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七百九十章 地下金库
    

    叶子轩没有给阮破虏过多压力,有些东西要自己想清楚才有用,他能够意识到,叶宫将来要走向世界称霸,一定绕不开金三角和毒品这两个因素,要么敌对,要么合作,对于根深蒂固拥兵十万的金三角,叶子轩更希望双方可以合作。    .dt  .com

    只是他对于金夫人没有太多了解,金田八一事,更是让叶子轩对她品行和能耐持有质疑,一个能够被男宠左右甚至干政的女人,要么真的是爱上那个男宠,要么是老糊涂被美色迷惑,但哪一个结果,都让叶子轩对金夫人生出了失望。

    后远仇不情结术陌月战冷学

    他更希望跟阮破虏携手。

    虽然两人只是见了两面,其中一次还大打出手,但并不妨碍叶子轩对他的欣赏,他也能从阮破虏的言行举止中,感受到这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跟这样的人合作打拼天下,叶子轩不会有太多推辞,只是这意味阮破虏要推翻金夫人。

    尽管金夫人的糊涂给阮破虏带来危险,但两人毕竟主仆多年,加上阮破虏的重情重义,叶子轩知道很难让他马上想通,要给他一点时间思考,不然会适得其反,让阮破虏敌对叶宫,所以他没有再给阮破虏压力,他的目光,转到龙庄的地下钱庄。

    这也是来横店的一件要事。

    十二点,横店博爱医院,住院部六楼,弥漫酒精和血腥气息。

    差不多有一百张床位的六楼,全部躺满刚刚做完手术断手断脚的伤者,就连走廊也加了不少活动病床,三百多名威虎帮成员虽然没有横死秦王宫,但几乎都被叶子轩和袁玉川废掉了手脚,这么大批人涌入治疗手术,顿时搞得医院资源紧张起来。

    只是博爱医院也没有办法,他们背后虽然是莆田系老板撑腰,但在横店还是威虎帮说了算,因此,尽管朱麻子他们的到来会妨碍医院赚钱,甚至要担负被拖欠医药费的风险,医院依然只能给他们救治,忙活一夜一上午才算全部搞定他们伤势。

    在驳接回双手的朱麻子躺在病床苏醒过来的时候,一列车队也缓缓停靠在医院门口,一男一女钻出车门,在数十名风衣男女的簇拥之下,气势不凡向人来人往的电梯走去,十余个躲避不及的病人和护士,被这些人粗暴蛮横的推开去,场面混乱。

    有病人不爽,想要嘟囔几句,但男一女,马上闭嘴。

    这一男一女都是四十岁左右年纪,男的跟曾志伟一样个头,相似发型相似五官,只是体型更胖一点而已,肚子高高挺起,宛如四个月的身孕,而且他的两只手都有六根手指,把玩两个核桃的他喜欢斜眼很容易让人生出四脚蛇之感。

    他身边的红衣女子差不多一米八个头,满脸精明,五官粗犷,虎背熊腰,丝毫不输给后面数十名魁梧的跟班,嘴角的一颗黑痣,更让她相貌平添两分刻薄,这两人就是横店一霸,男的被称呼为宫哥,女的则叫红姐,具体名字没有几人知道。

    他们很快上到六楼,随后出现在朱麻子的病房。

    朱麻子见到众人出现,马上挣扎着坐起来,带着一股子委屈:“宫哥,红姐。”

    色苍白的朱麻子,宫哥背负双手走了上去,扫过朱麻子血迹斑斑的手臂出声:“朱麻子,你总算醒过来了,你再不睁开眼,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三百多兄弟被你叫去,结果却被打得满地找牙,你也断手断脚。”

    敌不不地独艘恨所月诺羽最

    “整个医院六楼全住满我们的人。”

    在朱麻子神情尴尬的时候,宫哥又重重补充一句:“不仅让威虎帮掏出一千多万做手术费,还要让我白养三百多人三五个月,加上他们半年无法开工的损失,我和红姐这次少说要丢出五千万,你可真是有出息,钱没替我赚几个”

    “花起来却跟水一样。”

    红姐没有说话,只是握着手机皱眉,似乎在等待什么,朱麻子似乎感受到主子的怒意,忙出声解释:“宫哥,红姐,对不起,是我不好,给你们捅了大篓子,只是那小子欺人太甚,不仅把杨欢颜他们救走,还说我们威虎帮是垃圾。”

    “那个大个子更是讥讽宫哥和红姐为井底之蛙。”

    朱麻子添油加醋的逃避着责任:“我一时气不过就跟他们开战,没想到对方实力太强,二十多人全部被他们撂倒,打翻我们之后还不罢休,指着我鼻子让我叫人,来多少打多少,就是宫哥跟红姐一起出手,他们也会把你们都收拾。”

    宫哥眼神一冷,杀意凌厉:“那些混蛋真这么嚣张?”

    “宫哥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问其余兄弟。”

    朱麻子喊出一声:“他们只会告诉你更猖狂,我初始也是希望不战而屈人之兵,用威虎帮名头吓退那些外地佬,可对方根本不把我们放眼里,肆意羞辱和践踏我们,加上二十多个兄弟被伤,我一怒之下就召集各个片场的兄弟帮忙。”

    他粉饰着二对三百的场景:“可是没想到,对方也叫来不少人,他们魁梧有力,养精蓄锐,三百兄弟忙活一天早已精疲力尽,所以我们最终被他们冲溃,导致现在的局面,宫哥,红姐,我真不想给你们捅娄子,不想给威虎帮丢脸。”

    “可真没想到,对方这样厉害。”

    听到这一番话,宫哥扫过朱麻子一眼,随后重重哼了一声:“麻子,你的话肯定有夸大的水分,但我也相信你不敢胡乱捏造,这帮外地佬也太猖狂了,在老子地盘也敢牛叉哄哄,虽然老子上不得台面,但怎么也算是横店的扛把子。”

    他手里急速的转着两个核桃:“就是三帮的龙头来了,也要给我们一个面子,如今,这些外地佬不仅坏我好事,还打伤我三百兄弟,简直是不知死活,不把他们废了,以后威虎帮还怎么混?麻子,那些人什么来路?离开横店没有?”

    麻子下意识想要把叶少和袁少两个称呼说出来,但担心对方来头过大让宫哥他们不敢招惹,到时两只断手就白受了,于是鬼使神差回应:“都是一些愣头青,好像是武术学校出来的,来这体验武师生活,我听他们喊着住横店大厦。”

    “至于是不是就不清楚,我还没来得及让人查探。”

    朱麻子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宫哥,红姐,他们还要我给你们带一句话。”

    恼怒的宫哥和心不在焉的红姐齐齐抬头:“什么话?”

    朱麻子呼出一口长气:“他们说威虎帮是横店一颗毒瘤,让你们三天内主动解散威虎帮,不然就亲自出手,杀威虎帮一个鸡犬不留。”为了让两人相信自己,他迅速补充一句:“这句话是当着众人的面所说,有很多兄弟都听到了。”

    宫哥先是一怔,随后怒极而笑:“主动散帮?鸡犬不留?好大的口气。”

    红姐也把心思从手机上收回来,眸子闪烁一抹冷冽杀意:“这些愣头青,不是真有点背景,那就是脑子进水,只是真有背景的话,又哪会亲自出手收拾麻子他们?估计是年少轻狂,这些自以为是的公子哥,我一年不知要废掉多少。”

    麻子连连点头:“确实太狂了,确实太狂了。”

    “来人,找出那批人的下落。”

    后不仇科独结恨所孤独冷主

    宫哥打出一个响指,叫来一名手下:“我要跟他们聊一聊,不是麻子所说的那样嚣张。”

    后不仇科独结恨所孤独冷主“可真没想到,对方这样厉害。”

    手下低声一句:“宫哥,那些人战斗力爆棚,靠近他们很危险,不如直接暗地里撂了。”

    宫哥眯眼一哼:“我一把老骨头,还怕跟个毛头小子玩命?”

    十分钟后,一行人离开麻子病房,宫哥跟红姐肩并肩向电梯走去,途中,宫哥摸出一根雪茄,无视不能吸烟的牌子点燃:“红红,我来负责收拾那帮兔崽子,给受伤兄弟讨回公道,顺便榨出五千万的赔偿,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而你继续联系蛟龙和大冢他们。”

    红姐点点头,随后又摸出手机,脸上带着一抹凝重:“好,分头跟进此事,这些家伙,昨晚还说一切顺利,正在全力追杀半条命的阮破虏,随后就失去联系没了动静,几十号人,没有一个能打通电话,到现在都没有一人现身回应。”

    宫哥眼睛闪烁一抹光芒:“放心,这里是我们地盘,他们应该不会出事的,何况还有大冢那批好手。”

    话是这样说,但他心里却没半点底气,几十号人凭空消失,怎么找都没痕迹,哪能不凝重?

    “尽快搞定这些事,然后把那些囤积的金子和黑钱,洗白一番运去京城。”

    红姐微微挺直身躯:“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人发现地下金库存在似的。”

    “别疑神疑鬼。”

    宫哥低喝一句:“咱们打造的地下金库,世上也就四人知道,他,你,我,还有死去的铸造者,唐云天。”

    本书来自  //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