”

  尚雪菲这下就火起了,“郁知意,冤枉人也要有个度,你凭什么说我推你下去,你自己站不稳摔了,这会儿倒怪起我来了?”

  郁知意无意跟她争辩,轻轻地瞥了尚雪菲一眼,“看来你不承认?”

  “行,你既然说是我推你下去的,你拿出证据来,凭你一个人说我推你的,我就推你了,谁看见了?你一面之词,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莫语听到这儿,也是气得不行,“我们家知意怎么的你了,尚小姐,在剧组里别欺人太甚,这剧组,可不是你自己的。”

  “也不是郁知意一个人的,凭什么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好心来问你,你一言不发就污蔑我,啧!好心当成驴肝肺!”

  说罢,尚雪菲怒气腾腾地站起来,摔门而出。

  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吵架的声音。

  而后就看到尚雪菲红着眼睛出来了,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休息室里,莫语气得七窍生烟,“她把你推下去的?”

  郁知意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说,“那时候拍完,她自己加了两句台词,我没多想,跟着她演下去了,那会儿没注意脚下的裙摆好像被踩住了,后面要走的时候重心失衡,被尚雪菲踢了一脚,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她的手在后面拉了我的戏服,那地方有台阶,拍摄是平拍,导演的摄像头应该拍不到。”

  “太气人!”莫语气得脸都红了,“好个尚雪菲,天天在剧组里作妖,也不知道她吃了什么疯药,天天跟你对着干,上次拿指甲刮你,上上次敢污蔑你推她还在微博上自导自演了一出,这次竟然直接把你推水里,她当真以为我们好欺负是么?”

  郁知意这会儿没有力气生气,“小语,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你能帮我倒点热水么?”

  莫语一愣,气焰消了一小半,“你是不是来大姨妈了?”

  “可能快了。”郁知意皱了皱眉。

  莫语心里一惊,“这么冷的天还掉水里,又受寒了,真的是,尚雪菲我不搞死到她我名字倒过来写。”莫语嘟嘟囔囔地说着,还是去给郁知意倒了一杯热水。

  郁知意喝了几口,将暖热的杯子放在腹部,无声沉默。

  两人暂时没有看消息,自然也不知道,此刻的尚雪菲,已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委屈十足的微博:“明明不是我做的,为什么要故意冤枉我,我没有推人。”

  尚雪菲的微博一发出来,她的助理也跟着转发:简直闻所未闻,菲菲姐在剧组拍戏,该剧的女主演,平时耍大牌就算了,自己拍戏不小心掉进了水里,竟然污蔑菲菲姐把她推进湖,难道是因为菲菲姐当时没有反应过来没有拉住她,简直过分!

  尚雪菲的粉丝都知道她现在在哪个剧组拍戏,这会儿看到这个微博,立刻知道了出了什么事情。

  也不知道是上次的微博的事件导致尚雪菲的粉丝灰溜溜退场,从而引起了这次强烈的反扑,还是她的粉丝们本来就强悍。微博一发出来,立刻就有粉丝大喊让人道歉,并直接艾特郁知意的微博南风知我意和她的工作微博,甚至连粉丝后援会都直接艾特了。

  剧组的工作人员,这会儿虽没多少人去关注网上的动态,但依旧有人发现了,这一发现,就立刻私底下传开了。

  李正和拍戏的时候,很注重保护性,在没有开放媒体探班之前,绝对不让剧组的任何消息流传出去。

  上次尚雪菲发了一个意有所指的微博就已经让他很不高兴,这次又再来一次。

  他其实每次拍戏,都难免会出现一些演员之间的摩擦,但不管是为了剧组还是自己,乃至娱乐圈里的生存法则,都不会随便在微博上闹开。

  他在尚雪菲的微博发出来几分钟之后,眼看着已经开始在话题上带上了热门火苗的标记,立刻找上了尚雪菲。

  尚雪菲红着眼睛,“李导,我也不想这样,但知意也太过分了,她不小心掉下去,也不能因为我没有及时拉住她而说我把她推下去吧。”

  “知意不是随意冤枉的人,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李正和皱眉,“剧组里发生点矛盾摩擦是难免的,但你这样不管不顾就发微博,很容易引起网友的情绪,不管是对你还是对剧组,都不是一件好事。”

  “那我也不能就这么被人冤枉啊,我就是想让她说清楚,而且,李导是觉得我的话不可信,郁知意的话才是可信的是么?”尚雪菲说着,泫然欲滴,如同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

  李正和深深看了她一眼,“这件事在微博上闹大了,对哪一方都不好,我劝你慎重考虑,能私下解决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不是什么好事。”

  尚雪菲微微咬唇,神色中带着那么些倔强。

  李正和正要说什么,门口有敲门的声音,“李导,新明有人过来了。”

  “霍世泽?”李正和问,不怪第一反应是这个,有时梵在的剧组,霍世泽吃个饭的功夫都要来找人。

  他跟时梵合作多次,早已见怪不怪,去不去接待,都没什么。

  助理表情微妙,“还有霍纪寒也来了。”

  李正和抿了抿唇,“我知道了。”

  他起身,没再说什么,出去之前,再次提醒了一声尚雪菲,“雪菲,事情不是闹着玩的。”

  尚雪菲脑海里这会儿有些混乱,但想起自己粉丝的战斗力,终是“倔强”的沉默。

  何况,她早有准备,已经提前做了安排。

  她早就看郁知意不顺眼了,处处抢占风头不说,她的戏份还被编导一减再减,而郁知意的戏份又一加再加,她就不信,这次还不能扳倒郁知意。

  想起今天上午和肖晗的一顿争吵,对方在自己的耳边,轻蔑地说自己背后不就是有个老总撑腰才嚣张么,如果没有靠山,连郁知意的一根手指头也比不上。

  呵!她就是有嚣张的资本,那又如何。

  比不上郁知意么,那她倒要看看,郁知意有多少资本跟她比。

  时梵今天也在剧组,郁知意出事的时候,他在化妆,等到外面吵吵闹闹起来的时候,他才出来,便听说郁知意出事了。

  他其实也并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他也不太方便去看,只好先让助理去了解清楚,回来听了个大概,便知道这又是一场“事故”了。

  他拍戏多年,尤其是在女演员多的剧组,进场发生类似的事情,心中大概有数了。

  郁知意在休息室休息,但想到郁知意是某个人的心头宝,当下便顺便在微信上跟五分钟前还在微信上黏糊糊地抱怨他又回来拍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休息的某三岁多说了一句郁知意拍戏落水了,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果然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看到今天早上刚刚气呼呼地被他撵去上班,如今已经一身霸总气息地出现在人前的霍世泽带着霍纪寒出现在了剧组。

  李正和这会儿已经走过来,笑道,“两位霍总又来我这剧组了。”

  郁知意这两天情绪不好,她虽然装得很好,如同没事人一样,但作为她的枕边人,霍纪寒一直知道郁知意的情绪波动,就算不知道郁知意拍戏落水了,他今天也会过来探班,只是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将时间提前了罢了。

  很好,有一个找死的人。

  而这一路上,他竟然也没有收到任何郁知意发给他的消息。

  让他生气又心疼。

  这会儿见到导演之后,便二话不说,直接问,“人呢?”

  这气势汹汹的模样,真应了那句老虎头上拔毛也不能霍少跟前犯事的话,李正和愣了一下,而后很快反应过来霍纪寒说的是什么,面对对方沉郁的,随时豆芽发飙的脸色,连李正和这样的人也不免敬畏三分,“知意在休息室。”

  霍纪寒深看了李正和一眼,往前走。

  黎欣远远就看到霍纪寒出现了,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尚雪菲,这次惹错人了。

  她走过来,对霍纪寒道,“霍总是来看知意的么,她现在在休息室,我带您过去。”

  霍纪寒没有看黎欣,在她的带领下往休息室去了。

  休息室隔绝了外面的吵吵嚷嚷,郁知意并不知道霍纪寒来了,大冬天的落水受寒,这会儿她腹部一阵难受,胃里也开始泛了恶心,靠在椅子上,有气无力。

  莫语刚刚找到了一个暖水袋,一边看手机,之前没注意手机上的消息,这会儿才看到“郁知意道歉”的话题竟然窜在了热门上。

  莫语点开一看,立刻炸毛了,“靠!尚雪菲也太无耻了吧!”

  她这一声才出来,休息室的门口也应声打开了。

  莫语一看过去,当下别的也顾不上了,张大了嘴巴看着走进来的男人。

  郁知意闭着眼睛,“发生什么事了,咋咋呼呼的?”

  莫语没有应声,郁知意也无力去理会,眯着眼睛,有气无力地,“热水袋好了没有,小语,我们可能得回去了,我有点难受。”

  话才刚刚落音,便感觉身上的羽绒服被拿走,披上一个温暖的什么东西。

  郁知意睁开眼睛,便看到霍纪寒的一张放大在眼前的脸,她有些愣住,“霍纪寒?”

  霍纪寒用自己尚带着体温的风衣将郁知意裹住,一路上还有些生气,知知出事了竟然没有打电话给自己,但这会儿见到人,看到郁知意脸色苍白的模样,别的什么情绪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心疼。

  “知知。”霍纪寒弯腰将人抱起来,“我们回去。”

  他什么也没有问郁知意,稳稳地将人纳入了自己的怀里,他记得郁知意的生理期,看到她脸上的苍白,以及他叫莫语充暖水袋,便一下了然,“难不难受?”

  郁知意一愣,很快从霍纪寒忽然出现在剧组的意外中回过神来,暗道莫语难道又背着她通风报信了,但这会儿实在不太舒服,也只好轻轻点了点头,“有点。”

  霍纪寒稍稍抿唇,要带她出门。

  郁知意扯住他的衣袖,“外面都是人,你放我下来。”

  “没关系。”霍纪寒说。

  郁知意坚持地摇了摇头,霍纪寒无奈,只好将郁知意放下来,但最大的让步仍旧是坚持让她披着自己的风衣走出去。

  霍纪寒进入了休息室,原本就让剧组的在场人员感到诧异了,但他的气场实在太过强大,每次出现,都让人心惊胆战的。

  这会儿见着郁知意脸色苍白地披着霍纪寒的风衣出来,而霍纪寒的上身,只有那件单薄的衬衫,也不免诧异。

  来不及多想,众人却被郁知意苍白的明显带着病态的脸色给吸引了实现,她看起来,情况似乎非常严重,平时总是脊背挺直的女孩,此刻意味不舒服,肩膀松了,脊背也没有那么笔挺了。

  霍纪寒脸色不好看,别人也猜不透他的想法,甚至不敢去看。

  只见郁知意抱歉地对李正和说,“李导,我不太舒服,得提前走了,今天的拍摄,真的不好意思。”

  李正和点头,“你先回去休息,拍摄的事情不急。”

  郁知意点了点头,霍纪寒带着她出去,等到离开了众人的视线之后,霍纪寒二话不说,直接将郁知意抱了起来,去了车上。

  霍世泽还留在剧组里,他来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郁知意,只是正好找了个借口来找时梵罢了。

  如今看来,为了让某人不找理由怠工,他还得帮着解决一些事情呢。

  这会儿,他半只胳膊都搭在时梵的肩膀上,“李导,盛世这剧组,演员真是可怕得很呢,您这严格选角的名声,恐怕要栽在这一回上了。”

  李正和神色严肃,对霍世泽的话不为所动。

  而在场的已经看过微博的演员,这会儿都心领神会了起来。

  新明,这是要为郁知意出头了,也务必会保郁知意的意思了。

  郁知意这才出事了一个小时,那位小霍总就已经亲自出现在剧组,别的暂时深想不了那么多,但是想起霍纪寒刚才对待郁知意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黎欣站在一众人的身后,唇角泛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低头看了一眼微博上的已经上升了两个热度排行的话题,找到尚雪菲的原微博,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竟然已经有超过一万的评论,转发量也非常惊人,更可笑的是,竟然还在这个时候,有人发了一条视频,视频里是郁知意和她最后对戏的场景,以及郁知意重心不稳倒向湖里,而她伸手去扶却扶不成的场景,以及后面担心呼喊的画面。

  可见这营销,做得很有准备了。

  她唇角勾起一抹笑,发了一条微博:人在做天在看,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自己知道,从在学校拍话剧的时候就跟知意合作过,一个温柔的女孩,支持你,清者自清,总会真相大白。

  而此刻,休息室里,莫语也正在跟简宜通讯中。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