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一十七章 杀鸡儆猴

天才布衣 第七百一十七章 杀鸡儆猴

  <=""></>

  第七百一十七章杀鸡儆猴

  看着即将放入口桶里的牙尖老鼠,又看看四个袋子中乱窜不安的东西,阴阳头和三角眼脸色都变得苍白,他们可以承受拳打脚踢,因为本身就是街头混混出身,加上有幕后主子多年的权威压制,他们不会随随便便向炮哥出卖了主子。`

  可如今,面对叶子轩这残酷手段,他们自心底的生寒。

  “你们用海蛇咬了汤兮兮,我用老鼠回敬你们的心意,应该对得住你们吧?”

  叶子轩上前一步打击着两人的信心:“我待会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谁先说,谁就留一命,谁依然顽固或者骂人,我会把所有老鼠都赏给他,十几只可能染着病毒的老鼠,在你们腹部撕裂出血口或从臀部钻出,你们可以想象这滋味。”

  别说是两名凶手,就是炮哥他们也牵动嘴角,这杀伤力,太霸道了,短暂的沉默后,叶子轩手指轻轻一挥,叶宫子弟顿时把水桶从他们嘴里拔开,两人不仅喷出一口长气,还第一时间闭上嘴巴,随后又齐齐张嘴大声喊道:“我说!”

  “是乔爷让我们干的!”

  “他说汤兮兮不识抬举,没有叶家罩着还敢嚣张,要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他让我们盯着行踪,弄点东西吓唬她,让她知道乔爷的厉害。”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哪个乔爷?”他心里闪过花轻舞曾跟自己提起的乔天阳,寻思莫非是分店事件的酵?对方不仅垮掉古聊斋的东北分店,还得寸进尺杀到京城报复?只是他心里虽然有了猜测,但依然想从两人嘴里得到答案。

  三角眼艰难挤出一句:“东北,乔天阳。”

  阴阳头不甘落后:“也就是江湖人称的乔八爷。”

  在叶子轩对这个名字既熟悉又没多少了解时,站在侧边的炮哥脸上划过一抹尴尬,贴着叶子轩耳朵嘀咕一句:“东三省的土皇帝,也是洪帮残存不多的四大长老之一,辈分高我二截,虽然我跟他来往很少,但每年依然要给他送礼。 `”

  “春节的时候,连洪帮主、、、不,洪震天也要上门拜年。”

  炮哥把乔天阳的来历告知叶子轩:“他在华国黑道上没有太大名声,连青刀龙剑都比不上,但在东北黑白通吃,传闻跟过江龙都有点交情,说一句话比官方法令还有效,这人心狠手辣,贪财好色,还喜欢强取豪夺,实打实的土霸。”

  在炮哥说这些话的时候,三角眼和阴阳头都齐齐点头,脸上隐约带着一股骄傲,只是想到自己刚刚出卖了心中枭雄,又像是霜打的茄子软了下来,弱弱补充一句:“没错,就是这个乔爷,他让我们对付汤兮兮,放蛇之外还要放火。”

  “我们准备今天咬伤她后,趁着古聊斋混乱放火,再下一城。”

  叶子轩眼睛眯起:“乔天阳洪帮元老?看来和平的日子,到头了。”

  在两名凶手止不住一愣时,叶子轩手指一挥:“虽然你们招供出乔天阳是幕后黑手,但终究是你们迫不得已所为,也是你们放蛇咬伤了兮兮,死罪可逃,活罪难免,炮哥,把他们两个打断手脚,丢去十字街讨饭一个月,算是惩罚。”

  两名凶手闻言一震,下意识喊道:“你不能这样啊——”

  “堵住他们的嘴。”

  炮哥大手一挥,两个水桶又堵住两人嘴巴,随后淡淡出声:“打断手脚、、、”

  在叶子轩离开审问之地时,背后传来自肺腑的吼叫,只是很浑浊,听不清字眼。

  第二天早上,叶子轩再度出现在医院,手里还捧着一个保温瓶,穿过叶宫子弟的层层保护,叶子轩出现在房门口,他已经得到汤兮兮苏醒的消息,所以过来看看她伤口怎么样了,推门进去,正见身穿病服的汤兮兮趴在床上玩弄手机。`

  挺翘的双峰,在挤压中微微变形,也让一片滑嫩外露,搭在床头的双脚,更是裸露出白皙小腿,弧度诱人。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随后扬起一丝笑意:“兮兮,怎么不多睡一会?伤口还没好,应该多休息。”

  “天龙,早上好!”

  汤兮兮原本沉闷的俏脸,见到叶子轩顿时灿烂起来,整个病房瞬间多了一抹明媚,她甜滋滋的喊了一句,随后抬一抬自己的伤腿:“虽然伤口还没好,打血清的疼痛也还有,但已经不会妨碍我行动自如,其实我觉得自己都可出院。”

  叶子轩走到汤兮兮的身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笑容恬淡:“还是多观察两天,免得留下什么后遗症,而且你常年累月操劳古聊斋,现在住院权当休息吧,至于外面的事,店里的事,不用理会,商叔会想法搞定,再不行,还有我。”

  “谢谢天龙!”

  汤兮兮向叶子轩绽放一丝笑意,随后把手指从手机上移开,双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叶子轩看她的行动就知道毒素解掉了,不然不会有这份从容和灵活,同时向屏幕上扫过一眼,现上面是几块玉石的图片,还有一行玉石大展字眼。

  “被蛇咬成这样还忙着工作,你真是一个忙碌命。”

  叶子轩轻叹一声:“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生存,我该说你什么好呢?”

  汤兮兮扑嗤一声笑了:“我哪有什么才华?我就是一个花瓶。”

  叶子轩一边向汤兮兮摇头,一边打开带过来的保温瓶:“我没有把你受伤的消息告诉叶家人,但告诉了花医生,她帮忙熬了一点粥,味道还可以,来,把它吃了,吃完了,身体才会热乎,才有能量,至于手机,我先替你保管半天。”

  叶子轩打开病床上的小桌子,随后把保温瓶的粥倒入一个瓷碗,示意汤兮兮把它们喝完,同时拿起后者的手机,不让她继续干活,汤兮兮抿着嘴唇望向叶子轩,眸子有着一抹想要抗拒却不可遏制的甜蜜,她顺从的拿起汤匙舀起热粥。

  “真好喝。”

  汤兮兮喝入一口,脸上扬起一丝雀跃,随后又多了一抹遗憾,可惜不是叶子轩熬的。

  “叮!”

  就在这时,汤兮兮的手机响了起来,叶子轩苦笑一声,递到汤兮兮的耳边,商叔的声音很快传来,还带着一股子焦虑:“汤小姐,不好了,古聊斋的门窗被人用酒瓶砸了,门口吊死一只公鸡,柱子也被人用红漆写了文物贩子四字。”

  “王思和李永上班来到店门口,刚刚停好车子就被一辆面包车差点撞翻,里面坐着几个人,大笑看他们慌乱。”

  “小姐,那帮没人性的家伙,估计跑来京城了。”

  商叔还犹豫着补充一句:“大家现在都诚惶诚恐,担心那帮畜生伤人。”

  在叶子轩捕捉到全部字眼时,汤兮兮脸色瞬间变得难看,随后稳住心神低喝:“商叔,不用怕,他们色厉内荏,不会对你们怎样的,你们马上报警,然后好好收拾一番,此时此刻,千万不能被对方吓倒,不然古聊斋就彻底完蛋了。”

  面对这样的困境,汤兮兮依然坚韧不拔,不跟对方妥协,叶子轩眼里闪过一抹欣赏。

  商叔叹息一声:“好,我听你的,马上报警,只是我担心报警只能威慑一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且古聊斋的伙计开始人心惶恐,几个人喊着要辞职了,他们说虽然喜欢古聊斋的丰厚薪水,但更想要抱住命,小姐,要不——”

  他想要再度劝告主子找叶家援手,骨气固然重要,但可以轻易解决的问题,没必要这样固执到底。

  否则只会让麻烦越来越大,乔天阳也越来越猖狂,闹到最后怕是要死上几个人呢。

  汤兮兮呼出一口长气:“放心,我有分寸,告诉伙计们,每人薪水涨十个点,让他们安心干活。”

  她清楚商叔的意思,可她依然存着抗拒,自己都跟叶家无关了,还厚着脸皮要援手,叶宗只怕会更加耻笑和讥讽她:

  离开叶家,她什么都不是了。

  挂掉电话后,汤兮兮的情绪差了很多,连喝几口粥都像是失了魂,叶子轩正要说什么时,放会床上的手机又响起来。

  叶子轩正要把它递给汤兮兮,却一眼现来电属于哈尔滨,于是鬼使神差的按住汤兮兮手指,神情平静按下免提键。

  几乎是刚刚接通,里面就传来一个低沉却阴险的声音,在三十多平方米的病房散开:

  “汤兮兮小姐,现在很忙?不知道我这几份礼物,你满不满意?”

  “你觉得,抓走我两个手下,我就会忌惮就会罢休?你未免小看我了。”

  “我还可以保证,这只是一个开始,而不是结束。”

  对方微露讥嘲:“谁叫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呢?骨气,傲娇?爷收拾的就是这种人,呵呵呵!”

  “要想了断此事,还是乖乖从了我吧。”

  汤兮兮想要按掉免提键时,叶子轩却已经把手伸了过来。

  他轻轻握住汤兮兮的手,摇摇头后对着手机开口:

  “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