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美女总裁的贴身神医 > 第501章 一刀必杀

第501章 一刀必杀

  上个星期,陈浩然带着母亲,到江南省立医院看了一次。省立医院的院长和最好的大夫给老人诊断后,遗憾的说,老人以后不可能再站起来走路了。

  现在,母亲的病竟然让欧阳志远几针给扎好了,那些大夫是干什么吃的,真是庸医。

  陈浩然连忙走进来,看着母亲笑道:“妈妈,您的腿好了?”

  老太太微笑着道:“是志远给扎针扎好的。”

  陈浩然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谢谢你,没想到你还懂扎针?”

  欧阳志远道:“陈伯伯,我是医生出身,家传的中医。”

  陈浩然道:“明天我介绍一位神医给你。”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好呀,陈伯伯。”

  欧阳志远被安排在客房休息。

  陈雨馨领着欧阳志远来到客房,进屋以后,雨馨看着欧阳志远,两眼露出灼热的目光,看着欧阳志远道:“谢谢你,欧阳大哥,你治好了奶奶的腿。”

  欧阳志远道:“雨馨,你奶奶的腿就是受了一点风寒,很好治疗的。”

  陈雨馨道:“可是省里的医生说,我奶奶以后站不起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些人都是庸医,乱说的。”

  陈雨馨把身子依偎在欧阳志远的怀里,小声道:“欧阳大哥,看样子,我父亲对你的印象还不错。”

  欧阳志远苦笑道:“雨馨,你父亲恐怕不会改变主意的,他还是要把你嫁给颐秋水。”

  陈雨馨的眼圈一红,看着欧阳志远道:“他们要是逼我,我就去死。”

  陈雨馨的眼里透出一种极其不安定的神情。

  欧阳志远心里一颤,连忙道:“傻丫头,你有红太阳集团,只要你自己不想嫁给颐秋水,谁能强迫你?就是你父亲也不能强迫你。”

  陈雨馨道:“我父亲有心脏病,我不想惹他生气。”

  欧阳志远笑道:“你父亲是省委书记,他的心胸不会这么狭窄的,记住,雨馨,参加完你奶奶的寿宴,你立刻和我一起走,谁又能拦得住?”

  陈雨馨的眼睛一亮,随即又暗淡下来,小声道:“你属于萧眉姐,又不属于我。”

  欧阳志远也是一愣,顿时沉默下来。

  陈雨馨一看欧阳志远不说话了,连忙道:“对不起,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苦笑道:“雨馨,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谢谢你的提醒,天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陈雨馨站起身来,红着眼圈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你休息吧。”

  陈雨馨说完,走向门口,强忍住眼泪不要流出来。

  欧阳志远道:“雨馨,我不会让颐秋水这种坏蛋娶你的。”

  陈雨馨的身子一僵,她慢慢的转过身来,眼泪终于流下来。

  她关好门,飞快地跑了回来,一头扎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流着泪,疯狂地亲吻着欧阳志远。

  “欧阳大哥……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不要嫁给颐秋水……我要给你……我爱你。”

  陈雨馨呢喃着,闭着眼,两手紧紧地搂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再也不肯松开。

  欧阳志远一呆,随即,他一下子把陈雨馨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欧阳大哥……要了我吧……我不要给颐秋水……我想给你……。”

  陈雨馨亲吻着欧阳志远,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娇躯变得火热……

  这时候,远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欧阳志远轻轻地推开陈雨馨道:“雨馨,你母亲来了。”

  陈雨馨一愣,连忙站直身子,快速地整理好衣服。

  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冲向房门,打开了陈雨馨刚才插死的门锁,然后又回来,掏出手帕,擦干了陈雨馨脸上的泪水。

  然后,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喝着茶。

  “噗哧!”

  陈雨馨看着欧阳志远的样子,她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那妩媚的笑容,禁不住的一呆。

  姬秀娟没有敲门,她直接推开了门。

  他看到欧阳志远坐在沙发上,正在喝茶,而自己的女儿坐在另一边,正在看着一本书。

  姬秀娟这才放下心来。

  她是故意来看看两人在干什么的,所以,根本没有敲门。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身来道:“伯母。”

  姬秀娟哼了一声,没再理会欧阳志远,而是看着陈雨馨道:“雨馨,天不早了,该回去休息了。”

  陈雨馨道:“好的,妈妈。”

  陈雨馨低着头,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和他母亲走了出去,他关上门,坐在了沙发上,想了很多的事情。

  几个女人的影子,在自己的脑海里,闪现不停。

  眉儿、陈雨馨、黄晓丽、韩月瑶、还有谢诗苒。在欧阳志远的内心里,自己都喜欢,可是自己只能选择一个,那就是眉儿。

  欧阳志远很烦躁,烦躁的一点睡意都没有。

  墙上的指针,已经指到十二。

  猛然,房顶上传来一阵极其轻微的脚步声。好家伙,来了一个高手。

  这伙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敢在省委大院里横行。

  欧阳志远心里一惊,他闪电一般的拉灭灯。

  “哼!”

  一声冷哼在外面窗户传来,人影一闪,那人消失在如水的月光下。

  欧阳志远一声冷笑,身形如同一道青烟,飘出窗户,转而化作一道电芒,紧紧地跟在前面的那道黑影后面,射向一座小山。

  那人的轻功极高,身形如同行云流水,极其快捷,但又带着一点诡异,专拣死角黑暗的地方飞驰。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心道,这人绝不是什么君子。这人是谁?引自己出来干么?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一个人的行动,决定了他的性格。

  欧阳志远的五行步法和影子身法相结合的轻功,更加快捷,他并没有使用全力,只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刚到这座小荒山之下,那个人猛然停下来,转过身来,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两眼透出如同万丈冰窟一般的凌厉杀机。

  “欧阳志远,你必须死!”

  这人竟然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煞气凌然的眼睛。

  欧阳志远看着他,嘿嘿的冷笑道:“见不得人的下贱狗东西,看来你经常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吧,你是谁?有种你就把蒙面的布拿下来。”

  蒙面人一愣,那双眼睛猛然透出极其怨毒的寒芒,如同刀锋一般死死地盯着欧阳志远。

  “嘿嘿,你比你父亲更加伶牙俐齿,嘿嘿,我取下蒙面布又如何?反正你今天死定了。”

  蒙面人说着话,伸手取下脸上的蒙面不,一张儒雅俊美的男子面容出现在欧阳志远的面前。

  欧阳志远吓了一跳,这么儒雅俊美的中年人,竟然长了一双如同魔鬼一般的恶毒眼睛,这人绝对是一个大奸大恶的凶徒。

  “你是齐凤云!”

  欧阳志远立刻全身戒备起来,全神贯注的盯着这个中年人。

  齐凤云一愣,诡异的眼睛闪烁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寒芒,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齐凤云?”

  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长着一副儒雅俊美的外表,内心却恶毒的如同蛇一般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齐凤云。”

  齐凤云不仅哈哈大笑道:“欧阳志远,你这么聪明,我真有点舍不得杀了你。”

  欧阳志远冷哼道:“齐凤云,你说话不怕风闪了舌头,要杀我,哼哼,你就怕没有这个本事。”

  齐凤云不屑地看着欧阳志远,嘿嘿的冷笑道:“欧阳志远,你比你父亲如何?当年你父亲都不是我的对手,你就是在娘胎里练功,又能强到何种地步?嘿嘿,你今天是在劫难逃,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齐凤云道:“齐凤云,今天我要替父亲讨回二十年前的那场公道。”

  “哈哈,欧阳志远,你一个乳臭未干的野小子,还想替你父亲报仇,你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

  齐凤云怒极反笑,鄙视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他的眼光,简直就是再看一只随时被自己踩死的低贱的蚂蚁。

  欧阳志远大声道:“齐凤云,今天在机场外面的路上,是你派人暗杀我的?”

  齐凤云脸色一冷道:“不错,可惜,还是让你跑掉了,但现在,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我要替我儿子报仇。”

  欧阳志远鄙视的看着齐凤云道:“可惜,你永远报不了仇,因为你没有这个本事。”

  齐凤云冷笑道:“不——见——得。”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寒芒在他手中爆闪,一下刺到欧阳志远的咽喉。

  这人果然是个卑鄙的阴险小人,他说着话,竟然对一个后辈突然偷袭。

  齐凤云的刀锋极快,话没说完,刀锋瞬间就到,欧阳志远已经感觉到刀锋划断了自己咽喉之处的汗毛。

  欧阳志远没有想到齐凤云的刀芒竟然这样快。一刀必杀。

  欧阳志远只有爆退,他的身形如同一道残影,又如同一道青烟,瞬间退出三丈开外。

  但齐凤云的刀锋仍然刺在欧阳志远的咽喉上,但齐凤云的刀锋再想前进一丝,竟然比登天还难。

  这时候,齐凤云猛然笑了,他知道,欧阳志远死定了。欧阳志远正向后退,猛然看到齐凤云笑了,笑得那样诡异,那样的让人毛骨悚然,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感到一种强烈的危险向自己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