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不眠之夜


    第二百五十七章不眠之夜

    两个小时后,红墙之内。

    宋禁城走入姐姐曾经到过的院子,院子灯火如豆,昭示着夜深人静,只是院子主人还没有休息,从阁楼飘出的药香和四周护卫可以判断,宋禁城走到阁楼下面,中年女子就走了出来,笑容恬淡道:“禁城来了?长在楼上等你呢。”

    “雪姨,给我准备一份宵夜。”

    宋禁城彬彬有礼开口:“肚子有点饿了。”

    在中年女子笑着点点头时,宋禁城动作轻缓地举步上了楼,相比宋思妃上次隔着屏风对话,他的待遇好好不少,一眼就见到窗边有一张摇椅晃动,而摇椅上面躺着一个脸色并不太好看灰衣老人,有些瘦,他的手边放着几份红头文件。

    文件都标记着绝密两字。

    在触手可及的茶几上,温着一壶肺腑生津的中药。

    老人一边审视手中文件,一边端起保温瓶喝入几口。

    见到影子从灯光倒射过来,灰衣老人就抬起清瘦的脸庞,扬起一抹和蔼的笑意道:

    “禁城来了?听说你刚回到京城就杀了悍匪?”

    宋禁城没有直接回答灰衣老人的话,上前一步拉开一张椅子,在老人身边坐了下来。

    他一把扣住几份红头文件放在另一端,不让灰衣老人能够触碰到它们,随后带着一丝不满开口:

    “伯伯,都十一点钟了,你还看文件,你应该好好休息。”

    “你明天还要出席几个重要会议呢,不早点休息哪里有精神开会?”

    灰衣老人也没有在意文件被拿走,出一阵爽朗笑声后开口:“按照以前作息表,我此刻应该已经睡了半个小时,这不为了等你一直撑着没睡嘛,你也知道,我这人不喜欢让时间无意义流逝,所以就让雪秘书拿来几分文件翻一翻。”

    “伯伯,对不起,来迟了,耽误你休息了。”

    宋禁城一脸愧疚:“有点私事耗了时间。”

    “傻孩子,跟我这么见外干什么呢?”

    灰衣老人伸手一摸宋禁城的脑袋,一脸关怀的开口:“我没有子嗣,孤苦一身,你是我弟弟的儿子,我看着你出生,看着你长大,心里早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孩子,一家人不要说两家话,没什么耽误不耽误的,事实我也想要见见你。”

    “咱们可是有一些日子没见,你这次出国访问很成功。”

    宋禁城毕恭毕敬:“谢谢伯伯赞誉。”

    灰衣老人带着一股豁达出声:“我这么晚还看文件,还有目的,想要趁着现在还能做些事情,帮你铺平一些路。”

    宋禁城脸上涌现一丝感动:“伯伯,你不用这么关心我,我已经长大,我可以自己解决问题。”

    “我知道你的能耐,只是多做一点没有坏处。”

    灰衣老人干瘪的嘴唇,勾勒出一个达人知命的弧线:“华国官场不同于其他国家,里面的水很深,政治更是一把比剑更加锋利的武器,它要你死,不一定要见血,华国近代只有一个人能够几经起伏,而其他人多半是没有这个命的。”

    “你出事,也不会有机会翻身。”

    宋禁城点点头:“禁城明白,一定步步为营。”

    灰衣老人悠悠一笑:“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悍匪怎么回事?”

    宋禁城没有丝毫隐瞒,轻声接过话题:“事情是这样的,这是叶子轩招惹出来的麻烦,张醉墨不小心牵扯了进去,为了转移醉墨的危险,我就把它顶了下来。”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告知眼前老人,连医院风波也和盘托出。

    灰衣老人一边喝着中药,一边听着宋禁城汇报,最后手指摩擦着保温瓶:

    “你做的很好,没有在医院大打出手损坏声誉,更没有杀掉叶子轩招惹大麻烦。”

    “叶子轩该死,但不是这种死法,更不能死在醉墨面前,那会影响你们俩的婚事。”

    他轻轻咳嗽一声:“我听说醉墨对这门婚事很是抗拒,不止一次向张家抗议解除,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接受你,但是婚约绝对不能出问题,宋家跟张家一定要顺利联姻,这样对你将来展才有利,所以你没在醉墨面前杀人是对的。”

    “一旦叶子轩死了,她必会撕裂婚事,我好不容易促成此事,毁掉了就相当可惜。”

    宋禁城点点头:“我当时就是考虑到醉墨感受,考虑到两家的利益,所以忍着没有开枪,当然,也有叶狂人私生子的顾虑,如果叶子轩不是叶狂人的儿子,而是叶老大老二的孩子,我会毫不犹豫下手重残他,反正道理在我们这边。”

    “叶宗他们也不会因私生子跟宋家刀兵相见。”

    宋禁城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但叶狂人不行,这家伙疯起来很可怕,我看过他残杀敌军俘虏的资料,那就是一个没有人性的畜生,如果我杀掉叶子轩,我担心他直接对我进行报复,还不惜代价跟宋家鱼死网破,这不是我想要的。”

    “不错,想得够周全。”

    灰衣老人脸上涌起一丝赞意:“现在这阶段,不怕对手有理智,就怕对手疯狂乱咬,叶狂人确实是一个变态,这次我运作一番,调他去做华海市长,就是要通过他去把古大佛和龙傲天除了,谁知冒出叶子轩这个变数,功亏一篑啊。”

    “这私生子,也不知道是他跟谁生的。”

    宋禁城嘴角勾起一抹冷冽:“伯伯放心,无论是叶狂人庇护,还是醉墨感受,我现在都有一个光明正大击杀叶子轩的机会,我当着醉墨的面向叶子轩出一战解恩怨的邀请,他答应了,他算是掉入我挖的一个坑,要拿生命来冒险。”

    “是吗?”

    灰衣老人眼里有涌现欣赏:“这太好了,这样把他当众杀了,叶狂人和醉墨都无话可说,毕竟是叶子轩应下的承诺,你们准备什么时候一战?在哪里一战?我看看,有什么漏洞要补一补不?我很希望,一战过后,叶子轩不复存在。”

    他叹息一声:“这小子是我克星,破坏我好几个计划了。”

    想到十九号别墅,灰衣老人就迸射一丝杀机。

    宋禁城神情犹豫了一下,轻声接过话题:“我让他选地点方式,只是我还没答应,因为他修改了赌注,叶子轩拒绝我的磕头拜把子诱惑,转而拿我跟醉墨的婚约作条件,如果他赢了,我们就要分开,这事有点大,所以我来问问你。”

    “解除婚约?”

    灰衣老人闻言冷哼一声:“这小子,做事还真毒啊,一剑戳在我们要害,如果输了,我这半年的心血就白费,叶家第二代基本趋向上面那一位,张家第二代五五之数支持我们,所以我希望用你跟张醉墨联姻,把张家第二代拉进来。”

    宋禁城一怔,随后点头:“伯伯高瞻远瞩。”

    作为硕果仅存的两大元帅叶老和张老,他们不会过多干涉政务,也不会参与派系斗争,他们的历史地位和政绩,让他们注定荣华富贵到最后一口气,无论是哪个人物上台,叶老和张老都一如既往尊享荣耀,没有人可以撼动他们半分。

    但他们的后代却不可能这样然和淡泊,权力、富贵的诱惑会让他们选择站队,以此来让自己资源更加庞大,十几年前,叶家偏向现任一号阵营,这让原本跟宋家差不多水准的一号势力暴涨,千方百计削弱,也还是让现任一号胜出。

    这让原本自大的徐宋他们,开始重视红色后代的资源。

    再过两年,双方又要开始角逐,宋家显然不想再栽跟斗,所以就不惜代价拉拢张家,多年苦心经营终于见效,宋家差不多获得张家第二代七成支持,如果宋禁城和张醉墨的联姻成功,宋家就彻底获得张家扶持,家族也会上一个台阶。

    “答应他,一战定乾坤。”

    在宋禁城对伯伯生出佩服时,灰衣老人忽然冒出一句:“我请宋天道出山。”

    宋禁城一脸震惊:“他老人家肯出山?”

    在灰衣老人笑而不语的时候,叶子轩正躺在床上看天花板,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全身疲惫的他却难于入眠,也不知是心里有张醉墨的影子,还是跟宋禁城有了碰撞,叶子轩感觉精神有点亢奋,他在床上翻了几个身,随后干脆起身修补玉石。

    虽然汤兮兮给的工具是金子,但丝毫不妨碍叶子轩修补,一个小时不到,他就把两截玉石合成一起,一条飞龙完整的出现在掌心,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脸上带着一抹心满意足的笑容,也不知道是高兴玉石完整,还是阐明自己认祖归宗的心声。

    叶子轩对着灯光看了几眼玉石,随后就把它小心翼翼戴回脖子,重新躺回床上时,叶子轩看着黑乎乎的窗外开口:

    “你跟了我半天,还看我修了一小时玉石,不累吗?不无聊吗?”

    窗外影子渐渐变得浓郁,渐渐堆积,像是黑暗被人抽取了一样。

    随后,一个女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正是一直跟着秦夕颜的影子:“你是少主,我要保护你的安全。”

    叶子轩淡淡开口:“叶老大寿,我会出现的。”

    ps:谢谢mingyan5打赏本作品1oo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