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百一十三章 血衣出战

天才布衣 第三百一十三章 血衣出战

  没有孤月,没有繁星,只有冷冰冰的风雪以及凉飕飕的风,风雪交加,把不少高大树木吹得此起彼伏,就如一条条鞭子在漆黑的夜色中抽打,京城大街小巷的路灯,随之变得朦胧飘忽,万物也更加死寂,让人止不住眷恋被窝的温暖。

  洪青龙五堂年近四十的老猫正穿着军大衣,蜷缩在后门岗亭的角落里,虽然岗亭开着暖气,但听到外面呼啸的风雪声,他还是感觉到全身寒冷,除了天气带来的寒意之外,老猫还有点担心白衣鬼魂的到来,那可是杀掉三名兄弟的家伙。

  最远地地方秘羽恨封术鬼学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拿着保温瓶望向远处的洪青龙五堂,笑容很恬淡:“青千颜确认炮哥没死,就知道他会想方设法回来救人,而且八成是依靠我们杀入五堂,她没有清洗掉老猫这些洪帮老臣,也是故意留着他们给炮哥传递消息的。”

  虽然青千颜已经通告整个洪青龙,各个堂口以及花园发生的袭杀事件,是叶子轩派出手下装神弄鬼所为,不用惧怕,但想到三名被咬断喉咙的守卫,以及青千颜迁入总堂的举动,各个堂口还是人心惶惶,向来明哲保身的老猫更是担心自己不测。

  今天原本不是他值班,更不是一个人孤零零扼守后门,可是老猫在堂口位置低微,说话也没有影响力,所以在其余兄弟不肯前来守卫后门的情况下,他被新堂主踢过来值班,老猫想要一怒不干,又舍不得那点薪水,更担心新堂主杀掉自己。

  青千颜提拔上来的青寒厉,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数十名兄弟都被他斩了,车厘子他们也被关入地下室。

  当然,老猫心里也多少有数,他觉得,应该不会有人找自己麻烦,毕竟自己不是什么重要角色,而且这个后门也不重要,进入这里还要穿过三道关卡,才能抵达堂口核心建筑,一路上戒备森严,探头更是多如牛毛,杀自己没有意义。

  克科不不鬼秘太察星考主陌帆“这是一个圈套,她不杀掉车厘子他们,就是想要引诱我们入局。”

  就在这时,面对大路的钢门被人轻轻敲响,老猫心里微微一怔,刚刚凝聚的睡意瞬间消散,以为是白衣鬼魂杀过来咬自己,窗户玻璃被暖气蒙上一层湿气,看不清,只是依稀见到一个庞大身影站在门外,老猫握着对讲机低喝一声:“谁”

  星仇不仇酷羽太术星不结接孙炮哥笑着上前一步,拍拍老猫的肩膀开口:“老猫,你很好,放心,我没动你儿子和妻子,我今晚来找你,只是想要你告诉我一些事,再帮我几个小忙,绝对不会让你冲锋陷阵,咱们也相处一些年头了,你该知道,炮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老猫瞬间辨认出外面答话男子是谁,心里打了一个激灵低呼一声:“炮哥”接着又脸色一变,炮哥不是叛徒吗

  炮哥冷哼一声:“老猫,我知道你胆小怕事,也知道你身不由己,我不为难你,把门打开,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洪帮老人的份上,我一枪打爆玻璃要你的性命,对了,我知道你很寂寞很孤独,所以把你儿子小华带过来了,让他陪你这个长夜。”

  岗不地仇鬼考太球封鬼独吉月在梅子书竖起耳朵聆听的时候,叶子轩又轻声补充上一句:“为什么要外面防守严密呢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引起我们怀疑,不然整个堂口外松内松,救人没有一点难度,没有风险,随便阿狗阿猫都能提刀救人,就是傻子都会觉得有陷阱。”

  老猫闻言顿时急了,很多要思考的细节都忽略了,关心则乱的他慌慌张张一按红色按键,把厚重大门打开一道口子,同时从岗亭跑了出去,还没有站定,就见到几道身影像是灵猫一样钻入进来,其中一道就是戴帽子的炮哥,但他手里没有人质:

  他极力解释自己清白:“只是青寒厉和孟堂主,下手太狠了,不服从,要么当场杀,要么关押拷打,我老了,拼不动了,只想努力活久一点,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没有肆虐车厘子他们一人,相反,我还偷偷给他们送了点水和食物。”

  炮哥笑着上前一步,拍拍老猫的肩膀开口:“老猫,你很好,放心,我没动你儿子和妻子,我今晚来找你,只是想要你告诉我一些事,再帮我几个小忙,绝对不会让你冲锋陷阵,咱们也相处一些年头了,你该知道,炮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封仇地地方羽太察最考敌毫闹当然,老猫心里也多少有数,他觉得,应该不会有人找自己麻烦,毕竟自己不是什么重要角色,而且这个后门也不重要,进入这里还要穿过三道关卡,才能抵达堂口核心建筑,一路上戒备森严,探头更是多如牛毛,杀自己没有意义。

  炮哥轻轻咳嗽一声,忍着还隐隐作痛的伤势:“把车厘子他们关押地方以及守卫情况,一五一十毫无保留告诉我,然后再帮我带几个手电去内堂,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做了,我马上给你三百万,还安排你一家老小离开京城,去境外过余生。”

  “如果你不想做,我也不为难你,你现在就可以离开,只是不要想着告密,那样,我真会杀你全家。”

  最仇科远方太太察星接考毫后他淡淡开口:“我这么慎重对待他们,是见识过他们厉害,杀人无声无息,还很凶残,如不打醒十二分精神,不仅车厘子他们会被救走,你我也可能丢了脑袋,再熬一熬吧,相信炮哥他们这几天出现,再说了,你白天也睡的不少,该满足了。”

  半个小时后,老猫穿着军大衣离开岗亭,打着暖气坏了,回来加一件衣服值班的借口,慢腾腾通过三道关卡回宿舍,期间把藏在军大衣的八把手电丢在炮哥指定的位置,此时,炮哥正把老猫告知的堂口防守情况,一五一十向叶子轩作出汇报。

  三公里之外,叶子轩扫过手中情报几眼,随后递给旁边的梅子书,脸上扬起一丝笑意:“看一看,有什么端倪。”

  梅子书认真听完炮哥的录音,皱眉细细思虑一番开口:“按照老猫说的情况,五堂现在是外紧内松,外面有三道严密关卡,三十多个监控,近百人布防和巡逻,里面却只有十几人看守车厘子,只要突破外围力量,就能顺利救人了。”

  星不仇地方考秘术克指最酷主叶子轩打开保温瓶,抿入一口茶水维持体温:“我想,哪怕炮哥他们击垮外面的守卫,也未必能够轻易把人带出来,青千颜肯定在里面藏有不少的人手或者其余杀手锏,搞不好还会不顾后果来一出**,那个女人疯起来什么都做得出。”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拿着保温瓶望向远处的洪青龙五堂,笑容很恬淡:“青千颜确认炮哥没死,就知道他会想方设法回来救人,而且八成是依靠我们杀入五堂,她没有清洗掉老猫这些洪帮老臣,也是故意留着他们给炮哥传递消息的。”

  在梅子书竖起耳朵聆听的时候,叶子轩又轻声补充上一句:“为什么要外面防守严密呢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引起我们怀疑,不然整个堂口外松内松,救人没有一点难度,没有风险,随便阿狗阿猫都能提刀救人,就是傻子都会觉得有陷阱。”

  星科远地方考羽术封吉战封闹三公里之外,叶子轩扫过手中情报几眼,随后递给旁边的梅子书,脸上扬起一丝笑意:“看一看,有什么端倪。”

  叶子轩打开保温瓶,抿入一口茶水维持体温:“我想,哪怕炮哥他们击垮外面的守卫,也未必能够轻易把人带出来,青千颜肯定在里面藏有不少的人手或者其余杀手锏,搞不好还会不顾后果来一出**,那个女人疯起来什么都做得出。”

  克科不仇酷技秘察克吉早克情“或者只要潜入杀掉看守,就可以带着车厘子从里面突围。”

  此时,五堂东侧书房,孟大昌正靠在单人沙发上闭目养神,在他的对面,是一个满脸横肉戾气极重的中年男子,他紧紧身上衣服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时钟开口:“孟堂主,我们要这样守株待兔到什么时候一天,两天,还是十天,或者一年”

  他脸上有着一丝不耐烦:“这么冷的天气,应该在被窝里搂着女人睡觉才对,靠在这里等什么敌人而且炮哥都被我们杀破胆了,他未必有胆量杀回来救他的兄弟,再说了,我们明暗有三百兄弟,炮哥就是带着叶子轩杀进来,也救不了人。”

  岗仇仇仇方考技学封结情羽陌炮哥轻轻咳嗽一声,忍着还隐隐作痛的伤势:“把车厘子他们关押地方以及守卫情况,一五一十毫无保留告诉我,然后再帮我带几个手电去内堂,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做了,我马上给你三百万,还安排你一家老小离开京城,去境外过余生。”

  孟大昌缓缓睁开眼睛,重重哼了一声:“你以为我想这样熬夜我更想回自己的堂口,抱着几个稚嫩丫头好好快活快活,来这里,是我和帮主都坚信,炮哥和叶子轩会杀来救人,我们必须把握这次机会给予重击,甚至不惜代价歼灭他们。”

  他淡淡开口:“我这么慎重对待他们,是见识过他们厉害,杀人无声无息,还很凶残,如不打醒十二分精神,不仅车厘子他们会被救走,你我也可能丢了脑袋,再熬一熬吧,相信炮哥他们这几天出现,再说了,你白天也睡的不少,该满足了。”

  最仇仇仇方考羽恨封仇战星显炮哥冷哼一声:“老猫,我知道你胆小怕事,也知道你身不由己,我不为难你,把门打开,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洪帮老人的份上,我一枪打爆玻璃要你的性命,对了,我知道你很寂寞很孤独,所以把你儿子小华带过来了,让他陪你这个长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