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七百四十八章 要定了

天才布衣 第七百四十八章 要定了

  哈城,盛世首府。【全文字阅读】

  八栋建筑组成的花园,从天空俯览,跟八卦阵差不多,周围的七栋已经住入叶宫三堂的人手,中间的一栋别墅,就是叶子轩在哈城的临时大本营,为了防止乔八死忠和洪帮反扑,花园四周不仅拉上铁丝网环绕,还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从房车钻出来的叶子轩,没有欣赏花园的美丽环境,也没有眺望一眼所及的江景,更多是看着如临大敌的叶宫子弟,脸上划过一丝苦笑,向白秋画叹息一声:“兄弟们长途奔赴,舟车劳顿,身体早累了,撤一半人下来好好休息吧。”

  “让他们三班倒的轮换,没必要这样都压上去防守。”

  白秋画挽住叶子轩的胳膊,嫣然一笑回道:“三堂的人已在休息,这是来自香港和澳门的兄弟,他们在飞机上吃饱睡足了,可以撑上三两天,你不用担心他们扛不住,现在暗波汹涌,不多派点人防守,很容易让敌人觉得有机可乘。”

  随着叶子轩和白秋画的现身,四周守卫齐齐鞠躬,向两人示好,彰显出叶宫子弟应有的质素。

  白秋画向他们微微点头示意后,笑着跟叶子轩补充:“放心吧,等三堂的人下午醒来,我会替换掉一些守卫去休息,而且今晚还有五百名兄弟从京城和华海赶来,但这白天却无论如何要摆出阵势,这十几个小时是最危险最难熬的。”

  叶子轩见白秋画有所安排,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行,由你来做主。”

  他想起一事:“叶宫昨晚伤亡情况怎样?”

  白秋画轻声回应:“正面冲锋的战熊堂、寒衣堂死伤三十人,血衣堂倒是没有人死,只有十一人受了伤,其中受伤的十个是新人,血衣堂袭杀头目,寒衣堂直捣黄龙,战熊堂压制场面,昨晚战术还算是成功,伤亡也比估计的要低。”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随后语气平缓地开口:“死了的兄弟,一定要好好安葬他们,妻儿老小也要给足抚恤金,活着的兄弟,除了应有的奖赏之外,再从乔家的财物中,拿出一部分给他们,算是药费,卖了命的兄弟,叶宫要善待。”

  白秋画轻轻点头:“放心,我会安排。”

  两人刚刚踏入中宫,还没来得及环视奢华大厅,只见偏厅大门哗啦一声拉开,不仅露出几十个箱子,还见到墨七熊跑了过来,墨七熊和棺材板出于迷惑眼线的需要,在叶子轩抵达哈城后,他们才带着一批人重返回来,执行其余任务。

  他们没有参加围攻乔家花园的行动,但凌晨到现在依然做了不少事情,此刻,墨七熊跑到叶子轩身边,先跟后者来了一个拥抱,随后拉着叶子轩走到偏厅:“哥,这是我和棺材板昨晚从其余乔家宅子洗劫的财物,那家伙真是有钱。”

  “他老爹住的别墅池塘,捞出两百斤黄金,他三姨太的公寓床底,足足五千万现金。”

  墨七熊的脸上扬起一抹光泽:“看来乔八读过几年经济学,知道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所以就把家财都散到各个亲人的居所,只可惜,我们是抄家专业户,所以他藏匿的钱财几乎都被我们搬来,哥,你看,足足三十六箱呢。”

  叶子轩走到偏厅,扫视排成一列的箱子,再翻看墨七熊登记的东西,脸上很是惊讶,一百多套房子,十几块还没开发的土地,那上面的数字,看的叶子轩头昏眼花,只是知道,如果过户过来,每年光是吃租金,也有一千多万可以拿。

  三百多斤黄金,四箱子特级玉石,三十多幅字画,还有数不清的金银首饰,再想到已经拿到手的二十八间古玩店,叶子轩忽然觉得,他现在呵出来的气,都是带着笑音,他已经尽量高估乔八的家底,却没有想到,老乔会丰厚成这样。

  白秋画也有些意外,乔八算是哈城和珅了。

  她不由想起,前几年,乔八站出来做善事捞资本,一出手就是捐给国家一条高速公路,造价二十个亿。

  握着几块玉石,叶子轩脸上的神情,沉浸在,猛然获得巨大财富的意外冲击之中:早就料到乔八有钱,白秋画也说过他根深蒂固,但没有料到,竟然是这样有钱,收获还是远远的超出了叶子轩的预料,足足可以再武装十个叶宫三堂。

  黑吃黑,越吃越肥,在这一刻,叶子轩对这种强盗的商业理念,越发的喜爱起来,这种方法硬是要的,要坚持这一路线,继续这么搞下去,自己迟早成为华国首富啊,保证把两马甩出一条街,就是世界首富,也只怕可以轻易实现了。

  叶子轩由衷感慨:“有钱啊,有钱。”

  “叶少,我们清洗乔八几个密宅时,钱没找到几个,但人找到一批。”

  在叶子轩挥手让墨七熊封存财物,走回奢华大厅的时候,棺材板带着几十个男女从外面走入了进来,一个个神情憔悴衣衫褴褛,看起来比乞丐还要乞丐,但是这些人的眼里都闪烁着一抹光芒,叶子轩辨认得出,那是不甘,那是怨恨。

  唯有心中堵着一口怨气的人,才会有这种摄人心神的亮光。

  棺材板指着身后一大批人,朗声向叶子轩发出汇报:“他们都是被乔八害苦的人,有的人,妻子或女儿被霸占;有的人,房子半夜被拆迁;有的人,触犯乔八商业利益被打压;还有的人,家人被乔八打死,总之,他们都是可怜人。”

  “也是不甘人。”

  棺材板扫过数十人一眼:“他们一直希望政府打压乔八,讨回一个公道,这些年还走南闯北的告过,甚至在京城广场跪过,名声响彻民间,可始终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还处处遭受打压和驱赶,最后更是被乔八关押进黑监狱。”

  “如非他们横死会引发麻烦,估计早被乔八杀了。”

  在叶子轩对黑监狱三字心里一动时,棺材板又补充上一句:“饶是如此,他们也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其中三人,已被关押两年,都快逼疯了,我昨晚无意发现黑监狱所在,于是杀了乔家十多名守卫,救了他们出来,让他们离去。”

  “他们知道乔八被你杀掉后,却纷纷向我请求要见见你,希望可以亲口跟你说一声谢谢。”

  “叶少,谢谢你啊,老夫陈贵生,给你下跪了!”

  此时,一个头发花白的五十老人,领着数十名难兄难弟,双膝着地的直挺挺跪了下来:“是你给我们出了一口恶气,是你救了我们的性命,从今往后,我们是你的牛,是你的马,只要你需要,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们也绝不会退缩!”

  陈贵生老泪纵横,像是遇见包青天一样,激动,欣慰交织。

  数十人也都齐齐呼喊:“刀山火海,万死不辞。”

  虽然这些人虚弱的都能被风吹倒,但每一个人都清楚,叶子轩真要他们赴汤蹈火,这些人绝对不会皱眉头,心中的那口怨气,让他们把叶子轩当成了大恩人,他们余生本是为了告倒乔八而活,如今乔八死了,自然对叶子轩感恩戴德。

  “各位,都起来吧,这只是无意之举。”

  叶子轩上前把陈贵生搀扶起来,脸上带着一抹真挚开口:“我跟乔八有恩怨,我杀他们是为了自己,救了你们帮了你们,全是顺带而为,你们不要放在心上,全都起来吧,早点回家,家人一定会高兴你们回去,秋画,拿点现金来。”

  “每人一万,让他们有路费回去。”

  在白秋画点点头挥手让人拿现金过来时,站起来的数十人身躯一震,随后又齐齐跪了下去,无比感激:“叶少,这怎么使得呢?你救了我们帮了我们,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再要你的钱,绝对不行,你不是政府,你没有这义务、、”

  “别这么说。”

  叶子轩一拍陈贵生胳膊:“区区一点路费,相比你们被乔八的祸害,不算什么,拿着早点回家吧。”他心里很清楚,这些人被乔八弄得生不如死,远非十万百万的损失,不然也不会不依不饶上方,自己又接管了乔家的钱财,拿点路费是应该的。

  陈贵生感激地望着叶子轩:“谢谢叶少。”

  在白秋画给他们每人一万现金时,叶子轩又想起一事开口:“对了,我知道你们被乔八祸害的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这样,把你们的冤屈全部给我,然后再给我一份联名状告书,我想法子替你们伸冤,说不定可以给你们弄点赔偿。”

  陈贵生等人闻言一愣,随即欣喜若狂:“谢谢叶少。”

  随后,他们就坐在大厅的桌子上,拿起纸笔把自己冤屈写下,那份怨气在心中憋了很久,乔八罪状也在心里痛斥了百遍千遍,因此他们想都不用想,很快把乔八干过的坏事写了下来,还直接咬破手指盖上指印,留下真实姓名和电话。

  两个小时后,陈贵生他们坐着叶宫的车子离去,叶子轩拿着一大叠状纸,在手里重重的拍了两下,随后递给白秋画:

  “复印一份,交给薄小衣,在王者电视台痛批乔八罪行,必要时可让陈贵生现身说法,把声势给我狠狠搞起来。”

  “再让人把这些状纸,送到叶家人手里。”

  “不,送去京城前,多复印一些,撒遍哈城大小角落。”

  “乔八有多少人拥戴,也就有多少人痛恨。”

  叶子轩的眸子涌现一股坚定:“这东三省,我要定了。”

  ps:感谢傲剑无敌打赏作品100逐浪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