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九百六十章 又是一出好戏
    第九百六十章又是一出好戏

    赌场跟普通场所不同,它从不关门,不管是双休日,还是节假日;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越国的法规规定,它都不能停歇,除特别的国丧日等外,要想休息,必须向政府申请,得到许可才允许关门,因此叶子轩必须维持它的运作。

    三百多名越人罢工,还几乎都是骨干人物,瞬间让赌场处于瘫痪状态,所幸何长青这次来涂山赌场,除了三成股份的资金和保镖外,还有五十多名参与管理的人员,加上来赌场两天多少有些熟悉,因此他们可以很好的弥补关键位置。

    在这场专业人员接手关键赌区后,数十名叶宫子弟和何家保镖也跟去协助,虽然有一点滥竽充数,但也多少能缓解专业人士的压力,当两百名虎狼子弟进驻时,整个局势就基本上得到掌控,一直盯着监控的叶子轩也能松松眼皮休息。

    这几个小时,他始终站在监控室,通过摄像头查看各个区域。

    “叶少,吃点东西吧。”

    当叶子轩揉揉眼睛的时候,房门被蝴蝶燕轻轻推开了,何长青和郭翘楚也走入进来,三人脸上都带着一抹疲惫,但是都有掩饰不住的兴奋,显然这是一个痛并快乐的过程,蝴蝶燕还把一个托盘放在茶几上,上面有四个热乎乎的盒饭:

    “兵荒马乱的,又担心饭菜有问题,所以让人买了一批盒饭。”

    蝴蝶燕把一个盒饭递到叶子轩的手里,俏脸带着一抹歉意:“叶少,先将就着吃,明天彻底稳定下来,咱们再好好吃一顿。”接着又苦笑一声:“坐拥十万子弟的堂口,我这个主事人却只能给叶少吃盒饭,传出去估计会被人笑死。”

    “要笑也是笑我何长青啊。”

    何长青发出一阵爽朗笑声,打个热气腾腾的盒饭,里面有一个鸡腿,一份青菜,一个鸡蛋:“堂堂何家大少,远赴越国入股赌场,还拍着胸膛要招待叶少,结果不仅没让叶少玩得高兴,还让叶少帮我解决难题,叶少,来,吃鸡腿。”

    “表一表我的歉意。”

    他动作利索把鸡腿夹给叶子轩,随后端着盒饭跳开,不给叶子轩夹回来的机会,在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无奈时,郭翘楚已经靠在座椅上,拿着筷子大口大口扒了几下饭,随后闭眼发出感慨:“很久没吃盒饭了,想不到味道这么好!”

    “估计这会是我难得的经历。”

    听到郭翘楚的话,走到后面的何长青一笑:“行,明天开始,老表你每天在这啃盒饭。”

    郭翘楚睁开眼睛,狠狠瞪了何长青一眼:“老三,你这可不地道啊,我今晚出力出枪不少,还撂翻了几十号想要捣乱的员工,把他们从赌场驱赶出去,不然赌场现在都不得安宁,还有,在后台,为了你的胜利,我差点就被狗咬了。”

    “这功劳,这苦劳,你不能抹灭啊,你要好好的报答我!”

    说到这里,他装作神情激动腾地起身,一把夹走何长青饭盒里面的煎蛋,接着一口咬了上去,让何长青目瞪口呆,随后反应过来喊道:“老表,你太无耻了,哪里有你这样抢菜的?没看我就剩下一个蛋了吗?这都抢,有没有人性?”

    “何少,我这里有菜。”

    见到两人打闹起来,蝴蝶燕眼里闪过一抹柔和,还有一股久违的暖流,昔日,她也是跟姐妹这样嬉笑怒骂,那份情感让她至今怀念,所以很是喜欢现在这样的局面,她拉住要追逐的何长青,把鸡腿夹到后者饭盒:“我晚上不吃肉。”

    她给出一个理由:“减肥!所以何少帮帮忙吃掉它。”

    何长青一愣,随后笑道:“谢谢燕姐了。”

    他正要向郭翘楚示威几句时,对讲机响了起来,房间顷刻变得安静,众人停止了打闹,何长青恢复了平静,端着饭盒拿起对讲机聆听一会,随即向叶子轩低声一句:“叶少,那些罢工的员工聚集外面,他们说知道错了,想要回来。”

    “告诉他们,滚回去,等待通知。”

    叶子轩夹起一束青菜,送入嘴里扒了一口饭:“现在离开的员工,三天后,赌场会给他们竞争上岗的机会,如果死扛着不走甚至要冲撞大门,那么就全部解雇,而且他们已不是工作人员,一旦进入赌场,我们会报警把他们全抓走。”

    “越国法律,可是严禁非工作人员进入赌场,轻则罚款,重则坐牢一年。”

    何长青点点头:“明白!”随后他就走到角落发出指令。

    “我还以为阮飘飘骨头会很硬,没想到这么快就软下来了。”

    蝴蝶燕在叶子轩的对面坐下,给后者开启了一瓶可乐:“换成是我,不仅让这三百名骨干罢工,还让其余酱油人员也辞职,让涂山赌场彻底无法运作,再狠一点,聚集全部枪手冲击何少他们,拼个你死我活,自家地盘,人手不缺。”

    蝴蝶燕脸上多了一丝戏谑:“就算拼不过叶少和郭少你们,临走时点一把火,也能让你们焦头烂额,她这样一条道走到黑,我还会敬佩她几分,如今罢工不到四小时,又向我们低头妥协,估计明天就会现身认错,看来我高看她了。”

    “她一旦这样做,不仅不会有任何效果,还会死得快。”

    在叶子轩悠悠一笑中,郭翘楚抬起头回道:“这涂山赌场,不是她阮飘飘的,而是越国政府,她就是官方代理人,说难听一点,她就是官方一条狗,专门看护这个生金蛋的赌场,她可以跟老表闹,老表斗,但绝不能损害赌场利益。”

    “换句话说,只要赌场利益不受损,阮飘飘跟老三,谁死谁活都无所谓。”

    郭翘楚显然看得很透:“反过来,如果因为两人争斗,让赌场利润大减,甚至面临关门的风险,越国政府就会捏断肇事者的咽喉,哪怕这个人是阮飘飘,她如果聚集枪手冲击赌场,或者放一把火烧死客人,那她明天就会被枪毙了。”

    “下金蛋的鸡,哪条狗看都无所谓,但狗咬死了这鸡,后果绝对是一棍子打死。”

    蝴蝶燕沉思,良久点点头:“有理!”

    “叶少肯定也早想到这一点。”

    郭翘楚看着悠然吃饭的叶子轩:“所以阮飘飘一时鲁莽鼓动员工罢工,他就顺势把他们驱赶出去,这样就坐实阮飘飘的责任,这远比她收买契科夫对付老三还要严重,越国政府一定会对她不满,这样,老三掌控绝对话语权就容易。”

    “阮飘飘此刻怕是冷静了下来,也想通了这一利害点,只可惜太晚了。”

    郭翘楚把盒饭扒入大半:“叶少不会给她弥补错过的机会。”

    在蝴蝶燕恍然大悟的时候,叶子轩侧头一笑:“郭少,知道的太多,不怕被我灭口啊?”

    郭翘楚哈哈大笑起来:“郭氏战船还没出海,叶少哪会舍得杀我?”

    叶子轩对他竖起拇指,掠过一抹赞许却没说话,随后拿起冰镇可乐喝入一口,同时向监控屏幕瞄了一眼。

    就一眼,他锁定一个画面,一个刚刚开启的八号贵宾厅,走入两批气势不凡的男女,身上没带武器,但都能让人感受到凶悍,其中一批是红衣女子领头,身边几乎是亚裔成员为主,肤色黝黑,还有一批,清一色的俄国人,牛高马大。

    领头者,伊万斯基。

    在他们走入之后,门外又进来几名华衣老者,头发花白,样子肃穆,一看就是德高望重的人。

    叶子轩放大八号贵宾厅画面,还向郭翘楚微微偏头:“我要知道他们身份,还有对赌内容。”

    郭翘楚轻轻点头,放下盒饭迅速消失。

    十五分钟后,郭翘楚走入房里,向叶子轩汇报一句:

    “俄国黑手党跟安定岛,邀请了几名江湖大佬见证,对赌五十亿化解恩怨。”

    叶子轩看着屏幕,喃喃自语:“看来又是一出好戏。”

    PS:感谢打赏10000逐浪币。