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九百零零章 金融帝国
    第九百零零章金融帝国

    华灯初上,夜风渐冷。

    初夏时分,贾氏大厦门口的音乐喷泉灯光璀璨,悦耳无比,还有质量上乘的水幕电影,吸引不少游客和市民观赏,几乎每天都有数千人聚集,成为三亚这座城市一个景点,只是贾沉浮毫无赏夜景的兴致,只盯着远处看不见底的黑暗。

    贾沉浮从来没有这样失神过,哪怕知道肾癌病情也没现在发愣,站在后面的福伯瞧在眼里,百感交集,虽然他明天就要去大门口做保安了,可忠心耿耿的他没有半点怨言,更多是对贾沉浮的身体担心:“贾先生,你站了三个小时。”

    “身体不好,该早点回床休息。”

    贾沉浮把目光从远方收了回来,缓缓转身望向福伯一笑:“死后自会长眠,生前何须多睡?”

    福伯脸上划过一抹无奈:“贾先生不要开这种玩笑,我心里会很难过的,你知道,人老了,心软了,总是难免多愁善感。”他随后话锋一转:“贾先生发呆足足三个小时,是在寻思叶神医靠不靠谱,还是寻思许家会不会借机发难?”

    贾沉浮笑着问出一句:“你对叶神医有什么看法?”

    福伯思虑一会后给出评价:“年少轻狂,个性十足,但又确实有嚣张资本,不管是他嗅闻药味判断出贾先生的病情,还是轻而易举指出我们的防守漏洞,都展示着他无与伦比的才华,只是他说七天治好你的肾癌,我始终不太相信。”

    他呼出一口长气:“那么多专家,那么多好药,对你病情都于事无补,他就算真有医术,还是娘胎中开始修炼,也不可能创造出一个奇迹,如果说他能迟缓你病发,减轻你的痛苦,让你多熬一年半载,我信,但治好肾癌,我不信。”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贾沉浮发出一阵笑声,随后又咳嗽了几声,走回到椅子上坐下来:“有胆识,有魄力,身手不错,还年轻的不像话,老实说,如果不是他开口跟我提了一个要求,我也不会相信他的话,毕竟我都是行将就木的人,哪可能起死回生?”

    在福伯端来一杯温水时,贾沉浮又补充上一句:“可他无视我的威压坚持交易条件后,我却不受控制相信他的话,不是我为了渺茫的生机,自我意识去相信他的忽悠,而是我发自内心的觉得,他说出来的话,落地有声,毫无水分。”

    “所以我愿意相信他一次,也愿意赌上自己后半生。”

    福伯微微一怔:“交易?贾先生真拿五百亿豪赌?”随后又苦笑一声:“不应该说赌这一局,因为无论输赢,贾先生好像都没什么损失,病没好,五百亿自然不用给叶神医,纯粹是多试一个活命机会而已,病好了,五百亿算什么?”

    “贾先生的命,远胜于五百亿十倍。”

    贾沉浮端起温水喝入一口,随后望着福伯轻轻摇头:“福伯,你小看他了,他有医术不假,他开大排档也不假,可你不能把他当成医生或者小老板,不怕告诉你,五百亿入不了对方的法眼,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无所谓。”

    福伯一脸讶然,眼里有着难于置信:“他不在乎五百亿?那小子是什么人?连龙傲天他们都不敢说五百亿无所谓,他凭什么视这钱如草芥?”接着又低声一句:“如他真不把五百亿放眼里,那就说明他来历显赫,我们要不要查、、”

    “没必要去查他。”

    贾沉浮轻轻挥手,脸上有着一股坚定:“他想要我知道身份,自然会告诉我,不想我了解,咱们又何必多事?彼此多留点空间和信任,再说了,当务之急是我病情为主,对方什么身份都不重要,能够让我活下来,再慢慢查探不迟。”

    贾沉浮能够有今天成就,难得糊涂也是一大优点。

    福伯下意识点点头,随后又好奇问出一句:“他不要五百亿,那他要什么?”

    “我十年的效力。”

    贾沉浮悠悠一笑,看着震惊的福伯轻缓开口:“换句话说,他想要我卖命,臣服于他的旗下,让我用十年时间给他打拼天下,这小子的野心和胃口,远远超出你我想象,而且还极其坚定我的价值,硬生生扭转我多年做伯乐的位置。”

    “我现在对他来说,是一匹千里马。”

    福伯目瞪口呆,无法用言语形容他的震惊,搞了半天,叶子轩不是要金子,而是要金手指。

    随后,他又听到贾沉浮淡淡一笑:“也许你会觉得荒唐,可这就是他对我提出的条件,你说,敢对我说这种话还蔑视五百亿的人,身份背景能差到哪里去?许家相比完全逊色,我答应那小子了,一是为了病,二是我尘封多年的心。”

    贾沉浮声音轻缓:“当年贾氏大厦的失败,一直压制着我的潜能,还让我看着一个个机会流逝,现在如果有一个足够大的靠山,站在我贾沉浮的背后,我不介意把余生燃烧殆尽,你知道,我此生最大梦想,就是打造一个金融帝国。”

    “一个能够挤入共济会的帝国。”

    贾沉浮微微直立上半身:“不管坐在上面的人是不是我,只要这个帝国的缔造者是我,此生就再无遗憾了,所以只要叶神医能够治疗好的肾癌,让我多活十年二十年,我不仅为他效力十年,我还会带着五百亿加盟,铸造庞大帝国。”

    福伯忽然感受到,一股从没有过的光辉和炽热,在贾沉浮的脸上流淌,热血,理想,似乎扼杀掉他的病况,跟随贾沉浮多年的福伯清楚他的意思,随后又低声一句:“贾先生,我能够理解你,但二少他们未必会拥护,特别是许家。”

    “许家在三亚一直强势,对贾氏集团也足够了解。”

    福伯说出自己的担忧:“特别是许小雯跟大少恋爱后,许家几乎把贾氏当成他们的产业,修桥铺路,各种赞助,我们出钱,许家出名,我们憋屈,他们觉得理所当然,你扫了许小雯的面子,再拿五百亿给叶神医,只怕许家会翻脸。”

    他不忘记提醒贾沉浮:“许泽平可是三亚市一把手,海楠省委在任委员,三亚警备党组书记,如不是许老爷子六年前去了,许泽平早就高升进京了,饶是如此,他也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比起当年赐你毒药的大佬,不会逊色太多。”

    “我记得贾先生去年跟我闲聊过,华国社会现在基本固定,大概能分为九个等级。”

    “第一级阶层是在任委员、退休常委为代表,和二级的区别在于,一级对全国局势有控制能力,二级没有。”

    “第二级阶层:以在任实权省部级干部、退休委员、部分大国企高干、大银行家为代表。”

    “二级和三级的区别在于,二级能影响国家政策,三级却不能。”

    福伯眼里有着一抹忧虑道:“第三级阶层:以一般省部、副省部、特别实权的局级,或是大企业主、一般权贵富商、名牌大学校长、中等银行家为代表,能够影响一个地区或者行业的发展,三马一龙,是体制外第三级阶层的顶峰。”

    “我们连三马一龙都不及,怎么跟染红的许家对抗?”

    贾沉浮脸上没有波澜,悠悠一笑:“福伯,你记性不错啊,我知道你的意思,所以,叶神医是我的活门。”

    福伯低声问道:“叶神医能够压过许家?”

    贾沉浮淡淡出声:“刚才说了,这是一场豪赌,病好了,压过了,我就彻底活了,相反,贾氏分崩离析。”他很是从容:“只是叶神医说得对,人生太过平静,很无趣,赌了,就义无反顾走到底吧,明天,替我把全部律师叫过来。”

    “身家,要分一分了。”

    福伯轻轻点头:“明白。”

    “叮!”

    这时,福伯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微微皱眉这时候还有人找自己,戴上耳塞接听片刻后,脸色一变向贾沉浮开口:“贾先生,是贾末日的电话,他要你救救他和家人,他被许小雯唆使去对付叶神医,结果反被叶神医杀掉数十人。”

    贾沉浮轻声一句:“杀掉数十人?”

    福伯点点头:“没错,杀掉数十人,本来贾末日他们要把叶神医等人尸沉大海,结果却被叶神医大开杀戒,贾末日身边跟随和保镖全部被杀,还装进货柜箱沉入大海,就剩断手断脚的他和一部电话留在仓库,大门也被叶子轩锁上。”

    贾沉浮笑了笑:“够狠辣啊,不过,最让我欣慰的是,他敢杀这么多人,还敢留活口,看来是有所仗恃啊。”

    福伯跟着点点头:“确实够狠够毒,看来贾先生赌对了。”随后又把剩下的话说出来:“叶神医杀掉数十人后,还逼贾末日爆出幕后黑手是许小雯,贾末日担心许小雯知道自己出卖,会对他毫不留情下死手,所以希望贾先生救命。”

    “把他接回来,藏起来,他跟许小雯来往密切,知道不少,一定会有价值。”

    贾沉浮向福伯发出一个指令,随后又问出一句:“叶神医现在去干吗了?”

    福伯拿着电话询问一声,接着满脸凝重开口:“他去找许小雯了。”

    PS:谢谢九星飞珠打赏1040逐浪币,祭奠过去打赏作品100逐浪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