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七章 放开手脚干

天才布衣 第八百五十七章 放开手脚干

  第八百五十七章放开手脚干

  红十字医院,叶子轩躺在病床上。

  从码头受伤到现在,叶子轩也就昨天上午醒来一次,随后又昏迷了过去,为了他的安全起见,蝴蝶燕先后请了三名不同国籍的医生检查处理,结果都坚定他没什么大碍,蝴蝶燕还是不放心,在今天上午的时候又让人去找个专家复查。

  专家手忙脚乱检查一番后,再度告知叶子轩没有大碍,只是吸入不少鲜血和灰尘,加上雨水通道的缺氧,所以才造成他陷入昏迷,如今杂志从体内清理出来,也输入足够的氧气,叶子轩不会有事,之所以还不醒来,不过是他太累了。

  身体的疲倦,让他想要好好睡一睡。

  医生还叮嘱蝴蝶燕他们不要打扰叶子轩,后者懒得身体放松一次,现在沉睡是一件好事,表明身体机能在自我修复,如果把他吵醒了,恢复反而没那么快,等他睡得差不多就会自动醒来,接着,他又开了一些药物,叮嘱蝴蝶燕使用。

  听到这一番话,再结合前面的诊断,蝴蝶燕他们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正如专家所诊断,叶子轩睡饱就自然醒过来,快到黄昏的时候,盯着医疗仪器发呆的蝴蝶燕,忽然见到躺在病床的叶子轩动了一下,接着就见到叶子轩微抬下巴,睁开眼睛,她先是一愣,随后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喊道:“叶少。”

  “你醒了。”

  听到这一声喊叫,房间外面的墨七熊和棺材板他们瞬间冲入进来,隔壁病房的阮破虏也迅速现身,见到叶子轩睁开了眼睛,还不是昨天昙花一现的节奏,众人都咧开嘴笑了起来,一脸很是开心的样子,叶子轩没事比他们的命还重要。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在蝴蝶燕的搀扶下坐了起来,看着众人扬起一丝笑意:“我怎么躺在医院?大家都没事吧?”

  墨七熊嘿嘿一笑接过话题:“我们都没事,全好着呢,只是几处擦伤,枪伤,阮破虏伤势算是最重,也不过是再度撕裂旧伤。”接着又补充一句:“你躺在医院,是因为身体太累了,又吸入不少灰尘,一口气没接上,就晕了过去。”

  “医生说了,让你好好休息,打几天针,就可以了。”

  叶子轩迅速扫视墨七熊、阮破虏和棺材板几个人,见到他们平安无事就松了一口气,随后又重复着字眼道:“一口气没接上?”他想起雨水通道的活色生香,想起那枚钻入嘴里的香舌,想起那个王的女人,神经瞬间绷紧:“她呢?”

  众人知道叶子轩的意思,蝴蝶燕上前一步,伸手轻按叶子轩的肩膀:“公主也没事,只有几处轻伤,她不便跟我们来这里,而且觉得人手一分为二比较好,起码出事时可以照应,所以她在其余地方疗养,不过每天都会询问你情况。”

  听到米妃儿没事,叶子轩又松了一口气,随后又无奈自己跟米妃儿的纠缠。

  似乎见到叶子轩脸上的异样神采,墨七熊笑容灿烂地开口:“哥,公主还真是不错,知道阮大智、越文妃和袁玉川联手对付我们后,马上聚集旗下枪手来援助,还不顾生死直捣主控室,昨晚但凡有一点差错,他们就可能全军覆没。”

  “这份情意,真是没得说。”

  他笑着补充一句:“叶宫是不是给足了王室利益,让公主这样义无反顾?”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苦笑,他知道自己又欠女人一个大人情,随后轻轻摇头回道:“叶宫跟王室连结盟都没有签订,又谈什么给足利益?再说了,我现在能给她什么?我跟米妃儿只能算是朋友,她昨晚直捣黄龙,我根本没有想到。”

  听到这一番话,众人脸上都有着惊讶,似乎没想到叶宫跟王室没结盟,可没有利益与共,米妃儿怎会带人来解围?还是这样不顾生死?墨七熊微微张大嘴巴:“公主这是助人为乐啊?这世界还有这种好人?昨晚她起码损失五十人。”

  蝴蝶燕一语道破:“对公主来说,再大的利益,也不如叶少珍贵。”

  她还手指一点外面:“公主对叶少真是情深,不仅把我们安排进这间医院,还用特权为我们伪造了临时身份,更是在医院安排不少人手保护我们,所以我们这几天才过得轻轻松松,不用担心黑白两道找上门,也不用担心泄露行踪。”

  “如非她在意叶少,哪会付出这么多?”

  众人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笑容变得有内容起来,叶子轩无奈他们的调笑,于是话锋一转问道:“现在情况怎样了?码头一战,我们杀了那么多人,还差一点把它变成废墟,无论是阮大智还是越国官方,只怕都不会给我们好日子过。”

  蝴蝶燕微微挺直身躯,把收到的消息迅速告知叶子轩:“阮大智躲回了总堂,传令各堂暂时按兵不动,等待指令再来围杀我,越文妃知道太叔阳他们被杀震怒无比,把几支雇佣兵从世界各地调了回来,准备给我们一记毁灭性打击。”

  “我还以为太叔阳死了,越文妃跟阮大智会起冲突呢。”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遗憾:“没想到连水花都没溅起,这两人,交情还真是不浅。”

  在墨七熊他们轻轻点头时,蝴蝶燕又补充上一句:“对了,袁玉川明天上午会离开胡志明市,听说会去首都河内,他身边有五十人左右保护。”说到这里,她神情犹豫一下:“叶少,咱们要不要袭击袁玉川?趁他落单找回点彩头。”

  听到蝴蝶燕提起袁玉川,墨七熊点点头出声附和:“对,干他一仗,哪怕杀不死他,也能吓吓他,码头一战差点被包了饺子,怎么也该找这家伙出口气,哪能让他来去自由,哥,让我带三十人过去,轰一轮子弹,我保证轰完就走。”

  “绝对不会恋战。”

  阮破虏他们也都赞成打击袁玉川,阮大智和越文妃现在不好动,只能找袁玉川下手了,叶子轩闻言却摇摇头,想起对方传来的那一个短信,如果不是那封标记袁丹娜的陌生邮件,提醒主控室大楼安装了炸药,只怕他们早埋在废墟了。

  叶子轩扫过众人一眼:“让他走吧。”他没有提起那封邮件:“袁玉川敢这样落单给我们机会,就表示他一定有能力应付变故,说不定这还是他们设的局呢,目的就是诱使我们对袁玉川袭击,便于阮大智和越文妃从后面打击我们。”

  “现在是多事之秋,加上官方的威压,咱们还是谋定而后动,免得做多错多。”

  墨七熊低声一句:“哥——”

  叶子轩轻轻挥手,制止墨七熊继续劝告自己,随后把目光落在蝴蝶燕的脸上:“阮大智他们会平静几天,利用这点时间恢复元气和部署,我不担心他们发难,我现在担忧的是官方,我们闹得天翻地覆,没有任何政府会无视这些事。”

  “何况阮大智他们跟官方关系良好。”

  蝴蝶燕嘴角牵动一下:“官方确实有坏消息,驻军司令准备成立特种大队,不惜代价来铲除我们。”

  在众人下意识沉默寻思未来如何应付时,一个电话打入进来,叶子轩看着桌子上的手机,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挥手让蝴蝶燕替自己拿过来,刚刚戴上蓝牙耳机接听,就听到秦夕颜的轻柔声音:“天龙,越国官方不会有人找你麻烦。”

  “国防部已经给胡怒明下令,让他停止一切军事行动,他胆敢再动你,我就弄死他。”

  秦夕颜的声音铿锵有力:“放开手脚干,把越国搅的天翻地覆,也有娘给你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