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担忧


    第二百五十八章担忧

    飞龙花园,后园,灯光幽幽,人影憧憧。

    三十平方米的草地,穿着背心的叶狂人和秦世皇正在对峙,不远处的亭子,是叶辉煌和秦夕颜,两人不仅没有阻止,反而端着红酒饶有兴趣观看,夜风徐徐吹过,秦世皇眼睛顿时眯在一起,摆出一副格斗架势,向叶狂人勾一勾手指:“来。”

    叶狂人没有半点废话,脚步一挪,整个人再次弹出,犹如鬼魅一般,度快如闪电,让人摸不着轨迹。

    一记凌厉的扫腿,带着一阵风声扫向秦世皇。

    秦世皇眼皮微微一跳,就地高高跃起,躲开叶狂人的攻击,同时空中踢出一脚!

    一招落空的叶狂人正要起身,看到秦世皇一脚踢来,竟然不躲不闪,反而眼里绽放光芒,伸出双手撑开呈掌状。

    “啪!”

    秦世皇这一脚狠狠踢在叶狂人的手掌上,出一记鞭子抽打的脆响,与此同时,叶狂人像是接篮球一般,双手往后一收,卸去这一脚的蛮横力道,接着粗犷手腕一翻,看到叶狂人的举动,秦世皇脸色止不住一变,想要收腿却已是来不及了。

    随后,在叶辉煌和秦夕颜他们的讶然表情中,叶狂人抓住秦世皇的脚腕,怒吼一声,用力一甩。

    秦世皇便像被抛出的飞碟一般,直接向后面飞了出去,秦世皇没有直挺挺摔倒,腰身一扭,划着一道美丽弧线落地。

    “狂人,身手不错啊。”

    秦世皇没有再出手,双方就此打住:“力道比以前深了三分啊。”

    “你也不错啊。”

    叶狂人拍拍有些酸痛的双手,扭扭脖子开口:“快六十了,还这么能打,本来想要抽翻你,让你知道自己老了,不行了,乖乖把驻军司令位置退出,让本市长兼一兼,做一个彻头彻尾地头蛇,可现在看来,你不在那位置坐到退休是不行了。”

    秦世皇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只是这次笑声没有昔日的阴狠,只有说不出的爽朗:“我退或不退,老爷子一句话的事,老实说,我早就想过一些清闲散漫的日子,如果你能说动老爷子,由你来顶替我的位置,我二话不说,马上从司令部搬走。”

    “说个鸟。”

    叶狂人侧手示意秦世皇一起前行凉亭:“老爷子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最不喜欢叶家集权,我做了华海市长,他是绝不可能让我又成为驻军司令,虽然我喜欢军营生活胜过市政府酒宴,不过为了不气坏老爷子,还是不夺你的位置吧。”

    “等你退休了,我再挪挪位。”

    秦世皇淡淡一笑:“真到这个位,你就知道头疼了。”

    叶狂人嗤之以鼻的哼道:“那是你杀伐过重,上次影剧院的恐怖袭击,你不仅没想着营救人质,反而要把整个影院轰平,军部那帮人早就看你不顺眼,知道此事自然要把你批判个狗血淋头,如果不是结果不错,你此时怕是要内部聆迅了。”

    “当然,老爷子不点头,你是不会出事的。”

    叶狂人的身躯在灯光中魁梧强壮,言语更是带着一股子犀利:“你做事就是太直,你不懂得变通一下吗?换成我在你位置,一样会做轰平影院的打算,但我绝对不会让这个意图流露出来,关键时刻来一个误炸,谁他妈能说我不是手抖?”

    秦世皇悠悠开口:“所以我很感激外甥,是他无形中帮我度过危机。”

    叶狂人大笑:“那是我侄子。”

    两人很快走入凉亭,在两侧铺有毯子的石凳子上坐下,秦夕颜给他们两个倒上一杯酒,嫣然一笑开口:“很多年了,不,应该说是十三年了,咱们四个总算重新坐在一起,很是难得,你们两个还是跟以前一样,喝酒之前,想要狠狠打上一架。”

    秦夕颜看着套上衣服的叶狂人:“哥哥说得不错,狂人身手越彪悍了,只是戾气也比以前大了,你该找机会好好沉淀沉淀,或者找一个女人成家立业,我早上去过你的狂人花园,除了两个守卫和年迈的王妈之外,剩下的就是过冬老鼠了。”

    “没有一点人气。”

    虽然深夜的风很是清冷,可四人脸上都没有半点僵硬,只是难于掩饰笑容,穿上衣服的叶狂人大笑:“我现在重心都转去华海了,园子自然没有几个人,如果不是惦记老爷子和你们,我都想直接定居华海了,那里自由自在,一切我说了算。”

    叶辉煌淡淡开口:“那只是你一个跳板,迟早要回京城的,你在华海一定要做的滴水不漏,这样将来回京筹码才足够大足够多,你这次能够顺利上位市长,除了叶家暗中运作之外,还有就是宋老他们想要借助你的仇恨,铲除掉龙古势力。”

    “结果你不仅没有达成他们心愿,反而庇护叶子轩收拢龙古两帮。”

    叶辉煌手指摩擦着酒杯,脸上带着一股子无奈:“还暗地里狂赚三十八亿,再加上飞踹宋思妃一事,他们对你已经相当仇视,一旦有什么纰漏,他们一定会投票让你出局,徐宋他们最近拉近不少中立的张家成员,他们的说话权提高了不少。”

    “三哥,你放心吧,他们对付不了我,我不会让他们抓到把柄的。”

    叶狂人眼里带着一股自信:“我不会再犯戴小风的错误了。”他还低声问出一句:“有没有招惹出麻烦?”

    叶辉煌很平静的出声:“一切尽在掌控中。”

    “好了,别谈这些了,谈一谈天龙吧。”

    秦夕颜适时制止两人谈论敏感话题:“影子来了电话,天龙答应参与老爷子大寿。”

    叶辉煌脸上流淌光泽:“他愿意回归叶家了吗?”

    秦世皇摆一摆手:“不要这么着急,慢慢来,天龙早上拿走两截玉石,还肯答应参与老爷子大寿,就表示他开始接受你们和叶家,只是还需要一点时间缓冲,你们不要逼他,一步一步来,天龙这个人看似吊儿郎当,其实他是很有主见的人。”

    在叶辉煌点点头时,他还端起酒杯向妹妹一笑:“真是没想到啊,奇迹真的出现了,恭喜你。”

    秦世皇目光平和看着妹妹:“这些年,我从来不相信佛祖,总觉得无论你跪多久,上多少香,磕多少头,他都不会给你半点希望,想不到这次降临一个奇迹,夕颜,你多年的祈盼变成了现实,我为你感到高兴,改天,我陪你一起去还愿。”

    秦夕颜笑容如花:“我一定会回去华海还愿的,是华海,让我遇见了叶子轩,也让我找回了儿子。”她的眼里蕴含一抹泪水开口:“我儿子,叶子轩是我儿子,是我的天天,这简直跟做梦一样,我到现在都还有点不相信,我也不敢睡觉。”

    “我担心起来,这只是一个梦。”

    她一整天没有合眼,欣喜着,等待着,惶恐着,可怜天下父母心。

    秦世皇拍拍妹妹肩膀:“这不是梦,你的诚心,感动了佛祖。”

    脸上再也不复颓废和落拓的叶辉煌也微微挺直身躯,摇晃着酒杯跟妻子轻轻一碰:“到时记得叫我,不,还要把天龙也叫上,一家人,齐齐整整去佛祖面前还愿,感谢庇佑,我以为,这一生都不会有一家团聚的机会,想不到老天这么眷顾我。”

    “难为你了。”

    秦世皇也跟叶辉煌一碰酒杯,脸上带着一丝歉意:“十三年前,天天掉入江里失踪后,你就沉迷酒精不知自拔,我觉得你没有担当,是一个懦弱的废物,现在才知道,你付出的不比夕颜少,我不了解锦衣令,但能够想象你们压力和凶险。”

    叶辉煌叹息一声:“谢谢你帮忙照顾夕颜。”

    “她是我妹妹,我不照顾他照顾谁?”

    秦世皇低头喝入一口红酒:“分离十三年,终于再度相聚了,好事啊,老天让你们承受了十三年痛苦,但也还给你们一个天才般的儿子,现在的叶天龙没有当年的懦弱,当年的自闭,他就像是换了一个人,玩世不恭,才华横溢,弹指杀人。”

    “年轻一代,他算得上佼佼者,相比叶宗和叶天荡他们,也丝毫不逊色。”

    秦世皇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誉:“影剧院一战,我对他可谓欣赏至极。”

    一直只顾喝酒的叶狂人扭扭脖子:“那当然,我侄子是一等一人才,杀悍匪,踩徐江,建叶宫,收龙古,力挫三帮,妙手救人,哪一件不是响当当的杰作?不过你说得对,他跟小时候完全不一样,不仅是样子变化,性格和作风也完全变了。”

    “如果不是三份基因报告一致,我绝不会相信叶子轩就是叶天龙。”

    秦夕颜脸上涌现一丝母亲的骄傲,随后幽幽笑着开口:“你们别赞他,一赞,我又想哭了,他能够有现在的才智、身手、成就,全是他自己打拼出来的,其中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这个母亲的可以想象,也让我更加愧疚自己的无为。”

    “这些年,我什么都没有帮到他,连一件衣服都没给他买过。”

    见到向来要强的秦夕颜落泪,叶狂人轻声宽慰一句:“嫂子,一切都过去,不要再想着当年的事了,也没有必要,真要想弥补侄子,从现在开始要向前看,让他的路走得轻松一点,对了,三哥,你跟老爷子见过面了,他老人家怎么反应?”

    在秦世皇他们望向叶辉煌时,后者笑着挤出一句:“老爷子也很高兴,喝了二两酒,甚至希望马上找子轩,几经我劝告才没跑去医院,他跟我们一样,期待着叶子轩认祖归宗,当然,他想通后也叮嘱我们,不要给叶子轩压力,避免他反感。”

    “毕竟十三年了,情感生疏很正常。”

    叶辉煌犹豫着道出一句:“而且我感觉他好像有点失忆,不然不会没有我们的记忆。”

    秦夕颜也点点头:“他好像真没有我们影子,不知道见到老爷子会不会想起一些东西?”

    “放心吧,他迟早会认祖归宗的,我对侄子有信心!”

    叶狂人扯过一张纸巾擦拭嘴角:“我多少了解他的性格,他玩世不恭,一腔血性,却有自己的一片善心!”他捏起一支雪茄点燃道:“我现在更多考虑是,天龙认祖归宗后,他在叶家的处境,他的回归,你们会高兴,老爷子会高兴、、、”

    “我也会高兴。”

    “但叶建国呢,叶改革呢?他们态度,你们想过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