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诸天私人梦游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龌蹉之事

第一百五十三章 龌蹉之事

  “今天你应该没有课吧?”

  易初三待在客厅内,有些无聊,随即依靠在厨房的门侧,看着里面苏月华不住的准备菜肴,一旁的电饭煲里面,已经散发出一丝丝甜香之气。

  盖子已经被苏月华半打开。

  “嗯,我只是助教,课程不算多,但明天估计我的办公桌就会准备好了,到时候就开始忙了。”

  苏月华从下方的橱柜内拿出一个平底锅,虽然是崭新的,但前两天自己也用了,放置在炉灶上,青蓝色的火焰熊熊而起,很是熟练的操作着。

  滴了些油,便是将鸡蛋整个打进去,一连打了三个,又将一些调料点了点,看得出,平时也算是专业的煎蛋高手。

  “这些天,阿姨一直在医院里面,苏教授和你弟弟的生活没问题吧?”

  看着苏月华的一系列动作,在家里肯定练了不少,如今母亲住在医院里面,不知道苏教授他们怎么样,易初三有些好奇。

  “没事的,我爸这段时间请了长假,待在医院里面陪我妈,我弟弟一个人吃食堂,衣服脏了,那边也有洗衣机。”

  苏月华摇摇头,虽然家里暂时有些艰难,好在,并没有出现太大的难题。

  一边回应着易初三,一边用着平底铲移动着荷包蛋,煎的很快,六个蛋不要五分钟全部搞定。

  嗅着鸡蛋的鲜味,易初三嘿嘿一笑,从厨房筷笼内取出一双筷子,直接夹了一个。

  “嗯,不错,糖心荷包蛋,专业。”

  虽然有点烫,但是这种荷包蛋在后街与食堂肯定是没有的,三两口,便是一个荷包蛋进入腹中,看着苏月华开始切肉,易初三忍不住,又夹了一个。

  一连干了两个荷包蛋,瞅着仍在忙碌中的苏月华。

  “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开口问着。

  “嗯……,你去把冰箱里的西红柿拿出来三个吧。”

  苏月华倒也不客气,瞥了易初三一眼,想了想,说道。

  “行!”

  自己点了两个菜,第三个苏月华自己做主,难道就是这个西红柿?

  昨天从那个超市里面,的确买了二斤西红柿,看上去鲜红无比,但是和自己老家地里长得没法比,不过也没办法,不买就没有。

  “小炒肉我就不放红辣椒了,早晨吃红辣椒,火气大!”

  切了有半斤左右五花肉,放入玻璃碗中,开始放入调料,简单的腌制起来,另一边则是洗着大个青辣椒,这种辣椒易初三知道,看上去挺大的,其实并不辣。

  刀功下去,青椒成丝,炒锅架起,又是行云流水的操作,四分钟之后,一盘新鲜的小炒肉出炉。

  至于易初三拿来的西红柿,直接被苏月华洗干净了,切成片,放了一点白糖,一道凉菜出现。

  “苏老师,你这手艺就算是大厨,一个月也得八千块以上啊!”

  易初三毫不吝啬的夸赞着,这年头,人长得美,饭做得好,工作又是老师,怎么看都不多见,将做好的东西端上准备好的餐桌。

  苏月华也将熬制的红豆黑米粥盛出来,历经二十分钟左右的蒸汽外放,倒是显得不是那么滚热起来。

  “那你给我开一个月八千块的工资,你一天三顿我包了怎么样?”

  听着对方的夸赞,苏月华美眸为之眯起,任谁的成果受到肯定,都会欢喜的,只是于对方的打趣之语,又是无奈的白了一眼。

  “早餐就可以了。”

  “俗话说,早吃好,其余两餐我不讲究太多的,地主家也没余粮啊。”

  易初三也是轻轻一笑,从苏月华手中接过粥碗,看着熬制的红豆黑米粥,轻轻品了品,的确比食堂里面一块钱一碗的粥好些。

  “这才是资本家的本性,哼!”

  苏月华心情不错,品尝着自己的手艺,喝着自己调配的粥,虽然东西不是自己买的,但却是自己做的,反正不用和眼前这个资本家客气。

  虽然不知道对方有多少钱,但想来这点东西还是毛毛雨的。

  “行了,我吃的差不多了,交给你了。”

  易初三连续喝了两碗粥,一盘子煎蛋也干掉了四个,一盘小炒肉干掉一多半,一盘凉拌西红柿也吃了些,虽然很多,但肚子的消化也很快。

  苏月华倒是细嚼慢咽的,连一碗粥都还剩一点。

  看了一下手机时间,已经快七点半了,待会自己还要去驾校做题的,今天便是第三天了,做完三次题目,预约科目一考试,之后,便可以开始科目二了。

  行入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又漱了漱口,感觉清爽了许多,站立在马桶前,掏出雄鹰,开始准备放水,似乎从早上起床到现在,也就放了一次水。

  “额,这个……,在这里晾晒内衣应该不妥吧?”

  直视前方的那放置卫生间用品的架子,上层放置着洗发水、护发素、沐浴露、洗面奶……,还有一些自己说不上来名字的东西。

  不过此刻易初三的注意力倒是被下放架子上的东西吸引住了。

  上面此刻正挂着一套应该洗过的内衣裤,都是黑色的,分开挂的,猛然间,似乎鼻息间传来一股别样的幽香之气,有洗衣液的香气,也有其它的香气。

  豁然间,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上次老大带来的片子,下身的雄鹰直接展翅,易初三的目光凝视其上,都带着蕾丝边的花纹。

  想着苏月华那个完美的身体曲线穿上这套东西,一颗心不自觉用力的跳动起来,鬼使神差的,原本想要放水的身体本能也消失不见了,就那般的昂扬向上。

  伸出手将那件蕾丝边的胸罩拿在手中,轻轻握在手中,香气更为浓郁了,这里面应该有苏月华的体香吧?易初三如是的想着。

  咚!咚!咚!

  豁然间,待易初三正沉浸于那馥郁幽香之中之时,卫生间的门被敲响,而后……猛然间被打开了,苏月华本惊讶着为何易初三不从里面反锁。

  只是,下一刻,看着此刻正站在马桶前,一手拿着自己刚才刚想到的贴身之物,另一只手竟然……竟然……,俏脸之上直接通红无比,来不及说什么,直接重重的关上房门。

  他……他在拿自己的内衣……做那种龌蹉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