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无人可挡


    cpa300_4();    

    凌晨四点,京城一派静谧,路灯黯淡。

    唯有闪烁着腾龙两字霓虹灯的茶庄,仿佛是吞吐醉生梦死的怪物,喧哗如故。

    之所以三更半夜还有人,是因为这茶庄本质是一间地下赌档,穿过茶庄大门,从楼梯走下去,就是一个八百平方违建的地下室,白天没什么人,但到了晚上就有很多熟客,已决定退出江湖的老猫,揣着炮哥给予的残存归家费也来了。

    老猫不仅是一名黑帮成员,也是一名赌徒,一名资深赌徒,他做梦梦见的,都是自己彩票中了三个亿,买的股票二十个涨停,在赌场上大杀四方的场景,可实际情况却是,他每月交完家用剩下的几个钱,多数会在赌场一个小时输光。

    好运和希望似乎永远都在向老猫微笑,但却从来没有真正降临到他的头顶。

    今天,他的手气比较好,仿佛老天开眼,进入赌场不到半个小时,他就押中了几把大牌,一千多块钱转眼间变成了三千多块,和老猫一起玩牌的,还有一个白净青年,也不知道谁带进来的,面孔陌生,不怎么爱说话,但笑容很恬淡。

    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很是亲切,很快跟老猫打成一片。

    两人几乎都押一样的牌,所以白净青年赢的钱,跟老猫差不多。

    老猫一边跟他闲聊,一边玩牌,见到对方对赌场很陌生,他还自告奋勇告知一些规矩,细节,还带着白净青年去押大小,半个小时后,说说笑笑的两人又进账两千,在兴奋之余,他决定收手不赌,他要攥着这六千块钱高兴几天再说。

    可还没走出门口,他又觉得不能离去。

    老天今天垂青他,让他赢了六千,如果现在就走,岂不把机会白白浪费?怎么说也要破万再离开。

    半个小时后,老猫输得底光底净,不仅六千利润没了,怀里揣着的三千块也输了,后悔的情绪如潮水涌来。

    老猫恨不能以头撞墙,流血五步,只是输光就输光了,再后悔也没用,赌场有高利贷,可是绝对不会借给他这种人,老猫也清楚赌场九出十三归,借了钱就可能还不清,所以他凭着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拖着沉重的脚步向楼上走去。

    他发誓,再也不来这里对赌了:“如果老子再来,自己剁三根手指。”

    临走时,白净青年给他塞了三百,让老猫很是感激这个赌友,这样的人实在难得。

    “砰!”

    就在这时,快要触碰隔音房门的老猫,在两名把守门口的黑装壮汉戏谑眼中,忽然像是被火车撞击一样,一声巨响向后跌飞出去,在老猫摔在一张赌桌闷哼不已时,一道人影从外面冲入进来,双手一挥,两名守卫咽喉喷血惨叫倒地。

    “嗖嗖!”

    一个身穿黑衣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像是一阵风旋转进来,二话不说就是双臂晃动,一把把飞刀破空飞出,还没等老猫反应过来,就听到七八记惨叫响起,扼守各个角落和巡守赌场的打手,捂着胸膛摇晃倒地,浓郁血腥瞬间弥漫空间。

    一名打手甩出背后椅子,只听砰的一声,椅子没有砸中袭击者,却把刚刚站起的老猫又砸出去,下一秒,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刀闪烁,他的胸口顿时一痛,随后整个人向后跌飞出去,撞击墙壁落了下来,口鼻流血凶多吉少。

    “嗖嗖!”

    赌场数十名神情憔悴的赌客,面对这忽如其来发生的情况,一个个呆若木鸡,对赌导致神经迟钝的他们,完全不知眼前发生了什么事,而看场子的守卫,到是反应了过来,顿时炸了营,从两个休息室和四个角落,嗷嗷直叫扑了上去。

    “嗖!”

    面对劈向自己的砍刀和钢管,棺材板身子一跃,双脚缠住头顶低垂下来的电线,一支长笛旋转着发出,一名冲在最前面的壮汉咽喉一热,发出一声惨叫,旋转着扑倒在赌台上,把桌上筹码砸的天女散,半个身子,瞬间被鲜血染红。

    在数名守卫下意识后退时,棺材板一点尸体,尸体弹飞出去,砸翻三名守卫。

    “嗖!”

    棺材板贴着爆射出去,长笛一转,刀锋划出十字。

    两人胸口如泉眼一样,向外喷出一股鲜血。

    “杀人啊——”

    “趴下!趴下!全给我趴下!”

    在一名赌客下意识喊出一记杀人时,休息室涌出的一名神色狠戾男子吼叫一声,让满脸惊慌的赌客就地趴下,他显然知道现场一旦混乱,袭击者就可能趁乱跑路,而且他已发现,不少赌客趁机窃取赌桌上的筹码,绝不能让他们离开。

    老猫赶紧趴在地上,白净青年也都沉默躲避。

    “关门!关门!”

    “杀了他!”

    几记厉喝此起彼伏的响起,还伴随着砍刀敲击硬物动静,萧杀着近千平方米的赌场,神色狠戾的男子很快稳住赌客行动,也让目标变得清晰,趴在角落的老猫瞄了对方一眼,认出对方是青无双格外器重号称第一刀的青门骨干,青刀。

    只是他记得,青刀好像大决战遭受重伤,怎么会出现在京城呢?

    老猫猜的没错,狠戾男子正是青刀,他身上也确实还带着不少旧伤,之所以出现在京城,是来辅佐青千颜率领三帮对付叶子轩,平日不便出面,就躲在这间昔日亲手建立的地下赌场,一边静观京城黑道洗牌,一边坐镇赌场捞取利益。

    他的坐镇,让赌场守卫多出一倍。

    当然,同时好好养伤,将来找空小寒和叶宫讨回公道,青刀还以为日子会很无聊,却没想到今晚有人血洗赌场。

    而且还是单枪匹马!

    这让他既愤怒,又炽热,感觉久违的战意回来。

    只是看着不断倒下的手下,青刀脸上变得凝重,再度厉声喝道:“杀掉他!”

    空气中流动着血腥和杀戮的味道,四周灯光似乎也因这可怕场面而黯淡些许。

    “啊——”

    又是两声惨叫响起,两名挥刀杀出的黑装大汉,拿捏火候从楼顶悄然扑飞,想要从背后给棺材板一刀,只是刀锋刚刚劈到途中,棺材板就反手掠出长笛,气势惊人斩断他们的战刀,斩入了胸膛,刀断,人落,抽动两下就没有了声息。

    他长笛的刀尖,很是锋利,几乎无坚不摧。

    “嗖!”

    棺材板没有停滞,左脚一踢砍刀,嗤的一声,电闪穿出,涌上来的敌人众多,一刀擦过两人脖子,余势不歇,带血钉到不远处的赌桌,颤颤巍巍,随后棺材板右手一挥,挡住四五人的砍刀,长笛再振,身边抖出数点寒光,三人栽倒。

    棺材板飞身而起,长笛扫出,围攻壮汉筋断骨折地飞出,途中对天喷血,凶多吉少,其余涌来的守卫见到同伴,一个个横死,都是大惊,杀红了眼睛,两人一棍一刀来攻,不及身前,棍断刀折,二人翻身栽倒,无不例外地捂住咽喉。

    鲜血迸出。

    “去死!”

    一人陡然从旁窜出,一刀戳来,正是拿捏火候出击的青刀。

    棺材板反手一记长笛,硬生生格挡开辟来的薄刀。

    “当!”

    一声脆响过后,两人虎口都止不住发麻,棺材板腹部的伤口迸出鲜血,青刀也是气血翻滚,当初空小寒给他留下的一脚,至今还束缚着他的身手,两人眼里都划过一抹惊讶,欣赏,随后,又相互怒吼着冲了上去,像是野兽一样战斗。

    “当当当!”

    长笛和薄刀抡起,劈落,撞击,两人间不停歇挥出二十三刀,每一刀都势大力沉,发出刺耳的声响,也让围上去的打手止不住后退,担心误伤到自己,老猫更是连滚带爬躲避,他躲到角落,恰好是那名双手修长脸颊白皙的青年身边。

    对方好像没有半点畏惧,相反对他淡淡一笑,很友好,只是老猫觉得,这一笑好像不自然,像是带着面具一样,

    “当!”

    随着最后一记狠狠撞击,青刀和棺材板各自向后退出,彼此嘴角都流淌出鲜血,虎口也抖动不已。

    “嗖!”

    在棺材板一舔嘴角鲜血时,青刀忽然强忍伤势窜出。

    这一刀,他趁着棺材板气力不继,想要两败俱伤干掉后者,毕竟他后面还有十多名打手,只是青刀怎么都没有想到,来不及躲避的棺材板,直接用肩膀承受对方利器,一股鲜血迸出来,在青刀微微一愣时,棺材板伸手抓住对方刀身。

    稳如泰山,青刀脸色巨变。

    他嗅到一抹不好的气息,战意滔天的头脑热后转瞬冰凉,顾不得夺刀,翻身滚倒。

    棺材板低喝一声,左手拔刀抛射出去,在青刀下意识偏头时,只听到脚步急骤,一人飞奔而至。

    “杀!”

    厉喝声中,棺材板一挥长笛,带血急割。

    青刀提刀抵挡,又是一记脆响,青刀直挺挺跌飞出去,恰好落在老猫他们的前面。

    棺材板没有就此停滞,挥舞长笛杀了过来,两名横挡的打手惨叫跌出,青刀脸色巨变,反手摸出背部的消音枪械。

    “嗖!”

    就在他要对着棺材板射出一枪时,老猫身边的白净青年转到青刀背后。

    手中闪出一刀,狠狠划过青刀的脖子。

    “扑!”

    青刀鲜血喷涌,一头栽倒在地,其余打手见状惊惧,难于置信看着青刀死去。

    梅子书向棺材板微微偏头:“走!”

    ps:谢谢杨鼎天打赏本作品50000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