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一十四章 你输了
    第三百一十四章你输了

    “厨房着火了!”

    “宿舍着火了!”

    “仓库着火了——”

    一声声喊叫划破了五堂的夜空,随后整个堂口的灯火啪一声熄灭,孟大昌和青寒厉第一时间摸出兵器,一个箭步冲到阔大的阳台上,推开玻璃环视四处腾升的大火,外面下着雪,夜空在火光和雪光的映射下,显得有几分惨淡和苍白。

    也正因为环境的影影绰绰,所以火光的腾升格外耀眼,八股火焰从不同位置窜出,借着夜风呼啸拔高,火光冲天。

    那一份气焰,连雪花都无法压住。

    在被火光衬得一片狸红的夜色中,可以看见有数十名睡觉的帮众,光着脚丫从宿舍跑了出来,巡逻帮众则提着水桶,拿着灭火器,喊叫着,从四面八方奔行救火,只是他们很快现,水龙头忽然没有水流出,喷洒的水管也戛然而止。

    没有水来灭火,火焰很快又燃烧起来,在黑夜中噼噼啪啪作响,洪青龙帮众一边嗷嗷直叫水断了水,一边用水桶就地铲起雪花却扑火,只是他们尽管卖力,但在迅蔓延的火势面前,泼出去的雪花,就如杯水车薪一样没有多大效果。

    火舌升腾跳跃,并随风扭曲延伸,渐渐有席卷堂口的态势。

    一个刀疤汉子推开房门,脸上带着惊慌喊道:“堂主,失火了,火势好大。”

    又有一人跑入进来汇报:“堂主,水管被人切断,没水救火了。”

    第三个帮众也是一脸凝重:“堂主,监控也被人剪掉了,所有探头都失灵了。”

    “失火了?”

    青寒厉握过一把关公大刀,嘴角止不住牵动一下:“这怎么可能?”

    “当然不可能!”

    孟大昌厉声喝道:“八股火焰,不同方向,怎么可能是失火?是有人在放火制造混乱。”

    他的目光变得狠厉起来:“一定是炮哥他们,青堂主,赶紧下令,启动后备电源,照亮每一个角落,不给炮哥他们浑水摸鱼的机会,同时知会埋伏的精锐,没有我们指令,他们不得擅自出来,一定要藏好,等待命令给叶子轩重击。”

    “叶子轩,你果然阴险啊,想要放火制造混乱,浑水摸鱼救人,好,我就让你救,看你能不能活着出去。”

    青寒厉一握大刀:“放心,我让他们有来无回。”

    他向门口三个人吼道:“你们赶紧去启动后备电源,然后组织守卫巡卫全力扑火,让他们不用再扼守各个关卡了,告诉他们,没水,就用雪,就用泥,就用石头,总之,你们要不惜代价给我把这大火灭了,不然我就把你们灭了。”

    他和孟大昌要给叶子轩等人钻进来的口子,然后再动用暗地里的人手围攻。

    随着指令出,三个手下很快转身去做事,刀疤汉子带着七八人,动作敏捷向后园电房跑过去,准备启动后备电源,只是刚刚推开关门的铁门,一道璀璨刀光,就在手电中闪起,刀疤汉子咽喉一痛,一热,随后就向后跌飞了出去。

    还没等其余洪青龙帮众反应过来,空小寒就闯入他们中间,手中薄刀肆意挥舞,五名帮众连影子都没有看清,就惨叫着摔倒在地,跌落地上的手电,映射着他们惊恐的面庞,落后的两名洪青龙子弟吼叫一声,掉头就慌不择路想跑路。

    “扑!”

    空小寒右手一抬,薄刀直接洞穿一人的喉咙,同时像是魅影一样挪步上前,瞬间挡在另一人的面前,被挡住的洪青龙子弟见到空小寒心神一颤,怒吼一声挥出一拳,空小寒面无表情,双手一错,抓住对方拳头和脑袋,随后嘴巴上前。

    “咔嚓!”

    一声脆响,洪青龙子弟的咽喉,硬生生被空小寒咬断。

    在洪青龙子弟一脸惊恐死去时,听到动静跑过来的十多名帮众,就着手电的光芒,恰好见到这血淋淋的一幕,看着一身白衣的空小寒,又看看他满嘴的鲜血和死去同伴,哇的一声丢掉手电,他们连滚带爬的向前院跑去,还出尖叫:

    “鬼啊,鬼啊。”

    空小寒看都没看他们,手指摸出一个遥控,轻轻一按。

    “篷!”

    电机房腾升一股火焰。

    与此同时,七名帮众正冲上水房,想要打开蓄水池来灭火,只是还没有等他们碰到阀门,一根木棍就狠狠扇在他们脑袋,三人当场惨叫一声死去,其余人下意识转身,却见墨七熊又是一棍子抡了过来,下意识挥刀抵挡却是慢了半拍。

    木棍打在两人下巴,让他们重重跌飞出去,还出惨绝人寰的喊叫,随后,墨七熊一丢断裂的木棍,砸中一人劈来的砍刀后,扯着残存两人脖子一碰,脑袋开花,他看都没看奄奄一息的两人,只是提在手里大力一涌,尸体砰砰落地。

    尸体砸在楼前空地,溅射出一股鲜血,引得救火的洪青龙子弟跑过来围观,见状更是神情一滞,怎么到处都有同伴惨死,袭击者究竟是人是鬼啊?当下想到自己的安全,他们不由放慢救火度,更多是环视四周,避免杀身之祸涌来。

    炮哥此时也提着两个燃气桶,神情狠戾丢入五堂大厅。

    “轰!轰!”

    两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两团火光冲天而起,顷刻震碎了大厅的门窗和装饰,还让地板和天花板变得一团焦黑,大厅开始火焰蔓延,也让一直呆在书房的孟大昌和青寒厉,不得不冲出来探一个究竟:“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在二十多人的层层保护者,孟大昌和青寒厉愤怒看着眼前画面,一名扼守大厅被炸伤的守卫,艰难喊出一句:

    “炮哥”

    青寒厉一挥手中大刀,流露一股杀气:“他在哪里?”他怒吼一声:“车大炮,出来,我要跟你单挑。”

    大刀差不多五十斤,一挥,呼呼生风,只是火焰也变得更大。

    孟大昌看着乱糟糟的一场局面,很是懊悔在炮哥熟悉的五堂设局,心中腾升一股足以将万物燃烧的怒火!

    恨不得把炮哥,把叶子轩,把救火不力的帮众一一掐死。

    但令人惊异的是,他居然忍耐了下来,为了芝麻豆大的点小事,他往往会暴跳如雷,怒气冲天,甚至会杀人。

    但遇着真正的大事时,孟大昌反而能保持冷静。

    他知道怒火会毁灭他自己。

    在青寒厉让人把大厅火焰扑灭时,孟大昌拿起手机,向青千颜作出汇报:“帮主,这样不行,对方好像看穿了我们杀招,他们现在不是趁火救人,而是趁火杀人,搞得人心惶惶,横死了数十名兄弟,而且大火越烧越多,越烧越大。”

    “没有水,没有电,还有燃气桶爆炸,消防车又无法及时赶赴。”

    “有炮哥这个叛徒领路,五堂对他们来说就跟回家一样。”

    “如果炮哥他们没看穿我们的算计,今晚就是他们祭日,但被他们识破了,我们就显得被动了。”

    “他们一边阻止我们救火,一边不择手段杀我们兄弟。”

    “照这种情形下去,估计明面上的兄弟,会被他们杀个干净。”

    “暗中的两百名刀斧手,也会被活活烧死。”

    青千颜冷冷出声:“烧死?炮哥岂会看着车厘子他们烧死?”

    孟大昌呼出一口长气,压低声音补充:“他们未必不重视车厘子他们的性命,但是我们跟他耗不起。”

    “他们能趁着大火,悄无声息袭杀洪青龙子弟,就算最后忍不住去救人,但我们也死伤一大半人。”

    “何况叶子轩一旦狠心跟咱们赌气,硬生生让这场大火覆灭堂口,咱们损失可就大了。”

    “横死两百名刀斧手,不好向上面交待啊。”

    电话另端沉默一会,随后,孟大昌听到青千颜冷酷的声音:“阿炮真是不知死活,一而再的跟我作对,行,他们不肯咬我布置的这诱饵,我们就逼迫他们来咬,你让两百名刀斧手,十分钟后把车厘子他们押出,就在空地砍掉他们。”

    “我这边马上派出支援。”

    “只要车大炮他们现身救人,咱们就两边夹击要他们的命。”

    “如果他们能忍住不出来,我想,车厘子他们的死,今晚也是一道靓丽风景。”

    孟大昌欣喜出声:“好。”

    十分钟后,浓烟滚滚,冲天火光中,孟大昌和青寒厉带着两百多人,押解数十名浑身是血的男子站到楼前空地。

    此时,他们心思已不在救火和追杀炮哥他们上面。

    “砰砰砰!”

    孟大昌和青寒厉挥手让灰土灰脸的救火帮众停下来,涌入到自己精兵强将的队伍中,随后让人把砍刀落在数十名浑身是血的男子身上,孟大昌踏前一步,驱赶吹过来的浓烟,厉声喊道:“炮哥,我知道你们在暗中,也知道你们看穿了埋伏。”

    “我也承认你们手段搞得我们焦头烂额,可那又如何?主动权还是在我们手中。”

    “给你三十秒时间,出来,站到我面前,不然我就把车厘子他们全砍了。”

    青寒厉大刀一挥,跪在前面的一人,顿时身异处,脑袋冲天而起。

    鲜血落下时,穿着护甲的青寒,挪动两步,对着夜空,厉吼出一声:“出来。”

    “嗖!”

    就在这时,脸上污黑士气不振的救火帮众群中,不声不响跃出四个单薄的身子。

    四刀一挥,一刀砍在青寒厉脖子,两刀削在腋下,还有一刀,没入两腿中间。

    刀光乍起,血肉模糊,生命的卑微在这一刻尽情绽放。

    青寒厉顷刻变成四截。

    同一个时刻,两侧响起如鼓点一样的脚步声,伴随脚步声的动静,还有几记短暂的惨叫,接着便见二十多个黑衣人,以一种行动如一的步伐,从两侧像是恶狼一般扑了过来,这些人的眼中,都流露出某种陌生而可怕的光芒,他们手里都握着刀。

    一把崭新的刀。

    叶子轩从大门口现身,遥望着孟大昌笑道:“你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