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怨毒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怨毒

    一次就好?

    叶子轩避开米妃儿的问题:“你怎么知道起落架有问题?”

    米妃儿把挎包和杂物放到椅子上,依然笑容恬淡子轩:“飞机在快要降落的时候,为什么还不降落,在半空起起升升呢?两个原因,一个是跑道出了问题,这个比较少见,正常在快要降落十分钟前,就已经准备好降落跑道。 ”

    “而且还有备用的降落跑道。”

    米妃儿对飞机好像格外了解:“绝对不可能会延误飞机的降落,除非是十年一见的恶劣天气问题,但这个可以排除,毕竟外面晴空万里,另外一个就是飞机本身的问题,这个就比较多了,现在发动机正常工作,机身也没任何异样。”

    米妃儿很直接地作出一个判断:“肯定是起落架出了问题,飞机不断在上空盘旋,偶尔还会升降,就是尝试着打开飞机的起落架,方便飞机降落,只可惜他们努力了三次都失败,如果再来几次还没打开,事情就会因油耗变得复杂。”

    “喂,子轩,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米妃儿笑容明媚子轩,眸子多了一抹别样的情愫:“如果我解决了问题,亲我一下好不好?没有别的意思,就喜欢占你一次便宜。”她还轻声宽慰一句:“我不是你的菜,你也不是我那杯茶,不需要担心我因此纠缠上你啊。”

    叶子轩摸摸脑袋:“这对不起哈曼丹啊。”

    米妃儿嫣然一笑:“迂腐,没正面拒绝,我就当你答应了,帮我,我去解决问题。”说完之后,她就向叶子轩挥一挥手,随后笑着向驾驶舱走去,为了缓解叶子轩的担心,她还不忘记回头补充一句:“迪拜第一王牌女机师。”

    她伸出两根指头放在额头前,英姿飒爽的向叶子轩致敬:“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叶子轩喊出一句:“小心点!”

    米妃儿抛出一个飞吻,随后就消失在叶子轩视野中,此时,墨镜女子恢复了几分力气,绝望地盯着窗外白云和建筑,不断的喊叫着完蛋了,完蛋了,不仅引得旅客人心惶惶,还让机舱变得混乱起来,全部空姐赶赴过来都起不了作用。

    在叶子轩扫视这些慌了神的人群时,余光忽然扫视到三名服饰不一二十多岁的越国男子,正趁着混乱一声不响游走在来往人群,手起脚伸,没有太大动作,却把一个个钱包拿到手,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戏谑:这些扒手还真是专业啊。

    飞机出事之际,依然不忘记工作。

    “啪!”

    当叶子轩寻思要不要管这闲事时,一名转了一圈镶有金牙的越国男子,穿过人群挤到了后面,瘦小身板装出不受其重的缘故,随后一个重心不稳,扑在米妃儿的座位上,左手极快要把钱包抽走,叶子轩咳嗽一声,右手漫不经心一探。

    他一把刁住对方的手腕,淡淡抛出一句:“这个时候还打猎,不好吧?”

    孙远仇远鬼后恨由闹接孙羽

    金牙男子一改羸弱态势,精光爆射对叶子轩冲出一拳:“去死!”

    孙远仇远鬼后恨由闹接孙羽“啊,我的钱包?”

    “咔嚓!”

    叶子轩手腕用力,一声脆响脱臼对方手臂,惨叫瞬间响起,但很快又嘎然而止,因为叶子轩把他下巴也脱臼,金牙男子痛的眼泪直掉,可却无法喊叫出声,随后,叶子轩一掌打在他脖子,直接把这家伙打晕,免得引起其余乘客混乱。

    见到同伴被叶子轩撂倒在座椅上,一高一胖两名同伴顿时推开人群过来,还齐齐卷起衣袖露出虎狼标志,二话不说就对叶子轩大打出手,不需要叶子轩再度出手,发现端倪的棺材板已从后面靠近,按住两人脑袋猛地一撞,一声闷响。

    两人连惨叫都没发出就栽倒在地。

    棺材板瞄了他们纹身一眼,低声一句:“越国虎狼门。”

    叶子轩扯开金牙男子衣袖扫视,点点头笑道:“还真是虎狼门的空中猎人。”

    “杀人了,杀人了!”

    此时,多了几分力气东张西望的墨镜女子,见到叶子轩身边倒下三个男子,还有一抹殷红的血迹,马上尖叫了起来,还一指叶子轩和棺材板喊道:“他们就是恐怖分子,他们杀人了,他们跟中东女子是一伙的,要完蛋了,完蛋了!”

    好不容易被空姐安抚平复情绪的乘客,扭头见到确实有三人昏迷,再度变得慌乱起来,望向这里的空姐也多了一抹惊惧,还有人跑回去打电话,叶子轩见状站了起来,拿出十几个钱包丢在过道出声:“这三人是越国虎狼门的扒手。”

    叶子轩中气十足喝道:“他们三人刚才趁着你们慌乱,把你们身上钱包全部偷走了,我发现他们行径就劝阻,结果他们出手伤人,于是我就把他们打倒了,如果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们手臂标志,可以己钱包在不在。”

    接着,他又从三人身上摸出几十个钱包丢出,连续不断,很快走廊就多了不少钱包。

    “啊,我的钱包?”

    “我的链子呢?”

    “那是我的手表!”

    机舱乘客先是微微一愣,随后慌忙摸着身上钱财,齐齐发现值钱东西不见了,手表手链都消失,口袋也多出一道割裂口子,当下怒骂几声,扑到走廊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找回,没有棺材板在身边,墨镜女子又放肆起来,再度大声喊叫:

    “别信他们的话,这是障眼术,他们是恐怖分子,故意用小偷迷惑我们。”

    她还一指外面的机场:“没这么久都没下降吗?他们劫持飞机在谈判呢,千万不要相信他们。”

    指责很是拙劣,可偏偏不少人相信,场面又混乱起来。

    “妈的!”

    叶子轩向棺材板打出一个眼色,棺材板立刻大步流星地走过去,直接对墨镜女子甩出四个耳光,把这个扰乱军心的女人抽晕在座椅,随后扯掉一根安全带,卷起来连连甩出,啪啪啪,把几个无头苍蝇的乘客抽翻在地,随后吼出一声:

    “都他妈坐好了,飞机没事,我们也不是恐怖分子。”

    棺材板像是教官一样,在走廊上毫不客气抽打过去:“再他妈的乱吼乱跑,我全部往死里弄。”说到这里,他又啪一声甩出安全带,一名想要站起对抗的男子,身躯一震,脸上多了一个血印,惨叫一声跌回位置,随后发出凄厉惨叫。

    棺材板理都没有理他的喊叫,毫不客气再抽一鞭,彻底击溃对方的反抗,随后又踹飞了几个男女,一个人,硬生生压制住两百多名蠢蠢欲动的乘客,让机舱渐渐恢复了平静,空姐随之上前,轻轻宽慰不安的旅客,告知飞机平安无事。

    一硬一软,乘客的暴躁消散不少,开始靠回座椅上,还系好安全带,只是心里残存不安,毕竟不知道飞机状况。

    就在这时,飞机上的广播又响了起来,但不是机长低沉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的轻柔:“各位乘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现在飞机准备降落,请各位坐好位置,捆绑好安全带,耽误您的时间,给您带来的不便,敬请谅解。”

    这一个通告,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只要飞机不是被恐怖分子劫持就好。

    叶子轩回到位置系好安全带,脸上扬起一抹笑意,他听得出播报声音是米妃儿,显然问题得到了解决,不由暗呼这公主还真不是花瓶,机长都搞不定的问题,她却游刃有余,随后他又皱起了眉头,如果落机后,米妃儿要一吻怎么办?

    他对感情和女人不算洁癖,也无所谓跟美人暧昧,可想到哈曼丹多少有些头疼。

    晚上八点的时候,飞机缓缓降落,从舷窗外望,高楼林立,金碧辉煌。

    “越国,我来了!”

    在他国的美丽夜景时,醒过来的金牙男子盯着他,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怨毒。

    本书来自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