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万古剑神 > 539.第五百三十九章不祥的武学

539.第五百三十九章不祥的武学

  君子之风,传说中当初三君子无敌于天下的武学。

  先立于不败之地,然后无人可敌!

  鬼发道人的“不争之剑”,其实也就是从“君子之风”中化出,只是他自能自保,不能用于攻人,说起来只是君子之风的皮毛!

  这三个女子,居然练成了六坟山传说中的传承——

  ——君子之风!

  “怎么可能是这种武学?”

  “三君子的武学,早就断了传承,便是六坟山的祖师也感悟不到,这几个小妮子何德何能,得此传承?”

  “怪不得沈三公子有恃无恐,原来有这君子之风打底,三人合力,同阶之人哪里能够奈何得了?”

  “这分明就是给骆大天王下了个套!只不知这位沈三公子身后,到底是广圣君,还是黑泽军师?”

  一片议论纷纷之声。

  广圣君与黑泽军师对视一眼,心中各自疑惑。

  ——他们自己心里很清楚,他们并没有在背后支持沈振衣,难道说是对方?那这一手埋的可够深的?

  “够了!”

  骆大天王也看不下去,厉声喝止。

  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十二丑伤亡殆尽,事实上君子之风施展开之后,没有人能够伤害到这三个女子,即使是十二丑再坚持下去,也不过是多几个靶子罢了!

  “我们认输,此后内城联盟的长老会,便由弃剑山庄做主选定人选!”

  十二对三都惨败,骆大天王也没有脸来再争执什么。他当机立断认输,也算是枭雄风范。

  ——毕竟不管怎么说,内城联盟的盟主只能是他,就算弃剑山庄掌控了长老会,又能如何?

  何况弃剑山庄才几个人,他要怎么安排长老会,必然会与九家十二宗产生矛盾,这本身又是挑拨离间的机会。

  想到这一点,又看看事不关己站在远处空中的广圣君与黑泽军师,骆大天王硬生生忍下了这口气。

  “真的……真的认输了!”

  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不敢置信。

  这许多年来,骆大天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谁见过他认输?

  如今居然折在这个新崛起的弃剑山庄手中!

  十二丑中死了三人,剩下九丑垂头丧气,狼狈回到骆大天王身后,都是羞惭不敢抬头。

  刚开始的耀武扬威,早就不知去向。

  “废物!”

  骆大天王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冷冷骂了一声。

  楚火萝、紫宁君与龙郡主三人兴高采烈回到沈振衣身边,楚火萝得意洋洋:“师父,幸不辱命,这几个什么十二丑,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沈振衣却只轻叹:“还是手软了一些,我以为你们至少杀了九人,没想到才杀了三人,活了九人,倒过来了。”

  君子之风出其不意,杀人如割草,沈振衣刚才不愿意听王丕显介绍十二丑,就是因为他觉得十二丑顶多活下来三四人,没想到三个女弟子到底不心狠手辣,还是活下了九人之多。

  鬼发道人在旁听着苦笑,人家师父都会劝徒弟少造杀孽,手下留情,你这位师父倒好,只嫌徒弟杀的少。

  他忧心忡忡,凑到沈振衣身边,苦劝道:“沈三公子,想不到你们在六坟山中,真的得到了三君子的传承——只是,这君子之风,传说中乃是不祥的武学,如此轻用,只怕……不大好啊!”

  鬼发道人一脸认真,这传说记载在他们六坟山典籍之中,言之凿凿,他从来信之不疑。

  “不祥的武学?”

  楚火萝倒是起了好奇之心,反问道:“鬼发道长,这君子之风祥和平静,怎么能算是不祥武学?”

  又不是那种阴风阵阵,血腥暴戾的武学,这君子之风不但威力强大,先为不可胜,再求取胜之道,简直是以柔克刚的王道,同时还能平和心境,有修心的作用。

  这到底哪里不祥?

  鬼发道人苦笑:“武学本身,并无不祥,只可惜这武学于万年之前,就受到了血的诅咒,凡使用君子之风武学之人,只怕……都会有些妨碍。”

  他看了楚火萝三人一眼,心中沉重,含含糊糊不好意思说得太凶。

  龙郡主诧异,对鬼发道人行了个礼:“道长,这种武学诅咒之事,我们还从未听过,还请道长不必顾忌,尽管直说。”

  她听得出来鬼发道人还有些保留,心中好奇,又觉得此事与本身有关,总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鬼发道人叹了口气,“既然你们要问,我也就不隐瞒了,尽数说出来,也请沈三公子一起参详参详。”

  弃剑山庄胜了天王会,本来可喜可贺,但是一想到使用君子之风的后果,他就觉得高兴不起来。

  “我门中典籍记载,当初三君子为了对付人间三恶,不惜使用君子之风这种武学,其实也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鬼发道人脸上露出敬佩神色,“他们留下遗言,早已说明,这一门武学自创设以来,便受到诅咒,使用之人,都会痛苦不堪,死的苦不堪言。在他们之前,从君子之风的创始人皇极玄开始,每一代的传人,都会有此结果。”

  楚火萝听得目瞪口呆,“能创造这种武学之人,本身应该强大得很,怎么会被人诅咒?”

  这简直说不通嘛!

  鬼发道人摇头:“听说皇极玄有位妻子,乃是邪派绝世高手,为了帮他创立新武学,呕心沥血油尽灯枯,谁知道皇极玄从无情道中悟出君子之风,杀妻以将这门武学大成。所以他的妻子在临死之前以血为咒,诅咒使用君子之风的人。”

  “她原本是血魔咒的传人,这怨毒之咒非同小可,历经万世而不移,后来皇极玄果然死得凄惨无比,也印证了这诅咒的真实。”

  君子之风,本是无情的武学,正因为无情,才会看起来让人如沐春风。

  ——这本来就不矛盾。

  此后一代代传人,也以自己的生命证明了这诅咒存在,三君子之时,已经没人敢修炼这门武学,他们为了对抗魔头,这才自甘牺牲。

  楚火萝发傻,还是不敢置信,回头问沈振衣:“师父,这是不是真的?”

  沈振衣老神在在心不在焉,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有这么坑徒弟的嘛?

  楚火萝急得要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