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盛唐神医驸马 > 第52章 不能用就解决掉

第52章 不能用就解决掉

  士兵拖着那个人离开。

  房遗爱向其他人问了句“都看见了?”

  关押着的门徒都没吭声。

  “你们是郭行真的门徒。”房遗爱接着说道“可他祸乱东宫是真,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可以超越皇权。但凡敢与皇权为敌者,你们认为会有好下场?”

  众人面面相觑,都没敢回应。

  已经有人因为说了不该说的丢掉性命,他们哪还敢胡言乱语?

  “我来这里,其实是为了救你们一命。”房遗爱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都很清楚。”

  “遗爱兄弟。”杜荷也是个会配合的,他一脸错愕的看着房遗爱“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太子要斩草除根,难不成你敢抗命?”

  “当然不敢。”房遗爱回道“其实刚才我去见了太子。”

  “你已见过太子?”杜荷假装错愕“太子怎么说?”

  “我向太子求情。”目光停留在被关押的郭行真门徒脸上,房遗爱说道“他们这些人,多半是受了郭行真蒙蔽。只要诚心人错,小惩薄戒也就可以。”

  接着,他又加了一句“要是有人一心寻死,也就只好成全。”

  杜荷问那些人“右卫将军的话,你们听见了?”

  郭行真的门徒,向来认定他是仙人。

  其中有不少还是死忠。

  房遗爱的意思很明确,想要活下去,就得背弃郭行真。

  只有几个胆小怕死的当场服软,更多的则没吭声。

  杜荷皱眉“你们是不是都不怕死?”

  没人回应。

  那些不吭声的虽不肯服软,却也没蠢到做出头鸟被拖出去砍了。

  杜荷与房遗爱环顾还没服软的门徒,一位大理寺丞来到。

  到了杜荷面前,寺丞说道“杜驸马,寺卿要我来问,什么时候处决这些人犯。大理寺监牢窄小,容不下这么多人。”

  “这么点人就容不下?”杜荷问他“大理寺是怎么关押人犯的?”

  “以往大理寺从没有过这么多人犯。”寺丞回道“关押这么多人,还是头一遭。”

  “遗爱兄弟。”杜荷问房遗爱“你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处置?”

  “先把肯脱离郭行真的都给送到官府牢房。”房遗爱说道“剩下的这些,再等两日,押赴刑场问斩。”

  “还不依着右卫将军的话去办?”杜荷问寺丞。

  寺丞回道“我这就去办。”

  承诺不再追随郭行真的门徒,被狱卒押了出来,准备送往长安府的监牢。

  先前没有服软的门徒,见他们果真被带走。

  又想到留在死牢过两天可能就被杀死,又有一些人嚷嚷着愿意脱离郭行真。

  临到最后,留在大理寺监牢的门徒,只有七八个。

  “既然你们一心求死,我也没办法搭救。”房遗爱说道“过两天,我会来为你们送行。”

  “右卫将军。”有个门徒问道“我们犯了什么罪,要被杀头?”

  “其一,追随妖道郭行真。”房遗爱回道“他祸乱宫廷,你们与其同罪。其二,殴打朝廷命官。仅仅这两条,就够你们死上百回千回。”

  罪名只有两条,却每条都能实实在在的栽在他们头上。

  门徒们顿时没了底气,一个个面面相觑。

  有个人试探着问道“此时与郭行真决裂,可还能活?”

  “当然能活。”房遗爱回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你们活下去。”

  房遗爱和杜荷离开大理寺的时候,死牢里只剩下两个门徒。

  杜荷前往东宫,向李承乾复命。

  房遗爱则去安兴坊,接武媚返回皇宫。

  来到东宫,杜荷立刻得到李承乾接见。

  “房遗爱去了大理寺?”李承乾问他。

  “去了。”杜荷回道“只有两名门徒,还愿追随郭行真。”

  “只有俩人?”李承乾错愕“是不是他说了什么?”

  “恩威并施。”杜荷回道“我还从没见过他有这样的手段。”

  “什么样的手段?”李承乾追问。

  杜荷把在大理寺发生的一切说了。

  李承乾皱眉“早先我曾招揽过他,被他回绝了。”

  “太子怎么打算?”杜荷说道“如今的房遗爱深得陛下欢心,要是能把他招揽过来,对太子一定是个助力。”

  “可他并不肯。”李承乾说道“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

  杜荷说道“要不我去问问。”

  “也好。”李承乾说道“问清楚他不肯投我的缘由,倘若不能为我所用,这样的人留着只是祸害。”

  “我明白了。”杜荷回道“他此时应该还在安兴坊,我这就过去看看。”

  李承乾点头“你去吧。”

  离开大理寺后,房遗爱回到安兴坊医馆。

  医馆门外还等着不少不肯走的病患。

  见他回来,病患纷纷涌上来。

  没有理会涌上来的人群,房遗爱直接走进医馆。

  “求公子救救我们。”堵在门外的病患纷纷嚷嚷。

  武媚迎了出来,对门外的病患说道“你们都还有力气嚷嚷,可见病的不重。既然还没到立刻会死的境地,明天再来。房公子忙活一天,也累了。”

  病患们等了许久,终于把房遗爱盼了来。

  临到最后,却只等到一句要他们明天再来。

  急着诊病,哪有人肯离开。

  武媚也不理他们,对房遗爱说道“驸马不用理会,今儿已经诊治了不少病患。”

  “开门行医,哪有病人来了给推出去的道理?”房遗爱说道“让他们都进来,眼下天色还早,应该来得及。”

  “晋阳公主还在等着驸马。”武媚提醒“万一耽搁了,陛下一定会怪罪。”

  “时辰快到的时候,我再入宫。”房遗爱吩咐陈德光“让病患一个个进来。”

  陈德光来到门口,向等在那里的病患喊道“门外的这些,有一个算一个,排队诊病。再来任何人,公子今儿也不会诊治了。”

  在门外等着的人们,听说房遗爱还肯给诊治,纷纷涌了过来。。

  陈德光喊道“排起队,不要挤。等到这会的,公子都会诊断。”

  得到这句承诺,医馆外的病患都放了心,有序的排起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