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千钧一发
    第五百六十六章千钧一

    在叶子轩的注视之下,如衣神情坦然告知:“我们都是孤儿,被师父从街头捡了回来,我这二十年都是在寺庙度过,虽然师父没有让我出家修行,还让我考虑进入红尘世界,但我喜欢上这种平淡宁静的日子,于是就主动削入册。【全文字阅读】???`”

    她的眸子有着怀念光芒:“师弟在寺院也呆了差不多十年,后来师父感觉静林小筑住一个男孩,容易给寺庙带来负面影响,而且居住也诸多不便,于是就把他送去澳门大山寺修行,只是我们虽然分开,但感情都很好,每年都往来。”

    叶子轩点点头:“原来如此。”随后又问出一句:“你的赌术、你的身手,这么厉害,是你师父教的吗?”

    如衣轻轻呼出一口气,淡淡一笑回道:“不是,师父只会佛法,念经对禅不在话下,打打杀杀却不是她的专长,她也不喜欢这些东西,我的赌术和身手是一个香客教的,她是师父好朋友,每年都会到静林小筑拜访师父,住上一月。”

    “她跟师父理念有些出入,觉得佛法可以宁静心神,但万事还是要靠自己。”

    冷冷海风中,如衣幽然一笑,倾国倾城:“实力才是普渡众生的基础,人人都求着佛祖保佑、佛祖帮忙,佛祖就是再多分身也忙不过来,所以提高自己的实力才是王道,自己强大了,解决的事情也就多了,也就不用老是麻烦佛祖。”

    叶子轩由衷赞道:“这香客不错,积极,主动,你应该也是赞成她的理念吧?不然你不会跟她学东西。”

    如衣点点头,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我有点趋向她的理念,而且那时还没想好,是回归红尘,还是遁入空门,加上师父求同存异,没有反对我跟她学东西,于是我每年跟着她学赌术,学武术,之所以学赌术,不是我想要去赌博。”

    “而是她告诉我,学会赌术,也就知道窍门所在,观人观事也就细微,不会轻易被人欺骗。”

    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欣赏:“这香客还真是一名奇人。.`”

    如衣轻声向叶子轩告知:“十三年,我跟着她足足学习了十三年,不,准确的说,是十三个月,每年十月她都会到静林小筑,把她要传授的东西悉心教给我,一个月后,她就离开,她有其它的事情忙碌,也给我十一个月时间消化。”

    “她是一个奇人,你的天赋也很强大,不然哪会有现在的境界。”

    叶子轩调笑着开口:“也不知道那香客是什么人,既然能把你培养成灭绝师太。”

    “你才灭绝师太。”

    如衣白了叶子轩一眼,风情万种,随后恢复平静:“恩师的来历,很抱歉,我答应过她不泄露,所以、、、、”

    叶子轩笑了笑:“没事,我就纯粹好奇,并非要探个究竟,再说了,我不会让你为难。”

    如衣喃喃挤出一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叶子轩调笑着回应:“喜欢你啊。”

    如衣身躯一震,满脸惊讶。

    叶子轩低头,看着那张俏脸。

    一刹那的对视,如一辈子的凝眸!

    “砰!”

    就在这时,头顶忽然传来一记巨响,瞬间惊醒对视的两人,随后就见一扇车门从身边落下,呼啸着掉入海里,还没等两人判断出什么事,又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车子碎片扑来,裹着崖壁碎石向海里掉落,几块碎片还打在断裂的树干上。

    劈啪作响。

    叶子轩低喝一声:“毁尸灭迹——”

    没等叶子轩说完,如衣双手再度一紧,把叶子轩往自己方向抱紧,避免他被掉落的碎片打中,两人最终像是纸片一样贴着,可以说是全面接触,她的双峰隔着薄薄衣衫,被叶子轩的胸肌挤压变形了,她觉得自己都快要融入男人体内。???`

    两张脸也彻底贴在一起,如衣眯眼侧脸,躲避头顶碎末。

    只是这一侧脸,如衣就碰到叶子轩的嘴唇。

    没等她挪开,叶子轩就吻入了进来,以一种排山倒海的力量,压在她的嫣红樱唇上,肆意狂吻。

    如衣都要窒息了。

    如衣的身体不知不觉软下来,她以为自己会愤怒,会厌恶,会推开叶子轩,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双手依然紧紧环抱。

    “砰!”

    就在两人热吻的时候,又是一阵擦着崖壁的巨响炸起,随后,破碎的商务车重重砸在树干,扯断前端枝叶之余,也把叶子轩跟如衣两人震荡了出去,翻飞着向蔚蓝的大海坠入,叶子轩头皮麻,一脸倒霉孩子的神情:还是要掉海啊。

    “嗖!”

    没等叶子轩感慨命运真是狗娘养的时,一根皮带灵动地抽了过来,一把缠住叶子轩的右手,随后如衣像是小鸟一样闪现,再度抱住叶子轩向海里坠入,砰!一声巨响,两人同时掉入了海里,入水后两人身体迅下沉,溅射一股水花。

    叶子轩身躯僵直,这一瞬间,仿佛四肢都不再属于自己,完全不受意识控制,海水汹涌地、迅疾地包围了两人,两人身体沉了五六米,度减缓后才缓缓上升,波浪浩大,更有数道暗流穿过他们身体直如大锤撞击,气血止不住翻滚。

    叶子轩胸口一甜,一口鲜血喷洒在海中,随即昏迷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子轩在温暖中苏醒过来,还听到一个轻柔的声音:

    “救苦救难的佛祖,若他能平安无事,如衣愿代他去死!”

    那声音,有如初春明溪中的碎冰,清脆响亮,谁听到,都不会怀疑誓女子口气中的郑重之意。

    如衣虔诚无比,切雪截冰的字眼,带着圣洁之意,叶子轩听到,心中生出一种恍惚,他记起了掉海之前生的事情,可是却不知道现在处境,他还感觉自己又做了很多的梦,可是此时却一个都不记得,只能模糊感受有人关怀着自己。

    不等睁开双眼,叶子轩就感觉有温香近前,两片柔唇冰冷中带着怜惜,碰到了他的冰冷脸颊,随后,一个温热的身体贴了上来,温暖着他被海水泡过失去温度的身子,胸膛还有两团高耸的双峰摩擦,摊放在地上的双手也被十指紧扣。

    那一刻的温存,有如七彩迷离的幻境。

    叶子轩只敢悄悄的睁开眼眸一隙,偷偷望去,然后就见到那如衣圣洁的俏脸,关切凝重。

    让他惊讶的是,自己衣衫被解开了,如衣的衣服也开了一道口子,两人上身半裸,让身体的温度无间隙传到他身上。

    “佛祖,让他醒过来吧,我的罪孽,我来承受。”

    如衣用力握握叶子轩的手掌,随后偏过头正对着叶子轩的脸,她抽回双臂,用两只纤纤玉手捧住叶子轩的脸,而她眼里涌出泪水,晶莹剔透的液体在叶子轩脸上弥漫,无数朵细小的泪花刹那绽放,她本不该有情,可天意让她动了心。

    在远处惨白的灯光中,如衣的嘴唇颤抖着主动吻住叶子轩,她的玉手温暖滑嫩,轻柔地抚摩着他的头,他的鼻子,他的脸颊,温柔地经过他的脖子以后,慢慢滑进他火热的腰部,叶子轩喉咙出一声低吼,翻身把如衣压到了身下。

    在如衣身躯瞬间僵直的时候,叶子轩狂野地亲着她的眼睛、她的头、她的脖子,她的胸膛,如衣短暂抗拒后,也条件反射抱住叶子轩,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所触肌肤温柔滑腻火热,两人不停地吻着,暗夜中的缠绵,风光旖旎无比。

    如衣俏脸一片潮红,喘息渐渐变大。

    “叶少!”“哥!”“在那边!”

    这时,几道强光从海面闪了过来,三艘快艇呼啸着向这边靠近。

    两人身体同时凝住,哗啦啦的水声不停炸响,唐薛衣他们的身影渐渐清晰、、、、

    叶子轩叹息一声:“人算不如天算啊!”

    两分钟后,墨七熊见到坐在地上的叶子轩,激动的喊叫一声:“哥,我们来的及不及时?高不高兴?”

    叶子轩一脸悲伤。

    几乎同个时刻,陈三元所在的花园,端着一杯红酒的他,看着伤痕累累的红一刀,眼里迸射着一抹光芒:“都第五天了,你却连一个小和尚都找不出来?好不容易引得什么尼姑现身,你们却还让她跑了,该说他们太霸道,还是你们太无能?”

    红一刀低声一句:“陈少,尼姑他们掉海里了。”

    陈三元脸色阴沉上前就是一脚,直接把红一刀踹倒在地,声音一沉喝道:“掉海里跟跑了有什么区别?一样是无法从她身上找到小和尚的线索,找不到小和尚,就没有黑雪莲珠,没有那佛珠,老爷子性命就有危险,你们究竟知不知道?”

    “究竟有没有把老爷子性命放心上?”

    红一刀挣扎爬起来跪好:“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了,这件事不用你跟进,我会让越南仔去找人,那畜生是白眼狼,但做事效率比你们高。”

    陈三元一舔嘴唇:“给你另一个任务,这事如果做不成,你提着脑袋来见我!”

    红一刀心神一颤:“是,不知什么任务?”

    陈三元喷出一口气:“你去跟基哥联手,把鬼头王给我做掉。”

    ps:谢谢天逸316点赞本作品2o逐浪币、y打赏本作品1888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