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农家小福女 > 第六百四十一章 爬墙

第六百四十一章 爬墙

  最后,卫晨是拎着一个空书篮被门房拦下来的。

  门房在检查过他的木牌后道:“这不是你的木牌,你是住学的学子?你自己的木牌呢?”

  卫晨一脸青色的看向白善。

  白善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过,一脸的我不认识他。

  门房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到白善后拦住他,“同学,你认识这人吗?”

  白善抬起眼皮看了卫晨一眼后点头道:“认识,一个班的。”

  门房眯眼,“你助他逃学?”

  白善摇头,“不熟。”

  卫晨瞪眼。

  门房问:“他是外住的,还是住学的?”

  白善继续道:“不熟。”

  卫晨暗暗松了一口气,连忙道:“这真是我的木牌,或是因为我长开了些,所以你觉得描述不像我……”

  门房挥手打断他的话,“这个叫季浩的我认识。”

  卫晨:……

  门房:“他才提了书篮进去。”

  卫晨:“……”

  白善已经提着自己的书篮轻飘飘的从他身边飘进去了,一点儿都不带停顿的。

  卫晨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又不能把他也拉下水。

  他只能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认罪了。

  门房也收回了目光,难得的多说了一句,“知道我为什么查你的木牌吗?”

  “对啊,为什么查我的木牌?这进门的学子这么多呢。”

  “因为你一直找白善说话。”门房道:“三个月了,除了最开始我没印象的时候,后来我每次见他,不论上学下学他都是一个人进出,今儿一早就多了一个你,还有些面生,我就没忍住。”

  卫晨:……他好恨啊,早知道就不跟白善一起进门了。

  白善在事后当然也听到了这个理由,暗暗记下,看来以后满宝要用木牌进出府学,也得跟着他离得远一些才行。

  “学监怎么罚你?”

  “还能怎么罚?跪夫子像,抄书,还有抄学规,”卫晨耷拉着脑袋道:“你可真够狠的,竟然就丢下我不管。”

  “不丢下你,岂不是要跟你一起受罚吗?那到时候谁帮你抄书?”

  “咦?你要帮我抄书?真是太好了,”卫晨兴奋起来,想到了什么,又失落起来,“不行啊,你我的字不一样,学监的先生一定会比较的。”

  白善伸手道:“给我看看你的字。”

  卫晨高兴的翻出自己的字给他,白善看了以后皱着眉头道:“你比我和满宝大这么多,怎么字这么差?”

  卫晨:……

  白善眉头紧皱,“我不一定能模仿得出来,我会仿满宝的字,但我们先生能看出来,但我们自己分不出,白二的也能仿,但满宝都能看出来,先生更不用说了……”

  卫晨听他的水平这么不稳定,立时不敢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了,把字稿扯回来道:“你可别害我,要是被学监发现我作弊,会罚得更重的。”

  白善就惋惜道:“那看来你只能自己抄了。”

  卫晨很不开心。

  白善问:“要不要给你带些点心来慰问你?”

  卫晨看向他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罢,你有什么事?”

  “明天我们一起去藏书楼走一走吧,你一个人抄书肯定无聊,我们可以陪你呀。”白善道:“正好下学后我们回家也是要做课业,我们可以改成在学里做。”

  卫晨猜到了他要做什么,不太乐意,“万一被学监抓到……”

  白善:“与你无关,我一力承担。”

  卫晨犹豫。

  白善道:“蜜心堂的一份冰品!”

  “两份!”

  白善抬起手,“成交。”

  卫晨跟他击了一下掌道:“早知道说三份了。”

  “你说了我也会往下砍的。”白善拍拍屁股起身,道:“我回家去了,明天见。”

  第二天满宝在药铺吃了午食,又请教了纪大夫一些问题,做好记录后便收拾东西要回家去。

  纪大夫好奇的问,“今天怎么回去这么早?”

  满宝解释道:“近来课业多,恐怕都要回去早一些。”

  纪大夫便点了点头,知道她除了要在这里学习医术外,还要和庄先生读书,她现在学习的速度特别快,多数是以病例来学习,所以看病之余,他能教她的并不多了,倒没有拦着她。

  至于炮制药材一类的,那是药农和药商擅长的,他们做大夫的基本上只要知道分辨好坏就行。

  满宝回到小院儿,休息了一会儿便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听庄先生上课,或是整理自己的文稿。

  觉着白善差不多要下学了,她便换了一身衣服去找大吉一起去府学。

  庄先生今天在大智书院没课,因此背着手站在窗下看她离开。他想到了什么,摇头笑了笑后回书桌后坐下,继续写自己的教案。

  满宝对大吉道:“我们先去接白二郎吧。”

  大吉点头。

  等接上白二郎,都不用俩人说,大吉便已经自己驾车往府学西巷那边去了。

  俩人一看,忍不住嘿嘿一乐,也爬出车厢了,拍了一下大吉的肩膀道:“大吉,你很聪明嘛。”

  大吉沉默不语,他倒是想蠢笨一些,这样就没这么多烦恼了。

  到了西巷,大家开始仰着脖子找位置,满宝眼尖的看到一处墙头伸出一块天青色的布条,还嫌不够显眼似的摇了摇,满宝立即道:“在那儿呢,在那儿呢。”

  大吉自然也看到了,驾车上前。

  到了近前,他们才发现墙头下有一堆稻草,堆得有半墙高,满宝看得眼睛亮晶晶的,“这样我们带来的凳子就用不上了。”

  白二郎也道:“这个比凳子好。”

  俩人跳下车,爬上稻草堆,就微微一跳,伸手搭住墙头……

  俩人在七里村时没少顽皮,爬树这样的事儿也常做,加上年纪小,身体灵活得很,满宝又被白二郎推了一把,所以虽然她个小,但还是爬到了墙上。

  满宝气喘吁吁的坐到了墙头,跨坐稳了以后就去伸手拉白二郎。

  大吉站在墙头下仰头看着,既不阻止,也不帮忙。

  白二郎比她还高一点儿,一手拉着她,一手抱住墙头,不一会儿就翻了上去,俩人这才朝下看。

  白善和卫晨正站在墙底下冲着他们乐,招手道:“快跳下来。”

  农家小福女 p

  p农家小福女 57450dexht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