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郡主恃美行凶娱乐圈 > 143 擦肩而过 郡主永安

143 擦肩而过 郡主永安

  一大早,向涛走进宁氏大楼,来到开发部,敲响了任伟的办公室大门。

  “进来。”里边传来男人不耐烦的声音。

  向涛推门进去,低眉顺眼的走到办公桌前面,“任总,您找我。”

  “怎么回事?都多少天了,那群人怎么还没解决掉?知不知道拖一天公司要损失多少钱?我是信任你才把这个差事交给你,谁知道你太让我失望了,不想干给我滚,后边多的是人想干。”男人语气毫不客气。

  向涛垂着眉眼,两腮微微鼓动,半晌低声道:“那帮人要赔偿款,不给就不搬走,我看是铁了心,任总,这赔偿款……?”

  任伟眼珠子一瞪:“什么赔偿款?我怎么不知道有赔偿款?我看这帮子人是钻钱眼儿里了,这是想讹上我们宁氏啊,我限你今晚八点之前,不管用什么手段,必须把这帮子人给我赶走,完不成你也不用干了,出去吧。”

  向涛张了张嘴:“可是……。”

  任伟烦躁的摆摆手,恰在这时秘书急匆匆的进来了:“任总,天河那边出事了。”

  任伟愣了愣,捞起外套就走:“到底怎么回事?”

  秘书一脸愁容:“我刚刚得到的消息,说是钢管架子忽然塌了,埋了几个民工……。”看到一边的向涛,秘书瞬间闭嘴了。

  向涛站在原地看着两人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微微眯起眼睛,扫了眼四周,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拨通了一个号码。

  ——

  宁总是个工作狂,平常都是住在公司的,但最近宁氏的员工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

  宁总开始按时上下班了,朝九晚五,比打卡机都准时。

  事出反常必有妖。

  大家猜测宁总这是谈恋爱了,可是宁总虽然有个绯闻女友,可他也没承认过,也没否认过,这么久也没见两人公开出现过,女员工死不承认,在所有宁氏女员工心中,宁西就是她们的梦中情人,什么大明星小鲜肉,在宁总面前统统弱爆了。

  可是宁总最近的反常,让这些坚信宁总不可能爱上一般的庸脂俗粉的女人有些动摇了。

  在她们眼中,所有的女人即使美如天仙,也统称为——庸脂俗粉。

  换句话说,在这个世上,没有女人配得上宁总。

  一辆开往宁氏的豪华轿车内,男人坐在后座,腿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屏幕上股市曲线上下浮动,动辄千亿级的交易。

  男人深沉的目光紧盯着曲线,透着狼一般的野性。

  副驾驶座上,邢利接了个电话,扭头说道:“天河出事了,任总已经赶过去了。”

  “啪”男人合上电脑,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这次给他挖的这个坑,废了不少力气,希望任总不辜负您的期许。”

  邢利想了想说道:“这次玉巷的开发项目上,任总也捞了不少好处,如果能在这上面做个文章……。”

  宁西摆了摆手:“任伟这只老狐狸,我跟他打交道这么多年,他只会贪小财,大事上从不含糊,所以很难揪住他的小辫子,若要出手必须一击即中,否则打草惊蛇再抓就难了。”

  邢利点头:“还是宁总想的周到。”

  宁西顿了顿说道:“我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邢利笑道:“今天上午就能到了,小姐看到,一定会喜欢的。”

  “但愿吧。”宁西想到什么,那贯来冷硬的嘴角,微不可察的翘起了一丝弧度。

  “好像有一个重要的文件落在家里了。”宁西忽然说道。

  邢利立刻说道:“我立刻回去取。”

  邢利看到男人静静望过来的眼神,福至心灵,瞬间明白过来。

  ——

  车子开到宁氏大楼门口,一群主管出来迎接,这位宁氏集团的掌权人,派头足足的。

  邢利下车,扣上西装扣子,走过去拉开后座车门。

  作为总裁的贴身秘书,年轻英俊的邢利自然也是宁氏各位女员工的心头好,甚至比宁西的高高在上更贴近她们的生活,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人气在宁氏仅次于宁西。

  宁西走下车,一众主管看到年轻男人面无表情的一张俊脸,下意识心头打颤,齐声恭敬的开口:“宁总好。”

  宁西点头,抬步走向旋转玻璃门。

  这时忽然有个女人冲出来,这女人出现的太突然,保安还没反应过来,就冲到了宁西面前,一群主管下意识后退,只有邢利第一时间冲出来拦在宁西面前。

  “我要状告你们公司的任伟跟房东狼狈为奸,吞了我们的违约金和赔偿金,这是要我们的命啊,今天你们公司要是不给个说法,我就一头撞死在你们公司的大门口,是你们逼死我的,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女人一脸泼辣相,丝毫不顾及形象,给人一种不要命的感觉,尤其最后一句语气里的凄厉决绝,令人心头忍不住一跳。

  几个高管面面相觑,有人最先反应过来,眸光闪了闪,朝保安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个疯子赶走,宁总出了任何意外,你们谁能付得起这个责任。”

  保安战兢兢的走过来,就要架起女人离开,女人破口大骂:“别碰我,非礼啦……。”

  保安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底暗骂哪儿来的泼妇,这是要害他丢饭碗啊。

  两个保安一咬牙,准备用强,这时一直沉默的宁西忽然开口:“慢着。”

  保安赶紧停手,目光却牢牢锁定女人,生怕她对宁总不利。

  宁西看了眼女人:“你有证据证明宁氏的开发部经理任伟跟人勾结吞了你们的赔偿金吗?如果没有,就是诽谤,宁氏的法务部将会向司法机关提起诉讼,告你诽谤。”

  女人毫无怯色的说道:“我没有证据,但我偷听到那几个拆迁队的人偷偷聊天的话,是他们说的,他们是宁氏的人,肯定知道内情。”

  那一开始喊保安的高管站出来说道:“宁总,这个女人疯疯癫癫的,她的话根本不可信,任总为公司任劳任怨,怎么可能干的出来这种贪蝇头小利的事情,您一定要相信任总啊。”

  宁西瞥了他一眼,男人心头一颤,下意识垂下脑袋。

  任总怎么这个时候不在,完蛋了。

  “原来我们拼死拼活要守护的权力和尊严在你们眼中就是蝇头小利啊,是啊,你们是贵人,高人一等,我们这些普通人在你们眼中算什么呢?你们都是一个公司的,肯定穿一条裤子,官官相护,我怎么这么傻啊。”女人哭着捶胸顿足,站起来就朝墙上撞去。

  保安赶紧上去拉她,谁知这个女人劲还蛮大,就在要撞上去的时候,保安死命抱着她的腰把她往后拖,不过女人的额头到底破了层皮,一丝血珠沿着额角滑落,配上女人歇斯底里的面容,触目惊心。

  这一幕看的在场的人忍不住皱眉,这个女人果然是个不要命的。

  宁西抬步往里走,冷声吩咐道:“把人带进来,还有拆迁队的领队,都给我带过来,我要亲自问。”

  “是。”邢利回头朝保安挥挥手,两个保安架着女人就进去了。

  邢利吩咐助手去把负责玉巷拆迁的领队叫过来,临走前,瞥了眼那一边打电话一边急得跺脚的高管。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

  有敏感的人已经嗅到这其中的不同寻常,任总蹦跶的也够久了,他是如今宁氏唯一留存下来的老人,以宁西雷厉风行的手段,不可能放任他这么多年,但宁西确实一直没动他,大家就猜测这是没有把柄,对任伟也佩服的很。

  不过现在看来,任伟的好日子到头了。

  ——

  紧急召开的董事会上,任伟着急忙慌的赶到,还没来得及辩解两句,邢利将证据一一甩出来。

  “宁总为了跟西昌钢厂合作,三天不眠不休,才以最优惠的价格签到了合同,任总可倒好,以次充好,用劣质钢管顶替西昌钢管,造成严重事故,致使一人重伤,生命垂危,四人不同程度的受伤,现在外边都是议论我们宁氏的工程有问题,这对我们宁氏的名誉造成了严重损害,不知任总这回扣吃的可还开心?”

  任伟脸色十分难看,刚张了张嘴,邢利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还有玉巷这个项目,任总这千万的身家竟然也贪那几十万的赔偿款,不知道的还以为咱宁氏苛待员工,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在公司大门口堵着宁总告状,还以死威胁,知不知道,宁氏的脸都让您老给丢尽了。”

  邢利这话说的可是丝毫不留情面,从职层来说,任伟还要高邢利一级呢,但谁让人家是总裁的秘书,相当于唐明皇身边的高力士,亲王见了还尊一声爷爷呢。

  邢利接下来把任伟这么多年干的烂事儿一一抖搂出来,有些任伟自己都给忘了,实际上他不可能留下把柄,但对方竟然事无巨细毫无遗漏,他心脏忽然一跳,看向那主位上默然静坐的年轻男人。

  这么多年按兵不动,等他松懈下来,再给他迎头一棒。

  够隐忍、够狠毒。

  但他怎么会输,“我知道宁总早就嫌我碍眼,您早说,我主动退出,我又不是那种恋栈权位的人,这么多年兢兢业业,为公司付出一切,为的就是当初对老宁总的承诺,老宁总,我对不起您啊……。”说着痛哭起来。

  大家眼观鼻鼻关心,神仙打架,不要殃及到池鱼就好。

  宁西转动着大拇指上的玉扳指,冷峻的面容上不见丝毫情绪,令人捉摸不透。

  “任叔叔。”

  这句叔叔一出来,任伟心脏下意识抖了抖。

  直觉他接下来没什么好话。

  “您为宁氏做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些书面的证据算得了什么,比不上任叔叔几十年如一日的辛苦,相信父亲的在天之灵也会理解您的,但是为了宁氏的名誉着想,希望您能顾全大局……这也算是您为宁氏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我及宁氏的所有员工都会在心里感激您的。”

  声音没有丝毫的感情,冷漠的仿佛机器一般。

  人人埋着脑袋,这是要逼任伟退啊。

  已经很给他面子了,任伟就顺着台阶下吧。

  可惜任伟只顾着自己的面子,拍桌子喝道:“宁西,你个黄毛小儿,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这个公司可是我和你爸一起打拼下来的,宁氏也有我的一份,你凭什么赶我走?”

  宁西勾了勾唇,眼神阴寒入骨:“原来这才是你的真心话。”

  任伟莫名打了个寒颤,嘴唇蠕动了一下,正要反驳,却见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两个身着制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谁是任伟?”

  任伟腿肚子打颤。

  邢利指了指任伟。

  任伟被检察院带走的猝不及防。

  大家心头震惊的时候,主位上的男人敲了敲会议桌:“任伟冥顽不灵,屡犯不改,如今天河项目因为他的贪婪造成了人命,他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相信法律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审判。”

  刚刚传来的消息,那个重伤的人已经去世,牵扯到人命,不可能善了。

  目光一一扫过,无人敢与之对视:“我希望你们以此为戒,有些底线,不能犯,要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天道循环,不要抱有侥幸心理,否则任伟的现在就是你们的将来。”

  “散会。”

  男人起身,大步离开。

  徒留满会议室的高层面面相觑,良久之后,有人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任总、真的完了吗?”

  有人瞪了他一眼:“以后这个人在公司不要提了,惹了宁总不高兴,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一开始说话的人赶紧捂住嘴,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巴子。

  从此宁氏只有一个主人,宁西。

  ——

  向涛走出总裁办公室,到现在还有些云里雾里。

  宁总刚才的话……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向涛扭头,见到来人立刻恭敬道:“邢秘书。”

  邢利温和的笑道:“你是个聪明人,宁总很看好你,好好干吧。”

  向涛压抑住心底的兴奋,等邢利走远了,双手握拳,恨不得蹦起来。

  他忽然想到昨夜那个黑衣少女,那句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心头忍不住微微激荡。

  这时女人也被邢利亲自请出了宁氏,邢利答应她会将赔偿款落实,同时房东那边也会施压警告,违约金一分都不会少。

  女人高兴的合不拢嘴:“你们真是大好人啊,她果然料事如神。”

  邢利微微眯眼:“谁?”

  女人愣了愣,马上改口:“没……我什么都没说。”

  话落匆匆走人。

  邢利眉头微蹙,想到什么转身,让向涛送女人出去。

  女人走到大厅,看到一个黑衣少女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高兴的走过去:“叶小姐。”

  萧云和抬头,目光掠过女人落在身后的向涛身上,向涛微怔,少女已经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

  “您果然料事如神,事情都解决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

  萧云和笑道:“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

  “您太谦虚了。”想到什么,女人皱眉说道:“叶小姐,刚才我说漏嘴了,恐怕会给您带来麻烦,咱赶紧离开吧,宁氏这样的大公司,咱惹不起。”

  萧云和挑眉;“无碍。”

  向涛咳嗽了一声:“我送你们出去吧。”

  三人走出公司大门,一辆豪车缓缓停在了大门口,向涛对萧云和说道:“抱歉叶小姐,我只能送您到这儿了。”

  忽然起了大风,北方的空气中总是裹挟着沙砾,这具身体有些对风沙过敏,萧云和轻咳了一声,取出手帕捂着口鼻。

  女人看着天空,喃喃道:“好端端的怎么起风了?”

  萧云和目光掠过那辆豪车,淡淡的收回视线,转身离开。

  车内走下一位年轻的女子,柳眉杏眼,琼鼻樱唇,秀丽清雅的容貌,只那苍白的肌肤平添几分娇弱,柳眉微蹙,我见犹怜。

  女子身上有一股古典文秀的气质,犹如春风拂面,令人十分舒服。

  张妈扶着女子下车,嘴里嘟囔道:“怎么这么大的风,小姐你不能吹风的,少爷也是,公司那么多吃闲饭的,却让小姐给他送文件,太欺负人了。”

  说着给女子披上一件外套,小心的掖好。

  女子抬头看了眼面前气派繁华的高楼,眼神有些复杂,叹道:“算了,我整天待在家里,也正好出来走走,难为他良苦用心了。”

  向涛本来还疑惑这女子是何人,听到张妈的话瞬间反应过来,再看那女子眉目,果然和宁总颇为肖似。

  原来这就是宁总的同胞姊妹,宁氏唯一的大小姐——宁秋。

  “宁小姐。”向涛恭敬的迎过去。

  “您是来给宁总送文件的吗?请这边来。”

  女子轻轻点头,修养极佳。

  向涛心中忍不住感叹,不亏是宁家出来的,这举止修养非一般名媛可比。

  女子抬步,刚走了两步,忽然又是一阵阴风刮来,直吹的女子发丝飞舞,紧贴在脸上。

  萧云和微微愣神的瞬间,手中的手帕被风卷走。

  眼看朝豪车的方向飞去,身边女人惊呼道:“手帕飞了。”

  说着就要追上去。

  萧云和拉住她,摇头:“算了。”

  女人还有些可惜,“那花样很别致,就这样丢了太可惜了。”

  萧云和却头也不回的走了。

  女人赶忙小跑着追了上去。

  一条手帕忽然飞到了宁秋画脸上,张妈大惊失色,抓住手帕就要丢了:“哪儿来的脏东西。”

  “咦?”张妈疑惑的说道:“这手帕上绣样儿好眼熟啊,这不是小姐前天绣的那个吗?不过这个绣工比小姐的差远了。”

  宁秋画脚步一顿,忽然转身夺过张妈手里的帕子。

  张妈吓了一跳,何时见过小姐这么急切的样子。

  宁秋画将手帕摊在掌心,淡青色的绢布清新雅致,角落里,金丝银线绣着浮云朝霞,绣工确实很差,形不似却神似,这是另一种境界。

  宁秋画不可置信的双眼紧紧盯着上边的刺绣,仿佛一针一线都不容许错过。

  她的双手忽然颤抖起来。

  手指抚过银线勾勒出的浮云一角,郡主不喜女红,为了应付公主让她教她最简单的针法,她教郡主滚针绣,可郡主实在没有这方面的天分,每次最后的针脚总要露出来,乍一看不起眼,然仔细看,那浮云的边角总会有一块比较突兀。

  “哎呀,太难了我不学了。”

  “我的好秋画,还有没有更简单的针法?这实在是太难了,比我练剑还难。”

  耳边依稀响起少女抱怨撒娇的声音,她忍不住泪如雨下。

  这金丝银线、浮云朝霞、滚针绣法、连那压不住的针脚都一模一样。

  这不是巧合。

  张妈看到小姐抱着一条手帕呆呆的看着,忽然激动的哭了起来,张妈吓了一跳。

  “小姐,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她怀疑小姐是不是中邪了。

  宁秋画也不知是哭还是笑,忽然扭头,看向手帕飞来的方向。

  宁氏集团门前的马路向来荒凉僻静,此刻宽阔的马路上空无一人,唯余劲风飞舞。

  宁秋画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

  “郡主……。”

  她的呼喊散落在风中,不知能不能落在思念的人耳边。

  ------题外话------

  差一点就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