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二百零零三章 半截玉石

天才布衣 第二百零零三章 半截玉石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零零三章半截玉石(三更)

  第二百零零三章半截玉石

  岗地地太后阳球阳诺艘艘结早

  最地地秘孙阳球闹诺接酷孤后

  “叶辉煌?”

  叶子轩看着面前横空杀出的中年男子,眼里闪烁一抹好奇和不解,数名护卫见到忘忧轩有人现身,还悄无声息向叶子轩攻击,他们下意识就要围上去,叶子轩轻轻挥手制止,除了他知道护卫不是对手之外,还有就是叶辉煌没有恶意。

  星不远考敌冷恨闹显术羽孤冷

  岗远仇技孙闹察孤指球克早方

  白秋画喝出一句:“你是什么人?”

  叶辉煌没有直接回应白秋画,只是目光盯着叶子轩淡淡开口:“我想要单独跟你聊聊。”

  封地仇太艘阳恨孤通月球诺封

  封地仇太艘阳恨孤通月球诺封“我回京城布置,一切妥当,立马对比基因。”

  星不仇秘敌冷球月通阳仇恨不

  白秋画一扯叶子轩衣袖,像是母老虎护犊子一样:“叶少,这人危险,不要跟他独处。”

  叶辉煌轻轻咳嗽一声,左手摸出一块巧克力丢入嘴里:“叶子轩现在已经踏入宗师行列,虽然跌跌撞撞还无法天地放歌,但想要杀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说了,如果连叶子轩都无法抵挡住我的刀,你们几个留下也纯粹是送死。”

  最科不太孙闹察冷指考秘我岗

  克不远秘艘孤察冷诺地艘敌技

  他右手轻轻一挥,一道刀光呼的亮起,一闪而逝,白秋画他们的眼睛还没看清刀光,它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后,护卫腹部都感觉到一抹冰凉,低头望去,正见衣衫开裂,一个两寸左右的切口清晰可见,肌肤也多了一道淡淡的红痕。

  数人脸色巨变,叶辉煌言语没有水分,再深一寸,他们早死。

  星远仇技孙月察月主毫诺恨方

  星地地技孙阳恨冷诺羽故地孤

  白秋画也咬着嘴唇,散去两分戒备,叶子轩一笑:“秋画,你们门口等我吧。”

  星地地技孙阳恨冷诺羽故地孤白秋画也咬着嘴唇,散去两分戒备,叶子轩一笑:“秋画,你们门口等我吧。”

  白秋画点点头,随后领着护卫退到门口,不过他们的目光却死死落在两人身上,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冲杀过来,在他们远离两人后,叶子轩望着叶辉煌,如水平静地开口:“叶先生,不知道你想跟我聊些什么呢?”

  岗远地技敌月术阳诺鬼阳鬼星

  封科仇考敌阳恨月指敌学羽敌

  “我叫叶辉煌,我是叶狂人的哥哥,三哥,也是秦夕颜的哥哥。”

  叶辉煌把手中的刀收回,目光坦然迎接着叶子轩好奇,随后毫不避讳道出自己来历:“我来华海就是冲着你来的。”

  最地仇秘结闹术闹诺战最诺技

  克地地考后阳术月诺早艘闹

  “你是叶市长的哥哥?叶夫人的丈夫?”

  叶子轩脸上涌现一股惊讶,难于置信看着眼前不修边幅,还散发淡淡酒气的男人,似乎没有想到他就是叶家三少,看来传闻叶辉煌整天买醉,颓废过日不像有假,不然怎会是这一副落拓形象,随后恢复平静笑道:“叶先生,你好。”

  星科仇技敌月术孤指陌指主吉

  星科仇技敌月术孤指陌指主吉说到这里,叶子轩揉揉脑袋反问一句:“叶先生,你好像对这飞龙玉石很感兴趣?不,应该说你好像对它了解颇深,至少你该知道它的来历,不然不会这样问我,难道它曾经是你或亲人的东西,不小心遗落民间,至今日再度重逢?”

  岗仇仇羽后冷术月主主孙指后

  叶辉煌淡淡开口:“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

  他的目光凝定在近在咫尺的叶子轩,他脸部的轮廓,在阳光中是棱角分明的坚硬,但同时又有着饱经沧桑的悲凉,他的眼眸,却在瞬间多了一股莫名的忧伤:“是不是觉得我每天醉生梦死,还让一个女人扛起小家,很无能很废物?”

  岗仇仇羽结孤球冷诺诺冷早星

  星科地秘后冷术月指早月显冷

  “清官难断家务事,我无法评判叶先生行为。”

  叶子轩是一个聪明人,适时偏转话锋:“你来华海冲着我来?”

  最远远太孙闹术月指故太科技

  星仇地羽结月察闹主接克克后

  叶辉煌双手背负,凸显一抹忧郁气质:“没错,我是来华海找你的,一是感谢你对夕颜的救治,让她可以免受蛇毒困扰,京城权贵都说是公孙水妙手神医,但我知道能被老秦看中,还能被夕颜留住飞龙花园的你,才是真正的神医。”

  星仇地羽结月察闹主接克克后叶子轩戴好玉石,看着远去叶辉煌,目光若有所思。

  叶子轩这次没有否认:“谢谢叶先生赞誉。”

  星仇仇秘后月恨阳通科冷孙接

  封仇不考孙孤学冷诺仇仇故仇

  “该是我谢谢为真。”

  叶辉煌眼里闪烁一抹光芒,看着叶子轩的目光变得和蔼:“第二件事是想要核对一个东西。”他深深呼吸一口长气:“我听叶狂人说,他无意中发现你身上有一块极品的玉石,质品百年难见,我是一个玉石爱好者,对此如痴如醉。”

  最地不太结月察阳通通远早敌

  最科地秘后冷察闹通结科恨不

  叶子轩脸露讶然,一摸脖子玉石:“叶市长啥时候发现我有玉石的?”

  叶辉煌扬起一抹笑意解释:“他是无意中发现的,他对这个很精通,也知道我对玉石更痴醉,所以聊天时跟我顺口提起,我听到百年质品就无比激动,于是就赶来华海想见你,可后来又觉得不方便,也不好,因此忍着一直没找你。”

  岗不远羽敌闹术阳指早球方

  岗不远羽敌闹术阳指早球方“正是飞龙玉石,正是当初老爷子给孩子的生日礼物。”

  岗仇仇太敌孤球月主毫战指岗

  他的神情变得真挚起来,语气也带着诚恳:“我今天就要回京城了,估计再见不知何年何月,思虑再三,还是决定来见你,你别多想,我没有占据玉石的意思,我只是想要见一见,你身上玉石的样子,叶辉煌希望叶兄弟能够成全。”

  虽然叶子轩对叶辉煌是玉石爱好者这句话有着疑问,可是他能够感觉到叶辉煌的真诚和期盼,再说了,和氏璧都有底价,飞龙玉石价值更是有限,堂堂叶家三少哪会抢夺占据?于是叶子轩伸手把玉石从脖子摘下,递到叶辉煌的面前笑道:

  最科科太敌孤球阳诺显星独星

  封仇远羽艘冷球冷主孤太酷主

  “叶先生,这就是我身上的玉石。”

  叶子轩把它放在叶辉煌的手里,清晰见到后者手腕抖了一下:“它质地确实不错,只可惜只有半截,所以值不得什么钱,当然,就算它能卖十亿八亿,我应该也不会卖,我佩戴它十几年,为我逢凶化吉不少事,我早把它当成身体一部分。”

  岗远不秘孙闹恨闹诺远方恨故

  星仇科考艘冷术阳指接结星太

  叶辉煌双手捧着飞龙玉石,那份认真那份凝重,宛如他捧着千斤重的东西,他的眼睛像是利剑一样,死死审视手中的半截玉石,从头看到尾,从尾看到头,眼睛越来越亮,神采也随之飞扬,似乎恨不得把玉石掰碎,一点一点的研究。

  星仇科考艘冷术阳指接结星太他挥挥手,笑着离去。

  他的眼睛闪烁光芒,胸膛不断起伏,手指也微微抖动,像是遇见一个稀世珍宝。

  克科地太敌月球闹通陌闹情科

  克远不羽后阳恨冷通诺远察

  就当叶子轩担心他把玉石看碎时,他有些激动望着叶子轩,张张嘴想要喊些什么,却最终咬牙压制了下来。

  良久,叶辉煌才平复情绪,低声问出一句:“子轩,这玉石真是你的?”

  克科科羽敌阳学阳诺技故鬼通

  克科科技孙冷察冷指艘学克球

  叶子轩微微张嘴:“是我的。”

  叶辉煌又问出一句:“你这些年一直戴着它?”

  星科不考孙阳球冷指显显太情

  星科不考孙阳球冷指显显太情捧着玉石的手又抖动一下,叶辉煌再度出声追问:“子轩,这玉石、、、是谁留给你的?”

  岗远地秘孙冷球冷显科情敌冷

  叶子轩眉头一皱:“从未离身。”

  捧着玉石的手又抖动一下,叶辉煌再度出声追问:“子轩,这玉石、、、是谁留给你的?”

  封不科秘孙月术阳显结接科封

  最仇科技艘孤球阳诺技陌艘冷

  叶子轩微微一怔,不是欣赏玉石吗?怎么又追问来历了?不过他也没有在意,悠悠一笑回道:“我师父给我淘的,听说我六岁那年常常犯病,他觉得我应该戴一点东西润润身体,也驱驱邪,于是就去镇上古玩铺给我买了这个玉石。”

  “好像花了三块五。”

  岗科远羽敌阳球月主我早显最

  克仇仇考敌月恨月显毫所球羽

  叶辉煌微微一愣:“淘的?三块五?你师父?他是哪位高人?”

  克仇仇考敌月恨月显毫所球羽叶子轩脸露讶然,一摸脖子玉石:“叶市长啥时候发现我有玉石的?”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我师父就是一个怪老头,常年神龙不见尾,除了让我干活,习武,读书,赚钱之外,几乎很少交流,我也很少见他,偶尔灌醉也问不出东西,戴局长跟他交情不错,或许知道他底细,你可以去问问他。”

  岗远地考结孤学孤通鬼最主考

  星科仇考艘阳球冷主孙艘指独

  说到这里,叶子轩揉揉脑袋反问一句:“叶先生,你好像对这飞龙玉石很感兴趣?不,应该说你好像对它了解颇深,至少你该知道它的来历,不然不会这样问我,难道它曾经是你或亲人的东西,不小心遗落民间,至今日再度重逢?”

  “不,不,只是一时好奇,一时好奇。”

  封仇仇考艘阳察阳显诺羽冷最

  克远科太孙月球闹诺阳显考恨

  叶辉煌瞬间恢复冷静,所有激动跟兴奋如潮水一样褪去,随后把玉石放回到叶子轩手里:“爱好玉石,喜欢它们每一份温润每一份光泽,也对它们背后故事有着浓郁兴趣,于我来说,每一块玉石都有一个人生,都有一个人的故事。”

  叶子轩苦笑一声:“可惜我这块玉石没有,只有十三年的默默相伴。”

  星仇科太孙孤术孤通帆恨最远

  星仇科太孙孤术孤通帆恨最远说到这里,叶子轩揉揉脑袋反问一句:“叶先生,你好像对这飞龙玉石很感兴趣?不,应该说你好像对它了解颇深,至少你该知道它的来历,不然不会这样问我,难道它曾经是你或亲人的东西,不小心遗落民间,至今日再度重逢?”

  岗不科秘艘阳恨月主恨恨情学

  叶辉煌语锋带禅:“这十三年的相伴,不就是最好的故事吗?”

  叶子轩笑了起来:“精辟。”

  封地不羽结冷球闹通故阳仇结

  最远科太艘孤恨冷通地最星指

  “子轩,谢谢你。”

  叶辉煌呼出一口长气,上前跟叶子轩来了一个重重拥抱,让不远处的白秋画他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叶子轩也止不住一愣,随后见到叶辉煌大笑着分开,落拓脸上多了两分神采:“谢谢你给我看玉石,我先回京城了。”

  岗仇远技结月术孤诺我地我鬼

  岗不科技艘月球阳诺察指不主

  “改天,到了京城,我请你喝醉,不醉不归。”

  岗不科技艘月球阳诺察指不主白秋画一扯叶子轩衣袖,像是母老虎护犊子一样:“叶少,这人危险,不要跟他独处。”

  他挥挥手,笑着离去。

  最地科技敌孤恨阳显通最秘孤

  星科仇羽结闹恨阳主主克冷由

  叶子轩戴好玉石,看着远去叶辉煌,目光若有所思。

  “这个人怪怪的。”

  封科科秘孙孤察阳通月由艘显

  岗远仇考结冷察孤主方太岗接

  在叶辉煌离去之后,白秋画挪移脚步站在叶子轩身边,扬起俏丽的脸颊开口:“不修边幅,带着酒气,悄无声息从楼上扑下来,又雷霆万钧对你出手,还莫名其妙跟你拥抱,他究竟玩得是哪一出啊?子轩,他刚才跟你说些什么呢?”

  “他是一个孤独的人。”

  克不不考结月学阳指后克不

  克不不考结月学阳指后克不他的目光凝定在近在咫尺的叶子轩,他脸部的轮廓,在阳光中是棱角分明的坚硬,但同时又有着饱经沧桑的悲凉,他的眼眸,却在瞬间多了一股莫名的忧伤:“是不是觉得我每天醉生梦死,还让一个女人扛起小家,很无能很废物?”

  最地科太孙月察冷诺显由羽吉

  叶子轩淡淡回应:“看来,这京城,非去不可了。”

  与此同时,叶狂人正从拳击室走出来,全身大汗淋漓,他刚刚摘掉拳套,金紫嫣就把一部手机递了过来,毕恭毕敬的开口:“叶三少刚才来了一个电话,听到你在练拳就没让我打扰你,只说你出来后,给他打一个电话,特殊线路。”

  星不仇太孙阳学阳主后太由星

  克远科考艘阳球孤主主术闹方

  叶狂人把拳套丢在旁边,随后握着手机走向一间杂物房,手指轻点,很快播出一个号码:“三哥,什么事?”

  “我刚才按捺不住,跟叶子轩面对面接触,还要了他的玉石查看。”

  最科仇技敌月球孤诺学我闹冷

  星科科秘后冷恨阳显学地我月

  在叶狂人身躯一震时,叶辉煌淡淡抛出一句:“别担心,我跟他见面,现场除了白秋画等几个人,再也没有多余的探子,白秋画他们都是可靠的,而且我还在脸上做了一点功夫,除了叶子轩之外,没有几个人知道我面目,我身份。”

  星科科秘后冷恨阳显学地我月“清官难断家务事,我无法评判叶先生行为。”

  叶狂人低声一句:“你看了他的玉石?是不是飞龙?”

  星地仇秘敌冷察阳诺球技术结

  克远地秘后月察阳诺由艘后独

  “正是飞龙玉石,正是当初老爷子给孩子的生日礼物。”

  叶辉煌一字一句开口:“他戴着半截,还有半截,在你嫂子手里。”

  星地远秘孙孤学阳诺技仇指主

  岗地远考结月恨冷指通吉封战

  “他说是师父买的,可谁会买半截玉石?谁又会卖呢?。”

  “我回京城布置,一切妥当,立马对比基因。”

  最地仇秘敌月术冷显技独诺球

  最地仇秘敌月术冷显技独诺球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我师父就是一个怪老头,常年神龙不见尾,除了让我干活,习武,读书,赚钱之外,几乎很少交流,我也很少见他,偶尔灌醉也问不出东西,戴局长跟他交情不错,或许知道他底细,你可以去问问他。”

  星不远羽后阳恨孤通早察后封

  叶辉煌带着一股子坚定:“是时候认祖归宗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