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一十六章 解决恩怨
<=""></>

    第七百一十六章解决恩怨

    室内无风,叶子轩却有了一丝凉意。`

    海蛇的毒液属于最强的动物毒,其中钩嘴海蛇毒液相当于眼镜蛇毒液毒性的两倍,是氰化钠毒性的八十倍,杀人几近于无形,海蛇毒液的成分是类似眼镜蛇毒的神经毒,然而奇怪的是,海蛇咬人无疼痛感,毒性作又有一段潜伏期。

    被海蛇咬伤后三十分钟甚至三小时内都没有明显中毒症状,然而就是这一点,很危险,容易使人麻痹大意,减轻对它的重视,实际上蛇毒被人体吸收非常快,中毒后最先感到的是肌肉无力、酸痛,眼睑下垂,颌部强直,类似破伤风。

    叶子轩虽然不会游泳,但对海蛇还是有所了解,知道要想最大程度遏制毒液渗入,必须第一时间吸掉表面毒液,这法子虽然不会解毒病人,但可以迟缓毒液的蔓延度,不会过快向心脏和肾脏扩展,只是汤兮兮被咬的地方很是尴尬。

    大腿内侧。

    “嗖!”

    叶子轩看着汤兮兮的伤口很是为难,不过也就呆愣了十多秒,看着她苍白的脸颊,叶子轩就直接抱起她,像是一阵旋风一样,冲进游泳室的一个单人更衣室,他一脚踢在房门关闭,随后就把汤兮兮放在洗手台上,撕裂她穿着的泳裤。

    同时,他扭开水龙头。

    汤兮兮似乎意识到什么,身躯一震低呼:“天龙——”

    “嫂子,别说话。”

    紧张的叶子轩下意识喊出一句,随后低头审视海蛇咬的伤口,只见臀部下方靠近大腿内侧的地方有四个牙印,这是毒牙用力咬出来的,叶子轩根本来不及去欣赏汤兮兮的春光,分开她的大腿,俯下身去用嘴对着伤口用力的吸了起来。

    场景就跟影视中武林人士解毒的一模一样。`

    “啊……”

    当叶子轩的嘴唇触碰到伤口时,汤兮兮出一声极其妩媚的叫声来,手指下意识抓住洗手台边缘,微微僵直,不知道是疼痛还是怎么回事,身体和双腿也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她轻轻叫了一声后,就默默地任凭叶子轩帮她吸着蛇毒。

    叶子轩没有理会汤兮兮的反应,只是神情专注的吸着蛇毒,没有多久,他就把嘴从牙印伤口挪开,往旁边一吐,顿时一口暗红色的血液喷洒在洗手盆中,随着流淌的水哗啦消失,毫不停留,叶子轩用手接了一点净水,洗漱一下口腔。

    “扑!”

    喷掉残留血迹后,叶子轩双手继续握在汤兮兮雪白的臀部上,再次对着她的伤口吸走蛇毒,汤兮兮又是一记无比**的呻吟,俏脸不知不觉多了一抹潮红,在灯光中很是诱人,叶子轩没有欣赏女人风情,关注点只落在汤兮兮的伤口。

    “扑!”“扑!”“扑!”

    随着叶子轩一口口将汤兮兮体内的蛇毒吸出来,她脸上的苦楚和苍白似乎也少了一些,当叶子轩吸出第五口的时候,汤兮兮生出了一抹力气,翻身侧躺看着让她感动的叶子轩:“天龙,不要再吸了,我好了很多,应该不会有事了。”

    “若是毒液长时间在你口腔,你也很可能会中毒的!”

    汤兮兮的声音如春风一样轻柔,轻轻吹过这间更衣室,吹过叶子轩的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毒的原因,还是她本来就有这么令人酥麻的声音,总之叶子轩以前没听到过:“蛇毒是可以透过口腔破溃粘膜,渗入到体内让人中毒的。”

    汤兮兮始终不是一个花瓶,她看过影视的吸掉毒素治疗场景,但她更在科普书籍上看到过关于这方面的知识。

    见到汤兮兮的脸色比刚才好多了,而且被咬的地方也没那么淤青,刚才吸出的最后一口血,又是鲜红温热的血液,叶子轩知道汤兮兮的蛇毒被清除不少,于是点点头不再触碰,紧张过后,重新审视的叶子轩,脸上多出一抹不好意思。 `c om

    汤兮兮的泳裤被他撕裂小半,到了敏感禁区边缘,再加上湿透的泳衣勾勒,汤兮兮双腿几近不设防,而上半身也因刚才挤压洗手台有些凌乱,露出大片雪白的滑腻,刺激着眼球,叶子轩整个身体变得燥热起来,忍不住呼出一口重气。

    汤兮兮脸色有些潮红:“天龙,抱我下来吧。”

    “等等,再上点药。”

    听到汤兮兮的声音,叶子轩反应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放在掌心,随后用双掌揉碎变成粉末,撒在汤兮兮的伤口上,接着又撕裂上衣一片布料,把伤口包扎了起来,吸掉大部分毒素,加上这些药粉,叶子轩相信能撑到医生来。

    当叶子轩抱着汤兮兮下来时,汤兮兮轻声一句:“天龙,谢谢你。”

    “不用谢,份内之事。”

    叶子轩脸上绽放一抹笑意,随后摸出手机让叶宫子弟把汤兮兮袋子送来,去医院,总不能穿着湿漉漉泳衣过去,没有多久,就听到敲门声,叶子轩打开门,正见叶宫子弟站在门口,拿过装有衣服的袋子,递给汤兮兮后就走出更衣室。

    拎着袋子的汤兮兮看着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复杂情绪。

    两个小时后,华海医院,八号特护病房。

    更换病人服饰躺在病床的汤兮兮,正闭着眼睛陷入了沉睡,打过麻醉处理完伤口的女人,扛不住这半天的惊吓,以及多日的心事压力,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叶子轩看了一眼就退了出来,医生给她打过血清,还检验一番,确认没事了。

    得到汤兮兮安全的保证后,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开始腾出手来追查这件事,他让一队叶宫子弟保护汤兮兮,随后来到被关押两名肇事凶手的地方,炮哥正亲自过问这件事,见到叶子轩出现马上迎接了过来,摸着额头上的汗水喊道:

    “叶少,这两个家伙嘴硬,揍了好几顿都不肯说。”

    炮哥指着前方两个被吊着的金链子男子:“有那么一点骨气。”

    叶子轩看着嘴角流血却依然桀骜不驯的两人,脸上扬起一抹淡淡戏谑:“所谓的骨气,只不过是对背叛的忌惮。”他缓缓走到两人面前:“不管他们的嘴多硬,多么忠诚,放蛇咬伤了兮兮,我就会碾碎他们骨头,让他们付出代价。”

    “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放了我。”

    其中一个剃着阴阳头的男子最是凶悍,不仅没有屈服在炮哥的棍棒和叶子轩的威胁中,反而像是一头毒蛇般呲牙咧嘴道:“我们不是你们古聊斋得罪的起的,你们也不要妄想从我们口中挖出东西,海蛇是我们放的,原因很简单、、”

    “她卖假货给我们,还拿叶家来压我,我不服,不爽,所以放蛇教训他们。”

    他向叶子轩吼出一声:“对我们动用私刑,你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部会付出代价的。”

    另一个三角眼男子也是喷着热气:“没错,敢动我们,你们绝对会后悔的,有本事弄死我们,不然烧了古聊斋。”

    炮哥看着两个桀骜不驯的家伙,冷笑一声:“古聊斋?看来你们还真是愣头青啊——”

    叶子轩挥手没有人他说出自己身份,只是挥手叫过一名叶宫子弟低语,后者闻言微微一愣,随即点点头,带着几个人迅离去,叶子轩伸手拍拍两个肇事者的脸,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我这人,向来讲究公平,更喜欢礼尚往来。”

    “你们给兮兮送来海蛇,我自然也要替她还一份厚礼。”

    阴阳头男子嗤之以鼻:“老子什么场面没见过?有招使出来,皱一下眉头,我就是狗娘养的。”

    三角眼也一副大义凛然:“没错,大不了弄死我们,我们死了,乔、、兄弟们会为我们报仇的。”

    “叶少,东西来了。”

    这时,五个出去的叶宫子弟跑了回来,四个人手里都提着袋子,袋子中有东西乱窜,还出吱吱的叫声。

    其中一个拿着两个饮水机的水桶。

    在叶子轩的微微偏头中,两个水桶被匕削开杯子大的口子,接着桶底也被挖了一个洞。

    两名肇事者脸色一变:“你们要干什么?”

    “砰!”

    没有太多的废话,叶宫子弟把水桶前端塞入两名肇事者嘴里,把他们的嘴巴撑得大大的,炮哥望过去都可以看见他们喉咙了,随后,在叶子轩的示意中,一名叶宫子弟戴上橡胶手套,从吱吱直叫的袋子中,抓出一支眼睛亮的老鼠。

    惊慌的老鼠不断扭动,比海蛇还要疯狂,尖牙利嘴,很是让人生寒。

    炮哥低呼一声:“靠,这老鼠凶猛啊。”

    “老鼠这玩意,喜欢黑,但也怕黑。”

    叶子轩看着脸色巨变的两名凶手,保持着一抹温润笑容:“它们钻入到你们的肚子里,看不到光线看不到出路,就会死命的抓挠,直接撕出一道口子出去,你们可以想象,它们在你腹部会闹出什么动静,更可以想象,他们会从哪里钻出。”

    两名凶手愤怒不已,嗷嗷直叫,却喊不出声音,他们的眼里闪烁着一股恐惧。

    “没什么是一只老鼠解决不了的恩怨。”

    叶子轩拍拍桶底的入口:“如果有,那就是,两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