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零七章 六短,三长


    “卫战国?”

    听到宋伯仁的话,叶子轩的瞳孔微微一缩,随后恢复平静开口:“继续!”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宋伯仁会抛出这样一句话,把宋家对叶家的算计,变成叶家内部的纷争,叶子轩一度以为,这是宋伯仁挑拨离间的策略,想要叶家乱起来,最好是血流成河,可见到宋伯仁的憔悴神情,叶子轩又知道他此时应该没心情玩阴谋。

    看到叶子轩没有太多变化的表情,宋伯仁反过来露出一抹惊讶,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叶子轩开口:“叶少,我以前一直觉得你狂妄自大,心智相比宋禁城差太远,如今却发现,你的定力连我都不能企及,我爆出的这个猛料,竟然不能让你动容。”

    他还以为,叶子轩会跳起来,要么大发雷霆,要么震惊不已,但都没有,只有如水的平静。

    沉默了半分钟,叶子轩淡淡出声:“不是我不动容,而是我想要听你说完,你指证卫战国为幕后黑手,那你就应该有相应证据,不然你今天跟我谈的话没半点意义,既然你手里有证据,我不妨听一听,然后甄别是挑拨离间,还是表哥罪该万死。”

    “你确实比他们有耐心多了,至少能够接受对自己不利的事实。”

    宋伯仁眼里流露一抹欣赏,声音轻缓而出:“换成其余叶家子侄在我面前,听到我刚才那一句话,估计无论事情真假都先会抽我几个嘴巴,然后吼着让我拿出证据,不然就把我碎尸万段,你没有,可见你的承受能力够强,今天,对话能到最后。”

    叶子轩依然平静:“谢谢。”

    随后他补充一句:“这些赞誉的话没必要说了,来,跟我说说,为什么表哥是幕后黑手?”

    宋伯仁又喝入一口牛奶,润润喉咙后开口:“首先我没有唆使卓玛泄露你的身份,不要觉得我是在推脱责任,我罪名这么多,哪一条都够死罪,如果我真卷入了九五二七航班一案,没有必要不认下它,可我真没有做手脚,更没有想过借刀杀人。”

    “我也相信卓玛没有发那封邮件。”

    宋伯仁的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双手捧着温热的杯子冷哼:“老山他们说卓玛把事情全部招供了出来,还指证我是航班一案的幕后黑手,再不交待就死路一条了,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他们是在忽悠我,除了我问心无愧之外,还有就是相信卓玛。”

    在叶子轩保持着沉默时,宋伯仁又补充上一句:“别说我没有唆使卓玛,就算真是我指使她对你下手,她也绝对不会为了活命出卖我,她会用命来维护我,我对我们的感情和信任,有着绝对的信心,所以这案子一开始,我就占据了主动地位。”

    叶子轩轻叹一声:“她确实很爱你。”

    撇开卓玛心里的小九九,如果不爱宋伯仁,又怎会自杀维护?

    “因为我和卓玛没有对你下毒手,那么电脑上的邮件也就不是她发的了。”

    宋伯仁呼出一口长气,望着叶子轩淡淡出声:“老山把邮件往来的页面打印出来给我看过,卓玛的电脑上确实有一封发给巫师的邮件,上面点出你在航班信息以及叶家身份,这封邮件如果不是卓玛发出的,那么只有是她的亲近之人才有机会做事。”

    叶子轩没有出声,目光平和看着宋伯仁,想要窥探出真假,后者却一脸肃穆。

    宋伯仁微微挺直身躯:“当初听到老山他们逮捕卓玛,我一度好奇会是什么罪名,听到是九五二七航班一案后,我很坦然,相信自己跟卓玛不会有事,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做过,叶家想要诬陷我们,绝对不会得逞,不过我还是收集了一下情报。”

    “大体了解老山逮捕卓玛的场景之余,也知道卓玛一个手下叫扎西的人失踪。←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叶子轩平静出声:“你是想说,邮件是扎西发出去的?”

    宋伯仁轻轻点头:“扎西不早不晚恰好失踪,对于航班一案问心无愧的我来说,他确实有点可疑,只是并没有寻思是他作奸犯科,说不定他暂时失踪是病了呢?可当我从老山口中知道,是叶爱武顶替我去藏区上位时,我彻底判定扎西有问题。”

    叶子轩好奇一问:“为什么?”

    “扎西是卫战国安排进来的人。”

    宋伯仁把一个重磅消息告知叶子轩:“相比跟叶家人的亲近,卫战国跟宋禁城打得更为火热,两人以前经常来往,卫战国想要找一棵大树,禁城想要通过他拉拢叶家人,所以双方关系相当好,不过很少人知道就是,他们几乎都是暗中来往。”

    “所以当初拜卫战国托我给他好朋友扎西,谋求一个政府职位的时候,我毫不犹豫把他调到卓玛身边做事。”

    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惊讶:“失踪的扎西是卫战国朋友,最大利益者是卫氏一家,听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可是,证据呢?”

    宋伯仁耸耸肩膀回应:“没有证据,我只是把客观事实以及自己的猜测,跟你聊一聊,真有证据的话,我也就不会跟你聊了,也不用进这里了,被逮捕之前我直接把证据给宋家就行,不仅我不会被查个底朝天,卫家也会因此脱一层皮、、、”

    “至于现在为什么不跟老山他们说这些,是因为说了没有用,他们不会信,也不愿意相信。”

    “只有你这个当事人或许会感兴趣。”

    叶子轩淡淡出声:“我还以为你有证据,没想到都是猜测。”

    宋伯仁把杯中牛奶喝完:“没有实质的证据,但不代表无法证实事情真相,你可以选择怀疑,但你只要去查查扎西的来历,查查他跟卫战国的关系,你就会相信我说的话,再或者,你直接找卫战国对峙一番,一样可以从他言行举止发现端倪。”

    叶子轩眉头一皱,寻思要不要让白秋画找一找扎西?

    宋伯仁把杯子丢在桌子上,脸上扬起一抹落寞笑意:“我心里也明白,相比老山揪出我的证据来说,卫战国干净十倍百倍,毕竟卓玛电脑发出的邮件,我跟她敏感时间的对话,还有香港的视频,都可以轻易指证我犯罪,而对卫战国只能猜测。”

    叶子轩平静开口:“人会撒谎,而证据很多时候都是真实的。”

    “或许,我该再说一件事,让你多相信我一分。”

    宋伯仁抬起头望着叶子轩:“卫战国来了华海。”

    叶子轩身躯一震:“你怎么知道?”

    宋伯仁没有直接回应叶子轩的问题,只是笑着又补充上一句:

    “他是替宋家来华海的,向我传递一个信息,让我一死了之。”

    “卫战国向你传递消息?要你一死了之?他是怎么跟你联系的?”

    叶子轩心里微微一动,宋伯仁的寻死根源似乎找到了:“你要我相信你,总该给一点佐证吧。”

    宋伯仁毫不犹豫的摇摇头:“对不起,途径不能告诉你,那是宋家的渠道,我不能毁掉它。”

    “只是我知道卫战国来了华海,你对我说的话应该多信任一分。”

    宋伯仁指一指自己:“毕竟,我连监狱都没出过,如非他联系过我,我怎可能知道他在华海?”

    叶子轩目光死死盯着宋伯仁,一字一句的开口:“卫战国竟然跟宋禁城打得火热,还跟宋家各取所需,那他也算是宋氏阵营的人,你不出卖宋家渠道,却出卖宋氏盟友,不觉得矛盾吗?难道卫战国的价值,还抵不过一个宋家渠道?”

    宋伯仁悠悠一笑:“渠道是宋家的,告诉你会给宋家带来不小的麻烦,我绝不能出卖他们,卫战国虽然跟禁城关系不错,放在以前我也不会爆他出来,可现在却不一样了,因为我发现那家伙完全就是扮猪吃虎,不,他是一头喂不熟的白眼狼。”

    “禁城把他当成炮灰,卫战国只怕也把他当棋子。”

    “航班一案,卫战国明摆是踩着宋家上位,这种无耻之徒,我恨不得告知禁城他们,又怎会对他庇护呢?”

    他脸上有着一丝遗憾:“可惜,只怕禁城到现在都还不认识他的真面目,也不会去找扎西来对质。”

    叶子轩冷冷出声:“你这一番话,完全可以跟专案组说的。”

    “说有什么用?”

    宋伯仁显然看得很是透彻:“我已经不可能走出监狱,八成还会以死来平息事件,毕竟千亿财富和骷髅牧场都摆在明处,沈家他们也会借题发挥,宋家也不允许我没意义死扛,最重要一点,卫战国算是半个叶家人,老山怎可能明面上爆出此事?”

    “我说出来,又没证据,只怕死得更惨。”

    叶子轩轻哼一声:“那你今天跟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目的?”

    宋伯仁坦然迎接着叶子轩的目光:“目的有很多,第一,我不想把它带进棺材,让自己死得憋屈;第二,想让你知道真相,拿下卫战国,不仅是为你报仇,也是给宋家去掉一大隐患,我也很想把这些东西告知宋家人,亲自告诉宋禁城他们。”

    “可我这辈子都没机会接触宋氏了,只能通过你来铲除卫战国实现双赢。”

    “呜——”

    在叶子轩沉思的时候,窗外传来一记悠远的汽笛声,好像是黄浦江上的船只拉起了汽笛。

    六短,三长!

    叶子轩清晰捕捉到,宋伯仁的身躯微微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