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四十章 礼尚往来

天才布衣 第七百四十章 礼尚往来

  第七百四十章礼尚往来

  叶子轩三个字,对乔家很多人来说,不熟悉,但叶宫这个组织,那就是连煮饭阿姨都知道。【风云小说阅读网】?.?`

  三帮劲敌,死敌,也是乔家的敌人,乔家还有几个好手死在杭州大决战擂台,乔家上下虽然没有洪震天他们的断手断臂之恨,但对叶宫也依然充满着巨大敌意,所以叶子轩自认是叶宫主事人,全场一片沉寂,随后武器更加高举包围。

  如非叶子轩三人展示出强大战斗力,还重伤乔家第一高手白毛狼,估计数百人早一涌而上砍杀,给乔家和三帮立威,饶是如此,一个个眼里迸射杀意,等待乔八的指令,而此时,乔八脸上却是一愣,没想到今晚擅闯者,会是叶子轩,

  随即也就大悟,为什么叶子轩喊汤兮兮为嫂子了。

  “我道是谁来乔家撒野。”

  乔八也是一个老狐狸,挥手让白毛狼退后疗伤,不要冲动丢了性命,随后扬起一抹冷冽笑意开口:“原来是叶少大驾光临,怪不得气势如虹大杀四方,只是不知道,叶少今晚带人来乔家花园叫板乔八,是叶宫主事人,还是叶天龙?”

  叶子轩淡淡出声:“有什么不同?”

  这是,一名年纪五十的军服男子,忽然抬头问道:“哪个叶天龙?”

  乔八悠悠一笑:“郭处长,这位叶少,就是叶宫主事人,也是叶老的孙子。”

  叶子轩的另一个身份被乔八揭破,顿时狠狠刺激着在场众人的神经,高傲的男人,靓丽的女人,面面相觑,大同小异的吃惊神色,乔八的话,在他们心里掀起巨大波澜,包括军服男子,先前八风不动的表情一点点崩裂,显露出惊容。

  他们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跺跺脚也能一方风云,可太多市井小民凡夫俗子不识他们的名头,然而每个时代总有几个傲立巅峰的牛人,不论目不识丁的文盲,还是政治学术界的精英才俊,都会抬起头仰望,牢记心底,不敢过多亵渎。.?`

  比如改写历史的开国伟人,比如将改革开放的南巡伟人,再比如战功彪炳在共和国历史上多次拨乱反正的叶姓老人。

  乔家花园里,无数人的视线聚焦叶子轩。

  在叶子轩微微皱眉乔八的险恶用心时,军服男子望着叶子轩评头论足:“原来是叶老的孙子,可惜啊。”

  他的神情带着一抹对叶子轩的讥嘲,似乎对叶子轩扛着叶家名头闹事,很是反感。

  “叶宫主事人是一回事,叶家子侄又是一回事。”

  此时,乔八望着如水平静的叶子轩,再度放声一笑:“我总是要搞清楚,今晚是江湖事,还是庙堂事。”

  乔八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也带着一抹说不出的狡黠,叶宫主事人,那就是三帮的敌人,大家都是江湖黑帮,那就用黑帮的规矩解决冲突,如果叶子轩是叶家大少身份,那么他这个红色子弟,耀武扬威直闯他人私宅,可就有辱门风。

  此时,一干军服男女对视几眼,寻思接下来该如何面对双方冲突,无论哪一方被杀都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郭处长却挺直魁梧的身躯,带着一抹厌恶看着叶子轩。

  “乔八,别说那些废话了。”

  叶子轩背负双手走前几步,看着人群中奸猾的老人:“我今晚来要人,不需要叶家这块牌子,我就是以叶宫主事人来叫板,你识趣一点,把汤兮兮给我交出来,我不动你,双方恩怨以后再算,不然我就杀光你们全部人,一个不留。”

  白毛狼低喝一声:“小子,不要太狂,这里四百号好手,你们再能打,也是有来无回的下场。.??`”

  叶子轩傲然一笑:“你们可以试试。”

  见到叶子轩如此猖狂,乔八哈哈大笑起来,脸上没有丝毫惧怕:“既然是叶宫主事人叫板,那就恕乔八无礼了,叶宫跟三帮是众所周知的死敌,也就是说,叶少为乔八的敌人,叶少带着手下杀到乔家花园,乔八率众反击理所当然。”

  他还不忘记提醒叶子轩三人:“而且我还记得,按照杭州大决战的协议,三帮跟叶宫现在依然处于休战期,双方不得随意挑衅,否则黑白两道,人人得而株之,叶少率先挑起战火,我调动洪帮兄弟杀了你,也没有人说我半个不是。”

  在乔家守卫兴奋点点头时,叶子轩不置可否的哼道:“叶宫跟三帮确实是敌人,我杀你,你杀我,确实很正常,只是战火并非叶宫率先挑起,我来乔家花园做什么,乔八你没必要装聋作哑,痛快一点,就地开战,还是交出汤兮兮。”

  “无论如何,今晚你要么主动放了汤兮兮,要么我杀掉你们带她走。”

  乔八捏着青蛇一笑:“什么汤兮兮,我不明白叶少说什么,我这里没有你要的人。”

  叶子轩淡淡出声:“看来,乔爷真是想死了。”

  “够了!”

  看到这里,听到这里,郭处长实在按捺不住,板起脸从后面走了上来,盯着叶子轩毫不客气喝斥:“叶天龙,你身为红色子弟,理应给年轻一代做表率,现在却满口喊打喊杀,动不动就要乔八全家性命,你身上有没有叶家的家教?”

  “你知不知道,从你出现到如今,究竟做了什么?”

  叶子轩踏前一步,审视着这名男子:“哦,我做了什么?”

  “撞门,打人,伤人,倚势欺人。”

  郭处长一脸肃穆,毫不客气教训着叶子轩:“乔八已经跟你说了,这里没有你要的人,你却依然找借口挑衅,是不是想就此挑起战火?年轻人,气盛可以,但不要太嚣张,太猖狂,不要咄咄逼人,更不要败坏家里长辈积攒的名声。”

  “叶老声誉如因你受损,你不仅是叶家逆子,更是国家罪人。”

  一顶顶大帽子扣下来,直接把叶子轩当成坑爹坑爷的货,不少人随之点头,纷纷附和。

  乔八脸上也划过一丝笑意,这是他想要的结果,最好郭处长一个人把叶子轩打了,再不行,双方闹僵关系,待会自己调动人手围杀,也有郭处长盯着,他刚才已经知会亲信,再调两百兄弟过来,实在不可收拾,就地把三人收拾了。

  反正叶子轩喊得是叶宫身份,杀了他,叶家也无话可说。

  此时,郭处长正哼出一句:“年轻人,如果我是你,现在就向乔八道歉,求得谅解,退出花园,免得丢叶老的脸。”

  叶子轩走近中年男子,漠然问出一句:“军衔不小,还是乔八贵客,想来你不简单,报个名姓吧。”

  他已经注意到这伙军人的存在,还看到他们腰中的枪械。

  “郭厚刚!”

  中年男子无视叶子轩的气势,下巴一抬哼道:“东北大营,后勤处处长,怎么?叶少要弄我?有种让叶老撂了我!”

  “郭处长!”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站在郭厚刚的面前淡淡出声:“叶子轩虽然混蛋,但也不至于对你这角色打压,更不需要搬出爷爷来撂你,我只是想要跟你说,讲话之前走走心,用用脑,别多喝乔家两杯酒,就打了鸡血一样为他说话。”

  “更不要自动忽略了我来这里目的,否则郭处长会吃大亏的。”

  在郭厚刚眼皮一跳时,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一个小时前,我嫂子,汤兮兮,也就是我爷爷的前孙媳,在法院对面的麦当劳后巷,被人绑架了,我有足够资料显示,是乔八唆使手下做的这事,郭处长这么信任乔八,那敢不敢给他打包票?”

  “只要郭处长拍着胸膛,说不是乔八所为,那么我马上带人离开这里。”

  他很平静地吐出一句:“只是以后真查出汤兮兮生死跟乔八有关,那就休怪我无情杀你全家了。”

  感受到叶子轩的狠戾,郭厚刚身躯一震,下意识扫过躲避目光的乔八,脸色微微泛白,恍惚间明白,说错话远比做错事严重的多,做错事有改的机会,说错话永远收不回来,只是事到如今,只能一条道走到底,对着叶子轩哼出一声:

  “与其我打包票,不如叶少拿出证据,只要你有证据他绑了人,我马上让他放人。”

  他显然跟乔八穿同一条裤子:“没有证据,你就不能胡来,我绝不让你在哈城撒野,给叶老丢脸。”

  “哪怕叶老事后撂了我,毙掉我,我也不能让你坏了他的名声。”

  大义凛然。

  “证据?太浪费时间了。”

  叶子轩把目光转到乔八身上:“我这人,别人跟我讲理,我也讲理,别人玩阴的,我也玩阴的。”

  “乔八,礼尚往来。”

  叶子轩打出一个响指。

  乔八身体一震,睁大眼睛,死死盯着门口处的一群黑影,眼睛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他的视野中,一群类似墨七熊的汉子,他们提着十几个男女走入,情人,儿子,女儿,高龄的老父,叔父,以及各个受宠的亲人,全部赫然在列。

  他们的脖子上,被一把斧头架住,斧光闪烁,阴冷嗜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