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四百九十九章 最后的摊牌
    第四百九十九章最后的摊牌

    清晨,风雨笼罩着何家花园,四处依然高挂灯笼,流淌着喜庆气息。【风云小说阅读网】`

    在宽阔的书房里,何长峰一脸平静的站在书桌前,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低着头,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而他对面是穿着白色唐装何赌王,相比前些日子的虚弱干瘪,他此刻多了几分红润面色,双眼炯炯有神,头上白梳得笔直。

    整个人看起来压根不像接近六十岁的人,倒是像四十岁的人一般精神抖擞,他似乎完全无视了何长峰一般,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戴着眼镜不急不躁地看着,丝毫没有和何长峰说话的意思,何长峰也没有像以前急躁,很安静的等待着。

    他一身新衣,帅气倜傥。

    父亲让他一早来书房,急匆匆来了书房却没有跟他说话,让他很是茫然和不解,不知父亲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今天是他的大喜日子,只要订婚成功,何长峰向主事人位置又迈进一步,胜利就在眼前,所以他不介意多一点耐心。

    不知过了多久,何赌王放下手中报纸,目光锐利扫了何长峰一眼,声音一沉开口:“作为男人,不仅要担得起责任,还要承受得住打击,不管未来多么坎坷,多么艰难,都要挺起身板熬过去,这样才是真正的男儿,才能走向巅峰。”

    听到何赌王这一番话,何长峰脸色微微一变,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就着他的意思开口:“请父亲放心,我一定谨听你的教训,堂堂正正,坚韧不拔的做一个男人,为何家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永远不辜负您的期望。”

    “希望你言行一致。”

    何赌王微微挺直身躯,一字一句的出声:“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沈家欣昨晚身体有恙,高烧不退,今日无法跟你订婚,至于你们什么时候再进行订婚仪式,暂时还不知道,沈家会承担一切责任,向各方解释取消订婚事项。.??`”

    “特还让我转告歉意,希望你能够谅解这个变故。”

    “取消订婚?”

    何长峰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打了一个激灵,怒吼一声:“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沈家欣怎么会突然高烧?就算她真的高烧,以沈家对颜面的珍惜和爱护,他们也会让沈家欣带病完成婚礼,而且订婚又不是结婚,她只需要露一下面。”

    “订婚就可以完成。”

    何长峰绝对是一个聪明人:“她没有烧,她不想跟我订婚,沈家也对她妥协对不对?”

    老人淡淡开口:“你不觉得这理由可以让你好受一点吗?”

    “不好受!”

    何长峰忽然变得失控,成功就在眼前,结果却被告知订婚取消:“沈家为什么会向沈家欣妥协?别告诉我是为了沈家欣,他们真疼爱她的话,也就不可能有这订婚,沈家宁愿得罪何家宁愿打自己的脸,都不肯让订婚顺利进行下去。”

    何长峰的眼里闪烁一抹炽热,愤怒让他把猜测吼出来:“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一定是有人给沈家更大利益,沈家才会作出这种让人耻笑的事,对,叶子轩,一定是叶子轩那混蛋,爸,告诉我,是不是叶子轩搞的事,是不是他坏了我们好事?”

    “真相向来残酷,你为何一定要知道答案?”

    老人目光锐利看着儿子:“我刚才给你的借口,可以让你心里好受百倍,何必要找些不痛快?”

    这几句话,等于给了何长峰答案,做为一个男人,一个从小到大都无往不利,被人交口称赞,视为家族最佳接班人的优秀强者,世间最大的挫折和耻辱莫过如此了,想象着自己现在,一定已经成为亲朋好友口中的戴绿帽的人,他很是愤怒:

    “那就是叶子轩,他给沈家什么好处?”

    何长峰低吼一句:“让特背叛数十年的盟友,毁掉两家半个世纪的交情?”

    老人没有直接回应,只是平静的抛出一句:“什么好处,什么利益,你我怎么可能知道?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两点,第一,何家跟沈家交情没有被毁掉,我们依然是最亲密最忠实的盟友,沈家将放弃两成暗股,将来还会给予三张公海的赌船牌照。??`”

    何赌王脸上始终平和,尽量清晰表达自己的意思:“第二,你跟沈家欣的事到此为止,你不要再想着得到她,她已经不再属于你了,你要调整好心态,不要自暴自弃,更不要因此做出傻事,最迟下个月,我会安排另一门亲事给你,门槛绝不会低。”

    “不要!不要!”

    何长峰怒吼一声:“我他妈的就要沈家欣,就要那小贱人,奸夫淫妇,给我戴绿帽子,我也要拆散他们。”

    “老二!”

    何赌王手指重重敲了一下桌子,脸上带着一股肃穆喝道:“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你的一生很漫长,是由很多件事情组成的,一件事情的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失败时候执迷不悟,一错再错,最后彻底乱了分寸,迷失了方向。”

    他很不客气的打醒着何长峰:“叶子轩现在喜欢上沈家欣,沈家欣也爱着叶子轩,沈家也开始偏向他们,你的婚事已经不可能继续下去,你一条道走到底,能够获得什么?你能拿一把枪夺回女人?你要知道,你面对的不是任你踩踏的普通人。”

    “是沈家,是叶家,死磕就一定能赢吗?”

    他目光盯着何长峰的脸:“何况沈家还是跟我们一条心,你要把沈家彻底逼到叶子轩阵营?被退婚固然让人恼怒,但我们也可以趁着沈家的愧疚,把利益最大化,而不是不管不顾出口气,你是我最器重。最喜欢的儿子,你连这点城府都没有吗?”

    “老三他们可以吼叫死磕,但你何长峰不可以。”

    何长峰似懂非懂地皱起了眉头,他激动情绪还没有消去,但言语多了几分平静:“爸,他们敢这样玩我,是因为我不是何家的主事人,如我成了何家最高决策者,沈家跟叶子轩肯定不敢这样耍我,爸,我希望你马上宣布我上位,成为何家主事人。”

    “一定可以让沈家改变主意。”

    他低声一句:“在你中风没醒过来的时候,沈家对我毕恭毕敬。”

    老人目光微微眯起:“你要上位?”

    何长峰吞下一口水:“我是你最器重的子女,位置迟早是我的,早一点,晚一点,父亲何必介意呢?我已经连受打击了,威望已落到低谷,再没一个天大利好支撑,只怕我要废了,只要我不是主事人,一旦走出房门,所面对的目光一定是怜悯。”

    “嘲笑、幸灾乐祸、、、”

    他嘴角牵动一下:“莫非父亲心中人选不是我?”

    何长峰这几句算是摊牌了,也直接给老人出了一个选择题,何赌王目光平和看着儿子,眼神复杂,各种情绪充斥,有探究,有无奈,有苦楚,还有叹息,房内暖气散着温热,空气略有些干燥,从口鼻处直入肺叶,竟有些隐隐作痛。

    何赌王并非恋位之人,也清楚死抓权力不是何家之福,但现在真不是时候传位,如今的澳门风云四起,涉及沈家、叶家、沈万千和宋家等角逐,要费很大的力气,要死很多的人,远非内斗那么简单,他不希望何长峰去面对这些风险。

    他想要用自己的残躯,叶子轩给予的健康,帮何家撑过这一次,让何氏集团可以完好无损交到何长峰手里。

    可是儿子的急功近利,赤.裸裸的逼宫,让何赌王很失望甚至有些绝望,有些心酸,有些累。

    何赌王端起茶水慢慢喝完,期间轻轻地咳了两声,想来先前那一次深深地呼吸,强行压抑下心中情绪的克制,但这一次呼吸却让他身体产生了某处痛患,或许是双腿的疼痛,也或许是心痛,总之有些难受,良久之后,他吐出四个字:

    “来日方长。”

    听到这四个字,何长峰微微一震,静静地看着眼前老人,看着这个最熟悉,又是最陌生的男人,眼睛渐渐用一种极为缓慢的度眯了起来,眼眸渐渐亮了,又渐渐黯淡了,失望之色浮现,又转为一种平静或者说是冷漠,他轻轻一笑:

    “好!”

    当何长峰再次挺直身躯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已脱胎换骨,神情坚毅,目光锐利,就像是传说中手持复仇之剑的神明。

    他没有再争取什么,也没有拿出退婚的悲戚换取可怜,父亲的四个字已经说明一切,这年头,只有自己靠得住。

    “今天无法订婚,那就改去给老八祭祀,同时放去年花红,也免冷却子侄热情。”

    “好!”

    “你代替老三打理一切,下午三点出。”

    “好!”

    “就咱们何家子侄就行,大过年的,别麻烦其他亲朋。”

    “好!”

    何赌王来说三句话,何长峰连回三个好,平静的不起半点波澜。

    只是眸里一道寒光一现即隐。

    门外,雨水变得,寒风正紧。

    ps:谢谢寒竹沐雨点赞本作品4o逐浪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