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十章 五名干将
  龙傲天的魁梧身躯如山压近:“你千万不要说不认识,更不要说他早就死了,我不是三岁小孩,不会听没有营养的话,你只要知道一点,你的心腹,赵一冰假冒杀手杀掉六姑,摆明就是向我们开战,这有什么好说的?”

  他还很不客气推开两名试图拦路的雄鹰高手,戴着玉石的手指点着古大佛喝道:“只是你要开战就直接下战书好了,胜过这假惺惺的解释十倍百倍,我今晚过来,不是我怕你,也不是怕两败俱伤,是给死去大哥面子。”

  “你对大哥无情无义,我龙傲天还念他恩义。”

  他站在古大佛面前:“说吧,叫我来什么事?说完了,我就要回去厉兵秣马,半月之内干翻雄鹰。”

  古大佛轻轻转动着佛珠,没有立即出声回应龙傲天,似乎要压制死去大哥四字的冲击,白秋画的俏脸依然笑容如花,声音轻柔回应:“龙爷,真是误会,再说龙爷也没吃亏,我们三名堂主被杀,我也差点被杀手做掉。”

  “龙秀姑横死的当天,我被冒充天衣阁的杀手围攻,差一点就死了,龙爷难道要否认不是龙氏精锐?”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三言两语就展示自己的獠牙,如果中年胖子是龙氏精锐,这一番说词可以挫掉龙傲天锋锐,如果中年胖子不是龙氏成员,自己遭遇也可以提醒龙傲天,让后者知道,有人正趁着两方争斗兴风作浪。

  “呼!”

  只是白秋画没有想到,话音刚刚落下,龙傲天就眼神一冷,一个箭步冲出,一拳轰向白秋画,出手凶猛,杀气狠厉,完全没有昔日的彬彬有礼,白秋画俏脸止不住一变,双手交叉横挡身前,意图抵挡龙傲天的雷霆一拳。

  “砰!”

  一声巨响。

  龙傲天轰出的拳头,硬梆梆打在白秋画的双手,后者直接向后退出五步,差点喷出一口鲜血才停住,龙傲天则毫发无损,轻轻一吹,白秋画咳嗽一声,艰难挤出一句:“龙爷,宝刀未老啊,一拳就打退受伤中毒的我。”

  “只是你这样恼羞成怒,是要杀人灭口吗?”

  “你妹啊。”

  龙傲天勃然大怒:“小贱垩人,饭可乱吃,话不能乱说,龙六姑是证据确凿死在赵一冰手里,你们三名堂主和你被袭击,你无凭无据就栽我们龙氏头上?我还怀疑是你们自编自导呢,再跟我说捕风捉影的事,我废了你。”

  白秋画不甘示弱:“心知肚明。”

  龙傲天冷笑一声,又是脚步一挪,拳头对着白秋画轰出。

  只是刚到一半,古大佛就轻描淡写的挥手,掌心轻轻包住龙傲天拳头。

  没有闷响,也没有喷血,连彼此后退都没有,拳头和掌心一碰就停了下来,古大佛脸上保持着温润笑意,缓缓松开握着的拳头:“老龙,怎么脾气比以前暴躁了啊?要知道,十多年前的你可是温润儒雅世家子弟风范。”

  “古大佛,今天怎样一个意思?”

  龙傲天不再跟白秋画过多纠缠,只是把目光落在佛爷脸上:“反咬一口?”

  “想要把过错推到龙氏身上?”

  “想法不错,只是没多少必要,到你我这种地位的人,早已经不在乎那点师出有名。”

  “要开战,就直接开战吧,华海沉寂十多年,也该开始热闹热闹了。”

  古大佛重新在蒲团上坐了下来,他还亲手给龙傲天倒了一杯茶:“老龙,坐下来,慢慢聊,今天邀请你过来,肯定是带着诚意的,肯定会让你满载而归,不然也不会浪费你我宝贵的时间,更不会祭起大哥残留的信任。”

  “茶看起来不错,只是龙某不敢喝啊。”

  龙傲天在蒲团上坐下,但没有去触碰茶杯:“谁知道有没有毒,虽然你这些年努力洗白,做了不少善意,还十年如一日的念佛,但你我心里清楚,你的内心深处从来就没有善念,十年念佛,不过是冲淡双手鲜血罢了。”

  “所以话可以聊,茶不能喝。”

  说到这里,龙傲天又摇摇头:“不,话也无法聊了,你派赵一冰杀了龙秀姑,你我之间就再无调和可能,唯一可以让我平息怒火的,那就是交出赵一冰,棍残白秋画,你自断一垩手解散雄鹰,这样,我可让你安度晚年。”

  佛爷悠悠一笑:“你我是对手,但也是老熟人,老朋友,再久远一点,更是老兄弟,我怎会毒杀你呢?”

  “闭嘴。”

  龙傲天似乎不愿意谈起久远的岁月:“说吧,今天让我过来,究竟有什么好要说的?”

  佛爷端起面前的茶水,抿入一口后开口:“我说三点,这三点都是毫无水分的事实,第一,我没有派赵一冰去杀龙秀姑,赵一冰十三年前就被大火吞噬了,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冒出来,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去杀龙秀姑。”

  龙傲天嗤之以鼻:“幼稚!”

  古大佛没有在意龙傲天的质疑,心平气和的补充:“我不介意告诉你真垩相,十三年前,三大黑帮联手围攻唐宫时,难有太大作为的我,就让赵一冰带人去转移唐宫孤儿,我知道那是大哥的心血,我想要保留一点东西。”

  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龙傲天,听到这几句话瞬间眼睛一冷,伸手扫掉面前的茶具低喝:“你忽悠三岁孩子啊?你想保留大哥一点东西?孤儿院数十条人命以及大火就是你派人做的,目的就是赶尽杀绝让自己没有后患。”

  “这么多年,我一直忍着没提这事,如今你拿来洗白自己,不觉得羞耻吗?”

  在白秋画相似露出一丝讶然时,古大佛伸手按住龙傲天的手背,言语前所未有的真挚:“天哥,我可以对天发誓,对大哥发誓,我当时本心真是想转移孤儿,但不知为什么,赵一冰却违背我的指令,反而下了格杀令。”

  “而他也在追杀孤儿时被大火吞噬。”

  古大佛目光清澈的看着龙傲天:“一直以来,我都选择性相信赵一冰是出于对我的忠诚,担心我转移孤儿惹怒京垩城那位,所以改变指令血洗孤儿院,但无论如何都好,孤儿院都是因我毁灭,因此我从来不为自己辩驳。”

  “赵一冰的归宿,为了掩饰他的不光彩,我也念叨彼此的情义,就说成境外执行任务身亡。”

  “我还让人妥善照顾他的老母亲。”

  古大佛很是痛心:“我真没有想到他捅我刀子。”

  龙傲天把手抽了出来:“那你今天又出来洗白?”

  “不管他是不是违背你的指令,他的目的都是为了你好,总之,你跟此事是脱不了关系的。”

  古大佛喝完手中半杯茶水,随后把杯子也丢入狼藉的地上:“我不是出来洗白,而是赵一冰的死而复生,以及他对龙秀姑的下手,让我感觉到内有乾坤,至少我认为,他当年假传圣旨不是出于忠诚,应该是另有所图。”

  “你不是一个粗心的人。”

  龙傲天流露一丝讥讽:“你当年判定赵一冰死了,一定有你的依据,不然你不会说他被大火吞噬。”

  古大佛显然决定把事情全部摊出来,郑重的点点头回应:“没错,我确实有依据,因为他被大火吞噬,是跟随他前去血洗孤儿院的五名干将汇报,而这五人也都是我器重的红棍,不然也不会让他们执行任务,更不会相信他们的话。”

  龙傲天眼睛微微眯起:“五名干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