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零零章 拜师
  第七百零零章 拜师

  袁玉川给宋禁城出了一个大难题,叶子轩并不知道,喝了花雕酒的他,一觉到了天亮。

  当东方发白窗户吹入冷风的时候,叶子轩就伸着懒腰起床,洗漱,随后出现在后园。

  在他逛了花园半圈时,一眼见到,一身白衣的梅子书跟枯花师太在凉亭打座。

  一老一小,坐在亭中石凳上,任由凉风吹拂,湖水撩面,像是雕石一样动也不动,枯花师太的伤势早已经好了,但她并没有离开叶宫返回寺庙,白秋画告知叶子轩,师太感觉欠缺叶宫太多,想要给叶宫做点贡献再走,所以一住数月。

  这些日子,枯花师太不仅把自己的静心发笈传给白秋画、梅子书他们,还把自己窥探出来的叶宫漏洞点给白秋画,让叶宫可以更好的完善防卫,同时她给叶宫卫队传授了一个杀敌梅花阵,白秋画曾经试过阵法的威力,绝对是大杀器。

  白秋画跟枯花师太感情更是良好,几乎每天都给她请安,从后者吸收着师太的精华。

  叶子轩回来的这几天,枯花师太恰好闭关打坐,所以叶子轩没有打扰她说声谢谢,现在见到她出现就挪移脚步过去,刚刚走到一半,叶子轩就见到白秋画也出现,一身劲装向凉亭走过去,还扬起一抹笑容喊道:“师太,子书,早!”

  原本静止不动的枯花师太忽然倒飞出来,像炮弹一样撞向白秋画,拂尘从腋下点了出来。

  速如流星!

  在叶子轩饶有兴趣停滞脚步时,白秋画见状马上身子一挪,嗖一声躲开尘丝大作的拂尘,让它擦着肩膀过去。

  随后,白秋画娇声一句:“师太,得罪了。”

  她显然知道枯花师太是试探自己的身手,当下也没有太多废话,在枯花师太身子一转从容落地的时候,脚掌踏地,修长的身体如电射一般直扑枯花师太,搏击讲究的是快,以最简单的招式发挥最大的威力,没有华丽动作却招招致命。

  杀人于刹那间。

  在梅子书也缓缓起身笑着观战的时候,枯花师太双脚不丁不八微微分开,两手自然下垂,脸上恬淡温和微笑始终没有消失,看着白秋画快速闪动的身形,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许,在青年一代人里能有白秋画这样的身手,确实值得称赞。

  八米的距离眨眼即过,白秋画的右拳试探性的击出。

  这一拳是虚招,真正施行必杀一击的是收在白秋画腰间的左拳。

  白秋画出拳的速度很快,普通人根本无法看清她出拳动作,但在枯花师太的眼里,速度虽快,却不能掩盖拳法缺点。

  枯花师太依然风轻云淡的站立,全身上下看不出一点要动的意思。

  白秋画杀人无数的拳头第一次被人忽略,忽略到了无视的地步,白秋画双眼中光芒一闪,右拳骤然加了两分力道。

  虚招变成了实招!

  “啪!”

  一声闷响,杀人无数、令不少高手闻风丧胆的坚硬拳头,气势如虹击在枯花师太的左肩上。

  虽然一击得手,但白秋画感到轰出的拳头,如同击在一层厚厚的皮革上,无处着力。

  “呀!”

  虽然梅子书知道白秋画用力有分寸,也不会真正把枯花师太打伤,可是依然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枯花师太,白秋画这一拳的力道即使不会打伤师太,也应该会把她打飞出去,在这一刻,他把身怀绝技的枯花师太看成了一个普通人。

  但枯花师太的身体只是轻微的晃动一下,她看着面前还没有收回拳头的白秋画,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

  “秋画,进攻有余,后劲不足。”

  枯花师太说话的同时,被拳头击中的左肩忽然下陷一公分,同时上半身猛然前倾,下陷的左肩随着身体的前倾又快速弹起,所有的动作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愣了片刻的白秋画想要收回拳头已经慢了半分,一股巨大力道涌了过来。

  从枯花师太的肩膀撞在了她的右拳上。

  白秋画顿时感到整条胳膊酸麻,抿着嘴唇飞身后退。

  枯花师太幽幽轻笑:“先发未必制人,后发未必制于人……”

  “师太所言有理。”

  白秋画退到三米之外站稳,甩了甩了手臂一笑:“不这我还想厚脸皮再试一试,请师太再给我一次机会。”

  枯花师太点点头,仍旧不丁不八地站着,脸上淡淡的笑意让人觉得很亲切,如拂面的春风蕴涵着暖意。

  白秋画的嘴角翘起,迷倒花痴小男孩的招牌式微笑展现在完美的面颊上,她甩动着右臂,等胳膊上酸麻的感觉消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向枯花师太鞠躬,直起腰的同时身体与地面呈六十度角冲向枯花师太,速度比上一次更快。

  “呼……”

  白秋画疾速蹿动的身体突然弹射而起,凌空大转身,右腿随着转动的身体而转动,扫向枯花师太。

  “来得好!”

  枯花师太的左臂抬起,干枯的食指轻描淡写的点在白秋画的脚腕上,这看似没有多大力道的一点,顷刻化解了白秋画的攻击,与此同时,白秋画扫出去的右腿还生出一抹麻痹,差一点就失去知觉,所幸及时弹射后退才避免摔倒在地。

  叶子轩上前两步,一把扶住白秋画的身子,随后向枯花师太一笑:“师太早上好。”

  白秋画没有再攻击了,揉揉腿脚一笑:“谢谢师太指教,秋画甘拜下风。”

  虽然几招内输给枯花师太,可她脸上却没半点沮丧,相反有着一股炽热,思考着刚才的不足,期待下一次的蜕变。

  枯花师太缓缓收回手指,脸上扬起一抹笑意:“大家切磋而已,没什么甘拜下风,而且你比前两次出手好多了,要知道,第一次你被我一招撂翻,第二次倒在我的一拳半掌,连全身而退机会都没有,今天对抗三招,你还好好站着。”

  “下一次,相信你会更进一步。”

  随后,她把目光转向叶子轩脸上:“叶少好。”

  梅子书也笑着出声:“叶少好。”

  “师太,谢谢你替叶宫所做的一切,谢谢你点拔秋画和子书他们,子轩发自心底的感激。”

  叶子轩脸上带着一抹恭敬,他心里很清楚,枯花师太的所为对叶宫是一大贡献,可以让两人跟叶宫更加完善和成长,虽然他的身手暂时胜于枯花师太,但他不可能长年累月留在叶宫点拔众人,所以枯花师太的存在让他觉得很有必要。

  而且有这样一个老怪物坐镇叶宫,大本营的安全系数又上一个等级。

  “师太,叶宫以后就是你的家,你想来就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叶子轩向枯花师太作出承诺:“只要叶宫不倒,师太有什么要帮忙,也可以尽管开口。”

  “叶少,枯花还真有一个请求。”

  枯花师太幽幽一笑,手指一点白秋画开口:“我想收她为徒,以后,她就是九华山的主持。”

  “一百零八剑,全听从她的调遣。”

  在叶子轩跟梅子书一愣的时候,白秋画神情也是一怔:“收我为徒?九华山主持?”随后她的俏脸涌现一股欣喜,自然清楚这对自己未来又极大好处,多一个身份多一点实力,只是想到一事,她的俏脸犹豫了一下,她一摸自己秀发:

  “师太,如果我拜你为师,要不要剪发?要不要戒色?”

  白秋画虽然想要给自己多攒点嫁妆,这样在叶家不会太卑微,可又不知道九华山的规矩,所以心里有些犹豫。

  万一让自己戒色,岂不人生没有意义?

  枯花师太脸上扬起一丝笑意:“我都出来大杀四方,财源广进,所谓的头发,色戒,有什么意义?”

  “这些日子相处,我知道你是一个聪慧,又有野心的孩子,我很喜欢你这种恩怨分明的个性。”

  “而且你学起东西来很快,比起九华山的师姐们好多了。”

  “当然,还有一个要因,那就是我想要找一棵大树。”

  枯花师太望着叶子轩淡淡出声:“只是不知叶少愿不愿意收我这孤苦老人?”

  叶子轩一笑:“秋画,拜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