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十七章 这条命,是你的了


    “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薛衣迷迷糊糊醒来,感觉全身酸痛之余也触碰到嘴边温热,他下意识的张开干燥嘴巴,一股热汤顿时流入了进去,温暖了喉垩咙,温暖了肠胃,也舒展了四肢,整个躯体就因这一口热汤焕发出生机。

    唐薛衣向来是一个很容易满足很顽强生存的人,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让自己存活和强大的机会,这种孤僻性格,连带着他的身体也对食物营养全面吸收,所以这一口汤顿时复苏他的身体机能,也唤醒巷子一战的记忆。

    “来,张嘴,这是老火面汤。”

    在唐薛衣艰难张开眼睛映入叶子轩的笑容时,汤匙又舀起一勺热汤送入他的嘴里,还伴随着叶子轩玩世不恭的言语:“老板娘亲自熬的,面我吃完了,只能给你喝汤了,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吃你一份面应该没意见吧?”

    唐薛衣没有理会叶子轩调侃,只是张嘴摄入每一口热汤,尽快恢复自己体力和精神,于他来说,只要自己还活着,就该起来完成没完成的任务,一碗汤很快喝完,唐薛衣感觉身体也暖和起来,体内深处还多了一股热量。

    他咬牙撑着坐起,适应周围环境后,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在工具房。

    “别乱动,你身体透支过度,毒素也刚刚解完,没事就在床上躺着。”

    叶子轩伸手按住想要下床的唐薛衣,语气带着一抹不容置疑:“你虚弱的很,可千万不要逞强,我耗费两个小时,才把你身上毒素解掉,伤口用纱布一一包扎,你乱动,很容易把伤口崩裂,到时就浪费我一番心血了。”

    “我怎么在这?”

    唐薛衣下意识问出一句,随后想起巷子一战:“你怎么会去红花巷救我?”

    叶子轩把喝完热汤的碗放在地上,随后把一个保温瓶打开,金黄的炖鸡,肉香四溢:“你在这,是因为我把你救了回来,去红花巷找你,是因为我收到赵一冰的情报,想要把他抓住弄几个赏钱,结果没想到你也在那。”

    “所以顺手把你救了,把赵一冰拿了。”

    “我没带你回初见旅馆,是因为我被无数人盯着,把你留在身边,风险更大。”

    唐薛衣目光沉寂:“你真是为了赏金抓赵一冰?”

    叶子轩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赵一冰前几天假冒烟花杀手杀了龙秀姑,以及二十多名警垩察,不仅全城警垩察在找他,龙傲天也丢出一千万要他脑袋,我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有这重赏怎能不上心?”

    他笑容很温暖:“只是没想到你先找到他,还跟他们血战一番,你可知道,整条巷子都被鲜血垩染红,虽然最后是我拿下赵一冰,不过你放心,这一千万奖金,我分你七成,毕竟你出的力垩比我多,我就是一个捡便宜的。”

    唐薛衣淡淡开口:“谢谢你救了我。”

    他心里很清楚,叶子轩从面馆离开后,肯定是不放心他出事,这才去而复返找回自己。

    “真的只是撞巧。”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你也不用以身相许之类的,只要你把这碗肉吃完,就是对我的最好报答。”

    保温瓶,至少一斤的人参炖鸡,炖的很烂,汤汁很金黄,最让唐薛衣眼睛亮起的,肉里还有很多切成丁状的红萝卜,粒粒饱满,他没有拒绝的接了过来,拿起汤匙舀了一大勺红萝卜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红萝卜?”

    “春花别墅发现的。”

    叶子轩没有半点隐瞒:“金大牙面前的早餐,很多食物你都没有触碰,但红萝卜丝吃得干干净净。”

    唐薛衣冷冷瞄着叶子轩开口:“你还真是细心。”

    “赵一冰是第六个人?”

    叶子轩笑了笑,话锋一转:“你今晚是杀他的?”

    面对叶子轩这一个问题,唐薛衣没有跟以往一样犹豫,把一勺红萝卜送入嘴里开口:“你果垩然是一个不简单的人,没错,他就是跟金大牙他们一起血洗孤儿院的人,也是我要找的第六个凶手,可惜的是,我低估他了。”

    “他不仅知道我迟早会找上他,还联合洪帮高手伏击我。”

    “洪帮高手?”

    叶子轩眉头轻轻一皱:“中年胖子是洪帮高手?”

    唐薛衣点点头:“是,司徒斯,赵一冰说的。”

    叶子轩念叨了司徒斯三个字,随后他又看着唐薛衣开口:“司徒斯几天前,也就是龙秀姑横死的当天,假冒龙氏聘请的天衣阁袭击白秋画,如果不是我出手救了后者,白秋画怕是已经死了,龙氏和雄鹰也怕全面开战。”

    唐薛衣动作微微一滞,梳理着其中线索消息。

    叶子轩从地上一个箱子中,摸出一瓶依云纯净水,喃喃自语:“从红花巷一战来看,司徒斯跟赵一冰的的确确是一伙的,这也就可以解释,司徒斯他们的口罩,跟赵一冰同一个生产批次,只是他为什么要杀白秋画呢?”

    叶子轩心里转动着念头,一个个问题冒了出来,赵一冰是佛爷的人,司徒斯怎会冒充天衣阁攻击白秋画?难道真是一出自编自导的戏?可当时白秋画的伤和毒素没有水分啊,她如果不是遇见自己,百分百会中毒身亡啊。

    而白秋画遇见自己,也纯粹是一个巧合,那晚他完全是随机择路。

    “十有八垩九是古大佛的苦肉计。”

    唐薛衣往嘴里扒入一块肉,眼里掠过一抹寒光:“他那么狡猾,那么残忍,什么事做不出来?”

    虽然他还是把古大佛当成敌人,但赵一冰的话,让金大牙五人临死之言变得清晰,也开始动摇他的认定,如果金大牙他们跟赵一冰一样,跟洪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孤儿院大火就可能内有隐情,只是他需要证据支撑。

    可惜赵一冰跟司徒斯,应该已被叶子轩杀了。

    “逻辑还是有点不对。”

    叶子轩揉揉脑袋,想起何子离给自己的资料,上面告知洪帮跟古大佛有不解恩怨,两方合作概率太小,而且华海这块肥肉,雄鹰自己都不够吃,又怎会分给洪帮一杯羹呢?再说了,以龙傲天的能耐,苦肉计没多少意义。

    “谢谢你又救了我。”

    唐薛衣很快把保温瓶的炖肉吃完,拿过纸巾一抹嘴唇:“连续两次救我,不仅没有给你带来好处,还让你陷入这些江湖恩怨,司徒斯和赵一冰的死,势必会让洪帮和雄鹰仇恨你,我还有两万积蓄,你拿着它离开华海。”

    他从床头摸出一张银行卡,丢给叶子轩开口:“密码六个八。”

    “你也不要想着龙傲天的赏金,小心有命拿没命花。”

    一旦被洪帮认定叶子轩杀掉司徒斯,叶子轩只怕一天安乐日子都享不了。

    “谢谢。”

    叶子轩把玩一下银行卡,随后又把它抛了回去:“只是我用不上,我手里还有不少警方奖金,明天还能拿到两千万呢,你也不用劝我放弃千万悬赏,不是我的,未必不会取,但该是我们的,绝对一分不会落下,穷啊。”

    在唐薛衣对叶子轩的贪财一脸无语时,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最重要的是,我不想离开华海,留下九死一生,离开则是尸骨无存,不瞒你说,我不仅得罪了洪帮,我还打伤了几个权贵子弟,都是京垩城有头有脸的人。”

    “走到天涯海角,他们也会找我麻烦。”

    叶子轩语气带着坚定:“还不如留在华海,置于死地而后死。”

    唐薛衣冷眼一瞥:“打伤了权贵子弟?”

    叶子轩吐出两个名字:“高胜寒,端木雄,一个是市长儿子,一个是军干子弟。”

    唐薛衣沉默,良久,问道:“我帮你垩。”

    他是一个言出必行的男人,对自己每个字都会负责,要么不作出承诺,要么一条道走到底。

    叶子轩一怔,随后笑了,笑的很开心,他上前拍拍唐薛衣的肩膀:“你好好睡一觉,让身体尽快好起来,那边还有一个电饭煲,有饭有肉,足够你吃两顿,床底还有一箱纯净水,这几天没事就不要出去,免得有意外。”

    “至于我招惹的事,我会自己摆平。”

    叶子轩拿起两瓶水放他床边:“好好养伤。”

    唐薛衣看着房内多出的东西,没有拒绝叶子轩的好意:“谢谢。”

    叶子轩望着唐薛衣笑道:“我明天要去见龙傲天和古大佛,虽然我知道你想要杀古大佛,也知道他手上沾染不少鲜血,可我也不希望有人挑拨离间搅乱华海,所以我会带着赵一冰过去,把知道的,看到的,都说出来。”

    唐薛衣眉头一皱:“赵一冰还没死?”

    “我向你保证,他活不到明天晚上。”

    叶子轩悠悠一笑:“他现在可是价值千万啊。”他还从桌上拿过一个竹筒,从表面判断是刚刚砍下的,上面有六个按钮:“我把你藏在四周的五彩烟花,全部设置了导火机关,火力对着门窗和天花板,有危险可以撑一会。”

    “我救你这么多次,你可不能轻易挂掉,不然我可吃大亏了。”

    唐薛衣很无语,于是干脆闭眼睡觉。

    叶子轩没有再说什么,给他盖上被子就向门口走去,刚刚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唐薛衣的低沉声音:

    “从今往后,这条命,就是你叶子轩的了。”

    “我在,你在,我不在,你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