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三百九十九章 亡命悍匪

天才布衣 第三百九十九章 亡命悍匪

  第三百九十九章亡命悍匪

  在李红鹰和赵太保他们捧着钱离开天秦花园后,白秋画看着走回大厅休息的叶子轩一笑,随后给后者倒了一杯热水,声音轻柔:“叶少,十四亿一下子就砸了出去,不感觉到心疼吗?那可都是真金白银,可以买七八栋天秦花园了。∮∮文∮小∮说,”

  叶子轩在沙上坐了下来,揉揉肩膀的伤口回应:“该花的钱总是要花,何况这也是他们卖命的钱,从洪青龙和黑帮联盟口中抢来的钱,分给他们也算一种奖励,最重要的一点,我需要让他们让整个黑道知道,叶宫不会亏待兄弟。”

  白秋画点点头,笑着接过话题:“看赵太保他们高兴的样子,估计分钱一事会迅传遍整个京城,很快,就会有无数黑帮成员前来投靠叶宫,咱们原先要募集的五千名子弟,相信不用一个星期就能聚集,到时天秦花园也兵强马壮。”

  “人多是好事,但也会蕴含不少危险。”

  叶子轩低头喝入一口热水,随后望向白秋画笑道:“让炮哥他们招收兄弟的时候,一定要擦亮眼睛考察,至少要探清对方底细,看看是不是三帮派来的卧底,还有,除了炮哥可以招收三千名帮众外,赵太保和李红鹰限制在五百人。”

  白秋画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压低声音开口:“叶少,你不相信他们?如对他们忠诚没把握,何必把他们捧这么高?”

  叶子轩手指轻轻挥动:“不是不相信他们,而是他们能力有限,他们能够管好五百人,在我眼里已经是一个奇迹,如果招收一两千名帮众,他们两个就会心力交瘁,搞不好被别有用心的人趁虚而入,所以让他们堂口限制在五百人。”

  “而且我还要留一千名额,给墨七熊和空小寒他们呢。”

  叶子轩又笑着解释一句:“我之所以把他们两个捧这么高,除了需要一批攻城掠地的炮灰之外,还有就是要让华国黑道看一看,连赵太保和李红鹰这样的人,在叶宫都能得到重用,还荣华富贵,有能耐的人来了叶宫只会更受重视。”

  此时,一脸疲惫却眼里闪烁炽热的梅子书走入,倒了一大杯茶水灌入大半,随后笑着接过话题:“叶少是造神运动,利用赵太保和李红鹰吸引人才,加上两人已经无路可走,只能跟着叶少一条道走到底,他们对叶宫展利大于弊。”

  白秋画嫣然一笑:“原来如此。”

  她原本心中的不解和隔阂,此刻消散的无影无踪,要知道,在听到叶子轩和梅子书解释之前,她对赵太保他们的存在充满抗拒,寻思叶宫就算不全是唐薛衣和墨七熊这种高手,也该跟炮哥和车厘子的水准持平,怎会让两人位尊堂主?

  如今释然。

  叶子轩把杯中热水喝完,拍拍手站了起来:“其实还有一个考虑,那就是他们两个可以弥补我们的欠缺,可以做一些我们做不了的事。”他指一指自己、又指指梅子书和白秋画:“比如杀人全家之类,你们做不了,我也怕做不了。”

  “但李红鹰和赵太保绝对能下手。”

  叶子轩手指点着外面的宫旗,向两人告知着自己的心声:“叶宫未来的舞台会很大,要想把这个舞台支撑起来,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要栋梁,要木条,也要钉子,我们做不了的事,就必须有其他人可以完成,不然它就太单调了。”

  白秋画彻底大悟。

  梅子书笑着开口:“叶少,你应该给赵太保他们的堂口起个名字,这样他们才会有更大归属感。”

  跟洪青龙一战之后,叶子轩确认炮哥他们的堂主位置之余,也给其余人一个名分。

  唐薛衣旗下叫血衣堂,专职刺杀和袭击,空小寒旗下叫寒衣堂,杀敌破局的先锋,墨七熊旗下叫战熊堂,攻城掠地的主力,白秋画旗下叫雄鹰组,俯视天下情报,梅子书旗下叫卫龙堂,拱卫中宫保护天秦,叶子轩算是建起自己班底。

  各人堂口都有叶子轩七的名字,就剩下李红鹰和赵太保他们没有名分,所以梅子书出声提醒叶子轩:“他们两人虽然有堂口,但不属炮哥旗下,如果没有一个名字,他们很容易认为自己是京城一个堂口,一不小心就会跟炮哥冲突。”

  “唯有给他们相应的名字和职责,他们才不会跟京城总堂混淆。”

  正要离开大厅的叶子轩闻言停下脚步,思虑一会点点头:“子书言之有理,确实需要给他们一个名字,而且这名字要威猛一点,这样才符合他们的心理预期,一个叫红虎堂,一个叫黑豹堂吧,他们的职责,好听一点,叶宫近卫军。”

  “当叶宫需要他们冲锋陷阵的时候,他们就要视死如归的攻击。”

  在白秋画掩嘴一笑时,梅子书点点头回应:“明白。”

  处理完这些事情,叶子轩看看即将散去最后余晖的天际,舒展了一下筋骨开口:“大战结束,手尾处理的差不多,是时候放松一下了,对了,权相国在哪里?我跟他还有一盘棋局没赌呢,这可关系到权家股份,天大馅饼不能浪费。”

  白秋画似乎早料到叶子轩迟早会问这个问题,当下苦笑一声回应:“他回南韩了,在叶天荡和叶宗被送入大理寺的当天晚上,权相国就包了一架商务机跑回南韩,金宁秀和七朵金花也都回去,你想要权家一成股份,只能等以后了。”

  她还调笑一句:“你是想着一成股份,还是想着八个美女啊?”

  “当然是股份了、、、”

  叶子轩咳嗽一声,话锋一转:“那家伙跑得还真快啊。”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戏谑,他多少猜到权相国跑路的缘故,显然是听到叶天荡被丢入大理寺,担心后者招供出打擂台玩的猫腻,把他和权氏集团牵扯进去,所以赶紧跑回南韩避一避风头:“除非这小子不来华国,不然非让他掏钱。”

  对于叶子轩来说,这是一块已经到了嘴里的肥肉,如今硬生生从嘴边跑掉,他多少有些不甘,但他很快调整了心态,拿起一把车钥匙笑道:“秋画,有空给他一封邮件,告诉他,我春节后去南韩拜访他,到时记得准备棋局一赌。”

  白秋画一愣:“你春节后飞南韩?”

  梅子书笑着接过话题:“叶少这半年估计都很忙,哪有时间去南韩对棋,再说了,权相国也未必会再赌局,这纯粹是吓他的,让他觉得叶少一直念念不忘权氏集团一成股份,这样一来,他这几个月日子就难过了,也算是出一口气。”

  “子书正解哈哈,行了,你们把其余手尾处理完,我去警察局找龙秋徽。”

  叶子轩大笑一声:“她打我两个电话了,让我过去完善教堂一战细节,免得给有心人钻空子。”

  说完之后,他就向两人挥挥手,接着就带唐薛衣和空小寒出去,梅子书和白秋画也没有劝告他外面危险,现在的叶子轩,除了宋天道那些老怪物或者数百名杀手合围能对他造成威胁之外,其余敌人想要叶子轩的命,大概率都是送死。

  半个小时后,叶子轩出现在京城警察局,虽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但警局还是人来人往,电话也不断响起,还有不少混混模样的人被押进押出,显然警察局的扫黑行动还在继续,叶子轩没有幸灾乐祸,亮明身份就径直上到三楼找人。

  “请进。”

  叶子轩很快找到龙秋徽的新办公室,手指敲击两下就得到进入允许,推开门,没有见到龙美人喝咖啡看报纸,相反见到她一脸肃穆盯着液晶显示器,毫无疑问正在工作,叶子轩散去开玩笑的态势,上前几步坐在井井有条的办公桌上。

  他好奇顺着龙秋徽的目光,望向播放画面的显示屏,正见上面有几个人魁梧汉子,无声无息的对话,偶尔间隔几个动作,从头到尾没有声音,但口型能够看清楚,叶子轩很快辨认出这是一个无声视频,而且从像素判断,应该是偷拍。

  龙秋徽俨然是在读取他们唇语,但看她一脸苦恼的样子,叶子轩就知道她遭遇到瓶颈。

  视频只有两分钟,龙秋徽切换语言看了不下五遍,一直安静等待的叶子轩摸摸脑袋,随后手指点着屏幕,弱弱的开口:“龙队啊,你选错语言了,这家伙根本不是广东人,也不是福建人,所以粤语和闽南语都是错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在龙秋徽微微一怔盯着叶子轩时,叶子轩没来由的闭嘴,生怕又被扣一个哗众取宠:“你来,你来,我不说、、”

  龙秋徽一拍叶子轩的手,毫不客气的美眸一瞪:“把后面半截话说出来。”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我还以为你又要骂我哗众取宠呢。”接着他轻轻咳嗽一声:“这是一伙东南亚人,言语掺杂了一些普通话、闽南语、粤语,但主要语言是马来西亚土语,所以你揪着几个粤语和闽南语是译不出他们对话的。”

  龙秋徽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如梦方醒一般,一拍大腿说道:“对,对,对,你说的没错,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有粤语有闽南语,这就说明,他很有可能是东南亚人啊。”

  接着,龙秋徽的眼睛变得玩味:“行啊,你不仅能判断出他们是什么人,还能知道他们主语是马来西亚语,看来你也会唇语啊,至少比我强十倍,来吧,把他们对话说出来,我也不找唇语专家了,免得不是什么重要内容浪费人力。”

  叶子轩悠悠一笑:“我翻译出来,你请我吃饭?再亲我一个?”

  龙秋徽的笑容瞬间变得灿烂:“要不要给叶少暖床啊?我刚买了几套情趣内衣和丝袜、、、”

  叶子轩眼睛放光:“当然好。”

  龙秋徽多了一份娇媚,手指一挑,警服一个扣子解开,露出一抹雪白:“叶少,要不要先摸一把?”

  “龙队盛情,我就不客气了。”

  叶子轩毫无征兆在她胸口摸了一把,随后像是兔子一样跳开,身子还在半空,就听到龙秋徽愤怒吼道:

  “叶子轩,你这混蛋,我砍死你。”

  在龙秋徽摸到一把戒刀要冲向门边的叶子轩时,抱头逃窜的叶子轩保命似的喊出一声:

  “那是一伙亡命悍匪,他们下个星期要去澳门抢劫金库。”

  龙秋徽的动作瞬间停下。

  ps:谢谢坐懷不亂打赏本作品5oo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